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沙家浜》里郭建光的原型

2017-06-30  donglin58

核心提示:刘飞(1905-1984年):湖北红安人。1930年1月,刘飞率赤卫队全连战士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调任南京军区公安军司令员。同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任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

刘飞(1905-1984年):湖北红安人。1930年1月,刘飞率赤卫队全连战士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爆发后,历任新四军三支队政治部组织科科长,三支队六团政治处主任、江南人民抗日救国军政治部主任等职。抗战胜利后,历任新四军一纵队二旅旅长、华东野战军一纵队二师师长、第三野战军二十军军长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调任皖南军区司令员。1952年1月,刘飞任安徽军区司令员。1955年,调任南京军区公安军司令员。同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任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

刘飞将军和夫人朱一

他胸埋弹头,却仍旧指挥千军万马作战,立下赫赫战功。他明明就是郭建光的原型,却拒绝别人将二者对号入座。他打起仗来雷厉风行、脾气暴躁,甚至会嚷嚷要把谁拉出去枪毙;不过,嚷嚷归嚷嚷,他还从来没有真的把哪个战士给枪毙了;而且,在战斗的间隙,他会帮战士扛枪、给他们打草鞋、挑脚泡,俨然一位慈爱的家长,就连级别比他低上好多级的小战士,也敢抢他的旱烟斗……

他就是开国中将刘飞,一位从将军县走出来的传奇人物。

陈毅为“刘胡子”改名,逼着他学文化

湖北红安被称为将军县,因为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曾经走出了200多名将军,刘飞就是其中的一员。

红军时期刘飞(左)和警卫员

1930年1月,担任黄安县(即现在的红安县)赤卫队二营七连连长的刘飞,带着100多名赤卫队队员参加了红军。一下子带来了这么多人,加上他又是著名的黄麻起义的义勇队队员,战友们都敬他三分。更让大家佩服的是,刘飞力气大得惊人,他双手能把胳膊粗的青毛竹拧裂,抡起一把大刀,四五十个人轮流上,也奈何他不得。

虽然是名副其实的“大力士”,但是刘飞粗中有细,特别擅长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总是能耐心地和他们聊天谈心。为此,他又得到一个雅号——老妈妈。

1938年,刘飞被任命为新四军第三支队六团政治处主任。六团进入句容茅山一带后,陈毅前来看望。团长叶飞把“老妈妈”刘飞介绍给了陈毅。看着眼前浓眉大眼、一脸络腮胡的“刘胡子”,陈毅纳闷了:这人怎么看也不像老妈妈呀?听了叶飞的解释后,陈毅开怀大笑,连称:“叫得好,叫得好。”

1939年5月1日,新四军六团东进前夕,(左起)陈毅、刘炎、刘飞、叶飞、吴焜、乔信明等人合影

1939年,东进抗日的新四军遭遇双重阻挠,一方面是国民党的限制,另一方面日本人又在清剿。为此,新四军的很多干部,都被迫改名换姓。原名刘松清的刘飞,先是改名刘清,后来,因为他性格勇猛,而且一脸络腮胡子,颇似猛将张飞,于是陈毅作主将他的名字改为“刘飞”。名字虽好,但是在签署各种文件和作战命令时,刘飞常常忍不住“埋怨”:“陈老总真是捉弄人。”原来,繁体的飞字,笔画繁多、结构复杂,对于文化不高的刘飞来说,写起来颇为困难。不过,刘飞知道,陈毅为他起这个名字,意在督促他多学文化。所以,在战斗间隙,他常常抽出时间来努力学习文化,成为了一位智勇双全的将领。

胸埋弹头45年,他的传奇成就《沙家浜》

1939年5月,新四军六团东进,首战黄土塘,夜袭浒墅关日军火车站,火烧日军虹桥机场,震动了江南。9月下旬,刘飞率领的部队在江阴顾山遭遇敌军。战斗中,正在冲山头的刘飞被一颗子弹击中胸部。刘飞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在继续冲锋100多米后,才停了下来。此时的刘飞,鲜血喷涌不止,然而,在警卫员为他做交叉包扎时,他却非常平静地问:“背后有洞吗?”听到警卫员说没有,他反过来安慰紧张的警卫员:“不要紧,我不要紧。”

1945年9月,刘飞在如皋骑着缴获的战马

这“不要紧”的一枪,其实已经打入刘飞的肺部,紧靠心脏,致使他的生命危在旦夕。团长叶飞当即下令,将刘飞送到阳澄湖后方医院养伤。所谓的后方医院,其实就是阳澄湖上的一些小木船,病床就是放在船舱里的木板。在这里养病的四十几个伤员里,刘飞职务最高,大家都拿他当领导,他也义不容辞地担当起领导重任。

经过几个月的休养,有36个伤病员保住了生命。这年秋天,经刘飞提议、上级批准,他们组成了新的江南抗日义勇军。不久后,在陈毅的安排下,刘飞前往上海,想取出胸腔里的弹头。住院期间,刘飞假扮成一位养病的乡绅,组织上还时不时安排“亲戚”去医院探望刘飞。“亲戚”和刘飞配合默契,成功地打消了特务的怀疑。然而,一旦进行手术,极有可能再次被特务盯上。于是,三个月后,刘飞重返部队。此时,伤口已经愈合,那枚弹头也“长”在了胸腔里。

1984年,刘飞去世后,在夫人朱一的要求下,南京军区总医院的医生在遗体火化前取出了这枚弹头。朱一用颤抖的双手举起这枚已经生锈的弹头,对子女们说:“这是爸爸留给你们的遗产,你们要记住,新中国来之不易。”不久后,这枚弹头被苏州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

上世纪60年代,刘飞重返“三十六个伤病员”老部队,和年轻战士们在一起

淮海战役期间,随军记者崔左夫采访刘飞,知道了36个伤病员在阳澄湖养伤痊愈的故事,他以此为素材,写出了《血染着的姓名》。后来,上海沪剧团在采访刘飞的基础上,结合这部作品写出剧本《芦荡火种》。上世纪60年代,《芦荡火种》被改编为京剧《沙家浜》,男主角郭建光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然而,当人们将郭建光和刘飞“对号入座”时,他却说:“我不是郭建光。”在刘飞看来,郭建光身上凝聚着所有“江抗”战友们的优秀品质,而他,只是他们中的一员。

打上孟良崮,歼灭国民党王牌74师

在抗日战争期间和解放战争时期,刘飞指挥部队创造过许多辉煌战例。晚年的他,偶尔会和孩子们说起他参加过的战役,长子刘建华和二儿子刘晨华,至今还记得父亲讲述参加孟良崮战役的情景。

1947年3月,蒋介石对山东实施重点进攻,调集了24个整编师、气势汹汹向山东根据地扑来。陈毅、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于5月上旬率主力东撤,寻找战机。见解放军东撤,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顾祝同令各部“跟踪进剿”。孟良崮战役的帷幕就此拉开。

1968年春节,刘飞夫妇与儿女们

刘飞受命率领华野一纵二师和独立师,打穿插将国民党整编74师和整编25师割裂开来。刘飞清楚,这场战斗,要把敌军74师从第一线的8个整编师中央像剜眼珠子那样剜出来,再围歼它,同时要坚决挡住外围众多强敌的增援,必有一番苦战,一番恶战。抱着一贯坚信的“当兵就不能怕死,不怕死子弹就绕着你走”的信念,刘飞带领两个师从敌整编74师、整编25师接合部南下,向敌军纵深勇猛穿插。穿插完成以后,敌军74师在山上走,刘飞的部队则在山下走,相互之间说话都能听到,但是信心满满的敌军,还以为山下的是他们自己人。孤军深入的敌军整编74师,在与我军激战几个昼夜后,全军覆灭。而那场经典的战役,也被写进了军事教科书。

把药物留给重伤员,三岁儿子不治而亡

在采访中,刘飞将军的三女儿刘凯军,给记者讲了一个“迟到的故事”。

“我小时候,就听妈妈说过,我原本还有个哥哥,叫刘非常,聪明可爱。哥哥出生于1941年,小小年纪就随着部队行军。战士们训练时,他会肩扛小树枝,跟在队伍后面,像模像样地迈步子、学刺杀。爸爸对哥哥更是疼爱有加。战斗之余,只要见到哥哥,总是先举过头顶,再用满脸的胡须去扎扎那稚嫩的小脸……可惜,抗战期间,不满3岁的哥哥不幸夭折了。”

虽然妈妈常常念叨这位“非常”哥哥,刘凯军也会陪着妈妈难过,但是直到2004年,她才知道,原来,她的非常哥哥本来是可以活下来的。

“2004年,我和爸爸的老战友郑冶叔叔联系上了,郑冶叔叔告诉我,非常哥哥得的是传染病白喉。按说,治疗及时,完全是可以治好的。但抗战时期部队的药物非常匮乏,就在军医准备用“盘尼西林”(青霉素)为哥哥治病时,闻讯赶到的爸爸坚决地阻止了。他说:‘这药是给重伤员用的,我的孩子决不能用。这是命令!’因为无药医治,年幼的哥哥在妈妈的怀抱里苦熬3天3夜后,带着无助和充满期盼的眼神,痛苦地离开了人世……”

刘凯军向妈妈求证此事,妈妈却出奇地平静,“妈妈说,在那个年代,谁都会这样做的。”

不肯写回忆录,他心里装着牺牲的战友

上世纪50年代,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大型革命史料丛书《星火燎原》,要求授衔的老干部都要写一篇东西,但刘飞却坚决不肯写。问他为什么不肯写,他沉默半晌,丢下一句话:“仗又不是我刘飞一个人打的。”

这句简单的言语背后,另有一段故事。1954年,刘飞带着大女儿和二女儿去老家红安探亲。从参加革命离家起,他已经有将近30年没有回老家了。他还记得,当年,他带领着村子里的年轻人,组织起赤卫队,后来又参加红军,一百多个怀抱理想的年轻人,就这样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如今,革命成功了,然而,昔日的那些战友,要么已经牺牲,要么生死不明。

子女们在刘飞夫妇墓前

乡亲们听说刘飞回来了,纷纷赶来看望。有的乡亲,向刘飞询问起他们近30年未曾谋面的亲人的下落。面对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神,刘飞的心一阵疼痛。刘飞常常教育子女们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人的本事再大,也打不了一个胜仗。荣誉和功劳应属于大家。”

1955年解放军授衔,中将要求红军时期要是师级干部,有人提出,刘飞早在红军时期就是师级干部了。刘飞听到这话,赶紧说:“我那是个小师,不能算。”等到正式授衔,得知自己被评为中将,刘飞说:“没想到给我授这么高。”

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在荣誉面前就是如此谦虚。

摘自新华网江苏频道2011年5月9日《发现》周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