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源空寂光通达 / 猎奇 / 狼的回报

分享

   

狼的回报

2017-07-08  心源空寂...




  众所周知,狼的本性是凶残的。在人们心目中,似乎形成了不可改变的观念。而我所经历的一件事,却使我改变了对狼本性的看法。

  那是1964年10月,我们云南省队的一支汽车测量普查小分队,在滇西北地区普查找矿。工作车是田一台曼斯——63汽车改装的,车厢为封闭式,测量仪器固定装在车内,接收器放在车厢顶上。我们小分队一共8个人:1名司机,3名技术人员,4名武装警卫战士,他们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支手枪。

  10月中旬的一天旱晨,我们离开了纳西族聚集的秀美的小城丽江,依依惜别了巍峨壮丽的玉龙雪山,经石鼓镇向西北方向的维西傈僳族自治县所在地——保和镇进发,完成我们普查任务的最后一站,然后返回昆明冬训。出发前,一应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一道去维西。

  过石鼓镇以后,我们沿着金沙江上游向西北方向前进。10点多钟,我们到了小镇巨甸,稍事休息后继续向正西进发。路上积雪越来越厚,尽管我们工作车的车轮较宽、花纹也大,并有前加力,但仍然不时打滑。下午2点多钟,面对路面上半尺厚的积雪,汽生终干无能为力,喘着粗气,车轮飞转,就是不能前进。但也绝不能后退,控制不住就有滑下山崖的危险。我们的人,目括纳西族老乡,一齐下来推车,并找些干树枝打眼,汽生艰难地一步步前进。

  正在这时,我们几乎同的发现,在我们车后200米的路上,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是牛群?不像;是狠?颜色不对。北方的狼大多是灰褐色的,怎么发黄呢?我们正惊疑、猜测,纳西族老乡急喊“上克(去),上克,赶紧上车克,这是一群饿狼。”我们不禁大惊失色,急慌慌爬上车,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前后加力,车还是在原地空转,真急死人了。

  这可怎么办?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好家伙,一共八只,个个都像小黄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后腿显得更细。战士小吴抓起冲锋枪奔向后车门,纳西族老乡大喝一声:“干那亚(干什么)!”他一手夺下小吴的枪,高声道:“绝不能开枪打,打也打不到,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拐进树林,我们可就完了。狼群会不顾一

  加载中...

  内容加载失败,点击此处重试

  加载全文

  切先把车胎咬环,把我们看起来,然后召集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我说那可怎么办?老乡说别急,自办法。

  雪封山了,狼找吃的东西难了,一个个饿疯了,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我们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准备带回昆明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一块块,一串串往下丢。八只狼眼都红了,大吼着扑向这些食物,第一批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但它们不走,八只狼排成一排坐下盯着后车门。老乡继续下达命令:再丢下一些!我们车上放的肉品足有100多斤,豁出去了,保命要紧,扔吧!我带着哭腔说了这句话。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飞出了后车门。八只狼又是吼着扑向食物,但吃的速度明显慢了,眼见每只狼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吊得不那么高了。也就一袋烟工夫,八只狼还像刚才一样,整齐地坐着,盯着后车门。

  

  老乡看着我们每个人,异常坚定地又发了话: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车,等我们回来从丽江再买,千万别心疼。我盯着那位我们刚刚相识的纳西族老乡,心里说:我们还回得去吗?按照老乡的要求,我们将车上所有的肉品,包括我们特别舍不得的一点鹿子干巴,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八只狼又是一阵大嚼,吃完了肉还试探性地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没动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八只狼的肚子已滚圆滚圆,目光开始变得温顺,不再横排坐着,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传了两圈,又朝车前方跑去,其余七只狼没动。不一会儿,那只狼又跑回来,带着那七只狼朝松林钻去。

  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司机小王也从驾驶室下来,朝我们深深呼了口气,意思是说:“好险哪!”我们又开始推车,仍然无济于事,看来我们今天有可能被困在这里,如果再遇上另一群狼可就彻底完了。正在这时,我们看见那八只大狼又钻出松林,跳到公路上。奇怪的是每只狼的口里叼着一根大树枝。不知它们又想干什么?我们只得又爬上车,警惕地观察着。司机小王干脆把头从驾驶室里探出来,我也打开一扇窗想看看群狼到底要干什么?只见八只大狼把口里叼着的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哈哈!狼给汽车打眼了,我高兴得大叫起来,狼见我大叫,只是朝我望了望,我也发现狼的眼光里没自敌意。接着八只狼一齐钻到车底,我正不解其意,却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一部分雪飘到山下,一部分雪推向路边。不一会儿,八只狼又从车底钻出来,跑向车的前方,头朝前,尾朝车头一字排开,嘴一齐拱到雪里,朝前拱去,然后又头对头一边四只,一齐用强有力的后腿向后扒雪,路面渐渐露出来。

  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叫小王:狼帮我们扒雪了,赶快发动车。车果然启动了,徐徐向前。纳西族老乡也激动得和我们紧紧抱在一起。车向前,狼向两侧闪开,又一齐朝后跑去把树枝衔了回来,车子刚好行到积雪厚的地方,又空转打滑了。八只狼又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先打眼,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车向前行进了一里多地,也就到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汽车到达山顶后,狼不再咬树枝了,在我们车后仍然是一字排开坐着,不同的是,有一只狼稍稍向前。老乡告诉我们,那是头狼,主意大概都是它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结狼鼓掌。可是这八只可爱的狼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只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地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