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太强势,儿子多平庸

2017-07-12  初夏0523



北方农村有个传统民俗,每年正月十五,当舅舅的要给外甥送一个灯笼,从出生后一直送到外甥的第一个本命年结束,也就是十二生肖完成一个循环,以此表达长辈的美好祝福。所以就有了一句歇后语: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在讲课和咨询的时候,遇到很多有共同的规律案例,它们的特点用这句歇后语来概括,很是传神。


一般情况下,是妈妈来求助,想解决青春期儿子的问题。这些妈妈有些共同的特征:外表整洁严谨,说话干脆利索,事业有成,经济独立。这些儿子也有些共同的特点:衣着整洁,低眉顺眼,轻声轻语,很有礼貌,但是用妈妈的话来描述就是没有责任心,没有上进心,没有学习动力,懒散拖沓,游戏成瘾等。


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有很多流派,其中很大的一派叫家庭治疗,家庭治疗中又有一个主要的分支叫系统式家庭治疗。


从系统式家庭治疗的角度来看,个人问题是家庭问题的呈现,个人的生活方式往往是家庭生活方式的重复,家庭是一个相互关联的系统,产生问题的决定性因素是家庭的互动方式。


所以上面这些案例中,不是孩子出了问题,而是这个家庭的系统出了问题。探究这个孩子背后的家庭模式,结果发现在这些被社会主流观点认为“没出息”的男孩子背后,常常隐藏着一个“窝囊废”的舅舅。


请原谅我用了“没出息”和“窝囊废”这两个有点刺激的词,这是从妈妈的角度来描述自己的儿子和兄弟,特别是弟弟。

 

这些妈妈的成长经历有很多相似之处,她们从小聪明伶俐,学业出众,长大后敢闯敢拼,吃苦耐劳,很有商业头脑,善于把握机遇。


她们的成长环境也是大同小异,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重男轻女。


有的是自己家庭中的父母重男轻女,在弟弟出生后,父母把几乎所有注意力、关爱和家庭资源都放在弟弟身上,对女儿比较忽视。


有的是共同生活的大家庭或整个家族重男轻女。


有一位女同事告诉我,她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大家族中,平时外公给孙辈的孩子发糖的时候,只给孙子和外孙,不给孙女和外孙女。这位同事现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还会感到非常寒心。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也无法想象,一个老人是得有怎么样的一副铁石心肠,才能够如此决绝地回避一群孩子渴望的眼神,更何况她们和自己还有直系血缘关系。


还有的地方整个区域的传统文化就是重男轻女,我了解到在广东一些地方,每逢春节、清明、中秋、冬至等传统节日,都会在家族的祠堂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家族的所有成员都要参加。但是女性是不允许进入祠堂参与仪式的,不管她有多高的学历、多炫的头衔、多富的资产;男性则可以理直气壮地参与,哪怕他游手好闲不做事,酗酒赌博打老婆。


在这样的家庭、家族、区域文化中长大的女孩子,如果她资质平平,一直生活在原来的文化氛围中,这辈子可能也就认命了;如果她天资聪颖,或者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就会不甘心接受命运的不公。


社会文化环境坚如磐石,父母也许可以松动一些,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后一种女性一方面对父母的偏心感到不满,另一方面认为弟弟得到父母的额外关爱只是因为他是个男性,所以她们会用两种方式企图夺回父母的关爱,至少和弟弟平分这个爱。


第一种方式是更加发奋努力地读书上进,尽量帮父母分担家务,听话懂事有眼色,希望能凭借自己的优秀让父母改变观念;第二种是尽量减少自己的女性特质,让自己更像个男孩子,希望父母经常会看走眼而喜欢自己。


赝品始终都是赝品,她最终会发现自己的努力付出是徒劳一场,父母往往会对她的举动选择性失明。幻觉破灭之后,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恨意。虽然制造这种不公平的是父母,但是让一个孩子向父母表达恨意,实在是一件太危险的事情,不但行为大逆不道,就连这种想法都让人有深深的罪恶感,所以它会被深深地压抑到潜意识里。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被压抑的恨意如同地下涌动的岩浆,总要有个宣泄的出口。向父母宣泄太危险,把火力对准弟弟则安全多了。弟弟虽然比姐姐占了便宜,但也属于无辜躺枪,因为周围的环境都是重男轻女,这也不是弟弟的错啊?所以姐姐恨的不是弟弟这个人,而是他代表的男性角色。


凭着从小讨好父母练就的童子功,在改变不公命运的强烈动机驱使下,通过锲而不舍的努力,再加上社会变化带来的机遇,这一类女孩子在事业上和经济收入上获得成功的概率很高。反而是那个在父母“精心呵护”下成长起来的弟弟往往会全方位地不如姐姐。(这里说的姐姐只是一个代表,也有很多妹妹扮演着同样的角色。)


当她们拥有一定的资源(比如机会、金钱、权力等)后,会用输血式的、包干式的、淹没式的方式来帮助弟弟,比如主动承担弟弟读书的费用,帮弟弟找工作,自己当老板会让弟弟在自己手下工作,自己开店会帮弟弟开一间分店,帮弟弟找对象,为弟弟买婚房、办婚礼,资助弟弟的子女读书。如果弟弟如她所愿的特别“没出息”,她还会帮他调解夫妻矛盾、打离婚官司、还赌债、还透支的信用卡、抚养未成年的子女。为了这个不省心的弟弟,不计代价地付出时间、精力、金钱,听不进丈夫的任何规劝,甚至牺牲自己的家庭幸福。弟弟也会觉得不管我如何努力,我都超不过姐姐;不管我混成什么样子,都会有姐姐兜底擦屁股。


在外人羡慕的眼光中,她的父母有一个特别能干孝顺的好女儿,她的弟弟有一个天下难找的好姐姐。在这光鲜的形象背后,隐藏着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愿望。 


其实她是想用铁板钉钉的事实告诉父母:你们当年因为我是个女孩而对我的忽视,是你们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你们寄予厚望的这个儿子,是最没出息的人。


同时也传递给弟弟一个信号:即使你是男的,占尽了父母的爱,你也永远不可能比我出色!

 

这类女性在建立婚姻时,往往会选择和她相比不太出色的男性,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男性是不应该很能干的,至少不应该比她能干。在婚姻中,她也要掌控决策权和话语权,在这个越来越阴盛阳衰的大趋势中,这样的男性不难找,所以她们的婚姻看起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事业顺利、收入不错、婚姻稳定,看起来好像当年在爹妈那里吃的亏都得到了补偿,人生进入了顺风顺水的航程,其实暗流一直都在涌动,最麻烦的问题会出现在她们的孩子身上。


如果运气好,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看起来会很出色。因为妈妈会用自己的成功模板塑造女儿,会把所有的资源毫不吝惜地投入在女儿身上,也会对女儿有很高的要求,希望女儿能超过自己。这是通过对女儿的重视,来弥补自己当年被父母忽视的遗憾。


如果运气不好,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就惨了。在意识层面,哪个妈妈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出类拔萃?但是在潜意识的层面,儿子是男性,儿子的出色会勾起妈妈对男性的愤怒,她一直认为男性是不配出色的。她这么多年苦心孤诣,就是为了证明男性绝对没有女性出色,男性得到额外的关爱,只是因为他们身上比她多了那么一点东西,其他方面根本不能和她相提并论。


妈妈潜意识里对男性的愤怒,会通过比较、抱怨、指责、限制、预测等各种方式施加在儿子身上,特别是当儿子表现出男性特质的时候,比如勇敢、独立、幽默、负责任、有担当等,妈妈的打击力度就会相应加大。儿子从小在妈妈身边长大,日复一日地熏陶,怎么可能读不懂妈妈的潜意识?所以他一定会积极配合妈妈,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成,努力调整自己,成长为符合妈妈心中标准的、“没出息”的男人。

 

精神分析的祖师爷弗洛伊德比较损,把妈妈加工改造儿子的这个行为称为“阉割”,听着让人心惊肉跳,但是非常形象。这不是生理上的切除,而是心理上的去势,人格上的矮化。


曾奇峰老师曾经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重男轻女的文化是对女性的保护,因为在这种文化中,一旦你被重视,你就完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一个人如果被重视,他就得从小志存高远,胸怀家国,循规蹈矩,奋发向上,远离低级趣味,克制七情六欲,努力做一个纯粹的人,一个不像正常人的人,一个按照别人的标准加工出来的人。不被重视的人反而是按照人的天性成长起来的人,是相对正常的人,是按照自己的标准活着的人。


老话说:慈母多败儿。老伍说:强母多庸子。


慈母制造出败儿,是因为慈母用溺爱儿子的方式满足自己的需求;强母加工出庸子,是因为强母用“阉割”儿子的方式宣泄自己的愤怒。


每当儿子不能准确领会妈妈的意图,不能精确把握妈妈的标准的时候,只需举起灯笼照一照,不远处一定站着自己的舅舅,那就是最好的参照物。   



    来自: 初夏0523 > 《教育》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