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淡念如烟

2017-07-07  喜好喜好


  人到中年,淡念如烟

  义盛章

  秋风乍起,吹皱了一池湖水,也吹皱了眼角那一道道岁月的痕迹;冬雪渐至,染白了一树葱茏,也染白了两鬓那一缕缕年华的青丝。看湖水微澜,听树叶低吟,叹流年似水,不知不觉,人已到了中年。

  


  世间的万物都在四季中轮回,走过了诗意葱茏的春,穿过了繁华灿烂的夏,辗转便到了成熟饱满的秋。人的一生不也正如这四季么,经历了少年的轻狂自负,享受了青年的激情似火,蓦然便步入了岁月静美的中年。于是渐渐地体会到了:人到中年静似秋,唯心独醉淡如烟。

  人到中年,铅华洗尽,人也淡了,事也淡了。回想这些年,工作了两三个县区,更换了五六个单位,扮演了七八种职业的角色,与太多的人、太多的事有过联系,喜欢我的人,也许喜欢的不是我,而是喜欢我的憨厚和善良。不喜欢我的人,也许不喜欢的也不是我,而是不喜欢我的学识、能力、胸怀胜过于他自己。以前做对了的事,也许今天看来又是错事,以前做错了的事,也许今天看来又是对的。人到中年,这些是是非非的人,对对错错的事,仿佛都聚焦在岁月这面显微镜下,幻化为故事,沉淀成回忆,渐渐地,淡了;渐渐地,懂了;渐渐地,释怀了。于是,那些人,那些事,似云卷云舒一般淡然,如花开花谢一般随意;于是学会了清理自己头脑的内存,把一些该忘的人和事从记忆中删除,把一些该感恩该致谢的人和事在心灵处备份;学会了用余生生命的美丽,点点的墨香,装点人生,描绘未来!从而丰富一个个贫乏的日子!

  


  人到中年,返璞归真,名也淡了,利也淡了。少年的我,并没有太大的理想,诸如当一名众人尊敬的老师和学贯中西的科学家,那时常年看着父母蹲在稻田里永远难以站直的腰,心中的理想就是吃上国家粮。青年的我,也没有太大的追求,或许岗位和职业的变化有点频繁,面对工作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每尽职尽责,尽心尽力,但求无愧于己,也无愧于人,于是天道酬勤,也算是谋上了一个不大不小、不咸不淡的仕途。中年之后,房子妻子儿子车子也都如约而至,在把名和利仔仔细细一琢磨,才发现,名其实也就是夕阳下面的关口,追名的过程也就如夸父逐日“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利其实也就是拿刀割禾的过程,丰收是喜悦的,但喜悦的是果实,拿刀割禾的过程也是有风险的,一不小心就会割到手伤及脚。而且名利的追逐其实也就是因与果的关系,有因必有果,但好因有时也许未必有自己幻想的好果。人到中年,我们不妨淡看身外的名利,重看依附于身心的快乐与健康;我们不妨泡一杯香茗,听一首好歌,让茶香浸着音乐将心情慢慢释放!

  


  


  人到中年,大爱至简,爱也淡了,情也淡了。那一场风花雪月的美丽,那一丝少年维特之烦恼,那一声面对爱情与婚姻分裂的感伤,那一个青涩的梦想,那一抹斑斓的色彩,慢慢地被岁月的缕缕炊烟淡化、遮蔽、漂洗成一片灰白。人至中年,我们涣散而浑浊的眼神已见淡然,不再单纯,不再执拗,不再独立,我们真正悟出了:“每个人的生命都免不了缺憾,最真的幸福,莫过于一杯水,一块面包,还有一双无论贫穷富有、都和你十指相扣的手。”爱情,原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一幕喜剧,将世间的美好展现给大家看,剧终了,幕谢了,终归我们还是要回归现实,回归生活。回眸处,只要我们有过一种爱过、伤过、痛过的经历,我们就会懂得珍惜,我们就会弥足珍贵。渐渐地明白:婚姻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心境。用心经营婚姻,很累;不用心经营婚姻,更累。浪漫和激情终归是一季美丽的雪,雪化了,就会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就会显示锅碗瓢盆盐油酱醋的琐碎,就会留下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年迈的父母,需要孝敬和赡养,渐渐长大的儿女,需要呵护和管教,相濡以沫的爱人,需要相敬和相扶。于是,我们学会了理性地面对人生,感性而不感伤。我们慢慢地体会:身边那个“左手”或者“右手”其实就是你的真爱,他或她已经成为你血脉相通的一部分,我们理解了什么 “且行且珍惜”。我们也终于读懂家的含义,不就是一群可爱的“小猪猪”紧紧挤在同一个屋檐下么?

  突然想起戴望舒的一句诗句:“我是一个年轻的老人了:/对于秋草秋风是太年轻了,/而对于春花春月却又太老……”

  人到中年,我们不妨于凡尘杂世中独处一隅。忘却忙碌,推开岁月的窗,静静观赏那逝去的流年,在悄然回眸中,缓缓梳理自己杂乱的思绪,那山、那水、那人、那事、那爱、那情、那名、那利……都已成为点缀人生的昨日诗行,淡淡地来,淡淡地去,淡淡地面对这世间的一切……

  


  【作家简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