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 |《反转人生》:不再有白日梦的中年,与猪何异?

2017-07-08  精简主义
 

 1

现在写东西,需要来一点氛围,比如在这家咖啡馆里,昏黄的灯光,Josh Turner的男中音环绕,周围的男男女女,鬼鬼祟祟,谍影重重。嗯,就是这种感觉。

“你想找一个怎么样的男生?”旁边这位中年人,开腔道。

对面的女生,放下手机,熟练的捋了捋刘海:

“我呢,想找一个愿意甘心陪我去做头发的男生”。

"甘心"这个词,发音很重,我听的分明。

中年人依然老练的微笑着,或许感觉到我的存在,他压低声音对女孩说,咱们换个地方。

起身,消失。

故事常常这样戛然而止。乡村音乐有气无力的哼着,只不过此刻唱着寂寞,空空的椅子,被收拾干净的桌子,等待着下一对饮食男女,重复下一段雷同。

咳,不幸如我,人到中年,难以被忽悠,看人看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再极端,右眼一看到繁华,左眼便窥见寂寞。

可我真羡慕这个中年人,有激情,还能“玩”。

2

也不知为何去看《反转人生》这部电影,伍仕贤并非我的菜。选择带着随机性,是喜剧就行。

偏偏这部喜剧的内核带着人到中年的反思,人生瓶颈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梦想无法实现带来的困境,另一种则是梦想实现而生活变得更糟。巅峰与谷底,都不是什么好事;快乐伴随着烦恼,风光伴随着自嘲。

影片用喜剧的手法让马奋斗去逐一体验实现白日梦清单的快感,用奇幻的方式,让马奋斗好好体验了一次梦想照进现实的疯狂。比如曾经暗恋的女神对他投怀送抱,拥有了豪车和飞机,也有美女环绕,但是他乐极生悲,变得怅然若失;人生开挂,却不快乐。

想想真是悲哀,失去不爽,太容易得到也不爽,非得苦苦追求的得到,才是人间正道。想想人也真是贱,贱——是上帝造人时捏进泥巴里的胡椒颗粒吧,也幸亏有这一颗胡椒粒,人间才有了沧桑景象。

《反转人生》里马奋斗被动的圆梦,后发先至的精致“好”生活,打乱了他的人生节奏。拯救自己脱离阴差阳错的被折腾困境,马奋斗的解决办法就是,抛开曾经所有的顾忌,破釜沉舟把自己彻底变“坏”,这是登上巅峰后的纵身下跃,是一种坚持把自己玩“坏”的勇气。

3  

这当然是一种勇气,“要想办法把生活给办了,不要被生活给办了”。人到中年,衣食无忧,无所事事,却总是少了一种激情。不再有梦想,连愿望清单也懒得列,不再有白日梦的中年,与猪何异?

也许白日梦是年轻人专属的财富,无论实现或幻灭,都是美好的。沿途的经历与风景,才是生动与精彩的。当生活被岁月无情辗压,至少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最该去珍惜的,究竟是什么。

人到中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实在没有理由停下脚步,心生退意。恰好可以带着一份知足常乐的心态,凭着成败无所谓的超脱,继续“玩”,继续“GO”!就像这部电影,用归于平淡之后内心最后一缕纯真,告诉观众一个道理:

人生不能反转,但人生观有!可!能!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