邈思遐想 / 朗诵 / 朗读知识简介--朗读的基本技巧(二)

分享

   

朗读知识简介--朗读的基本技巧(二)

2017-07-04  邈思遐想



朗读知识简介--朗读的基本技巧(二)

朗读是一个有着复杂的心理、生理变化的驾驭语言的过程。朗读者必须掌握一定的技巧,深入地理解和体悟作品;必须以文字作品为依据,在原作的基础上,将自己的深切感受融入其中;必须在停连、重音、节奏、语势等方面进行艺术加工,通过有声语言准确、鲜明、生动地体现原作的特有风格,把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较完整真实地予以复现,给人以更深的启发和审美的享受。这样的朗读凝结了朗读者再创造的心血,弥补了文字表达的不足,是对文字作品的“再创作”,因而,比文字作品本身具有更强烈、更感人的艺术魅力。

(三)轻重格式与重音

表述了语句的断句把握后,我们再来谈谈语意的表达。语意,从广义上来说,就是文章、段落、语句、文字带给我们的思想内容;从狭义上讲,就是每一词汇带给我们具体的词义。而语意的体现,是要通过语声的高低、强弱、大小等方式来体现的。

1.轻重格式

汉语的音节,是由声、韵、调共同组成的。音节的搭配构成了词,词的组合形成了句,句的排列生成了段,段的集群组织成了文章。所以,一篇文章我们又可以视为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以及轻声的排列组合,也可以说是声调将文章变成了或起或落、抑扬顿挫的声音集合。这种音节的高低错落的调的走势,形成了词语中各音节组成的强弱变化,这种音节之间的音强比较在语流中是相对稳定的,是受语音规律限定的。这种词与词组中,各音节约定俗成的轻重强弱差别和语声音量上的失衡现象,就是词语的轻重格式,也被称为“词重音”。

我们将词语中音节表现为短而弱的轻量级的发音,称之为“轻”;相反,音节表现为长且强的重量级的发音,称之为“重”;介乎于二者之间中量级的发音,称之为“中”。

词语的轻重格式一般有以下几种情况:

(1)双音节词的轻重格式。

①“中——重”格式。如:广播、飞机、妥协、眼底、充满、图画、晚会,等等。

②“重——中”格式。如:声音、画家、消极、情感、作品、浪漫、动作,等等。

③“重——轻”格式。如:先生、意思、爱人、认识、吓唬、挑剔、和尚,等等。

需要说明的是,当一个词语存在于语句当中时,有时为了区别语意,“中——重”格式有可能要调整成“重——中”格式。例如:

顾城,是中国近现代仅有的唯灵浪漫主义诗人吗?(问)

不,他是当代诗人。(答)

在这段问答对话中,“当代”一词单独出现时应该是“中——重”格式。但在例句中为了表明区别性语意,回答者需要把它说成“重——中”格式。这样,语意表达就更为明确了。

(2)三音节词的轻重格式。

①“中——中——重”格式。如:收音机、穆斯林、天安门、研究所、居委会、巧克力、救护车,等等。

②“中——重——轻”格式。如:胡萝卜、老太太、小姑娘、拉关系、硬骨头、牛脾气、好意思,等等。

③“中——轻——重”格式。如:计算机、对不起、说得来、数得着、看一看、生意经、科学家,等等。

(3)四字词的轻重格式。

①“中——重——中——重”格式。如:光明正大、日积月累、花好月圆、高高兴兴、自力更生、龙飞凤舞、畅所欲言,等等。

②“重——中——中——重”格式。如:惨不忍睹、义不容辞、诸如此类、一扫而空、敬而远之、目不暇接、美不胜收,等等。

总之,在朗读过程中,要想将词语读的清晰准确,自然流畅,就必须要掌握好词语的轻重格式。然而,词语的轻重格式是约定俗成、相对稳定的,但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就如同我们在“双音节词的轻重格式”中所举的例子,有时候词语的轻重格式受到语句目的或语意表达的限制,从而打破或改变了固有的限定。这也是在语言表达过程中被允许的。

2.重音

什么是重音?我们知道,语言是人类思维的外在载体,是思维活动的具体表现形式。也就是说,心里所想,如果不是经过语言将其表达出来,那么它将永远停留在意识流当中。在日常生活的语言行为里,经常会出现某个词语或某个短语,在语流中较为凸显的情况。这是因为,突出的部分正是说话人想要强调的内容。所以,我们将语句中需要强调的部分,称之为重音。重音技巧,可以有效的帮助朗读者准确地表达语句目的,生动地传递思想感情,细腻地理顺主次关系,鲜明地表现话语分量。

恰当地使用重音技术,能够帮助朗读者对文稿所蕴含思想感情、作品的主题重心进行良好的传达。同时,对提升语言的表现力和感染力都有着重要的作用。

语句的重音,作为一种言语技术技巧,它是话语意图的直接体现。表达意图不同,重音的位置也有差异。如 “我去看电影。”这样一句话,当语言环境不同的时候,重音也就不同了。

我去看电影。

去看电影。

我去看电影。

当朗读者要表达“去干什么”的时候,重音将落在“看电影”上;如果要表述“谁去看电影”,则重音应是“我”;假如要强调到底去不去,那么重音就要放在“去”上。

(1)重音的位置。

一般情况下,朗读重音需要从语法、逻辑、修辞和情感等方面进行把握。归纳起来,重音的位置大致有十种:

①并列性重音。

如同并列性停连一样,并列性重音也是用以体现段落、语句、词语中的并列关系。而二者之间的差异在于,停连是侧重语句部分的切割和接续,重音是强调语句中的关键点(关键词)。并列性的停连与重音,常常是同时使用,目的是体现朗读作品文字中的并列关系。例如:

朗润起来了,水起来了,太阳的脸起来了。

例句中,要显示语句的并列关系,就是通过并列性停连和重音联动完成的。单从重音的角度来讲,“山、水、脸”为一组、“朗润、涨、红”为一组。这两组并列性重音,应以前组为主,后组为辅。通过突显“山、水、太阳”这些自然事物春的变化,应对文章主题,彰显春的气息,从而鲜明了语句目的。其实,并列性重音所针对的不论是词汇、语句或是段落,只要是并列关系,就一定会找到具有并列性质的词或词组。所以,并列的部分就是并列性重音的依据。

②对比性重音。

这种重音的处理方式,主要是要形象地表现事物的矛盾和对立,从而揭示事物的本质特性,使听者在比较中清晰地认识事物、明辨是非。对比就是把几个事物或事物的几个方面并举比较。通过比较、对照,使事物的特征表现得更加突出,事物的形象更加鲜明,从而使得语言的鲜明性和感染力大大增强。这类重音,主要是在具有对比性、关照性的词汇之中完成的。例如:

如果说科研工作是探索、发现真理,那么教学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就应该是说明、传播真理。

例句中,同样是两组对比关系:“科研”同“教学”的对比;及其从属的“探索”、“发现”与“说明”、“传播”之间的子关系的对比。所以,处理好对比关系还要考虑到对比参照和对比级别。这个例句中,对比是显现的,所以相对容易判定。然而,还有一类对比性重音,它的对比参照并非见于朗读作品,而是凭借朗读者的日常积累、生活阅历和思维意识判定的。例如:

新华社洛杉矶消息,……

这是本台记者张明报道的。

这两个例句,是我们经常在广播、电视上听到的语言。今天,它已经成为一种相对固定的语言格式了。从语言的行文过程中,朗读者似乎很难找到哪一个词汇具有比较参照。但是,这类语言的对比是相对隐性的。无论是新华社在全球各地的信息来源,还是“本台”的新闻记者,都是不止一个,所以为了明确消息的具体来源、区分报道的属性,也要通过对比性重音加以区分。因此,朗读时需要将“洛杉矶”和“张明”强调出来。

③呼应性重音。

停连技术中,有呼应性停连。它可以帮助文章朗读层次清晰,结构严谨。无论是一呼一应,还是一呼几应,都能准确的划分语言结构。而呼应性重音,也是通过呼应关系的强调明确语意中心、突出语句目的。例如:

新上台的自由党人以造价超过原估算为由,拒付所欠设计费,企图迫使工程停止。


例句中,“自由党人”是呼,而“拒付”和“迫使”是应。由此可见,这种呼应性语句的重音,就应加强表现呼和应的主要词汇。除此之外,分合性语句的语句目的的强调,也可以通过呼应性重音来处理。例如:

,总要仰望点什么,哪怕是一轮红日,一弯新月,一片云朵,一座山峰,一棵古树……

这种分合式的呼应性重音,应该分置在总括与并列词语上。因为,总括与并列的部分同等重要,所以处理起来不能区分主次。但事实上,并列部分所使用的则应该是并列性重音。分合式的呼应性重音,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呼应性与并列性重音的联合作用。

④递进性重音。

递进性重音,主要是针对语句表达的递进关系而进行的一种语句强调技巧。所谓递进关系,是语句中的各个部分、各个环节剥丝抽茧,在逻辑意义上向前逐层推进的语言结构关系。递进性重音,要求朗读者按照作品的结构发展而步步深入,从而彰显它的递进式关系。递进性重音较为适用于对偶、排比、层递、顶真、回环、拈连等明显带有递进色彩的修辞格当中。例如: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坐上早晨第一列电车走向工厂的时候,当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时候,当你喝完一杯豆浆,提着书包走向学校的时候,当你安安静静坐到办公桌前计划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当你向孩子嘴里塞着苹果的时候,当你和爱人悠闲散步的时候……朋友,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

雕刻家的意思,随随便便雕一个石像不如不雕,要雕就得把这位英雄活活地雕出来,让看见石像的人认识这位英雄,明白这位英雄,因而崇拜这位英雄。

看那戏台上,只摆了一张半桌,桌子上放了一面板鼓,鼓上放了两个铁片儿,心里知道这就是所谓梨花简了。

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以上例句,均是在递进语言关系上进行的语言强调。朗读者务必要将这种递进表达清晰。这样,才能让听者“心随声动”。需要注意的是,在顶真或回环等修辞格中,往往表达同一语意的同一个词汇,在文中会连续出现。这种情况下,朗读者只强调该词语的首次出现就可以了。另外还要注意,由于递进关系的特殊语义属性,后一个重音往往是为了揭示更深一层的含义,所以要求朗读者要注意重音的合理布局。

⑤转折性重音。

递进性重音所针对的是同向推进的语言情况,而转折性重音则正好与其相反。它所针对的是:语意、语势等表达反向的语言内容变化,从而揭示语句目的。朗读者要注意,朗读作品变化万千,想以不变应万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要因时而异、因事而异。如在表现形式上,因语意的差别限定,就会有“重转”与“轻转”等情况。例如:

江南的风景,处处可爱;江南的人事,事事堪哀。

他不仅没说一句感谢的话,反而说了一大通我的不是。

风不但没有停,反倒刮得更猛了。

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⑥肯定性重音。

通常情况下,文稿之中经常会出现对事物的肯定或否定的判断。从汉语修辞的角度来看,肯定判断的句式叫肯定句,语气较为果断、坚决;否定判断的句式为否定句,语气比较委婉、缓和。而口语表达与书面语言对“肯定”的语义限定是有差异的,有声语言不能单纯地看肯(否)定性词语,而是要判断语句的表达意图,只要是表达语句重心、语句目的的确定意义,就需要使用肯定性重音进行强调。口语表达的“肯定”一般情况有两个方面的限定:一种是要肯定“是什么”,一种是要肯定“是”还是“不是”。肯定性重音所针对的是,在答语中体现“谁”或者“什么”等肯定的答案,或者表达“有没有”、“能不能”、“是不是”等肯定的语句目的。例如:

不会说母语总是不好的。

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

——是的,遮不住的!

没有结婚的,不能称之为妻。

上面的例句都是应用肯定性重音进行处理的。

⑦强调性重音。

朗读的实质,是将业已形成文字的书面语言,转化为声声入耳的有声语言。它是文学的二度创作。不难想象,作者的文字创作,无论是遣词造句,还是谋篇布局,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细心推敲的。甚至,某些词句都要经过针对语词、语音、节律的筛选,炼词,炼句,来达到相当准确的表意、发声,以求达到理想的表达效果。所以,从二度创作的角度来说,尊重原文,就是要遵从作者的创作意图。特别是表达感情色彩、限定程度和措辞精心的艺术化的语言,均要求朗读者对其予以强调。这种强调,就是要通过强调性重音来达成的。例如:

由于平时宽厚而又友善的英国朋友对我不算很蹩脚的英语,总能表现出良好的绅士风度,久而久之,我竞自我感觉良好而得意起来。

例句中,“宽厚”、“友善”、“绅士风度”、“自我感觉良好”、“得意”,这些词汇的选用准确生动、风趣幽默,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作者的精神世界。所以,这些富于特点的词汇,在朗读过程中都应该强调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常用的修辞方式——反复,同样可以通过强调性重音来加强语言表达。反复的目的是为了突出某种意思,强调某种思想感情。反复这种修辞方式,可以有效地突出所要表达的重点,抒发强烈而浓郁的思想情感。例如:

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我疑心这是极好的文章,因为读到这里,他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

上面两个例句,就是在语句的重复部分予以强调。前者是连续反复与间隔反复交错使用的。这样的使用,可以表现情感有一般到强烈的变化,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同时也体现出鲁迅对反动军阀政府杀害爱国青年暴行的愤怒控诉。后者是连续反复式强调性重音的使用。其语言的表现,可以带给听者形象生动的语声信息,从而表达对先生可亲、可敬的认识,风趣幽默。

⑧比喻性重音。

朗读时,把比喻性词句加以强调的重音表达方式,就是比喻性重音。我们知道,比喻就是把一种事物比作另外一种事物的修辞方法,我们也经常把它称之为“打比方”。从文辞修饰的角度来讲,比喻有三个成份:即被说明或描绘的事物和情境,叫做“本体”;用来打比方的事物或情景,叫“喻体”;联系本体和喻体,表示比喻关系的词语,称之为“喻词”。比喻性重音,恰恰是借助了比喻修辞化抽象为具体、变深奥为通俗的特性,让语言自然生动、增情添趣,从而加深了语言的感染力,令听者难以忘怀。同时,比喻性重音也适用于比拟、夸张、借代、通感等修辞格当中。例如:

看吧,它飞舞着像个精灵——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

他?不过是芝麻大的一个官儿。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以上例句,分别是比喻修辞格,比拟修辞格,夸张修辞格,借代修辞格,通感修辞格和比喻修辞格并存。这些都是通过比喻性重音加以强调的,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的规律性特点:强调的都是喻体部分,也就是用来打比方的事物或情景。

⑨拟声性重音。

所谓拟声性重音,顾名思义,也就是强调语句中的象声词汇的重音类别。值得注意的是,重音的设定一定要考虑语句目的,并不是见到象声词就要强调。例如:

夏雨一降,院子里满积了水,他们便欣欣然,游水,钻水,拍翅子,“鸭鸭”的叫。

忽一人大呼:“火起!”夫起大呼,妇亦起大呼。两儿齐哭。俄而百千人大呼,百千儿哭,百千犬吠。中间力拉崩倒之声,火爆声,呼呼风声,百千齐作;又夹百千求救声,曳屋许许声,抢夺声,泼水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这些海鸭呀,享受不了生活的战斗的欢乐:轰隆隆的雷声就把它们吓坏了。

第一个例句,出自鲁迅《鸭的喜剧》,这一句是在描写夏雨之后,鸭的兴奋之状。所以,指代鸭子叫声的“鸭鸭”,作为象声词可以用做重音。第二个例句,出自林嗣环《口技》,它是描写口技艺人通过声音效果来表现失火场面的。其中,“火起”是口技人模仿现场救火人高喊示警,所以可以作为拟声来表现。“呼呼”表现大风的声响,要借助拟声性重音进行强调。“许许”,此处的读音应为“húhǔ”,意为人们拉拽大火烧毁的房屋的口号声,同样也是象声词。很多朗读者,因为不了解“许许”的语意,而忽略了这一处的拟声性重音的处理。第三个例句出自高尔基的《海燕》,其中的“轰隆隆”,后面加上了“的”,这样拟声词就变成限定语句重心的形容词,而这句的语句重心恰恰是跟在它们后面的“雷声”,所以此处的“轰隆隆”是不能强调的。

⑩反义性重音。

在汉语中,有一类修辞方式,叫做反语。它是故意使用于本来意思褒贬色彩相反的词语来表达本意的修辞格。也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正话反说,直话曲说,其目的在于把要否定的事物的不合理性表达得更充分,将作者的愤怒和憎恨之情表达得更强烈,把要肯定、赞美的事物的特点表现得更鲜明,从而渲染作者喜爱、欢乐的感情。同时,这类语言具有辛辣讽刺、揭露批判、诙谐幽默的修辞效果,从而有助于加强语言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反语的语声呈现,通常是依靠反义性重音来完成的。但不可忽略的是,反义性重音经常出现在具有评论性质的语言之中,所以要与语气紧密的配合,才能达到更加完美的效果。例如:

好个国民党政府的“友邦人士”!是些什么东西!

黛玉听了,不禁也起身叫妙,说:“这促狭鬼!果然留下好的。”

以上的十种重音位置,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互相联系的。

(2)重音的处理。

确定了重音的位置以后,就要面临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如何处理重音。

这里需要说明,朗读者通常存在一个心理误区,那就是一提到重音,便会自然而然地选择加大语言力度的方法来处理。这种加大力度的语声方法,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重读”。当然,重读不失为是重音处理的方式之一,但如果方法单一地频繁使用,势必造成听者的听觉疲劳,从而丧失了朗读本身的魅力。其实,重音的处理方法还有很多,在此我们介绍几种主要的方法:

①加重读音,明确语意。

其实,这就是最常用的“重读”。它是通过加强语势、扩大音量、强化气息,来明确语意。

②重音轻读,含蓄处理。

某些语言环境、语气或基调,要求表述深沉宁静、真挚感人的语句重心时,如果选用重读的方式,势必对情境造成破坏。这个时候,朗读者莫不如反其道而行之,采取轻柔、含蓄、深沉而安静的读法,会对语言情境更加贴合。

③利用停顿,强调重音。

在对停连的表述中,曾经说明过,在关键词的前面或前后进行停顿,同样可以起到强调的作用。

④夸张音节,表达情趣。

生活中,当遇到忧伤、悲愤、怨恨等极端情绪的时候,人们常常会选用延长重音所在音节的时长,用这种方式夸张重音。

⑤延长调程,彰显重心。

这是一种利用增大声调动程的方式,彰显重音的方法。

⑥音高对比,突显态度。

利用音调的高低,来对比显示重音。这种方法,一般是用来表现对事物的态度倾向。

⑦改变节奏,呈现目的。

利用节奏速度的突快、陡慢或急停的相对变化,可以呈现出语句表达目的。

⑧塑造音色,装饰重音。

就是利用音色、气息等音声素材,通过改变声音表情帮助显示重音。如:笑语、泣诉、颤音等。

以上,提供了十种重音位置和八种重音处理方法,但也仅仅是管窥一斑,同样需要朗读者在朗读实践中不断的去摸索、完善。

(四)语速与节奏

这里的语速,是指朗读时每个音节的短长和音节之间连接的松紧。所谓的节奏,是指朗读中由一定思想感情的波澜起伏形成的在有声语言表达上所显示的抑扬、轻重、缓急、虚实等各种循环交替的声音形式。这两个概念是有一定内在联系的,语速的变化,是形成生动朗读作品节奏的重要手段;朗读作品节奏的高亢低沉,轻快凝重,紧张舒缓等,往往也决定了语速的快慢。

1.语速

语速,简单地说就是口头语言语流的速度。速度原本是物理学概念,它与相应变量的关系式是:速度=距离/时间,反映的是物质运动的快慢。播音学引入这个概念,可以理解为:单位时间内发出音节的数量,关系式为:语速=音节数/时间,反映的是语音发出的快慢。对于普通话水平测试来说,语速的概念应该是:一定时间内(一般以一分钟为单位)朗读文字(音节)的数量。

朗读语速的快慢,受到朗读对象、规定情境、思想态度、语势变化、文章节奏等因素的约束,所以,它也是使语言富有表现力的一种重要手段。换句话说,语言行为表达限制着语速的快慢。比如,在表现热烈、兴奋、激动、急促、紧张、愤怒、惊慌、不安、争辩、诡辩、责问等思维活动状态时,朗读的语速就要快一些;相反,在处理追忆、悲观、失望、哀痛、庄重、严肃以及一般性陈述时,语速要稍慢一些。一般来说,每分钟发出的音节远在240个以上,就属于快速语速;每分钟发出的音节在200~240个左右,则视为中速语速;每分钟发出的音节在200个以下,那就是慢速语速。

在实际朗读过程中,语速还要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所以朗读的语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朗读的语速,决定于朗读作品的体载、内容基调和语法修辞。

首先,文章体裁从总体上确定了语速的基本形式。短文朗读作为普通话水平测试的一个项目,事先规定了60篇朗读用作品。为了保证作品难易程度和评分标准的一致性,所选60篇短文,都是议论文、说明文和记叙文。因为,议论文是以论述为主,它分析问题,表明观点,逻辑性强,语言简洁、凝练、严谨,所以,语速以快速为主;说明文其主旨是说明事物,阐明事理,要求语言客观、准确,当然语速要较议论文稍慢,可选用中速语速;记叙文,比较复杂,它的创作通常以叙述和描写为主,但往往兼有抒情和议论,由于情绪的多元性变化,所以,一般情况下,在三种文体的语速中是比较慢的。

其次,朗读作品的内容基调,从思想感情的角度,约束了语速的流转变化。基调是文章的基本情调,即文章总的思想感情色彩和态度的把握。所以,不同风格的基调,调控着不同的语速。比如,深沉宁静的基调,要求颗粒性强、气息深匀,语速偏慢;启发诱导的基调,要求亲切柔和、态度积极、热情诚恳、气息深长,语速适中;批评教育的基调,要求音色偏中、气量有小幅度变化、吐字稍强、态度鲜明,语速较快。

这里应该注意的是,在一些叙事性作品中,经常会出现各种人物语言。朗读人物语言,要根据人物的年龄、性别、身份地位、性格作风、受教育程度等因素,对语速进行细微的调整。如:老年人、有权势地位的人、性格憨厚作风懒散的人,语速要偏慢;年轻人、军人、性格豪爽作风泼辣的人,语速要偏快;老师,语速应偏中,等等。

再次,语句的语法修辞,在文辞的格律上,规范着语速的微观动态。在朗读作品中,经常会出现比喻、排比、设问、借代、比拟等多种不同的修辞方式,这些修辞格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感染力和艺术性。语速和修辞方式的联系较为密切,一般情况下,比喻、双关的语速要慢于排比、反问。根据修辞方式选择语速,能够表达准确、生动活泼,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从而增强艺术表现力。

朗读时语速的变化,基本上可以根据作品的行文来安排。应该是缓急适中、快慢结合,切忌一个语速贯穿始终。过慢过快的语速若一成不变的话,要么使人昏昏欲睡,要么使人注意力无法集中。在朗读过程中,改变语速时一般要有过渡,是渐快或渐慢,使听者有个适应。

2.节奏

前面我们已经给出节奏的定义,但稍显晦涩,很多人还是无所适从。其实,节奏存在于我们生活中几乎每一个角落:寒来暑往、潮汐更迭、工作效率、心脏起搏、美术韵律、阡陌交通等,都有鲜明的节奏,这是事物间同异承续、相互错综的结果。但我们很难找到一个清晰明确、贴切恰当的辞句来表述节奏的定义。我们只能从节奏的规律性中,对它进行总结。

我们从朗读角度,来分析节奏的具体含义。首先,朗读可以归纳至语言艺术的领域,那么艺术性——激发思想和感情的共鸣——则是朗读的自然属性;其次,要符合有声语言交流的一般规律,那么沟通性——体验与反应的往复运动——是朗读的基本规则;再次,要遵从普通话的语音规范,那么规范性——拥有次序和节度的变化——是朗读的常态要求;除此之外,要考虑到语声运动的交替,那么律动性——悄无声息的周旋俯仰的转变——是朗读的寻常法则。由此,节奏的定义还可以这样描述:由朗读作品生发出来的,由朗读者思想感情的波澜起伏所造成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的声音形式的回环往复。

这里需要注意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节奏要以思想感情运动为依据。朗读节奏的确立,要以朗读作品的思想感情为线索。细心体会、通感联觉、有感而发,才能唤起相应的生理与心理节奏,才能达到与所表达的朗读作品思想感情同步的语言节奏。

第二,节奏的外部形式表现为有声语言流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换言之,节奏是依靠语流的动态变化得以实现的。而构成语流的动态变化的因素,包含着音强、音长、音高、音量、音色等语声的必要元素。这些元素控制着语音强度,指导着语气、轻重格式、重音等语言技巧。再加之,语速的调控性作用,节奏的物质外壳就完整了。声音的这诸多元素的排列组合、交叉使用,表现出了语声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

第三,节奏是具有一定特点的声音形式的回环往复。朗读作品给朗读者带来了语言蓝本参考,这个参考是语声流变的根本依据。那么,作品的文辞修饰、平仄关系、结构方式等都为语流提供了创作表达的依据。比如,作为文辞修饰的修辞格,无论是比喻、指代、夸张,还是排比、设问、反语,都为语流提供了起承转合的物质转变的参照,这个参照都与语言节奏的变化密不可分。正是诸多修辞格的频次使用才使得语言节奏本身依托于语音、语声“回环往复”。

第四,节奏是整体的,贯穿于文章始终。前面我们提到过语气和基调。它们之间的本质区别在于,语气是存在于语句、意群之间,而基调则是存在于整篇文章之中。基调的这个特征正和节奏相吻合,所不同的是,基调是存在于思想感情的意识形态,而节奏则是依托于语声的物质变化。可以说,基调和节奏是精神与物质的杰出代表,它们相辅相承、相互作用。而且,二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都是随着朗读作品向前行进而进行适切性调整的。

(1)类型化节奏型。

在朗读过程中,思想感情的表达准确、生动感人、层次清晰和表述完整,都是依据节奏的表现来完成的。所以,朗读者一定要了解类型化节奏型。它是参考语言的速度、强度和思想意识等因素来确定的。

①轻快型。多扬少抑,声音轻巧,顿挫少且短暂,语速较快,有跳跃感。如:朱自清的《温州的踪迹》、冰心的《笑》等。

凝重型。多抑少扬,多重少轻,音调着力,色彩浓重,语势平稳,顿挫较多,时间较长,语速偏慢。如:朱自清的《背影》、李本深的《丰碑》等。

③低沉型。声音偏暗沉,多落潮类,句尾落点多显沉重,语速较缓。如吴瑛的《十里长街送总理》、[美]海伦·凯勒《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等。

高亢型。高昂明亮,多起潮类,势不可遏,扬而更扬,语速偏快。如[俄]高尔基的《海燕》、袁鹰的《井冈翠竹》等。

⑤舒缓型。轻松明朗,略高忌着力,语势有跌宕,轻柔舒展,语速徐缓。如巴金的《海上日出》、老舍的《林海》等。

紧张型。多扬少抑,多重少轻,语速较快,气息较促,顿挫短暂,语言密度大。如闻一多的《最后一次演讲》、[俄]列夫托尔斯泰的《跳水》等。

当然,以上介绍的六种类型化的节奏型都是相对典型的,但实际作品朗读的过程中,朗读者还要按照具体的情况来具体分析。具体的把握就是节奏性的适切性把握,它主要体现在分寸、尺度及“对症和用量”上。

(2)节奏的转换方法。

回环往复,是节奏的根本属性。复杂多变也就成了节奏的重要表现形式。所以,“变”是节奏的特点,特别是同一节奏不同尺度上的转变和主导节奏向辅助节奏的转变。那么,“怎么变”便成了问题。其实,这个转换无外乎就是语流的对比关系,换句话说就是如何进行“前期准备”的问题。我们以声音的高低为例,来说明节奏的转变:

声音由低向高变化,称为“扬”;相反,由高向低变化,叫做“抑”。朗读中,如果某一个段落需要朗读者连续上扬,上扬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台阶”,那就不是可以轻易做到的了。这时候,就需要朗读的节奏技术了。那么,如何运用节奏技术呢?其实,就是欲扬先抑。也就是,以“抑”为铺垫才能达成“扬”的结果。换言之,就是只有前面的语流音高有意识的进行了由高向低的处理,才能有后面的语言“扬”的效果。当然,由欲扬先抑,还可以派生出来:欲抑先扬;欲强先弱、欲弱先强;欲急先缓、欲缓先急;欲快先慢,欲慢先快;欲重先轻,欲轻先重;欲松先紧,欲紧先松,等等。

(3)节奏转换应该注意的问题。

其实,节奏是语言技术中较为复杂的一种。它受到诸多方面的限制,其中作品固有的内在结构——文章节奏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所以,要考虑到朗读作品所体现出来的思想情感,切不可为了变化而变化。华而不实、哗众取宠是朗读的大忌。

除此之外,在朗读中我们的语言还要做到:紧张而不紊乱、沉稳而不拖沓、舒缓而不间断、温柔而不松软、强送而不虚飘、强烈而不嘶喊。在语言表达中,可以理解为不可过激,否则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

在转换的过程中,还有两个问题需要注意,那就是转换超前和转换迟滞。其实,转换的本身是思想感情积极运动的结果,但是感情的运动要和语言表达技巧协调一致、恰到好处,任何偏颇都会造成朗读结果的差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