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2)读史笔记(八十九)东晋(下)

2017-07-11  覃业程

 东晋(下)

司马岳(公元322——344年),字世同,谥号康帝,庙号献宗,成帝同母弟。咸和元年封吴王,咸和二年徙封琅琊王。九年拜散骑常侍,加骠骑将军。咸康五年迁侍中、司徒。成帝病重不能言。其舅庾冰当朝,恐立衍子,戚属疏远,立岳为帝,戚属不变,乃以“国有强敌,宜立长君”为由,废衍子,立衍弟。司马岳即位后,封成帝子司马丕为琅琊王,司马奕为东海王。立褚氏(蒜子)为皇后。改元建元。以庾冰为车骑将军,以江州刺史王允之(玄病卒)为卫将军。何充在立谁为帝问题上,与庾冰意见不同。建元初年,何充以骠骑将军、领徐州刺史、假节、都督徐州、扬州之晋陵诸军事,出镇京口,和庾氏保持距离。

司马岳筹划收复中原,以辅国将军、琅琊内史桓温为前锋小督、徐州刺史、假节、都督青、徐、兖三州诸军事,率部驻扎临淮。安西将军(后进为征西将军)庾翼为征讨大都督,镇守襄阳。庾冰担心树大招风,权力过大招来祸殃,请求出京外任。庾冰出任江州刺史、假节、都督荆、江、宁、益、梁、交、广七州、豫州之四郡诸军事,镇守武昌,作为庾翼的后援。庾冰外任,朝议调骠骑将军何充为中书监、领扬州刺史、都督扬、豫二州及徐州之琅琊诸军事,辅政。闰八月,司马岳病重,立皇子聃为皇太子。以卫将军褚裒为特进、都督徐、兖二州诸军事,镇守金城(今江苏省句容县北)。

建元二年九月,康帝病逝,时年二十三,在位两年。庾冰、庾翼欲立司马昱(元帝幼子)为帝。何充奉遗旨,立太子司马聃为帝,是为穆帝。

司马聃(公元343——361年),字彭子,谥号穆帝,庙号孝宗,康帝子,母皇后褚蒜子。建元元年康帝崩,二岁的司马聃即皇帝位。第二年改为永和元年。皇太后褚氏临朝摄政。建元二年十一月,车骑将军庾冰病逝。何充辅政。进武陵王司马晞为镇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以镇军将军顾众为尚书右仆射;会稽王司马昱录尚书六条(六条即六曹、六部)事。

永和元年(公元345年)七月,庾翼病逝。其部将干瓒、戴羲等杀冠军将军曹据,举兵反叛。安西司马朱焘讨平之。八月,豫州刺史路永叛逃,投奔石虎。石虎令其屯驻寿州(今安徽寿县)。以桓温为安西将军、持节、都督荆、司、雍、益、粱、宁六州诸军事,领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

永和二年,何充病逝,以光禄大夫蔡谟领司徒,与司马昱共同辅政。以司徒左长史殷浩为建武将军、扬州刺史。以兖州刺史褚裒为征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永和三年,桓温攻克成都,李势投降,成汉灭亡。使益州刺史周抚镇彭模(今四川省彭县),征剿匪叛和李氏残余。桓温因平益州功进为征西大将军,封临贺郡公。延续近半个世纪的成汉割据政权虽然灭亡了,但蜀乱远未平息。成汉故将邓定、隗文举兵反叛,占领成都。隗文立范贲(成汉丞相)为帝,以图重振。征虏将军杨谦放弃涪陵,退保德阳,为振威护军肖敬文所害。肖敬文占领涪陵、巴西(今四川阆中),将其与汉中连成一片,自称益州牧,与东晋脱离关系。直到永和五年,周抚和龙骧将军朱焘攻陷益州,杀了范贲,八年八月,攻陷涪陵,执杀肖敬文,蜀乱方趋平和。

北方割据政权主要有石虎的后赵、慕容儁(慕容皝之子)的前燕和张重华(张寔之子)的前凉。前燕和前凉名义上臣服东晋,实际自立为王,另开炉灶,设置百官。东晋力所不逮,只得睁只眼闭只眼,任命张重华为凉州刺史、大都督陇右、关中诸军事、护羌校尉、大将军;任命慕容儁为大将军、幽、平二州牧、大单于、燕王。后赵和前燕、前凉之间,攻伐不断,互有胜负。

后赵内乱,导致灭亡。永和五年正月,石虎在邺城称帝。过了三个月皇帝隐,石虎就一命呜呼了。石虎病重期间,受宠妃刘氏(刘曜之女)蛊惑,立十岁儿子石世为太子。刘氏与镇卫大将军张豺秘密杀害了石虎另一个儿子石堪。石虎死后,石世嗣位。大将军石遵(石虎第九子)以讨张豺为名,率军九万,威逼邺城,杀了张豺。石遵假借刘氏之命,废了才当33天皇帝的石世为谯王,自立为帝。石遵当了183天皇帝,石鉴(石虎第三子)又杀了石遵,自立为帝。两个月后,石鉴又被冉闵(石虎养子)所杀。永和六年闰月,冉闵自立为天王,改国号为魏,史称冉魏。石鉴弟弟石祗在襄国(今河北省邢台)称帝,继续后赵政权,派石琨率部与冉闵军战于邯郸。石琨大败。冉闵军包围襄国,久攻不下。石祗困于城中,去帝号称赵王,派使者外出请求援军。前燕、姚弋仲、石琨三支援军到来,夹击冉闵军。冉军大败,死者十余万,冉闵逃回邺城。石祗派刘显领兵七万攻邺城,冉闵迎战。刘显军败,被斩首三万余级。冉闵追击刘显军至阳平,刘显畏惧,以杀石祗请求息兵。冉闵同意刘显请求。刘显果然杀了石祗,将首级送给冉闵。永和七年,石祗的兖州刺史刘启、部将姚弋仲向东晋投降;冉闵部将魏脱、豫州牧张遇以许昌也投降了东晋。永和八年正月,刘显于襄国称帝,冉闵攻陷襄国,杀了刘显。石琨举家投降东晋,被斩杀。四月,冉闵与前燕将领慕容恪交战被俘,被斩杀于龙城。后赵及其衍生政权灭亡。

后赵内乱期间,两股势力乘机崛起。慕容儁势力扩展到河北,称帝于中山(今河北省定县),国号大燕,史称前燕;假节、监河北诸军事、右将军、襄国县公苻健(氐王符洪第三子)率众入关,称王、称帝,国号大秦,史称前秦。前燕和前秦威胁东晋,成为心腹之患。永和六年,苻洪归顺东晋,以为氐王,封广川郡公。其第三子苻健被命为右将军、假节、监河北诸军事,封襄国县公。三月,符洪被其军师麻秋毒死,临终前嘱咐苻健,不要争夺中原,尽快率众西入关中。苻健捕杀麻秋,率其父部众入关。驱逐驻守关中杜洪所部。永和七年正月,苻健在长安自称天王、大单于。一年后称帝,国号大秦,史称前秦。东晋梁州刺史司马勋出动步骑兵三万,由杜洪引领,与苻健战于五丈原,王师败绩。司马勋败退汉中,杜洪被其部将所杀。苻健不断向外扩张。投降东晋的原冉闵豫州刺史张遇举兵反晋,东晋安西将军谢尚率兵平叛。苻健帮助张遇击败谢尚,又使其弟符雄袭击张遇,并将张遇及其部众俘虏去长安。赶走了东晋征西将军、秦州刺史王擢。王擢得到张重华支持,于永和九年五月收复秦州。纵观诸胡政权,前秦为东晋劲敌。

永和九年十月。凉州张重华去世,其子张耀灵嗣位。辅政张祚弑张耀灵,自称大将军、大都督、凉州牧。永和十年,张祚称帝,改元和平。永和十一年七月,张瓘起兵伐张祚,欲重立张耀灵。张祚派人腰斩了张耀灵。宋混兄弟与张瓘里应外合,进攻姑臧。张祚暴虐无道,百姓痛恨,其部将赵长、张澄将刺伤张祚。张祚逃匿时,被厨子徐黑用菜刀砍死。张耀灵弟弟张玄靓被立为为大将军、凉州牧,去帝号。东晋命为大都督陇右诸军事、护羌校尉、西平公。

永和十年二月,太尉、征西大将军桓温独揽朝政。在罢黜政敌中军将军殷浩后,桓温率师讨伐关中,命梁州刺史司马勋出子午道。别军攻上洛(今陕西省商洛市)俘获苻健荆州刺史郭敬,攻破青泥(今陕西省蓝田县境内)。四月,桓温军与苻健子符苌于蓝田大战,桓温大胜;苻健弟弟苻雄军与桓温弟弟桓冲军大战于白鹿原,秦军又为晋军所败。桓温军至霸上,苻健领五千军深沟高垒,坚守不战。晋军粮饷不济,灭秦功亏一篑。九月,桓温只得带领三千多民众撤退。因功,进桓温征讨大都督、督司、冀二州诸军事,委以专征之任。永和十二年三月,降了又叛的姚襄侵入许昌。桓温再次北伐,战于伊水,姚襄大败,执其将周成。姚襄逃往阳平。迁民众三千多家于江汉间。使杨武将军毛穆之、督护陈午、辅国将军、河南太守戴施镇守洛阳。加桓温侍中、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假黄钺。桓温以都督中外,不宜在远为由,移驻合肥。诏征桓温入朝参政。桓温以益梁新平,宁州始服,需要镇御遐外,加以婉拒。桓温撤军后,司、豫、青、兖等州再次沦陷。

升平元年(公元357年),穆帝亲政,皇太后退居崇德宫。会稽王司马昱请求归政,穆帝不许。永和十一年六月,苻健死,其子苻生嗣位。升平元年六月,苻坚杀苻生自立。前秦将张平以并州投降东晋,被命为并州刺史,后被苻坚驱逐。苻坚内部不稳,无力对外扩张。前燕慕容儁乘机攻略东晋属地。升平二年三月,慕容儁占领冀州诸郡。东晋诏令安西将军谢奕、北中郎将荀羡北伐。八月,谢奕病逝。十二月,荀羡与慕容儁战于山茌(今山东长青县东北四里),荀羡失败。平北将军高昌为慕容儁所逼,自白马(今河南开封县境内)撤退到荥阳。西中郎将谢万、北中郎将郗昙,分别于下蔡、高平抗击慕容儁,皆以失败告终。直到升平四年正月,慕容儁死,慕容暐嗣位,前燕南进才终止。

升平五年五月,穆帝驾崩,享年十九岁,在位十七年。琅琊王司马丕即皇帝位,是为哀帝。

司马丕(公元341——365年),字千龄,谥号哀帝,成帝长子,母周贵人。当年成帝病重不能言,庾冰专权,怕立成帝子,亲戚关系疏远,于是立成帝之弟司马岳。封司马丕为琅琊王。永和元年,拜散骑常侍,十二年加中军将军,升平三年除骠骑将军。穆帝驾崩,无子嗣。皇太后令其入奉大统,于升平五年五月即皇帝位。改元隆和。立王氏为皇后。改封其弟东海王司马奕为琅琊王。隆和元年,实行善政。大赦,减田税,亩收二升。释放被拘押的轻囚犯,赈济困乏,赐贫乏者米,每人五斛。搜扬隐滞,征辟版筑、渭滨之士;蠲除苛碎,宽舒刑罚。阅户土断,实行《庚戌制》,为无籍流民确定当地户籍,分给课田,增加官家税收。

司马丕接管的东晋,形势不容乐观。前燕慕容暐攻陷野王(今河南沁阳县),守将吕護退保荥阳,又以荥阳投降慕容暐。继而,慕容暐部将吕護、傅未波攻陷小垒,兵逼洛阳。辅国将军、河南太守戴施逃往宛城。冠军将军陈佑告急,桓温派庾希和竟陵太守邓遐率舟师三千人,救援洛阳守将陈佑。逼迫吕護退守小平津(今河南省孟津县)。北中郎将、徐、兖二州刺史庾希,自下邳退守山阳(今江苏淮安);西中郎将、监护豫、司、并、冀四州诸军事的袁真,自汝南(今河南省汝阳县)退守寿阳(今山西省寿阳县)。前燕宁东将军慕容忠攻打荥阳,荥阳太守刘远逃往鲁阳(今河南鲁山县);燕人拔密城,刘远又逃往江陵。

桓温奏请还都洛阳,朝廷畏温,不敢持异议。只有著作郎孙绰上疏反对,他建议先派遣有威名、资实的将帅镇守洛阳,待扫平梁、许,肃清河南,寇贼远窜,疏通漕路,供应丰沛之时,再议迁都。扬州刺史王述说,桓温是虚晃一枪,以迁都威胁朝臣,他对此事不会很认真。于是颁诏,让桓温亲率三军,廓清中畿,光复旧京,营建河洛。并改授温都督并、司、冀三州。桓温上表辞谢,迁都之事不了了之。朝廷以袁真都督司、冀、并三州诸军事;以庾希都督青州诸军事。

兴宁元年(公元363年)二月,周太妃病逝,哀帝服丧。诏司徒、会稽王司马昱总理朝务。五月,加桓温侍中、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假黄钺。征桓温入朝参政。桓温坚辞不就。七月,遣使再征桓温入相,桓温至赭圻(今安徽繁昌县境内)。朝廷又遣尚书车瓘为使,阻止桓温入京。桓温遂于赭圻筑城而居。桓温辞录尚书事,遥领扬州牧。适逢慕容暐攻洛阳,司马昱与桓温会议北伐。桓温自赭圻移镇姑孰。

司马丕和秦皇汉武一样,笃信方术,追求长生不老,辟谷不食,吞丹饵药,致中毒卧病,不能理政。兴宁二年三月,褚太后再度临朝听政。以扬州刺史王述为尚书令、卫将军。以右将军桓豁(桓温弟)监荆州、扬州之义城、雍州之京兆诸军事,领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征虏将军桓冲(桓温弟)监江州、荆州之江夏、随郡、豫州之汝南、西阳、新蔡、颍川六郡诸军事、南中郎将、江州刺史,领南蛮校尉,假节。

前燕攻陷许昌、汝南、陈郡,迁三郡万余户民众于幽、冀二州。颍川太守李福战死,汝南太守朱斌逃往寿春,陈郡太守朱辅退守彭城。苻坚部将攻掠河南。桓温遣袁真等御敌,自率舟师进驻合肥。兴宁三年二月,哀帝驾崩,时年二十五。皇太后诏,以琅琊王司马奕继承大统。北伐遂不行。

司马奕(公元342——386年),字延龄,废帝,海西公,哀帝同母弟。咸康八年封东海王。永和八年拜散骑常侍,加镇军将军;升平四年,拜车骑将军。五年,改封琅琊王。隆和初,拜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兴宁三年二月,哀帝驾崩,无子嗣,奉皇太后诏,入承大统,即皇帝位。立庾氏为皇后。七月,徙封司马昱为琅琊王,昱子昌明为会稽王。太和元年十月,加司马昱为丞相、录尚书事、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

哀帝兴宁三年三月,慕容暐的太宰慕容恪攻陷洛阳,守将沈劲被俘遇害。慕容恪略地至崤谷、渑池。

六月,益州刺史周抚卒,周抚在益州三十多年,威惠颇多。诏其子犍为太守,周楚为益州刺史。梁州刺史司马勋常有据蜀之心,然畏惧周抚,不敢作为。周抚病逝,司马勋举兵反叛,自称梁、益二州牧、成都王,别驾雍瑞等谏阻遭杀害。十一月,司马勋率众入剑阁,攻涪陵,围成都。西夷校尉毋丘暐弃城逃遁,周楚固守成都待援。桓温遣江夏相朱序救援成都。太和元年(公元366年)二月,以宣城内史桓秘为持节、监梁、益二州征讨诸军事。荆州刺史桓豁遣桓羆攻南郑,以应对司马勋。五月,朱旭于成都攻击司马勋,叛军溃散,司马勋被抓获斩首。前秦乘益州之乱,攻击荆州南乡郡,桓豁救援,前秦撤军时,掠走安阳民众万余户。

此时,代地什翼犍羽翼未丰,依附前燕,北方主要割据政权是前燕、前秦和前凉。朝廷以前凉张天赐为大将军、都督陇右关中诸军事、西平郡公。张天赐得到东晋承认,拒绝向前秦称臣,经常与西羌、前秦争战。陇西李俨先以郡降前秦,后又向前凉称臣。羌人敛岐原降于前秦,于兴宁元年十二月,以略阳四千家向李俨称臣。李俨得到敛岐所部,便在陇西设置州郡,任命牧守,与前凉绝交。前秦将王猛、姚苌等率众一万七千人讨伐敛岐。张天赐亲率三万兵讨伐李俨。王猛攻陷略阳,羌众投降姚苌,敛岐逃往白马,后被擒获。张天赐及其部将攻克大夏、武始二郡,在葵谷打败李俨。李俨退守枹罕(今甘肃临夏县),遣其侄李纯向前秦谢罪,请求援兵。苻坚派前将军杨安、建威将军王抚率骑兵二万会同王猛军,救援李俨。张天赐派部将杨迎战王猛等,王猛军大胜,俘斩杨遹军一万七千多人。王猛军与张天赐军相持于枹罕城。王猛与张天赐妥协罢战。张天赐徙民西去,枹罕为前秦所有。敌兵已退,李俨将贺肫说李俨袭击王猛军。李俨不愿屈服前秦,也不愿背信弃义袭击王猛,闭城自守不出迎王猛,以待王猛军疲自退。王猛轻装简从会见李俨,乘机抓获李俨而归。

前秦内部分裂,苻坚平定叛乱。太和二年十月,晋公苻柳(苻健子)据蒲阪、赵公苻双(苻坚同母弟)据上邽、魏公苻廋(苻健子)据陕城、燕公苻武(苻健子)据安定反。太和三年正月,苻坚先礼后兵,四路大军镇压叛乱。苻廋以陕城降前燕,请求派兵接应。前燕魏尹、范阳王慕容德主张乘前秦内乱,攻而取之。前燕内部意见不一。七月,苻坚平叛军攻陷上邽,苻双、苻武被斩;九月,攻拔蒲版,苻柳被斩;十二月,攻破陕城,苻廋被俘赐死,前秦平定了内部叛乱。

太和四年四月,大司马桓温,乘前燕太宰慕容恪去世,督率徐、兖二州刺史郗愔、江州刺史桓冲、豫州刺史袁真等五万步骑,北伐前燕。郗超曾向桓温建议,汴水不通运,如敌方坚守不战,军队供给无法解决,那将很危险。桓温不听。九月,慕容垂迎战桓温军。建威将军檀玄拔湖陆,俘获前燕宁东将军慕容忠;前燕下邳王、征讨大都督慕容厉率步骑兵二万战于黄墟,大败,慕容厉只身而逃;前燕高平太守徐翻举郡来降;前锋邓遐、朱旭于林渚大败前燕将傅颜;前燕故兖州刺史孙元帅族众起兵响应桓温,桓温驻军枋头。慕容臧抵敌不住晋军,慕容暐欲退回和龙。吴王慕容垂自请率兵抵御桓温。慕容暐以慕容垂代慕容臧,为使持节、南讨大都督,率范阳王慕容德等五万众,抗拒桓温,并遣使向苻坚求救,许割虎牢以西之地给前秦。八月,苻坚派将军苟池、洛州刺史邓羌等率步骑兵二万,出洛阳至颍川,救前燕。九月,前燕将范阳王慕容德等与桓温战,桓温数战不利。桓温蹇拙,军粮断运,仓储食尽,前秦援军将至,焚烧舟船,抛弃辎重铠杖,仓皇撤退。慕容垂率八千精卒,尾随桓温,于襄邑夹击桓温军,斩首三万级;苟池又于谯截击桓温,晋军死伤数以万记。此次北伐,桓温不听属下谏劝,以失败告终。桓温为推托责任,委罪于袁真、邓遐,表奏将二人免官。袁真不服,状告桓温,朝廷不理。袁真遂据寿阳叛降前燕。桓温收拾残兵败将,屯驻山阳,后移驻广陵。

太和五年,前燕太傅慕容评忌慕容垂功高望重,与太后可足浑氏密谋诛杀慕容垂。慕容垂为保全性命,轻装简从潜出邺城,欲归龙城。到了邯郸,幼子慕容麟恨父不爱己,返回邺城,揭发其父。慕容评派慕容强领兵追杀慕容垂。慕容垂走投无路,与长子慕容令投奔西秦。苻坚授慕容垂以冠军将军,封宾徒侯。慕容垂奔前秦,慕容评清洗朝中慕容垂党羽。梁琛出使归来,对慕容评说,据我看:“秦人日阅军旅,多聚粮于陕东,为和必不能久,今吴王又往归之,秦必有窥燕之谋,宜早做准备。”慕容评刚愎自用,不以为然。慕容评平庸无能,贪昧无厌,官非才举,黜陟无法,群下怨愤。前次,桓温伐燕,燕请秦援兵,许割虎牢以西予秦。桓温败,燕毁约,不予秦地,推说行人(使者)失辞。苻坚大怒,遣辅国将军王猛等伐燕,攻陷上党,秦军所过郡县,守令望风而降。慕容评领兵三十万,救援晋阳。他畏惧王猛,滞留潞川,持久不战,企图拖垮王猛军。在潞川,慕容评仍不忘发财,不让军人上山砍柴汲水,要砍柴、汲水就要交钱。慕容评鬻卖柴、水予军人,敛集的钱币堆积如山。将校士卒恨之入骨,不愿为慕容评卖命。王猛鄙夷慕容评,破釜弃粮,以决死之志,与慕容评战。众皆踊跃向前,一战俘斩燕兵五万有余,追杀和投降的燕兵十余万人。十一月,攻破邺城,燕地一百五十七郡尽为前秦所有,得户二百四十六万,人口九百九十九万。慕容暐、慕容评等逃往龙城。途中奔散,慕容暐被俘,苻坚封其为新兴侯。慕容评逃往高句丽,被执送前秦,予官给事中。前燕灭亡。

太和六年十一月,桓温从广陵到白石屯驻。桓温有觊觎大位之心,曾抚枕而叹曰:“男子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本欲以北伐之功,以收人望,再受九锡。然而,两次北伐皆以失败告终,先败于灞上,后败于枋头。名实挫损的桓温接受参军郗超建议,效法伊尹、霍光,以废立振威权。司马奕是个规规矩矩的皇帝,无隙可击。桓温就污蔑司马奕阳痿,传播谣言说,美人田氏、孟氏生的三个儿子,是司马奕亲信相龙、计好、朱灵宝的种。如果这三个孩子建储立王,必将动摇皇基,那天下就不姓司马了。床第之事密,众人不知真相,一传十,十传百,上上下下都以为皇帝性无能。桓温诬司马奕昏昧悖乱、违反礼法,不能谨守社稷,敬承宗庙,动摇皇室基业,讽褚太后废黜司马奕。司马奕被废为东海王,咸安二年,再降封为海西公。桓温借废立之际,树立同党排除异己。太宰长史庾倩、著作郎殷涓、掾曹秀、舍人刘疆、散骑常侍庾柔等皆遭族诛。

司马昱(公元320——372年),字道万,元帝少子,谥号简文帝,庙号太宗。永昌元年,封琅琊王。咸和元年,徙封会稽王,拜散骑常侍。九年,迁右将军,加侍中。咸康四年,进抚军将军,领秘书监。建元元年,领太常。永和元年,进位抚军大将军、录尚书六条事。二年,专总万机。太和元年,进位丞相、录尚书事,入朝不趋、赞拜不名、剑履上殿。

司马昱拜受玺绶,即皇帝位,改元咸安。桓温废太宰、武陵王司马晞(司马昱异母弟)及其三个儿子。同时,逼迫新蔡王司马晃承认与司马晞谋反。杀死司马奕三个儿子及田氏、孟氏。桓温与简文帝在处理司马晞问题上有分歧,桓温要杀司马晞。简文帝说,你要杀司马晞,我这个皇帝也不当了,让你来当好了!桓温心怀不满,自请镇守姑孰。司马昱晋其为丞相,留京都镇守社稷,桓温坚辞不就。司马昱身为皇帝犹如傀儡,事事服从桓温,还害怕被废黜。

咸安二年七月,司马昱病重,立十岁儿子会稽王司马昌明为太子,接连四次下诏,征桓温入京顾命。桓温期望的是司马昱禅位或为周公摄政,而不是做什么顾命大臣,遂以身患重病,不肯为顾命,推荐谢安、王坦之辅佐幼主。司马昱遗诏:“大司马温依周公居摄故事”,又孝仿刘备嘱托诸葛亮:“少子可辅者辅之,如不可,君自取之”。侍中王坦之,当着简文帝面,将遗旨点火烧了。他说:这个天下是宣、元二帝的天下,你简文帝凭什么说送人就送人。简文帝使王坦之改诏:“家国事一秉大司马,如诸葛武侯、王丞相故事”。当天,简文帝崩于太极殿东堂,时年五十三,在位不到两年。谢安称司马昱为惠帝之流,“神识恬畅,而无济世大略”。谢灵运也说司马昱属赧献之辈。

司马曜(公元362——396年),字昌明,谥号孝武帝,庙号烈宗,司马昱第六子,母李陵容。关于李陵容还有个故事。司马昱曾有五个儿子,皆短命早夭。姬妾不孕将近十年。年过四十的司马昱,膝下无子不免沮丧,找了个相面先生,让他给诸婢媵相面,看谁有生育能力。相面先生看后说,那个又黑又丑的织布女李陵容行。司马昱就让她侍寝,生了两个儿子昌明和道子。昌明就是孝武帝。

桓温本以为司马昱要禅位给他,不然也该如周公居摄朝政,却让他依孔明、王衍故事为皇室尽忠,甚为愤怒。他怀疑王坦之、谢安从中作梗。谢安奉诏征桓温入京辅政,桓温坚辞不允。宁康元年三月,桓温卧病,暗示朝廷给自己加九锡,屡屡派人催办。谢安、王坦之(王述之子)得知桓温病重,故意拖延不办。谢安让袁宏起草给桓温加九锡的诏书。袁宏写好草诏,拿给王彪之(王彬之子,王导堂侄)看。王彪之对袁宏文辞华美极为赞叹,却对他把才华用在为桓温歌功颂德上十分惋惜。草诏交给谢安,谢安逐字逐句改写,很长时间未完成。袁宏疑惑,问王彪之为什么,王王彪之说,桓温活不长了,自然犹豫不决。宁康元年(公元373年)七月,桓温薨逝,九锡终不得加。

桓温临死前,以为其子桓熙柔弱,把部众交给其弟桓冲带领。桓祕与兄弟桓温、桓冲不睦,和桓熙、桓济(桓熙弟)密谋杀桓冲。桓冲预知其谋,在桓温死后,假称桓温遗嘱,迁桓熙、桓济于长沙,以桓温五岁少子桓玄为嗣,袭封南郡公。桓祕被废黜不用。朝廷为安慰桓氏,桓温葬礼依霍光、司马孚故事;加右将军、荆州刺史桓豁(桓温弟)为征西将军、督荆、扬(梁)、雍、交、广五州诸军事;桓冲为中将军、都督扬、豫、江三州诸军事、扬、豫二州刺史,镇姑孰;以竟陵太守桓石秀(桓豁子)为宁远将军、江州刺史,镇浔阳。桓冲有自知之明,虽代桓温居任,行为还是收敛了许多,如不愿诛除贤良专执权柄,还生杀大权予朝廷等等。

谢安为不受制于桓冲,请褚太后临朝摄政。宁康元年八月,褚太后垂帘。朝廷以王彪之为尚书令,谢安为仆射,领吏部,共掌朝政。以王坦之为北中郎将、徐、兖二州刺史。连年征战,民力疲惫,三吴大旱,人多饿死。新君初立,施行仁政。诏各地赈济灾民;免除丹阳、竹格等地四桁税(水运关税),免除三吴一年或半年租布,赐百姓穷者米,每人五斛;大赦天下,加文武官员爵位一等。

太元元年(公元376年),帝加元服,太后撤帘归政,改元太元。以征西将军桓豁为征西大将军,领军将军郗愔为镇军大将军,中军将军桓冲为车骑将军,加谢安中书监、录尚书事,都督扬、豫、徐、兖、青五州诸军事,继而为司徒。以兖州刺史朱旭为南中郎将、梁州刺史、监沔中诸军,镇襄阳。是时强敌寇境,宜行德政,以期文武用命,威怀远著。于是,废除按田亩收租制度,实行按口赋税,王公以下,每人交税米三斛,兵役在身的可免除;赦过宥罪,弘大纲去小察,继绝世,绍功臣,以收民心;年谷不登,则宫廷供给从简,官俸暂时减半,停止诸役之费,以减轻农民负担。

太元元年七月,前秦遣将苟苌、毛盛、梁熙、姚苌等率众十三万伐张天赐,张天赐战败投降,郡县皆降前秦,前凉灭亡。张天赐被封为归义侯。徙凉州七千余户于关中。前秦以中书令梁熙镇凉州。在秦凉大战期间,桓冲调度军事,企图牵制前秦,声援凉州,未能奏效而罢兵。十二月,苻坚将苻洛攻代,代王什翼犍战败,为其庶长子寔君所杀。苻坚分代民为二部,河东归别部大人刘库仁(什翼健外甥)河西归铁弗(刘)卫辰。什翼健的嫡子早亡,嫡孙拓跋珪年幼,经原代长史燕凤力争,得与其母贺氏归属刘库仁。前秦统一了黄河流域,东夷、西域六十二国向前秦进贡。苻坚野心膨胀,遂有吞并东晋之意。

太元三年二月,前秦征南大将军、都督征讨诸军事、守尚书令苻丕、武卫将军苟苌、尚书慕容暐率众七万,主攻襄阳;荆州刺史杨安率众一万为前锋,出鲁阳关,京兆尹慕容垂、扬武将军姚苌率众五万出南乡,领军将军苟池、右将军毛当等率众四万出武当,会攻襄阳。太元三年四月,前秦军到达沔北,东晋梁州刺史南中郎将朱旭,以前秦无舟楫,不以为虞。前秦征虏将军石越五千骑浮渡汉水,朱旭这才才知道害怕,固守襄阳中城。石越攻克襄阳外城,得船百余艘,将军队全部运过江,攻陷襄阳,朱旭被俘。汉、沔之民被迁至许、洛安置。慕容垂拔南阳,擒获太守郑裔。前秦将军慕容越拔顺阳,太守丁穆被擒。荆州魏兴也被前秦占领。桓冲拥众七万于上明,指派南郡相刘波率众八千救襄阳,刘波畏惧秦兵,滞留不进。五月,前秦攻陷盱眙。前秦兖州刺史彭超,将东晋沛郡太守逐出徐州。前秦攻淮南,六万兵围三阿(今江苏高邮),离广陵只有百里,京城告急。征虏将军谢石、兖州刺史谢玄力战,大破前秦军于君川,将前秦军逐往淮北。东晋虑前秦复来,迁淮北之民于淮南。苻坚欲吞并东晋,就此问题征询朝臣意见。绝大多数朝臣认为不可,只有秘书监朱肜、冠军将军、京兆尹慕容垂、姚苌力挺。阳平公苻融、太子苻宏、张夫人(苻坚宠姬)等皆力谏,不听。

淝水之战。太元八年(公元383年)八月,苻坚率军八十余万,企图一举消灭东晋。苻坚在出征前说,灭晋以后,“将以司马昌明为尚书左仆射,谢安为吏部尚书,桓冲为侍中,势还不远,可先为起第”。前秦军自长安出发,旗鼓相望,绵延千里,幽冀之兵已达彭城,凉州之兵才到咸阳。九月,苻坚进驻项城。苻融督张蚝、慕容垂二十五万步骑为先锋,于十月攻克寿阳(今安徽寿县),俘虏晋平虏将军徐元喜等。东晋将胡彬率水师退保硖石(今安徽寿县北)。前秦卫将军梁成,率兵五万屯于洛涧(今淮南市境内,定远县东南),在淮河上立栅,以阻挡东晋水师。

东晋以谢安为征讨大都督,派征讨都督谢石、冠军将军谢玄、辅国将军谢琰、西中郎将桓伊等率兵八万迎战苻坚。临战前,晋人惶惧,京师震恐,谢安却若无其事,游山弈棋,悠然自得。桓冲深以为忧,要遣三千精兵护卫京师。谢安拒绝说,一切都安排好了,京师不缺兵甲,留作西藩防卫吧。胡彬粮食将尽,派人送信向谢石汇报。信被苻融军截获。苻融驰禀苻坚说:晋兵缺粮易破,应速战歼灭之。苻坚留大军于项城,自率八千骑赴寿阳。苻坚想不战而胜,遣东晋降将朱旭劝谢石投降。朱旭不但不劝降,反将前秦兵力部署告诉谢石,劝谢石突击前秦先锋,以挫秦军锐气。谢玄遣五千精兵攻洛涧,大败秦军,秦兵战溺而死损失一万五千人,秦卫将军梁成和戈阳太守王泳被斩杀,秦扬州刺史王显被俘。谢石军逼近寿阳,至八公山屯驻。苻坚登寿阳城,观淝水对面晋军布阵严整,视八公山草木以为都是晋兵,遂怅然有惧色。这就是成语“草木皆兵”的故事。秦军临淝水布阵,晋兵不得渡。谢石遣使对苻融说,你们孤军深入,在淝水边布阵,晋军无法渡河,分明是不想速战,如其不然,请秦军稍退,腾出一块空地,晋兵渡河与你们一决胜负。苻坚本打算,秦军稍退一点,待晋军半渡时,再用骑兵迫杀晋兵于河中。于是,下令秦军后撤。岂知,秦军一退而不可止。苻融驰马略阵,阻止退兵,马失前蹄,跌翻在地,被晋兵斩杀。朱旭在阵后大呼,秦军败了!谢玄、谢琰、桓伊率兵奋勇追杀秦军,收复了寿阳,朱旭、张天赐等重归东晋。秦兵失去统帅,大乱狂奔,自相践踏,尸体蔽野塞川,死者十有七八。苻坚中流矢,单骑逃往淮北。秦诸军皆溃,伐晋以惨败告终。前秦从此一蹶不振。原先归顺的前凉张天赐、仇池杨世、丁零翟彬、前燕慕容暐、慕容冲、慕容泓以及苻坚部将姚苌等,纷纷起兵背叛苻坚。慕容垂乘机崛起。

鲜卑政权重新崛起。苻坚得知慕容垂别击郧城,所领三万人未受损失,遂领千余众投奔慕容垂。慕容楷、慕容宝等劝慕容垂诛杀苻坚,复兴燕祚。慕容垂以为不义而不为,将所领三万兵交由苻坚指挥。苻坚收拾残兵得众十余万,西返长安。行至渑池,慕容垂以北部边民浮动,向苻坚提出请求,去北部镇抚边民,顺便祭祀祖陵。苻坚派三千兵护送慕容垂。慕容垂到邺城,守将苻丕(苻坚之子)对其存有戒心,将慕容垂一行安置在城西馆舍居住。丁零翟斌反叛,威胁洛阳。苻坚令慕容垂领兵去洛阳讨伐翟斌。苻丕拨给慕容垂二千羸兵,又派广武将军苻飞龙率一千氐骑为其副手,顺便监视慕容垂。慕容垂把慕容农、慕容楷、慕容绍等留在邺城,自率几千兵丁赴洛阳救援苻晖(苻坚之子)。慕容垂得知苻丕、苻飞龙有害己之谋,托言兵少,滞留河内招兵,得众八千。途中,尽杀苻飞龙及其氐兵。渡过黄河,慕容垂已拥兵三万,他通知留在邺城的慕容农、慕容楷等起兵来聚。翟斌(辽)所部进兵洛阳附近,打败苻晖军,斩杀前秦骁将毛当,率部投奔慕容垂。慕容垂收并翟斌所部,自称大将军、大都督、燕王,承制行事。慕容农说服沿途郡县前燕旧部归顺,募兵数万,据有列人、馆陶,打败苻丕悍将石越。洛阳苻晖、邺城苻丕等前秦守将相继败北。慕容垂于邺城,改前秦二十年为燕元年,恢复前燕服色朝仪。鲜卑、乌桓和冀州之民数十万口,降服慕容垂。太元十一年正月,慕容垂于中山称帝,史称后燕。

太元九年十二月,慕容泓(慕容暐之弟)于关东,收集鲜卑众,拥兵数千,自称都督陕西诸军事、大将军、雍州牧、济北王。慕容冲(慕容泓之弟)起兵于平阳,拥兵二万,后败于秦将窦衡,率八千骑投奔慕容泓。慕容泓拥众十余万,向长安进发。慕容泓部将高盖杀慕容泓,立慕容冲为皇太弟。长安城内有鲜卑一千多人。慕容暐儿子新婚,密谋邀苻坚参加婚宴,伏兵杀害苻坚。苻坚因雨未赴宴,得免一死。阴谋泄露,慕容暐和城内鲜卑人大多被苻坚诛杀,只有慕容垂幼子慕容柔、慕容暐之孙慕容盛投奔慕容冲。慕容暐死讯传来,慕容冲在阿房称帝,攻入长安,史称西燕。太元十一年正月,慕容冲享乐长安,不愿东归,部众怨恨,其左将军韩延攻杀了他,立慕容冲部将段遂为西燕王。三月,慕容恒、慕容永袭杀段遂,立慕容顗为帝,率四十余万鲜卑人,弃长安东归燕故地。慕容顗被叔父慕容韬所杀,慕容恒又杀慕容韬,立慕容冲之子慕容瑶为帝。慕容永杀慕容瑶,立慕容忠为帝。刁元等又杀慕容忠,推慕容永为河东王,向后燕称藩。太元十九年,慕容永为慕容垂所灭。

前秦分崩离析,匈奴、鲜卑、羯、羌、氐部酋纷纷称王称帝,各不相属。太元十年八月,苻坚部将姚苌于五将山杀苻坚,自称帝号,史称后秦,据有岭北诸郡。太元十一年正月,拓跋珪得到贺兰部支持,于牛川自称代王,东进后改称魏王。苻坚将吕光称制于河右,自号酒泉公,太元十年九月,据姑臧,自称凉州刺史,太元十四年二月,自称三河王。苻坚子苻丕称帝于晋阳,后为晋将冯该所斩。太元十一年十一月,苻丕将苻登于陇东称帝。其余如乞伏国仁、张大豫(张天赐之子)、翟斌(辽)等,据守地方,各自为政。

淝水之战胜利后,东晋将士振奋,乘前秦内乱,大举收复失地。宁康九年正月,龙骧将军刘牢之收复谯城;车骑将军桓冲部将郭宝伐新城、魏兴、上庸三郡,降之;竟陵太守赵统伐襄阳,克之;前锋都督谢玄攻鄄城,克之;前秦徐州刺史赵迁弃彭城而走,彭城为谢玄所占;前秦青州刺史苻朗向谢玄投降;荥阳人郑燮以郡来降;前秦太子苻宏降晋,被安置在江州;关东六郡悉为晋有;蜀郡太守任泉斩苻坚益州刺史李平(丕),益州归晋。然而,当晋军北伐中原时,却受挫于强敌慕容垂。宁康十年三月,刘牢之败于黎阳;四月,刘牢之、周次再败于吴泽桥。

太元九年二月,桓冲病逝。六月,褚太后驾崩。八月,司空郗愔病逝。琅琊王司马道子好专权,受奸佞挑拨,与谢安产生隔阂。恰在此时,前秦苻坚向东晋求救,谢安自请北伐,借此离京避嫌。朝廷加其为大都督扬、江、荆、司、豫、徐、兖、青、冀、幽、并、梁、益、雍、凉十五州诸军事,假黄钺。谢安出镇广陵之步丘,筑新城而居,并有退居山林之志。宁康十年,谢安病重,上疏请求迁职回师,并召儿子谢琰解甲休兵。八月,谢安在建康病逝,时年六十六岁。朝廷改封谢安为庐陵郡公,葬礼依桓温故事。

谢安死后,琅琊王司马道子领扬州牧、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司马曜溺于酒色,司马道子昏聩恣纵,帝相互疑,朋党竞起,朝政荒废,无所作为,贻误了收复中原大好时机。朝廷虽有王恭、王珣等诤臣,惮于司马道子同党庾楷(庾亮之孙)手握重兵,不敢夷除王国宝(王坦之之子)等奸佞之臣。归属东晋的北方郡县,常受丁零、鲜卑武力攻击,东晋官员即使出战,也只是保境安民而已。司马曜常彻夜宴饮,酒醉戏言张贵人年老色衰,明天就废了她。张贵人怨恨,遂生杀意,乘司马曜醉酒酣睡,召来心腹宫女,用被子将司马曜闷死。司马道子不追问究竟,杀帝者得以逍遥法外。司马曜时年三十五,在位二十五年。太子司马德宗嗣位。

司马德宗(公元382——419年),司马曜长子,谥号安帝,庙号成宗。安帝是个白痴,“幼而不慧,口不能言,至于寒暑饥饱亦不能辩,饮食寝兴皆非己出。”太元十二年八月,立为太子。太元二十一年九月,孝武帝驾崩,即皇帝位,第二年为隆安元年。以司徒、会稽王司马道子为太傅,摄政。隆安元年,帝加元服,司马道子表面归政,实际仍操控朝政。以尚书左仆射王珣为尚书令。司马道子亲信佞臣王国宝、王绪分别为尚书左仆射、建威将军。王国宝、王绪忌恨手握兵权的兖州刺史王恭、荆州刺史殷仲堪,劝司马道子削夺他两兵权。朝臣敢怒不敢言。

隆安元年(公元420年)三月,兖州刺史王恭上表,列举王国宝、王绪罪状,举兵讨伐王国宝、王绪。王恭之举得到豫州刺史庾楷、荆州刺史殷仲堪响应,但二人口惠实不至,迟迟不发兵。司马道子闻王恭举兵,惊惧不安,委罪于王国宝、王绪,杀二人以取悦王恭。王恭罢兵,还驻京口。王恭欲讨王国宝,曾让服母丧的司徒长史王廞(王导之孙)行吴国内史,于三吴起兵配合行动。王廞与前吴国内史虞啸父等招募新兵万人。王国宝被诛,王恭通知王廞解散军队,回家服丧。王廞以起兵时诛杀异己,势不可止为由,拒绝接受命令,并列举王恭罪状,令其子王泰率兵讨伐王恭。王恭令刘牢之领兵五千,镇压王廞父子。王泰被斩杀,王廞兵败逃亡,不知所踪。虞啸父被免为庶人。

司马道子对王恭、殷仲堪心存疑忌,以谯王司马尚之及其弟司马休之为心腹。司马尚之劝司马道子,树心腹于外以为自卫。司马道子深以为然,派心腹王愉(王坦之子)为江州刺史,都督江州、豫州之四郡军事。王愉所督豫州四郡,原为豫州刺史庾楷所辖。庾楷上疏反对。朝廷不许。庾楷愤怒,遣子庾鸿说王恭举兵,讨伐司马尚之兄弟。王恭联络殷仲堪、桓玄,约定向京师进军。殷仲堪因前已与王恭联手,自然同意。桓玄求都督交、广二州军事,司马道子想把桓玄从荆州赶走,乘机令其去广州赴任。桓玄对司马道子不满,受命不行。恰逢王恭联络,遂举兵响应,共推王恭为盟主。王恭不听刘牢之劝阻,执意上表请讨王愉、司马尚之兄弟。四军并发,王愉惶遽,逃至临川被抓获。朝廷以司马道子儿子司马元显为征讨都督;以卫将军王珣、右将军谢琰将兵讨王恭,以谯王司马尚之将兵讨庾楷。庾楷与司马尚之战于牛渚(今马鞍山市采石矶),庾楷大败,只身投奔桓玄。桓玄于白石(今安徽巢湖境内白石山)大破官军,进逼横江(今安徽和县东南)。刘牢之英勇善战,耻为王恭部曲。司马道子策反刘牢之,许以王恭之位。刘牢之反戈击王恭。王恭兵溃散,单骑奔曲阿(丹阳),欲投桓玄,被擒获斩首。王恭子弟及其党羽皆被处死。司马道子兑现诺言,以刘牢之代替王恭,都督兖、青、冀、幽、并、徐、扬州晋陵诸军事。南蛮校尉杨佺期(庾楷属下)、桓玄、殷仲堪等兵至芜湖,并上表为王恭申诉,要求诛杀刘牢之。刘牢之率北府军救援京师,进驻新亭,临江待敌。北府军原为谢玄组建,驻守京口(今镇江市),英勇善战,战无不胜,淝水之战中,以少胜多,打败前秦军。西军沮丧,不敢与刘牢之交锋,兵退蔡洲(今南京西)。朝廷加官予杨佺期、桓玄,独黜殷仲堪为广州刺史。桓玄、杨佺期欲受朝命,殷仲堪怒而不受,撤军至浔阳(今江西九江市)。殷仲堪胁迫桓玄、杨诠期盟誓,俱不受朝命。他们联名上书朝廷,要求诛杀刘牢之、司马尚之,为殷仲堪作无罪申诉。朝廷将江州、荆州分别还给桓玄、殷仲堪,以杨诠期为雍州刺史,双方得以和解。朝廷不赦庾楷,桓冲以庾楷为武昌太守。

太元二十一年四月,慕容垂死,其子慕容宝嗣位。后燕内部不谐,遂自相杀戮。拓跋珪乘机伐后燕,大败后燕辽西王慕容农于晋阳,夺取并州。继而东进,自井陉趋中山,拔常山,降郡县。冀州只有中山、邺城和信都还在燕人手中。隆安元年正元,信都被魏军攻破。魏围中山数月,后燕赵王卫大将军慕容麟杀左卫将军慕容精,叛投丁零翟真。慕容会(慕容宝次子)率援军赴援,因对不立自己为太子不满,故意拖延时间。援军不到,慕容宝放弃都城中山,北上会合慕容会军,迁都龙城。慕容会仗有兵二万,谋杀赵王慕容农、高阳王慕容隆。慕容隆被杀,慕容农重伤。慕容会举兵攻击乃父,慕容宝率百骑逃奔龙城。慕容会围攻龙城失败,南投中山,被燕开封公慕容祥所杀。慕容会的母亲和三个儿子皆为慕容宝所杀。慕容祥留守中山,杀死北魏人质,于中山称帝,隆安元年七月,为慕容麟所杀。慕容麟夺取中山,自称帝号。拓跋珪攻取中山,慕容麟投奔邺城慕容德,改称赵王。拓跋珪围困邺城,慕容德率四万户民众,南迁滑台。魏军占领中山、邺城。隆安二年十二月,拓跋珪即皇帝位,改元天兴,国号大魏,史称北魏。中原逐鹿,后燕败给北魏。拓跋珪从中山回代地,迁山东六州吏民十余万口于代地。隆安三年六月,原后燕车骑大将军、范阳王慕容德夺取青州,于广固称帝,以慕容麟为司空、领尚书令,史称南燕。慕容麟再次谋反,被慕容德斩杀。龙城内乱,慕容宝南投慕容德,潜伏于黎阳河西,得知慕容德称帝,复返龙城,为蓝汗所杀,太子慕容策同时遇难。慕容宝庶长子慕容盛自立为后燕主。在段泰、秦兴制造的宫廷之乱中,慕容盛被击伤而杀,后燕灭亡。

江北劲敌前秦、后秦、后燕、北魏陷于相互残杀和内部争斗。然而,东晋内部也不消停。司马道子重用佞臣王国宝、王绪,朝政紊乱。导致王恭、庾楷举兵求诛王国宝、王绪。接着是王恭与王廞战。王恭、庾楷、殷仲堪、桓冲、杨佺期联合攻击京师。新安太守杜炯反叛。石头城以南,被江州刺史桓玄和荆州刺史殷仲堪控制,以西被豫州刺史庾楷控制。京口和江北为刘牢之和广陵内相高雅之控制。朝廷能够控制的也只有三吴(吴、吴兴、会稽三郡)而已。隆安三年十一月,司马道子之子中领军司马元显诱杀新安太守孙泰,激起孙泰侄子孙恩拥众复仇,攻陷会稽。会稽内相王凝之(王羲之之子)、吴兴太守谢邈、永嘉太守司马逸皆被杀害。吴国内相桓谦、临海太守新蔡(秦)王司马崇、义兴太守魏隐皆弃郡而逃。义兴、临海、东阳、新安等三吴八郡人,纷纷起而杀长吏,以应孙恩。孙恩上表朝廷,要求诛杀司马道子。朝廷震恐,内外戒严。卫将军谢琰、辅国将军刘牢之讨伐孙恩,孙恩率男女二十余万逃入海岛。朝廷以司马元显为录尚书事,以谢琰为会稽太守、都督五郡(会稽、新安、临海、东阳、永嘉)军事,帅徐州文武卫戍海浦(沿海港城)。

殷仲堪担心桓玄威胁,与杨诠期结为亲家,以作援手。桓玄怕被殷、杨消灭,请求司马元显扩大他的统辖权。司马元显正要讨好桓玄,借机离间桓玄与殷仲堪、杨诠期关系。遂命桓玄都督荆州四郡(长沙、衡阳、湘东、零陵)军事。又以桓伟(桓玄兄)代替杨广(杨诠期兄)为南蛮校尉。杨氏兄弟欲联合殷仲堪攻击桓玄,殷对杨亦存戒心,不许。恰荆州大水,仓廪空虚。桓玄乘人之危,讨伐荆州。他兵屯江口,给殷仲堪写信说,杨诠期丢失洛阳(晋祖陵在洛),要入沔讨伐他,要求殷仲堪杀了杨广(杨诠期之兄),如其不然,就攻江陵。杨诠期迎战桓玄,大败而逃,被抓获斩杀;殷仲堪不战而逃,被抓获,逼令自杀。荆、雍二州皆为桓玄所有。

隆安四年五月,卫将军王珣病逝,谢琰在与孙恩战败后,被叛徒杀害。司马元显为尚书令、领扬、徐二州刺史、后将军、都督十六州诸军事,军政大权悉入其手。桓玄上表要求领江、荆二州。朝廷命其都督荆、司、雍、秦、梁、益、宁七州诸军事,荆州刺史,把江州刺史给了桓修。桓玄坚持,朝廷无奈,只得准其领江州刺史,都督八州和扬、豫二州八郡诸军事,任命他的兄长桓伟为雍州刺史、侄子桓振为淮南太守。其势力西达岷山、嶓山,东至历阳、芜湖,据有东晋三分之二国土,对京师构成直接威胁。孙恩屡战三吴,导致民困官乏,桓玄遂有不臣之心。朝廷征调广州刺史刁逵、豫章太守郭昶之,桓玄强留不给。他写信给司马道子,利用他们父子之间争权夺势,暗示司马元显是危险分子。司马元显震恐,接受张发顺建议,筹措征讨桓玄。

元兴元年(公元425年)正月,朝廷下诏,历数桓玄罪状,以尚书令司马元显为骠骑大将军、征讨大都督、都督十八州诸军事,加黄钺,以镇北将军刘牢之为前锋都督,前将军、谯王司马尚之为后部,讨伐桓玄。桓玄以为东土匮乏,没粮食供给军队,士兵吃的是麸子、米糠和橡子,无力兴兵战伐。大军未发,太傅长史桓石生(桓玄侄子)就将军情密报给桓玄。桓玄大惊,留桓伟守江陵,抗表传檄,条列司马元显罪状,举兵东下。司马元显得到桓玄檄文,十分害怕,居然按兵不动。桓玄拘捕了密通司马元显的庾楷,将大军推进到浔阳也未见到官兵,士气为之一振。朝廷下诏,让桓玄罢兵。桓玄不听,使其将冯该攻历阳。刘牢之本来就讨厌司马元显,想借刀杀人,假桓玄之手除掉司马元显,然后再伺机夺取权柄,因此驻军溧水,不攻桓玄,并与桓玄保持来往。司马元显未出发,听说桓玄已到新亭,就慌忙逃归京师。桓玄顺利进京,逮捕了司马元显。司马元显却说:“为王诞、张发顺所误耳。”一场讨桓玄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桓玄替代司马元显,执掌朝政。朝廷以桓玄縂百揆,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录尚书事、扬州牧、领徐、荆、江三州刺史,假黄钺。桓玄以桓伟为荆州刺史,桓谦为尚书左仆射,桓修为徐、兖二州刺史,桓石生为江州刺史,卞范之为丹阳尹。任命王谧(王导之孙)为中书令。以司马德文为太宰。司马道子被逐,徙迁安成郡,后为桓玄所害。司马元显及其子东海王司马彦璋、庾楷、张发顺等皆被弃市。桓玄为夺刘牢之兵权,以其为会稽内史。刘牢之欲起兵反桓玄,内部意见不一,尤其是悍将刘裕不同意。刘牢之派刘敬宣去京口接迎眷属,自己带领部曲北上新洲。刘敬宣误期,刘牢之误以为图谋泄露,自缢身亡,桓玄令斩棺戮尸,暴尸于市。司马休之、刘敬宣等逃往洛阳,向后秦求救。

桓玄篡位。桓玄刚入主朝政,废黜奸佞,拔擢俊贤,京师欣然。既而得意忘形,“奢豪纵逸,政令无常,朋党互起,陵辱朝廷,裁损乘舆供奉之具,帝几不免饥寒。由是众心失望。”元兴二年正月,桓玄自称大将军。八月,自号相国、楚王,封十郡,加九锡。侍中殷仲文、散骑常侍卞范之劝桓玄早日受禅。桓玄使桓谦探问刘裕态度,刘裕佯称“乘运禅代,有何不可?”十月,使临川王司马宝逼帝禅位。十二月,桓玄即皇帝位,改元永始,废安帝为平固王,置于柴桑。司马氏诸王降爵为公、侯。桓玄为帝,大兴土木,迫促严苛,朝野骚动,皆欲为乱。

刘裕举兵讨桓玄。益州刺史毛遽传檄,列桓玄罪状,遣巴东太守柳约之、建平太守罗述等举兵,击破桓玄任命的梁州刺史桓希,进驻白帝城。元兴三年二月,建威将军刘裕率冠军将军刘毅、辅国将军何无忌(其母刘牢之姊)、太原王司马元德、孟昶等图复晋室。刘裕举兵于京口,司马元德、刘毅、孟昶等响应于京师。斩徐州刺史桓修于京口、青州刺史桓弘于广陵;三月,斩桓玄将吴甫之于江乘(今南京市栖霞区)、皇甫敷于罗洛;桓玄军溃。司马元德为桓玄所杀。桓玄渡江南逃。刘裕进入建康,遣诸将追杀桓玄。桓玄党尚书左仆射王愉(王坦之子,桓氏女婿)及其子荆州刺史王绥,谋刺刘裕,被族诛。桓玄到浔阳,逼安帝西去江陵。刘裕称,奉安帝密诏,以武陵王司马遵承制,总百官行事,加侍中,并赦免谋反大逆以下之人,与桓玄同祖除外。司马遵称制,总理万机。桓玄挟安帝至江陵桓石康处,重置百官,更增严刑酷法,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桓玄于荆州得兵二万,顺江东下,刘毅、何无忌、刘道规等自浔阳西上,两军相遇于峥嵘洲(今武汉市西)。桓玄众不敌寡,兵败大溃,烧辎重夜遁。五月,桓玄至荆州,欲奔就汉中桓希,被益州督护冯迁斩杀于貊盘洲。六月,桓希为毛遽所斩。安帝落于桓玄故将杨武将军桓振之手。

义熙元年(公元428年),南阳太守鲁宗之袭破襄阳,振武将军刘道规击走桓谦,安帝得救。桓振逃奔溳川,又回夺江陵,被建威将军刘怀肃斩于江陵城北沙桥。桓谦投奔后秦。三月,安帝复辟,改元义熙。论匡复之功,以琅琊王司马德文为大司马,武陵王司马遵为太保,加镇军将军、徐、青二州刺史刘裕为侍中、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封豫章郡公,刘毅为左将军、豫州刺史、都督豫州、扬州五郡诸军事,封南平郡公,何无忌为右将军、江州刺史、都督江、荆州八郡诸军事,封安成郡公,刘道规为辅国将军、并州刺史、督淮北诸军事,魏詠之为征略将军、荆州刺史,以左将军孔安国为尚书左仆射,孟昶为吏部尚书。刘裕辞官不受,要求归藩。朝廷同意其还镇京口,改都督中外诸军事为都督荆、司等十六州诸军事,加领兖州刺史。刘裕通过外交谈判,与后秦签订合约,后秦割让汉水以北南乡、顺阳、新野、舞阴等十二郡给东晋。义熙四年正月,刘裕为侍中、车骑将军、扬、徐、兖三州刺史、录尚书事,开府仪同三司。

义熙五年六月,刘裕北伐南燕慕容超。平息桓玄之乱,经过休养生息,东晋国力稍有恢复。南燕主慕容超屡屡犯境,抢掠人口财物。刘裕率舟师自淮入泗,进兵琅琊,讨伐南燕。慕容超刚愎自用,不听属下劝谏,不据险固守,也不坚壁清野,执意以硬碰硬。六年二月,刘裕奇袭临朐,大败慕容超。慕容超被困广固,求救后秦,救兵不至。广固城破,慕容超被擒杀,南燕王公以下三千人被杀,万余口没为奴婢,齐地悉平。

平定卢循、徐道复叛乱。广州刺史卢循和徐道复乘刘裕北伐未归,举兵造反,进攻江州浔阳。荆州刺史刘道规与卢循军战于长沙,刘道规败绩。何无忌迎战卢循军于豫章,大败而死。卫将军刘毅与卢循战于桑落洲,又败。朝廷震惊,急招刘裕回卫京师。刘裕还驻京口,募集新兵,屯兵于石头城。孟昶等力主迁都江北,刘裕怒而不许,孟昶喝药自杀。刘裕坚守不战,卢循师老退回浔阳,遣将苟林袭击江陵。桓谦得知苟林袭击江陵,率众二万攻击荆州。荆州刺史刘道规派出一部分兵力支援建康,留守兵力不足。苟林驻扎在江津,桓谦驻扎在枝江,荆州民心浮动。刘道规先发制人,主动出击枝江桓谦,桓谦大败而逃,刘道规追而斩之。荆州军乘胜攻击苟林,苟林逃至巴陵(今岳阳市),为刘道规参军刘遵所斩。桓石绥闻卢循作乱,自号荆州刺史,起兵洛口,被梁州刺史傅韶消灭。至此,桓玄残余势力全部被消灭。徐道复率兵三万再袭荆州,刘道规大破徐道复,斩首万余级。徐道复单舸逃往湓口。刘裕率军南征卢循,派水师自海路袭取广州,与卢循战于大雷(今安徽望江境内)、左里,卢循皆大败,带领数千兵退回番禹。七年二月,徐道复为右将军刘藩部将孟怀玉斩于始兴(今广东省始兴县),四月,卢循逃往交州,交州刺史杜慧度迫其投水自杀,卢、徐叛乱遂平。

刘裕剪除刘毅、刘藩。刘道规为征西大将军,经营荆州,秋毫无犯,深受民众拥护。义熙八年七月,刘道规病卒。朝廷以刘毅为卫将军、都督荆、宁、秦、雍四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刘毅自以为当初和刘裕、刘道规、何无忌一起反桓玄,功劳应和刘裕不相上下。桑塔之败被降职,郁郁不快,为东山再起,结交有清望朝士,如尚书仆射谢混(谢安之孙)、丹阳尹郗僧施等。刘裕出身寒门不谙风雅,刘毅骨子里看不起他,推崇他只是权宜之计。现自为方岳,遂有一比高下之心,求兼督交、广二州,刘裕许其要求。接着,刘毅又表请安插亲信郗僧施等,刘裕也答应了。于是,刘毅更加骄纵滋甚,将豫州文武、江州军队带往荆州,到江陵后,原郡县守宰多被撤换,又请求把堂弟兖州刺史刘藩调来当自己副手。刘裕假装同意他的请求,让驻守广陵的刘藩来建康接受任命。刘藩来到建康,刘裕或然变脸,矫诏构陷刘毅、刘藩、谢混谋反,将刘藩、谢混赐死,并对刘毅封锁消息。刘裕率军西征刘毅。振武将军王镇恶、龙骧将军蒯恩为前锋,一路佯言,送刘藩去江陵赴任。王镇恶出其不意,攻入江陵,包围刘毅府第。刘毅夜逃牛牧寺,寺僧拒不收留,遂自缢而亡。郗僧施及刘毅子侄皆被杀。

刘裕来到江陵,为安定荆州民心,“宽租省调,节役原刑,礼辟名士”,得到荆人拥护。分荆州十郡另置湘州,以减荆州刺史司马休之权重。刘裕力排众议,以资历较浅的西阳太守朱龄石为益州刺史,令其率师二万,讨伐益州谯纵(十年七月,克复成都,斩杀谯纵,平定益州)。刘裕以为前将军诸葛长民对己有二心。在处理完荆州事务后,为防不测,轻舟东下,潜入东府(丞相、扬州刺史治所)。前将军诸葛长民拜访刘裕,刘裕设刀斧手杀了他,并将其弟辅国大将军诸葛黎民、大司马参军诸葛幼民、堂弟宁朔将军诸葛秀之一并杀害。朝廷以刘裕为太尉、扬州牧,加镇西将军、豫州刺史。

赶走司马休之、鲁宗之。平西将军、荆州刺史、都督六州诸军事司马休之治理荆州颇得人心。其子谯王司马文思性情凶暴,结交侠客。刘裕遂起戒心。恰司马文思及其同伙捶杀国吏,刘裕将其同伙擒获诛杀。把文思送给司马休之,暗示让他处死文思。司马休之只上表废文思为庶人。刘裕不满司马休之未按己意行事,姑息司马文思。命江州刺史孟怀玉督豫州六郡(宣城、襄城、淮南、庐江、安丰、历阳),以防备司马休之。司马休之心生怨望,结交镇北将军、雍州刺史、南阳郡公鲁宗之,以备刘裕来攻。鲁宗之吸取刘毅、诸葛长民等人教训,也担心唇亡齿寒,与司马休之结为盟友。义熙十一年正月,刘裕把在建康的司马休之次子司马文宝、侄子司马文祖逮捕赐死。起兵讨伐司马休之。鲁宗之得知刘裕兵指荆州,自襄阳向司马休之靠拢,合兵屯驻江陵。刘裕军与荆雍联军战于江津,联军大败。江陵被攻破,司马休之父子、鲁宗之父子、新蔡王司马道赐、梁州刺史马敬、南阳太守鲁范皆投奔后秦而去。

义熙十二年,刘裕上表北伐,朝廷加刘裕中外大都督。刘裕以世子刘义符为中军将军,兼太尉留府事,以亲信刘穆之为尚书左仆射,领监军、中军二府军司,入居东府,总摄内外。左将军朱龄石守卫殿省。徐州刺史刘怀慎守卫京师,扬州别驾从事史张裕任留州事。八月,乘后秦主姚兴刚过世,太子姚泓嗣位,内部纷扰未平,刘裕与琅琊王司马德文率众伐后秦,龙骧将军王镇恶、冠军将军檀道济等随征。晋军兵锋直指许昌、洛阳。王镇恶、檀道济战无不胜,后秦将王苟生、徐州刺史姚掌等纷纷纳地投降。经过一年征战,东晋军收复了许昌、洛阳,攻破潼关西入长安,执秦主姚泓,取得北伐胜利。后秦将官大多向刘裕投降,部分投奔北魏和西秦,秦岭以北郡县为夏王赫连勃勃所有。刘裕遣使去建康,求加九锡。刘穆之留守东府,打理朝政,加九锡居然还让刘裕遣使来求,自觉有失得罪刘裕,惭愧恐惧,导致病发而死。义熙十三年十二月,诏以刘裕为相国、縂百揆、扬州牧、封十郡宋公,备九锡之礼,领征西将军、司、豫、北徐、雍四州刺史如故。刘裕自然要做做姿态,辞而不受。

刘穆之死去,朝政无托,加之南兵思乡欲还,刘裕决意东归。他以次子十二岁的刘义真为都督雍、梁、秦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领雍、东秦二州刺史。王修为长史,王镇恶为司马、领冯翊太守,沈田子、毛德祖为中兵参军,以田子领始平太守,德祖领秦州刺史、天水太守,傅弘之为雍州治中从事史。让他们留驻长安,镇守关中。沈田子不服王镇恶,说刘裕勿留镇恶于长安。刘裕以钟会、卫瓘故事,暗示沈田子制约王镇恶。刘裕离开长安回建康。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如何镇住虎狼之将?把关中要地留给一个孩子,简直就是儿戏。刘裕走后不久,夏王赫连勃勃领兵来攻关中,沈田子杀了王镇恶,王修杀了沈田子,刘义真嫌王修碍手碍脚,派左右杀了他。王修一死,人情离骇,号令不一,内部乱成一团。刘义真将防御北魏和西夏的军队召入长安,闭门拒守外敌。夏军来袭,关中郡县悉降于夏,夏军兵围长安。刘裕得知消息,召回刘义真,以相国右司马朱龄石镇长安。刘义真大掠关中财宝子女,由毛修之、傅弘之、蒯恩护送,缓慢东归。夏军尾随追击,兵败,三将皆被擒获,刘义真由段宏背负逃归。赫连勃勃把斩杀的人头堆为京观,名曰骷髅台。长安百姓把对刘义真的怒气撒在朱龄石身上,愤而驱逐朱龄石。朱龄石焚烧宫殿,弃长安东奔。动用全国之力,牺牲数以万计将士,耗时经年才得到的关中,就这样拱手送给赫连勃勃了。赫连勃勃进入长安,即皇帝位,改元昌武,国号大夏,又称胡夏。

刘裕迷信谶语,谶语说东晋在昌明之后尚有二帝。刘裕欲篡帝位,迫不及待,为加快进程,遣中书侍郎王绍之,将安帝勒死,立司马德文为帝,是为恭帝。

司马德文(公元386——421年),字德文,恭帝,孝武帝之子,安帝之母弟,东晋第十一位皇帝,也是末代皇帝。初封琅琊王,即位前,官拜大司马、领司徒,加殊礼。义熙十四年(公元418年),刘裕阴谋篡位,自度时机未到,立司马德文为帝,改元元熙。

司马文德晋刘裕爵为宋王,加殊礼。刘裕以刘义真为扬州刺史,镇守石头城。以刘怀慎为前将军、徐州刺史、督淮北诸军事,镇守彭城。以刘道憐为司空。元熙二年,刘裕暗示中书令傅亮,说司马德文禅位。六月,刘裕还京师。傅亮逼司马德文禅位,把拟好的禅位诏书,迫司马德文誊抄。司马德文无奈,坦然禅位予刘裕,东晋灭亡。东晋为刘宋所取代。刘裕封司马德文为零陵王,迁居秣陵县城(今湖北省荆门县),由冠军将军刘遵考带兵监管。后又被刘裕派人用被子闷死,终年36岁。东晋灭亡,历史进入南北朝时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