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贾跃亭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胡雪岩

2017-07-06  天地人和w




这是所有人得知:贾跃亭及甘薇名下的12亿资产被冻结,且:贾跃亭不再担任乐视控股法人,姐姐贾芳不再担任经理后的第一反应。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人们群众最为喜闻乐见的商业故事,于是媒体一拥而上,负面漫天,把摇摇欲坠的乐视帝国戳个千疮百孔。


乐视,一场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多米诺骨牌的游戏,终于进入了它最后也最具观赏性的阶段。



墙倒众人推,事后诸葛亮,向来都是古例,本不足为奇,但倪叔窃以为在这种时刻,若只写什么飞鸟各投林,渲染其悲凉处境的马后炮文章,除开骗几个点击以外毫无意义。


历史,不只是昨天过去的事情,内有其深意,并指向未来!


2016年3月,在一年一度的IT领袖论坛上,首次出席该峰会的贾跃亭普一登场就享受了最高规格:直接与李彦宏,马化腾,杨元庆平起平坐,点评天下大事,当时业界惊呼,这个不应该是雷老板(雷军)坐的位置吗?贾跃亭既然只用了两年就坐到了这个位置上,真是太牛逼了!


乐视,从乐视网这么一个创立于2004年的小视频网站起家,在2015年市值增一度高达530亿,超越奇虎360,与京东小米一起组成BAT之外的互联网第二阵营,风头不弱于今天的TMD。


而对于贾跃亭与他的乐视,这样一个曾经一度问鼎中国互联网权力核心的争议人物及明星公司,我们就准备把他当作一个即将过气的明星,然后遗忘吗?


乐视之殇,就全是贾跃亭一个人的罪与孽吗?只要贾跃亭倒了,就能保证不再出另一个乐视?


黑格尔说:历史是一堆灰烬,但灰烬深处有余温。



(一)


当官要学曾国藩,经商要学胡雪岩。


这是近代中国流传的古老智慧,在今天,在中国的各大机场书店,胡雪岩传记的销量依然是所有企业家传记的总和,但环视活跃于媒体荧幕的诸多商业大佬,你能说的出谁像胡雪岩吗?


悔创阿里杰克马, 

一无所有王健林,

不知妻美刘强东, 

普通家庭马化腾…


他们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他们谁都不像胡雪岩,他们都只像他们自己!


但这些都是真相,都是事实的全部吗?


如果不是令计划倒台,你会知道乐视公开披露的股东王诚,真名叫做令完成吗?


如果不是乐视出了问题要被孙宏斌整合,你能知道乐视凭借汽车项目,在浙江莫干山轻松就拿下了7300亩土地吗?


商业故事,永远只是在描述企业这座冰山浮出水面的部分,而水下的部分往往不得而知……但如今机会难得,随着败者贾跃亭的倒掉,越来越多的内幕被揭开,在盖子被揭开的过程中,倪叔才豁然发现:昨天的商圣胡雪岩与今日的败者贾跃亭是如此惊人的相似。


(二)


曾有人为胡雪岩的一生做过三个批注“成也靠山,败也靠山”“成也场面,败也场面“”“成也用人,败也用人”这个三个批注,若是隐去起前面的名字,你能分辨究竟写的的是胡雪岩还是贾跃亭吗?


众所周知,胡雪岩发迹之路,得益于两大靠山——王有龄和左宗棠。


前期为王有龄。学徒期间,他就敢于挪用公款,投资500两银子在王有龄身上。王有龄担任知府之后,果然涌泉相报。胡雪岩靠王有龄,赚取第一桶金。


后期是左宗棠。王有龄去世之后,胡雪岩刻意钻营,一面为左宗赏筹粮,一面利用过手的官银,大肆创办私人钱庄。然后,又独揽左宗棠代购军火生意,并为左宗棠入疆作战大举外债,从中牟取大量私利。


上面有人,这是胡雪岩得以发迹的根本,而又有谁能说,贾跃亭的故事就不是如此呢?


这个1973年底出生于山西一个普通家庭的男人,从小身材较瘦小,受父母宠爱,但在同龄人中并无特别之处,20多岁他迎娶了山西垣曲县委领导的女儿成婚,因而得以顺利分配到垣曲当地的地税部门工作,县级公务员,走的不过是你我这等平凡人的路。


后来96年辞职下海,折腾过地产能源,还当过校长,但这一系列的商业尝试均不成功,情况一直到2002年做通信才有所好转,2004年他创立乐视网开始涉足影视,但一直到2008年,乐视网都一直没有获得融资,无论是流量还是收入,都在当时的主流视频网站视线之外……


12年的商海闯荡都未能进入主流视线,足见其商业之上也并无多么惊人的才华。


一切的变化都是从汇金立方入局乐视开始的,2008年,深圳创新投资、汇金立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南海成长精选基金等共向乐视网投资5200多万。



投资乐视网,是汇金立方第一次现身中国的资本市场,而汇金立方的董事长就是化名王诚的令完成,而此后贾跃亭的人生就仿佛被绑上了火箭,短短几年时间就成为了市值数百亿的上市公司主席,并一度以近200亿身价成为中国A股市场的创业板首富。


这其中的变化,与胡雪岩遇上王有龄,左宗棠的变化何其相似……但更为有趣的是,两者不光发迹的路径相似,发迹以后的行为与逻辑也极为相似。


(三)


据高阳所著的胡雪岩传记所载,在发迹之后,场面大,爱烧钱,是胡雪岩最为显著的特征与准则:


他生活穷奢极侈,起居出行,富丽堂皇,前呼后拥。母亲过寿,他准备了七天寿宴,大宴八方,杭州城内城外,轰动一时。他妻妾成群,娶了十二房姨太太,号称“十二金钗”。他还喜好慈善,是沪杭有名的“胡大善人”。


他什么生意都做,钱行、典当、军火、丝业、药堂……



为什么要撑那么大的场面?


他的逻辑很有意思,有了场面,别人就会认同你的实力,才敢把钱放心存在胡雪岩的钱庄。有了钱,就能拿出去维持关系、收买人心、放贷、做生意,才能无往而不利。


正如高阳书中所说:“钱庄不赚典当赚,典当不赚丝上赚,还有借洋债、买军火,八个坛子七个盖,盖来盖去不会穿帮”


这种商业逻辑和行事风格,和过往的贾跃亭及它的乐视生态市是多么惊人的相似,以至于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怀疑是:贾跃亭老师是在把胡雪岩传记看过几十遍以后才发明的乐视生态打法。


发迹的原因相似,发迹后的行为相似,但更神奇是两者破败的路径依然相似:


胡雪岩的逻辑,和乐视的逻辑一样,只要你是一直处于事业上升期的,那么不管外部如何质疑你的逻辑都只是小事,但一旦出现裂痕,就是致命的危险。


毕竟:八个坛子只有四个盖,两只手再灵活也照顾不到,而况旁边还有人盯在那里,专挑你盖不拢的坛子下手。


是的,这样的公司最怕的就是”没钱了“,胡雪岩的倒下,是旗下的吸储器:钱庄业务出了纰漏,因而被李鸿章抓住,传出风声说“胡雪岩的钱庄没钱了”, 造成钱庄挤兑,导致整体体系的资金链断裂,在不断关停业务,变卖资产调整以后,然不免金字塔倒塌,胡雪岩商业帝国就此陷入绝境的结果;


而今天的乐视陷入困境的起因,也是一声”没钱了“,贾跃亭的一封内部信,宣布:告别烧钱扩张,愿领一元年薪。并承诺:必须收缩财物开,支以一切力量稳住股价,以安抚好供应商以免出现挤提,但可惜的是:贾跃亭的坦诚没有赢来外部的谅解,而是所有人都在知晓了:乐视的吸储器:乐视网股价出了问题,乐视现金流紧张以后,纷纷开始转变对乐视的态度,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多米诺骨牌开始崩塌。


是的,当你把昨天的商圣胡雪岩和今日的败者贾跃亭放在一起看的时候,你会发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这不是巧合,而是相同,古代官商与现代官商,在内在商业逻辑与历史命运上的一脉相承。


是的,每一个贾跃亭心里都住着一个胡雪岩。


(四)


2016年8月,虎嗅上曾经有一个话题叫做:互联网哲学的三个终极问题:乐视是谁的,乐视的钱从哪来,乐视的钱到哪去……这个问题在乐视尚未破败的当时,无人可解,却引人深思。


在问题被提出后的三个月,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以一篇将乐视与德隆作比的雄文,试图解答这个问题:


赵何娟在文章中写到:乐视生态内部的钱生钱金融模式,就是乐视生态的核心商业模式!


这是她说出口的话,而她不方便说出口的是:这种钱生钱的金融模式得以运转的基础是中国现行的金融体系当中存在这样的缝隙。


相比于乐视网的视频好不好看,乐视电视的产品是否真的优秀,能借助一些特殊的手段,进而在资本市场上获得资金内循环的特权,实现以钱生钱的奇迹,才是整个乐视生态的核心。


如果你把贾跃亭看作是王卫,刘强东式的人物则不免被乐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商业动作及一年200场的新闻发布会迷了眼睛,而一旦把贾跃亭放置到胡雪岩,盛宣怀的框架下来看,就洞若观火了。


自古以来,利用特权寻租就是一切官商的根本逻辑,依附于官方的商人,他穷极一生要做的事情绝不是拿出一款震惊世人的产品来赢得市场,而是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寻找这个社会存在的缝隙来获取自身的利润,但这样的做法最终一定会影响这个国家的吏治秩序,那么最终的覆灭也只是时间问题。


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商人中,我们看到了年广久、牟其中、顾雏军、张荣坤、黄光裕等若干个“胡雪岩”,他们也曾高楼平地起,最后却同样逃脱不了胡雪岩的宿命——由权力而来的原罪财富,马上会被更大的权力以正当的名义剥夺。


而今天的贾跃亭的败落,或许又要在这个名单之上再添一个名字。



(五)

1872年,胡雪岩创办了中国当时最大的连锁钱庄-阜康钱庄,从而正式进入银行业,金融业。但同样也是在1872年,在美国有一个小青年叫做J.P.摩根,创办了摩根金融公司,此后摩根到了华尔街,建立了今天的华尔街,也就是今天的美国现代金融秩序及现代银行制度;


当我们今天谈到J.P.摩根,他依然是一个极具现代精神的金融资本家,但当我们讲到胡雪岩的时候,他只是是一个充满农耕色彩的商贩。


今天我们还能看到各种摩根基金,但我们还能找到阜康钱庄吗?这期间的对比,结果不免令人沮丧,而让人更为沮丧的事实,我们中国盛产胡雪岩,但就是无法出一个乔布斯式的人物。


2011年乔布斯去世,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就发问:“中国为什么出不了乔布斯”。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是在探求,中国商人和西方商人有什么不同。


其实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专家费正清在十几年前就回答过这个问题。他说,做企业就像做一个捕鼠器,西方的企业家,一辈子致力于做出全世界最好的捕鼠器,能抓到最多的老鼠;而中国企业家致力于得到获得捕鼠器的特权,希望整个房间里只有自己能抓老鼠。西方企业家如乔布斯,他需要不断地发明、更新,才可以维持捕鼠器的最佳性能,而中国企业家如胡雪岩,他一旦拿到获得捕鼠器的特权,根本不用担心其他抓老鼠的人会对自己产生威胁,也就没有必要付出心力去改变捕鼠器的性能了。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企业家没有所谓的破坏式创新精神的根源所在。


但我觉得,身为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人,对于“中国盛产胡雪岩,而不产乔布斯”的现状,是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今天的互联网人孜孜以求不就是在所经营的范围内形成垄断吗?官商所谋求也是也是形成垄断,你能说:这一家用互联网方法的就是比那家用行政手段的人高贵吗?


倪叔觉得恐怕不能。


在号称中国互联网超越美国的今天,在最凝聚科技前沿技术的互联网产业,我们确又眼睁睁的目睹了:古老的官商思想,借着乐视又再一度借尸还魂。


技术从来未曾改变这个民族什么,今日装在贾跃亭躯壳里的依然是3个世纪前胡雪岩的古老灵魂。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