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国古代地理文献(十八)——水利文献(一)

 邓超越梦想 2017-07-07


前面在介绍我国古代沿革地理的文献时曾提到二十四史中的《地理志》部分,实际上,二十四史中的一些史书还有一个专门记述河流水利的部分,《史记》称《河渠书》,《汉书》称《沟洫志》,《宋史》以后多称为《河渠志》,因此概括起来可以称为《河渠志》部分。今天我们先介绍《史记·河渠书》与《汉书·沟洫志》。


黄河既是中华文明的一条重要的母亲河,却也是历史上的一条害河。除了在今河南以下段曾频繁决口改道外,黄河在上游、中游的河道也时有改徙。


《史记·河渠书》

《河渠书》今本为卷二十九,书第七,以传说中大禹治水为引,又简述春秋战国时的水利,其中特别提到了西门豹引漳水灌溉邺地农田,郑国(人名,战国时韩国水工)为秦国修郑国渠几件前人的水利措施。述及汉代,文帝时河决酸枣(治今河南延津县北),征发兵卒堵塞决口。武帝元光年间,瓠子(今河南濮阳附近)决口,田蚡加以阻挠,诡称河流改道是天意,于是武帝许久不堵决口,灾害愈演愈烈,最终于元封二年堵塞瓠子口。关中修漕渠、六辅渠、灵轵渠,洛水(今陕西洛河)修龙首渠,汝南、九江郡(今河南南部、安徽中部)引淮水,泰山(今山东西南部)引汶水,多兴水利。不过司马迁认为,功绩最卓著的莫过于宣防,也就是堵塞瓠子口,可见治黄还是水利之首。太史公也跟随汉武帝,背负薪柴堵塞过瓠子口,感叹道:“甚哉,水之为利害也!”可见对水利之重视。


《汉书·沟洫志》

《沟洫志》为卷二十九,志第九。《沟洫志》的前半部分大致与《史记·河渠书》相同,简述了汉以前的水利史,以及汉初至武帝时期的水利措施。后面记载了一个今天看来脑洞大开的水利建议:齐人延年上书武帝,打算自上游将黄河引向北方匈奴,这样既能使关东免于黄河水患,也可以使匈奴受灾。武帝对这个听着就不靠谱的建议表示“壮之”,加以勉励,但是又认为大禹所导河水,“圣人作事,为万世功,通于神明,恐难改更”。

西汉后期,黄河改道、决口频繁,先是在今河北东南部、山东西北部一带分出屯氏河,又分出鸣犊河。成帝、哀帝时,黄河数年一决,泛滥于今山东北部、河北东南部一带。

哀帝时,贾让上“治河三策”,上策为使黄河恢复禹时故道;中策为在禹故道东行新河道入海;下策为只是修堤维护现有河道。

王莽时也有治黄的讨论,但多是纸上谈兵而未见实施。不过王莽时的大司空掾王横议论的记载,却有着重要的信息,他说:

“往者天嘗連雨,東北風,海水溢,西南出,??數百里,九河之地已爲海所漸矣。”

这后来在历史地理学界引发了一场有关西汉末年渤海湾西海岸是否发生大海侵的争论,可以参考谭其骧先生的文章《历史时期渤海湾西岸的大海侵》。

《沟洫志》的最后,阐述了治黄为水利重点的原因:

“中國川原以百數,莫著於四瀆,而河爲宗。”

其中四渎指的是江、河、淮、济四条古代的大河。治黄既有着现实性的意义,也有和大禹媲美,与圣人比肩的意义,因而在古代是大事。


到东汉明帝时,王景治河,此后黄河八百多年没有发生大的改道。到晚唐时,黄河因泥沙的积淀淤高,不再像王景治河之初那样稳定。北宋时,黄河接连发生几次大规模的改道事件,因而宋代关于治黄的文献就远比隋唐多。北宋以后,金、元、明、清时的黄河水利都成了国之大事。下期我们就将介绍宋以后正史中的《河渠志》。


作者:卜庸常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