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中的两位国军基层军官【图文】

2017-07-07  還舊樓主.


    每年七月七日对国人而言都是盛大的,今年适逢八十周年,纪念活动更是少不了。近年来抗日战争正面战场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七七事变中的国军29军军长宋哲元、该军的副军长、抗战中第一位军国的高级将领佟麟阁,以及37师师长赵登禹等人的名字,人们已经非常熟悉了,他们都是国军的高级将领。而在在卢沟桥“打响抗日战争第一枪”的究竟是谁,因为历史的原因,知道的人就不太多了。
 

“七七事变”中驻守卢沟桥和宛平县城的国军37师110旅219团团长吉星文(1905-1958)


    当时驻守卢沟桥和宛平县城的国军37师110旅219团团长吉星文,在国军序列中属于“有历史问题”的。首先他的长官宋哲元是冯玉祥西北军的底子,并非中央军。其次他的堂叔是吉鸿昌,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组织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建了一块“苏区”。1934年在天津法租界被捕后引渡到国民党的北平军分会,壮烈牺牲。



吉星文的堂叔吉鸿昌也是抗日名将,只是走上不了不同的抗日之路


    吉鸿昌英雄事迹中有一个“亲手枪毙侄子”的故事非常有名,说的是吉鸿昌的一个侄子霸占有夫之妇,把人家搞得家破人亡,吉鸿昌亲手把这个侄子毙了。说的这个“侄子”,是吉星文的亲哥哥吉星兰。历史记载吉鸿昌身高超过一米九,在当时属于巨人了。吉星文是他的亲戚,基因多少是有的,外号“吉大胆”。1937年7月7日晚,在卢沟桥演习的日军借口士兵“失踪”,提出的要求除了进入宛平县城搜查,还有接管卢沟桥的“吉团防务”,遭到言辞拒绝。当时吉星文有句名言:“卢沟桥就是我们光荣的坟墓,守土有责我们决不放弃阵地”。


吉星文的委任状和29军士兵用过的大刀


    吉星文的部队在卢沟桥和宛平县城总共坚持了23天,他和堂叔吉鸿昌虽然政治见解不同,但作战精神却是相同的,就是身先士卒抡大刀。七七事变中吉星文亲自站在卢沟桥头督军奋战,经过媒体的报道,成为名噪一时的抗日名将。


    吉星文在宛平县城废墟留影,题字是:“七七抗战在芦沟桥首先与日军殊死战,余在此处受伤,同各官长留影纪念,星文书”


    从照片上的题字来看,吉星文的字写得不错,不像是一介武夫。果然,被我在网上搜到一张吉星文的国画作品,一对公鸡母鸡和五只小鸡,画虽然普通,却很传神,看得出吉星文是个有情趣的人。



吉星文画作

     七七事变撤出防地后,吉星文被国民政府表彰并参加了抗战,1945年抗战胜利时他的部队驻扎在湖北。1948年吉星文被任命为77军军长,凤鸣到山东沂蒙山区“戡乱”。淮海战役中吉星文头部受伤,逃过了被消灭的命运,随国军撤退到台湾。躲得了初一没逃过十五,1958年8月23日,在解放军炮击金门的战役中,担任“金门防卫部”副司令的吉星文被我军炮火打成重伤,本来已经做了手术,没想到有一块小弹片没有取出,最终吉星文死于伤口感染。因为吉星文是这个下场,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官方宣传卢沟桥事变,吉星文的名字就不怎么好提了。


1958年吉星文在金门炮战中死于解放军的炮火,这是吉星文葬礼的图片


     如果说吉星文在七七事变中作为团长,又是吉鸿昌的亲戚,还是个大人物,那么驻守卢沟桥的3营营长金振中,就是典型的国军基层军官了。


国军29军37师110旅219团3营营长金振中(1904-1985)


    金振中出生于河南固始县,家境贫寒在商店做过学徒。1924年加入西北军,一枪一弹从班长、排长、连长一路做上来。1933年参加过喜峰口战役,名闻遐迩的“大刀队”里,金振中是重要一员。1937年时金振中担任3营营长,卢沟桥是他的防区。从7月8日到11日,他的部队前后击退日军5次进攻,在追击逃敌时受伤,左腿下肢被手榴弹炸断,另有一弹从左耳旁贯进,右耳下穿出,抬出战场后送往保定医院救治。


金振中受伤后的照片


     1938年金振中伤愈回到29军,后改编为77军,参加过汉口保卫战。1943年因遭到“亲共”的疑忌,被调离国军战斗岗位,作为编余人员。淮海战役中金振中所在的77军副军长何基沣率部起义,金振中当时驻扎徐州附近的柳泉,闻讯立即启程追赶起义部队,中途被国民党军队截回徐州看管,后被解放军解放,回到家乡河南固始以做小摊贩为生。1953年镇反时,金振中被宣布为历史反革命,好在县公安局看到“七七事变”的相关材料,认为抗日有功,建议免于重罚,监督劳动。1958年又被定为伪军府宪警人员中的反革命分子,交接到监督劳动。到1978年落实政策,1980年迁回固始县城,安排在县文化馆工作,并担任河南省政协委员。


晚年金振中


    金振中1985年3月1日在老家河南固始去世,留下的遗嘱是:


     一、我一生光明磊落,没做过害人民之事,“七七”抗战滴水微绩已受人民的爱戴,我惭愧不已,望死后由党和人民给予公正合理之结论;


     二、遗体火化,丧事从简,愿骨灰撒在卢沟桥畔,与老领导何基沣在一起;


     三、请求领导给小子安排工作,以实现她多年夙愿;


     四、老妻晚年生活请党和政府关照,以度晚年;


    五、愿台湾早日回归祖国,实现祖国统一大业。



网友2007年在卢沟桥拍摄的金振中之墓


    吉星文和金振中都是七七事变的当事人,命运的安排,或是机缘的巧合,由他们打响了抗日战争的第一枪。虽然他们后来的人生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在日本侵略军面前,他们的回答是一样的: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吉星文和金振中的名字,写进了历史,而历史,写不尽所有为国捐躯的烈士,他们的姓名籍贯、他们的父母亲人、他们的事迹。80年后,连他们的团长、营长的名字都不大有人知道了,而他们更是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中。尽管他们的姓名籍贯、父母亲人和事迹,都无从查考了,但后人将永远铭记这些为国家民族和子孙后代付出过热血和生命的人,中国的年轻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