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历史教材没有告诉你的秦朝灭亡原因

2017-07-09  梦泽赤子

     现行的历史教材,无论是中小学乃至于大学非历史专业的的《中国通史》,谈及秦朝灭亡的原因,都只将其归结为横征暴敛,如征发大量人力修建长城和阿房宫等。事实上,滥用民力固然是导致秦朝二世而亡的一个诱因,但除此之外,在更深的层面上,还有其他远为重要的因素,导致了秦朝迅速走向灭亡

 

一:未能处理好与被灭亡的六国遗民的关系

   

    可以先看一个例子:武王伐纣,攻入朝歌之后,对于纣王的尸体,先是射了三箭,然后又割了纣王的头,对纣王宠幸的两个已经自杀了的嬖妾,也是处以这样的惩罚。但与此同时,对于商朝上层的王公贵族,武王则不吝封赏,命纣王的儿子禄父继续管理殷商的民众,释放了被纣王囚禁的箕子,表扬了商容,祭扫了比干之墓,又“释百姓之囚”,赦免了众多犯人。通过这一系列的动作,武王不仅缓解了与商朝王室贵族的关系,避免了他们发动民众抵抗周朝,也进一步显示了自己在道德上的正义性,淡化了自己夺权的暴力色彩,为周政权赢得了广泛的民心。

    秦朝在陆续扫平六国的过程中,在对待六国王公贵族的政策上,则采取了赢者通吃的手段,将他们作为战利品全都俘虏到咸阳,对于他们的家属尤其是妻儿子女更是极尽侮辱,“秦每破诸侯,写放其宫室,作之咸阳北阪上……所得诸侯美人钟鼓,以充入之”。在对待六国百姓方面,秦国也是视其为俘虏来的奴隶,派发繁重的劳役。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是,秦始皇少年时曾和父亲一起作为人质而居住在邯郸,当赵国被攻破后,他作为胜利者又到了邯郸,但却并没有访问故旧,以示友好,而是将那些与他外婆家有仇的人一律斩杀,“皆坑之”。

    粗暴对待六国遗民的做法,不仅没有完成新政权建立后急需的“民族和解”,反而在六国遗民的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也可以看一个例子:刘邦的重要谋臣张良,其家族五世相韩,是韩国的贵族遗民,他在秦始皇东游之时,就曾雇请大力士,以铁锤在博浪沙阻击秦始皇车队,他这么做的动机就是“为韩报仇”,乃至于他后来倾心尽力辅助刘邦,为的也正是要灭掉秦朝。

    当各路义军风起云涌之时,这种未能妥善处理前朝遗民问题所带来的后果便显现无疑了。七十岁的范增出山投奔项梁项羽叔侄,提出的第一条建议就是要他们请出楚怀王的后裔,以作为号召的旗帜。为什么楚怀王的后裔还有如此大的号召力?就是因为秦朝粗暴对待楚国遗民,反而使得那些遗民怀念起曾经的怀王。

 

二:政权的合法性受到致命的质疑

 

    虽然历代帝王都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顺天承运,是天子,代表上天统治臣民,但实际上,皇帝的权力只来源于两个途径,一是武力征服,大抵开国的帝王走的都是这条路,通过暴力推翻前朝,建立政权,而后再为自己的暴力寻求合法的外衣,寻求合法性;二是血缘继承,自第二代帝王开始,走的都是这条路,太子以皇帝嫡传血脉的身份登上王位。

    以现代社会政府应由民选的观点来看,上述皇帝权力的两个来源都不具有丝毫的合法性,但在封建时代,它们却具有无比的“政治正确性”。秦始皇吞并天下,靠的是无力,这没话说,但到了秦二世之时,他统治的合法性却成了大问题。

    秦始皇的长子扶苏,因为多次劝谏父亲要多行仁政,如对待坑儒一事他就不赞成,故而惹得秦始皇不高兴,被派往上郡监军。秦始皇临死之前发信给扶苏,“与丧会咸阳而葬”,实际上是要传位给他,但最终这封信被匿藏,正在秦始皇身边的二儿子胡亥,在李斯、赵高等人帮助下篡位成功。

    弑兄而立的胡亥,并没有如同样弑兄而立的李世民那样,以自己的勤勉来弥补道义上的污点,反而是穷奢极欲,这就更导致了他做为皇帝的合法性危机。陈胜、吴广发动戍卒起义的时候,作为事前动员,就说过这样的一段话:“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这话至少表明一点:胡亥登基的合法性,连陈胜吴广这样的最下层的民众,都抱着怀疑和不满的态度。由此也可见,当时的大部分民众对胡亥政权的态度,都是持有怀疑和不信任的,认为它是非法的。

    既然胡亥的皇位来路不正,则“彼可取而代之”(项羽语)也就是正常的了。正是因为合法性的丧失,才使得怀揣野心者纷起而争之,使得普通民众也丢弃了对秦王朝的最后一点忠诚效命之心

 

三:丧失了士大夫阶层(知识分子)的支持

 

    战国之世,群雄纷争,士成为一个迅速崛起并发挥了重要作用的阶层,乃至于可以说,对于当时的各国,是“得士者得天下”。

    秦始皇统一后,对待士阶层做了两件大事,一是焚书,除了医药、种树、卜筮之类的书籍,其他的如《诗》、《书》等都加以焚烧禁绝;二是坑儒,一次性在咸阳活埋了四百六十多位儒生,更多的儒生则被发配去戍边。

    在坑儒之前,公子扶苏曾向秦始皇谏言:“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扶苏这段话很有政治远见,他看出了在刚刚统一天下、人心还未完全归附的情况下,儒生对于国家政权的重要性,即在宗法制的社会体系下,这些宗师孔子的儒生,可以起到类似润滑剂的作用,通过他们来消弱六国遗民(“远方黔首”)对秦朝的敌对情绪,加固秦朝统治的社会基础

    然而可惜的是,笃信武力的秦始皇并未采纳扶苏的意见。虽然坑儒事件直接的受害者只有几百上千人,但这对于整个士阶层的影响却是巨大的。还可以再看一个例子:陈胜起兵的消息传到咸阳,秦二世召集一班博士儒生议论此事,有三十多位儒生建议秦二世发兵剿灭,而叔孙通却说方今天下主上英明,法令昭彰,四方太平,无人敢反,陈胜等人只不过是一帮鸡鸣狗盗的乌合之众,不必兴兵。

    事实上,叔孙通对于陈胜起兵的性质看得一清二楚,知道那是烧向咸阳的第一把大火,必须扑灭,但他却并未诤言直谏,反而给秦二世“下套”,误导他。而当叔孙通后来投奔到刘邦帐下的时候,却立即换了一副面孔,积极献言献策。

    可以说,经过暴力打压,士阶层已经丧失了对秦朝的信心,他们由本该担任的润滑剂角色,而变为了掷向秦朝的燃烧弹。士心不附,与将心不附(如章邯率几十万众投降项羽)一样,成为摧毁秦王朝统治的最后两根稻草!(文中引语皆出自《史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