百科知识博览 / 史海回眸 / 洗辱牌的神功

0 0

   

洗辱牌的神功

2017-06-26  百科知识...
洗辱牌的神功
凉月轻风
樊燮(1813-1881),字子重,湖北恩施人,清军永州镇总兵(相当于省军区司令员、中将)。
1858年,樊燮由湖广总督官文保荐,入川追剿太平军石达开部。一日,樊燮去长沙谒见湖南巡抚骆秉章。告退时,骆秉章让他去见一下师爷左宗棠,樊燮即进谒左师爷。见面时,樊燮未给左宗棠请安。左宗棠厉声喝道:“武官见我,无论大小,都须请安,赶快请安。”樊燮说:“朝廷未有武官见师爷须请安的条例。武官虽轻,可我也是朝廷二品官。”左宗棠大怒,站起来就用脚踢樊总兵。并大骂:“王八蛋,滚出去!”樊愠怒而出。
樊燮气极,向咸丰帝上书弹劾左宗棠,却因三品文官潘祖荫极力支持左宗棠,他给咸丰皇帝上了一道密折:写下了著名的“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左宗棠没有被参倒,樊燮反而被朝廷罢黜。不久皇帝颁旨:“着樊燮革职回籍”。
此事左宗棠不占理,但因为他名气太大,樊总兵却输了官司。樊燮带着儿子增祹、增祥回老家湖北恩施,于梓潼街置宅定居。并将“王八蛋,滚出去”六字写在板上,名曰“洗辱牌”,供在祖宗神龛下侧。他带着两个儿子对祖宗上香发誓:“不中举人以上功名,不去此牌。”新居落成之日樊燮摆宴,当着家乡父老说:“左宗棠一举人耳,既侮我人格又夺我官职,且波及先人,视武人如犬马。今天我楼已建好,将延聘名师教我俩儿子,定要雪我耻辱。不中举人、进士,我无脸见先人于地下。”
从此,他重金聘请名师为子执教,不准儿子下楼,并且给他们穿上女人衣裤,并立下家规:“考中秀才,脱外套女服;中举人,脱内女服;中进士,焚洗辱牌,告先人以无罪。”
师生三人整日在书房授业苦读,其他人一概不许上楼。每日饭菜,樊燮必亲自过目检查。每到开饭时间,樊燮必穿戴整齐,恭恭敬敬地请先生下楼用餐。若有哪道菜品先生没动筷子,下一顿必定换新鲜可口的。每月初一、十五樊燮必带其二子跪拜祖先神位,在洗辱牌前发誓。
两个儿子读书非常刻苦,学业大有长进。可是,令人遗憾的是,最聪明的长子增祹却因病早逝!
1867年,22岁的次子樊增祥乡试中举。1870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到宜昌视察时,发现樊增祥的诗文才华,很是赏识,并推荐他担任潜江书院的讲师。不久,樊增祥入荆州幕府,紧接着又到武昌张之洞幕府,充当幕僚。张之洞成为樊增祥的官场导师和后台。
1877年,32岁的樊增祥进京会试,终于
考中进士。樊家在恩施、宜昌两地迎宾宴客3天,当众烧掉了“洗辱牌”。
樊增祥走上仕途后,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甘肃布政使、江宁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袁世凯执政时,任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作诗三万余首,又擅骈文,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作家。著有《樊山全集》。
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中国,清政府节节败退。樊增祥受命到安徽等地招募兵士,以抵御外敌。不久,又受命回西安。慈禧太后认为樊增祥“置身机要”、“智精过人”,下旨樊增祥进京,“自今机要文字,可令樊增祥撰拟,乃当秘之,勿招人忌也。”樊增祥到任后,在朝廷中增设政务处,负责处理军机政务。
1901年,樊增祥任陕西布政使。朝廷在西安赐建左宗棠专祠,全省官员前去致祭,陕西巡抚委托樊增祥主持左祠的奠基仪式,他想起当年左宗棠对家父的污辱,当即推辞,曰:“宁愿违命,不愿获罪先人。”或许他始终不明白:左宗棠侮辱其父,并非左是举人,而是因为他确实有大本事,当时的重臣曾国藩、李鸿章等人,哪个不受左宗棠的气?
1909年至1911年5月,樊增祥积极支持保路运动。辛亥革命爆发后,他定居北京,给比自己小38岁的梅兰芳当老师,为其修改戏曲文词,经樊增祥修改过的《贵妃醉酒》、《霸王别姬》、《洛神》等京剧的道白与唱词,颇有文采,这对梅兰芳在京剧上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上世纪二十年代,齐白石尚未成名,时为文坛名宿的樊增祥老人为名不见经传的齐白石亲手撰写作品价格:“常用名印,每字三金,石广以汉尺为度,石大照加,石小二分,字若黍粒,每字十金。樊增祥。”为齐白石的作品做了一个绝好的广告,一时传为画坛佳话。此后,齐白石的作品开始畅销。故而,齐白石先生非常感激他,不但时常到他家看望,而且还在寒冬为他送去了珍贵的鹅绒被。
樊增祥于1931年病逝,享年86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