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王朝的没落与春秋三小霸的崛起

2017-07-10  不易齋


编者按:本文由读史缩编自著名史学家柏杨所著《中国人史纲》,为通读中国史第四篇文章,接下来会陆续推出相关简读经典史书文章,欢迎关注。


周王朝经200余年安定后,第十任国王周厉王姬胡在纪元前9世纪五十年代激起政变,半信史时代随着他逃命的慌乱足迹而终止。此后因文字记载获得妥善的保存,中国历史选进入信史时代。


半信史的史迹,因为是史学家的回忆和追溯,无法避免不真实的成份,有待于专家考证(点击查看前篇夏商周那些事)。进入信史时代之后,史迹都出于当世的记录,所以可信的程度很高。不过,需要强调的是,记录不一定忠实,也不一定完整,反而常常发生故意曲解和故意掩饰的事情,也常常发生同一史迹却有种种不同甚至相反的说法,那就要靠我们的分析判断和选择。

一、厉王下台,周召共治

周王朝第十任国王周厉王姬胡之所以闯下大祸,主要的是他任用一位财政专家荣夷公主持政府。荣夷公采取专卖政策,把贵族赖以谋生的大大小小的各种行业,全部改由政府经营,这当然引起贵族们的怨恨,他们用各种方式反抗。


周厉王采取的是高压手段,他派人去卫国(河南淇县)聘请很多巫师,在首都镐京(陕西西安西)建立秘密警察。据说卫国巫师有特殊的法术,只要看人一眼,就可立即判断对方心里所想的是什么事。这些巫师川流不息地巡回大街小巷,凡经他们指认为反叛或诽谤的人,即行下狱处决。


不久,镐京一片升平,再没有人反对国王了,也再听不到批评政府的声音。后来贵族们索性连话都不说,亲戚朋友见面时也只敢用眼睛示意。


周厉王大喜说:“怎么样,我终于使反叛和诽谤停止。”


他的大臣召公说:“这只是堵别人的嘴而已,仅只堵嘴,不能解决问题。”


但周厉王却认为已经解决了问题。纪元前842年,政变发生,贵族们攻进皇宫,巫师全部丧生,周厉王狼狈逃到西方彘邑(山西霍州),在那个以养猪出名的地方,度过他的晚年。


周厉王逃走后,贵族们还要杀他的儿子姬靖,幸而召公和另一位大臣周公保护,才免一死,但形势已不允许姬靖立即继承王位。就由召公、周公二人,共同摄政,主持没有元首的中央政府,史学家称为“共和政治”。


纪元前841年,即共和政治第一年,中国历史的文字记载,开始获得保存。一直到二十世纪,再没有间断,这是中华人对人类文明最伟大的贡献之一。因为同时代的其他所有的文明古国,或者根本没有记载,或者虽有记载而记载已经湮没,全靠考古学家辛苦的发掘,才能得到片断。


共和政治历时14年,到纪元前828年结束。那一年,姬胡在流亡中逝世,姬靖乘机即位,恢复君主政治,是为周宣王。


进入纪元前8世纪后,周王朝屡次受到野蛮民族的攻击,但第12任王姬宫涅,也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周幽王却不思抵抗,反而变本加厉地玩起了自取灭亡的“烽火戏诸侯”。

二、烽火戏诸侯

姬宫涅,也就是周幽王,是好不容易才爬上宝座的第11任国王周宣王的儿子,他把他的王朝巨船驶进多灾多难、满是礁石的浅滩。


纪元前780年,发生两件大事,一是岐山(陕西岐山)崩裂,一是三川干涸(三川:泾水、渭水、洛水)。民间坚信,这是大旱灾将要发生的前奏,赵国(山西洪洞北)国君姬带提醒周幽王说:“山崩川竭,显示人的血液枯干,肌肤消失。岐山又是周王朝创业之地,一旦塌陷,更非同小可。大王如果求贤辅政,还可能消除天怒。如果仍然只一味找美女、觅艳妇,恐怕要生变乱。”


这些话不是任何一个暴君听得进耳朵的,于是周幽王大怒,把姬带赶回他的封国。褒国(陕西汉中西北)国君褒珦进谏说:“大王既不畏惧上天的警告,又舍弃忠良,国家如何能够治理。”周幽王更大怒,把褒珦囚入监狱。


褒珦的儿子褒洪德用尽方法,都不能把父亲营救出来,最后他想起在400年前周王朝开山老祖周文王姬昌被商纣王子受辛囚禁的故事,于是训练一批以褒姒为首的美女,献给周幽王。


这个谋略果然成功,皇宫里成了褒国女子的天下,周幽王不久就对褒姒言听计从。不但释放了褒珦,还采取步骤要立褒姒当王后。纪元前773年,周幽王把原配妻子中后废掉,又把申后所生的太子姬宜臼贬为平民,发配到370公里外的申国(河南南阳),命他的外祖父申国国君管教,遂即宣布褒姒为正式王后。不过褒姒性情严肃(也可能是她对硬把她囚在宫廷的国王丈夫怀恨至深),很少露出笑容,于是就发生以下高度戏剧化的故事。


周幽王千方百计引逗褒姒发笑,她总是不笑,使他既生气又焦急。于是一位“忠心耿耿”的大臣献计说:“如果燃起烽火,包管王后会笑。”

连小孩子都知道绝不可以乱燃烽火,但周幽王认为偶尔玩一次没有关系。他就带着褒姒,前往镐京东方45公里的骊山,举行盛大宴会。欢宴到深夜时,周幽王下令燃起烽火。刹那间火焰直冲霄汉,像一条逃命的巨鲸一样,不断地一股一股喷出火柱,向黑暗的远处奔腾而去。


王畿附近的封国国君们从梦中惊醒,以为镐京已被蛮族包围,国王老命危在旦夕,立即集合军队,率领驰援。周幽王和褒姒居高临下,准备欣赏这场自以为使人出丑的伟大节目。


黎明时分,那些身披重甲,汗出如雨,衔枚疾进的勤王之师,果然进入视界。不久就抵达骊山脚下,封国的部队虽经过一夜急行军,仍精神抖擞,面上呈现着即将献身国王、为国战死的忠义颜色。周幽王大为满意,派人宣布圣旨说:“谢谢各位,没有什么外寇,我只不过用烽火解闷一下罢了。请你们原路回去,另候犒赏!”


那些封国国君好不容易才相信自己的耳朵后,纷纷偃旗息鼓,狼狈而去。褒姒看到眼里,不禁嫣然一笑,这一笑使她更加美如天仙。周幽王大喜说:“王后一笑,百媚俱生。”


就在褒姒百媚俱生的时候,周幽王又下令申国杀掉废太子姬宜臼,申国国君不奉命,并写了一个奏章,提出严厉的抗议。周幽王的反应十分迅速而强烈,立即下令撤销申国国君的封国,并集结军队,准备出兵讨伐。


申国国君知道单独不能抵抗,就跟位于镐京(陕西西安西)附近的蛮族犬戎部落联盟,要求犬戎采取行动。犬戎部落早就对镐京的财富和美女垂涎三尺,乘着周王朝内哄,申国派人在镐京埋伏内应的机会,立即进攻。


周幽王急燃烽火向诸封国求救,但这正符合伊索寓言《狼来了》的故事,牧童第一次喊“狼来了”,大家飞奔来救,他笑大家傻瓜,等到狼真的来了,牧童再喊时,他自己就成傻瓜了。周幽王虽然年老,但年龄不一定带来智慧,他做出的竟是只有寓言里牧童才做出的事。


烽火狼烟,日夜燃烧,封国国君们都拒绝再被戏弄。镐京于是陷落,宰相郑桓公姬友战死,周幽王被杀,褒姒被蛮族掳去,不知道下落。

三、注定落败的东周

申国国君得到周幽王死亡的消息,就联合若干重要封国,拥立他的外孙姬宜臼登位,也就是周平王。但镐京经犬戎部落一场焚烧和劫掠,人民流离,一片断瓦残垣,无法居住。周平王只好将首都迁到东方320公里外的洛邑(河南洛阳)。因洛邑在镐京之东,史学家遂称之为“东周”,追称镐京时代为“西周”。


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巨变已经开始,旧秩序结束,出现的是一个混乱、不安、分裂,内战频仍的另一个局面。


周王朝的版图现在只剩下中原地区,王畿也跟着缩小,只剩下洛邑周围不过二万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而在此弹丸之地中,又要安置在西方不能立足,而随着东迁的一些残破封国。各封国当然一如往昔的直属于国王,但王畿缩小之后,国王的财源兵源都大大地减少,而且一天一天的趋于枯竭,再没有力量支持原有的威风和尊严,各封国遂产生自行扩张领土的野心。


第一个发难的是位于黄帝姬轩辕故都(河南新郑)的郑国国君郑武公姬掘突,他不满意自己狭小的疆域,在阴谋诡计之下,他把女儿嫁给邻近只100公里的胡国(河南漯河)国君。纪元前763年,郑武公召集会议,讨论应该先向谁用兵,霉运当头的大臣关其思说:“胡国最近,是最好的目标。”郑武公义愤填膺,大吼说:“郑、胡两国有长期的友谊,胡国国君又是我的女婿,你竟有这种不仁不义的想法,天理不容。”立即把关其思斩首。胡国国君听说后大为感动,不再在边界设防。于是,郑武公发动奇袭,把胡国灭掉。


周王朝中央政府对这种封国兼并封国的震天大事,毫无反应,郑国吞并胡国遂成为周王朝土崩瓦解的信号,从此封国与封国间,诈欺火并,层出不穷,形成一种险恶的国际社会。各封国都知道,国王的光荣和权力已经成为过去、永不复返,再不能保护自己,封国唯有凭借本身的力量,才能生存。

四、“春秋时代”称呼的来历

纪元前8世纪七十年代,中国进入春秋时代。


周王朝所属的每一个封国,都有自己完整的本国史,但只有鲁国史留传下来。鲁国史称为《春秋》。留传下来的部分,起于纪元前722年。史学家就从这时候起,直到纪元前481年,共242年间,称为“春秋时代”。


这是一个人工的划分——犹如“世纪”也是一个人工的划分一样,事实上整个社会剧烈的变动,应起自周政府东迁。但中国历史学者在二十世纪前,全部属于儒家学派,他们一直使用这个称谓,所以这就成了一种默认的习惯。


春秋时代的前20年,正是纪元前8世纪的最后20年。由郑、胡两国事件为主要精神的国际社会,显示出这个时代的特色。


纪元前719年,卫国(河南淇县)政变,这是有文字记载的:卫国国君卫完,要到洛邑觐见国王,他的弟弟卫州吁跟智囊石厚,在饯行宴会上,把卫完杀掉,卫州吁即位,成为春秋时期第一位弑君篡位成功的公子


卫州吁弑君篡位,喜欢打仗,不能安定百姓,因此不受卫国人拥护。同年九月,卫国大臣石碏联合陈国国君陈桓公杀死卫州吁,拥立卫桓公之弟公子晋继位,是为卫宣公。


卫州吁政变虽然失败,但政变却像瘟疫一样传染开来,在各封国接二连三发生,不可遏止。七年之后,纪元前712年,以礼教传统自傲的鲁国(山东曲阜),也发生政变。


鲁国国君鲁隐公姬息始的父亲老国君姬弗湟逝世时,嫡子姬允还是一个婴儿。姬息始虽是庶子,但年龄已长,又有贤能的名誉,贵族们就拥立他继位。姬息始很忠厚,所以常常自言自语说:“这宝座是我弟弟的,等他长大,就让给他。”


姬息始在位12年,姬允已十多岁了,姬息始便在郊外建筑别墅,准备退休后在那里隐居。不料就在他决定退休的那一年,大臣公子翚(字羽父)向姬息始要求当宰相。姬息始回答说:“我弟弟马上要上台了,你不妨直接求他。”


公子翚误会了他的意思,于是献计说:“古人有句名言:‘利器在手,不可给人。’你弟弟年龄渐大,恐怕对你不利,不如把他杀掉,以除心腹之患。”


姬息始大惊说:“这是什么话,你一定疯啦。别墅完工,我就退休。国君的位置是我弟弟的,我岂可有非份之想。”


公子翚立刻发现自己已经坐到火炉上,一旦姬允即位,听到他有这种阴谋,还不杀了自己?于是他铤而走险,乘夜去见姬允说:“主上见你长大,今天特地唤我进宫,教我杀你。”但他保证说:“我当然不会做出这种肮脏龌龊的事,不过你如果打算自救,只有先下手为强。”


姬允感激涕零说:“我幸而不死,一定请你当宰相。”公子翚大喜若狂,率军突袭皇宫,杀掉姬息始。

又两年后,纪元前710年,宋国(河南商丘)政变。宋国国君子与夷的司马(国防军总司令)是孔父嘉,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妻子。有一天,大臣华督看见了她,立刻神魂颠倒,可是她具有高贵身份,华督不能直接抢夺而去。


那时,子与夷的堂弟子冯正流亡郑国。华督派人跟他联络,恰好孔父嘉正积极训练军队。华督就散布谣言说:“孔父嘉跟郑国作战,每次都被打败。现在又要前往报仇。这只是他私人的怨恨,宋国人民何罪,受这种苦难。”


在有计划的煽动下,士兵们祈求华督伸出援手,华督就率领他们攻杀了孔父嘉,并顺便把子与夷一齐杀死。然后子冯得到国君的位置,华督得到孔父嘉的妻子。


因妻子过于漂亮而引起丈夫杀身之祸的,孔父嘉是历史上的第一人。但因美女而引起政权转移、王朝瓦解和国家覆亡,却不是第一次。我们应注意到这种漂亮的女子在历史上冲击性的力量所造成的悲剧景观和它所含的意义,以及启示。

五、春秋小霸郑庄公

宋国政变后第三年,衰退中的周政府,又受到致命的一击。


郑国国君郑武公姬掘突是骊山之役殉难宰相姬友的儿子,他继承了父亲封国国君和父亲在中央政府宰相的双重位置。他日夜不停的东征西讨,扩张领土,把郑国打造成当时最强大最光辉的一个封国。也正因为如此,他很少去洛邑(洛阳)中央政府办公,偶尔去一次,也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姬掘突逝世后,儿子郑庄公姬寤生(春秋三小霸之第一霸。春秋三小霸指的是春秋初期最早称霸的三位霸主,由于其霸业不如春秋五霸,故被称为三小霸,他们分别是:郑庄公、齐僖公、楚武王)的作风更加恶劣。周平王姬宜臼念及姬友的壮烈牺牲,也念及中央政府力量薄弱,勉强忍耐。周平王逝世后,他的孙儿姬林继位,是为周桓王,年轻气盛,不管三七二十一解除了郑庄公中央政府的职务。这对郑庄公的声望是一个打击,他立即向国王报复,派遣军队进入王畿,把边界麦田里的小麦刈割而去。稻米熟时,再把稻米刈割而去。周桓王姬林除了七窍生烟外,别无他法。


郑国跟宋国连年战争,一直不分胜负。郑庄公打算利用国王的剩余价值帮助自己,这才到洛邑朝觐。周桓王问他:“郑国粮食收成如何?”郑庄公说:“托大王洪福,五谷丰登。”周桓王做出如释重负的模样说:“那就好了,王畿的粮食,我可以留下自己吃了。”然后送给郑庄公十车黍米——杂粮之一,色黄粒小,北方人称为“小米”,而对色白粒大的稻米称为“大米”。告诉郑庄公说:“请你收下,郑国如果有荒年时,请不要再抢。”


郑庄公是一个有谋略的人,能够化羞辱为荣耀。他发了一阵脾气后,立刻冷静下来,用绸缎把十车黍米密密包住,招摇过市,宣传说:“宋国久不朝贡,国王赐下十车绸缎,命我们讨伐宋国。”结果鲁国、齐国(山东淄博东)都派出军队,会同郑国作战。宋军在总司令孔父嘉率领下,屡次战败,而且埋下孔父嘉被杀的种子。

在假传圣旨引起血流成河的战祸之后,郑庄公拒绝再跟周桓王见面。依周王朝规定,封国国君三年不入朝进贡,即被视为叛逆。周桓王终于大大的光火,以致忘掉了他的政府已不是当年的政府。纪元前707年,他亲自率领直属部队,又征调蔡国(河南上蔡)、卫国、陈国三国封国的军队,讨伐郑国。


如果在镐京时代,郑国只有投降认罪,听候处分。可是现在是春秋时代,一切都大大地不同,郑国不但不投降认罪,反而出兵应战。一经接触,中央联军(王师)大败特败,周桓王在逃命中被郑国大将祝聃一箭射中左肩,眼看就要被俘,幸而郑庄公有政治头脑,急急鸣金收军。


祝聃抱怨说:“我差一点就把他捉住。”郑庄公说:“笨蛋,他是国王,我是诸侯,捉到手怎么发落?”当天晚上,郑庄公派人送大群牛羊到周桓王御营之中,一面谢罪,一面请求赦免。


周桓王损兵折将,身负箭伤。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发布赦书,狼狈而回。


郑国这一箭,摧毁了400百余年周王朝国王的最高权力和威望。周王朝中央政府已降低到跟各封国政府同等的地位。高不可攀的国王,经过这一次以及稍后不断贬值后,逐渐从人们脑海中消失,只有在野心家企图利用他时,才想到他。周王朝本是一个组织松懈的王朝,现在各封国林立,每一个封国都是一个最高权力单位,再没有可干涉他们的人。


但郑国的黄金时代也很快随着郑庄公的逝世而衰败。他的儿子姬忽继位,是为郑昭公,大臣祭仲当宰相。姬忽是一位名将,在他独当一面时,光芒四射。可是他不是一个政治家,所以他一旦总揽全局,面对比军事要复杂万倍的政治情况,即不能胜任。


姬忽的弟弟姬突,在他哥哥继位时,逃到宋国,跟宋国国君子冯缔结密约,企图夺取宝座。当祭仲出使宋国时,子冯跟祭仲缔结密约。祭仲回国后,遂向姬忽提出最后通牒:“你继承大位,并不是先君的意思,只因我一再劝告,才这样决定。宋国乘我出使之便,把我囚禁,逼我立下盟誓,迎立姬突当国君,我恐怕空死无补于大局,只好应许。现在宋国大军已经压境,群臣都已前往迎接。你不如暂时退位,以后如有机会,当接你回国。”


姬忽曾统率郑国最精锐的兵团南征北战,生龙活虎般帮助老爹建立起一等强国,想不到当了国君,反而一筹莫展(我们奇怪他对军队竟连一点影响力都没有),只好逃往卫国。他的弟弟姬突如愿以偿,是为郑厉公。


这样逐君型的不流血政变,是春秋时代才有的特征。春秋时代过去之后,大多数成功的政变,旧君都免不了被砍掉头颅——运气最好的也免不了终身囚禁。

六、楚王国的崛起

当周王朝势力萎缩,中央政府丧失统御力量之际,长江中游的楚部落更加强大。跟当初周部落沿着渭水逐渐东移一样,楚部落沿着长江也逐渐东移。


楚部落跟周王朝是两个不同的民族,楚部落可能(我们不敢十分确定)是苗民族的一支,因之具有特别的属于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例如楚部落把“吃奶”叫“谷”,把“老虎”叫“于菟”。以致周王朝讥嘲他们是“南蛮鸟舌的人”,指他们讲话像鸟叫般的难懂。


楚部落崇拜火神,周王朝崇拜农神;楚部落崇拜命运,周王朝崇拜祖先。中华人已有政府组织数百年或千余年(假如把传说时代也加进去的话),楚部落还只是一个部落,自然十分落后。他们自己也承认落后,并且骄傲的以蛮族自居。他们原先定居在今湖北省西部一带——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来到该地区。最后东迁到丹阳(湖北枝江)。到了纪元前8世纪九十年代,势力已越过汉水,到达淮河。它是一个新兴的力量,人数众多而又骁勇善战,当它的势力在汉水、淮河之上出现时,它已强大到没有一个封国能阻挡它。


纪元前706年,他们的酋长芈熊通,进攻汉水东岸的随国(湖北随州),随国大败。为了缓和楚部落的压力,随国向芈熊通馅媚说,他可向周王朝中央政府请求封芈熊通为国王。这件事在逻辑上就说不通,周政府的国王不过也是国王,根本没有资格封别人再当国王,而且周王朝也绝不会傻到无缘无故鼓励另外冒出一个新的中央政府。芈熊通不久就听到拒绝的消息,大怒说:“周王算什么东西,我想当王,就自己当王!”


纪元前704年,芈熊通宣布建立楚王国,是为楚武王,定都丹阳,势力范围西到巴蜀,东到淮河上游,面积广袤,不亚于北方的周王朝。


周王朝当然不承认这个新王国,新王国也不在乎这种承认。

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不得不改变称谓,把周王朝改称为周王国。因为在当时已知的世界上,周政府已不是中国唯一的中央政府,楚政府起而跟它并存。同时,因为周王国事实上已不能控制和代表全体封国,所以在此后我们提到周王国时,不再是指从前那种统一局面的周王朝,而只是指洛邑(洛阳)附近那一小块日益缩小的王畿土地,它跟封国的地位平等,不再超过封国之上,有时还低于封国。


楚武王芈熊通建立王国后就立即展示威力,在沉鹿(湖北钟祥)地方,召集一次他影响力所及的封国会议。一些早已臣服的封国,如巴国(四川重庆)、庸国(湖北竹山)和一些新归附的封国,如申国(河南南阳)、邓国(湖北襄樊北)、郧国(湖北安陆)、罗国(湖北宜城),都来参加,像觐见周王一样的觐见楚王,确定楚王国的霸权。只有随国,在上次用请求封王的方法解围之后,仍崛强如故,拒绝参加这次类似给楚王奉上王冠的会议。会议之后,楚兵团立即出击,随国军队再度大败,只好沦为楚王国的附庸。


由是,楚武王芈熊通,继郑庄公、齐僖公之后,成为春秋三小霸中的第三霸。(齐僖公,一作齐釐公,姜姓,吕氏,名禄甫,齐前庄公之子,春秋时期齐国国君,公元前731年―公元前698年在位。齐僖公在位时期,曾先后多次主持多国会盟。平息宋国与卫国之间的争端,与郑国、鲁国以宋殇公不向周天子朝觐而讨伐宋国,以郕国不听从周天子之命而伐郕国。平定许国,使许庄公出走,立其弟许桓公为君。平定宋国华督之乱,与郑国击败狄戎,后讨伐鲁国和郑国,使齐国形成一个小霸之局面。)


我们应注意申国的行动,申国跟周王朝皇族,是舅父跟外甥的关系,周幽王被杀,以及周政府的东迁,都由申国引发。现在也因周王朝衰落,不得不向一个风俗习惯不同,言语不通的野蛮民族屈膝。


楚王国建国过程中,最大的一件事是接受了中华民族的方块文字。他们可能在这很久之前就已经接受,但我们注意的不是时间,而是他们终于接受的事实。此一事实使中华、楚两大言语相异的民族,因文字类别统一的缘故,最后终于融化为一个民族。这是方块文字第一次显示它的功能。这功能在魏晋南北朝大分裂时代再次显示,在满洲民族的清王朝入主中原后,第三次显示。

七、卫国上演君父娶儿媳丑闻

纪元前8世纪最后一年,也就是纪元前701年,卫国发生新台丑闻。


前文已说,卫州吁死于反政变之后,卫国即由卫州吁的弟弟卫晋继任国君,是为卫宣公。卫晋在年轻时就已经十分荒唐,跟他的庶母夷姜私通,生下一个儿子,叫卫急子。这件严重背叛礼教的乱伦事件,当然绝对秘密,所以只好把孩子寄养在民间。等到卫晋当了国君,具有不再在乎抨击干预的权力时,才向外公开,并且立为太子。


卫急子成年之后,老爹卫宣公遣使臣前往齐国,礼聘齐国国君的女儿宣姜,作为卫急子的妻子。事情就出在这位多嘴的使臣身上,他从齐国回来后,把宣姜的美貌大加喧染,老爹卫宣公听了,神魂飘荡,就在淇水河畔,建筑一座非常豪华的宫殿,命为“新台”,然后教卫急子出使宋国。


卫急子一走,卫宣公就派人去齐国迎亲,把宣姜直接迎到新台。等到卫急子回国,宣姜已由妻子变成庶母。宣姜最初以为她的丈夫是一个英俊青年,忽然出现一个老汉,当然大失所望。不过失望之后,跟那种势利眼的女人一样,只要能掌握现实富贵,也就十分快活,而且连生了两个儿子:卫寿、卫朔。有了两个儿子,宣姜开始考虑到未来,感觉到她的前任未婚夫卫急子的存在,是一个定时炸弹,必须排除。卫宣公同意她的见解,兽性再度发作,对儿子兴起杀机。


恰巧齐国攻击纪国(山东寿光南纪台村),要求卫国出兵相助,老爹卫宣公命卫急子前往齐国约定会师日期。一面却暗中派出武士,伪装做强盗,埋伏中途,吩咐说:“看见悬挂白色牛尾的船只,即行动手,杀死之后,凭牛尾领赏。”——白色牛尾,当时是一种代表封国使节的标帜。

这个阴谋属于高度机密,然而却被宣姜的大儿子卫寿探知,他对邪恶的老爹老娘无可奈何,但他却把这消息通知长兄卫急子,劝他逃走。卫急子拒绝相信父亲会杀死亲生儿子。卫寿不得已,设宴给他饯行,把他灌醉,留下一张字条说:“我已代你前往,请快逃命。”然后将白色牛尾插在自己船头出发,到了埋伏地点,“强盗”是只认白色牛尾不认人的,当然把他杀掉。


卫急子酒醒之后,大惊说:“我应该追上救他。”可是当他追到,弟弟已死。他放声痛哭,责备“强盗”杀错了人,“强盗”自不能允许正主仍然活着,于是再把卫急子杀掉。


新台丑闻所以重要,在于它说明:多妻制度下的中国宫廷;是一个黑暗的、人性沦丧的毒蛇穴窟。父母夫妇和兄弟姊妹儿女,在忠孝仁爱礼教喊不绝口之下,为了淫欲或继承,而互相猜忌陷害,互相残杀吞食。并且随着历史的发展,一个王朝比一个王朝更穷凶极恶。

附:相对应的西方世界

纪元前776年(周幽王被杀前五年),希腊人在奥林匹克平原举行竞技大会,以纪念天神宙斯。奥林匹克运动会自此始,希腊信史时代也自此始,较中国晚65年。


纪元前753年(春秋时代前31年),罗马王国建立,由母狼喂养长大的弟兄二人:罗慕路、勒莫兴筑罗马城。

纪元前745年(晋国国君姬伯,封他的叔父姬成师于曲沃),亚述部落灭巴比伦帝国,建亚述帝国。


纪元前722年(春秋时代开始),亚述攻陷以色列首都撒马利亚城,以色列王国亡。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