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星星 / 待分类 / 震动13亿人的金色男孩:我只想救你一个人...

分享

   

震动13亿人的金色男孩:我只想救你一个人(附赠书)

2017-07-12  柳星星


在遵循世袭传统的印度大家庭中,嫡长子在成年后将会继承来自父亲与祖父的权利,成为村子里极具权威的仲裁者。他的地位就像是镀了层金箔一样高贵,因此被世人誉为“金色男孩”(The Golden Son)。

一部有关梦想与救赎的人性治愈之作

“金色男孩”阿尼尔离开家乡印度,来到美国为他的医学事业拼命奋斗,也与美国女孩安珀邂逅并收获了美好的爱情。然而,病人的意外死亡,无知的恶意歧视,巨大的文化差异等沉痛的打击纷纷降临……

年轻的印度女孩丽娜在新婚后渐渐发现,这场由媒妁之言所撮合的婚姻充满了谎言与伤害。在一次口角之后,她的丈夫竟然点火烧伤了她的身体,也摧毁了她的人生。丽娜的父母负债累累,在沉重的压力下不得已做出了令人绝望的选择……

阿尼尔回乡探亲时得知了丽娜不幸的遭遇,他不忍儿时的玩伴遭受如此无情的对待,决心凭一己之力使丽娜重获新生。

一边是家族的责任与期望,以及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另一边是自己渴望已久的事业和崭新生活,这对儿时的伙伴能否冲破重重阻碍,找到美好人生的最终答案?

希尔皮·索玛雅·高达(Shilpi Somaya Gowda),是印度裔美国作家。因父母早年由印度孟买移居至加拿大的缘故,在多伦多出生、成长。拥有史丹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和位于教堂山市的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学士学位。1991年夏天,曾在印度的孤儿院担任义工,这次经历也成为她创作小说的灵感泉源。

《金色男孩》出版后大获好评,登上《纽约时报》畅销小说第一名的宝座,并被迅速翻译成22国语言出版。

《金色男孩》大获成功应归功于故事中流露出的百般苦楚与欢愉:看似浪漫的阴谋,家族之间的积怨,意想不到的悲剧,以及身在印度和美国两地的人们居心叵测的秘密。让这两种复杂的文化都能满意的解决办法可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希尔皮用如印度刺绣般华美的描写和丰富的情节紧紧拴住了读者的心。

——《华盛顿邮报》

高达在讲故事这方面非常有天赋,她能将众多相关的故事情节编织成一个完美和谐的整体。

——《温哥华太阳报》

高达在故事节奏和情节上有着高超的掌控能力。小说的结局出人意料,同时兼具寓言的特性,表达了一个能够引起共鸣的真理。

——《多伦多之星》

本书是继高达精彩的处女作之后,又一部耀世而出的作品,故事情节引人入胜而又温暖人心。《金色男孩》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海蒂·达罗,纽约时报畅销书《从天空坠落的女孩》作者

一个男孩从印度一个贫穷的小村庄逃离,来到在美国达拉斯一家高科技医疗中心,成为一名出色而充满智慧的医生,希尔皮·索玛雅·高达笔下的故事一贯地细致、真诚、精彩。

——塞缪尔·闪博士《神之殿》和《在宇宙的中心》作者

希尔皮·索玛雅·高达在本书中生动地展现了一位年轻人的全貌,他必须学会平衡他在美国的职业野心与家乡印度的传统价值观和家人对他的期望。《金色男孩》的情节富于启发、令人信服,即使你读完故事、合上书页,书中的内容也将长久地徘徊在你的脑海之中。

——Vanessa Diffenbaugh纽约时报畅销书《花语》作者

“阿尼尔!”一走进大宅子,他就听到妈妈激动地叫着他的名字。

妈妈眼睛睁得大大的,双手捧着他的脸端详了好一会儿,然后紧紧抱住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事先通知家里一声?你从哪里回来的?”她向他身后的门外看去,车和司机都早已不见踪影。这是儿子第一次悄无声息地回家。

“我到丽娜她家去了,”阿尼尔说,“我要她嫁给我,跟我去达拉斯。”

妈妈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她放开他,退了一步,手臂叉在胸前,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一脸的木然,像一副面具。

“妈,听我说,你不了解情况。”

“基本情况我清楚。那个女孩给她家丢脸了,也连累了你爸。”说完,她转身向厨房走去。

阿尼尔跟在她后面。“不是她主动放弃婚姻的,”他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也不是她丈夫赶她出门的。她实在是忍无可忍才那样做的。”

妈妈喉咙里发出尖厉的斥责声:“她有什么理由?”她走进黑咕隆咚的地窖,拉扯电灯开关的链子,地窖顶上唯一的灯泡亮了。她开始从储物箱里一个一个向外捡洋葱,剥掉洋葱上面如纸一般枯死的表皮,然后把它们扔在地窖的地上。

阿尼尔跟她来到地窖。地窖空间很小,勉强能站两个人。“妈,她丈夫想要杀死她,想要她的命。”阿尼尔说出这话的时候声音很低,好像他背叛了某种约定,“他往她身上浇柴油,再点火。”

妈妈停止了手里的活,眼角抽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让人有些捉摸不透。“是她亲口告诉你的?你就信以为真,就因为她随口这么一说?”

她转身就走。

“不,我亲眼看到了,”阿尼尔说,“她身上好多处烧伤,从脚底到大腿都有。”妈妈回头看他,露出惊讶的表情。阿尼尔闭上眼睛,摇摇头。“那天给乡亲们看病,她洗脚的时候我看到的。没错,妈。”

妈妈盯着阿尼尔的脸看了一会儿,走出地窖,把洋葱放在厨房的台子上,用手理了理前面的纱丽。“这种事我不信,那小伙子家庭那么好。”

“他们拿她当佣人使唤,妈,”阿尼尔说,“连佣人都不如,像奴隶。像只狗。他们整天逼她干活,打她,还用火烧她……”

“这不可能!”妈妈打断了他的话,不自然地提高了说话的嗓门。

“你爸亲自去那家看过,他对这些事的判断很准确。”

阿尼尔深吸了一口气:“你说什么,爸爸亲自去那家调查过?”父亲和丽娜的丈夫居然见过面,这种事情既蹊跷又可怕。“爸爸到他们家去过吗?”

“没有,是他们到这里来的,”妈妈说,“新郎和他的父亲。他们就坐在那儿。”她用手指着议事厅,“他们茶都没喝,只喝了点儿水。还带了礼物,一盒很精致的糖果。你爸说他们很懂礼数,很善良。你爸看人没错的。”她强调道。

“这次恐怕不准,妈。”阿尼尔轻轻地摇摇头,“他们是在利用爸爸。

其实是想弄钱。如果爸爸上他们家看一看就知道了,他们家里乱七八糟,破旧不堪,地也没有人种。”阿尼尔看着妈妈的侧面,眼角还在抽动,“妈,那不叫婚姻,那叫骗局。他们想要的只是彩礼。如果爸爸不借钱,他们就不会同意那桩婚事,丽娜也就不会遭遇那样的不幸了。”

阿尼尔停住了,“这是个错误,妈。爸爸有过错。”

妈妈转身看他,黑色的眸子透出愤怒,一气之下,她伸手使劲朝他脸上打了一巴掌。“你哪来的胆子?”她压低声音,愤愤地说道,“你怎么可以责备你父亲?”她的目光如炬,恨不得在他脸上烧出两个洞来,“难道你觉得你比你爸更懂得人情世故吗?”她目光异常坚定,就好像她把他的下巴抓在手里一样。

她一把推开他,走出了厨房。

阿尼尔用手捂着妈妈打到的地方,感觉脸上发烫,他转身跟在她后面来到议事厅。“这不是你的心愿吗,妈?难道你不希望人们来这里就他们生活中的一些问题征询我的意见的时候,我给他们做裁决吗?”他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我可以给别人做决断,难道轮到自己家的事情,却不可以了吗?”

妈妈站着,手搁在爸爸坐着读书看报的那把椅子的椅背上。阿尼尔闭上眼睛,只觉得眼睛一阵灼热,他又睁开眼睛。“妈,每个人都会犯错,我自己就经常犯错误。”他的声音渐渐提高,变得有些不耐烦,“我曾因为一次失误要了病人的命。就因为我搞砸了,病人丢掉了性命;就因为我交的一个女朋友,我最好的朋友差点儿被人打死。那是我的过错。”

看到母亲的眼里噙着泪水、惊讶不已的神态,阿尼尔点点头,“是的,妈。我交过一个美国女朋友,我们有肉体关系。”他颓然坐在一把椅子上,用手托住自己的头。“不仅仅是丽娜有过去,妈。我想,恐怕你也不会觉得我的过去比她的好到哪儿去吧。”

妈妈离开爸爸坐过的椅子,走到屋前的窗前,扭头看着阿尼尔。从她起伏的肩膀可以看出她在大口大口地做着深呼吸。

“说到底,我的意思是,爸爸不是一个完人。和我们一样,他也有犯错误的时候。”阿尼尔站起来,朝窗子走了几步,但他没有伸出手去,将手放在妈妈的身上。“虽说他一片好心,但他的决定是错误的。丽娜因此差点儿丢了命。可以说她家因此倾家荡产。”阿尼尔的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几乎是在喃喃自语,“丽娜的爸爸为了保护她们母女俩,为了归还欠我们家的债,最后选择了寻短见这条路。”

妈妈站在窗前,目光呆滞、茫然:“你没有必要因为内疚和她结婚,阿尼尔。”

“不,我想和她结婚是因为我爱她,”阿尼尔说,停了一会儿,他想让妈妈明白这一点,“但这并不能改变爸爸做的决定是错的这一事实,妈,我们必须改正错误。”首先,不要施害于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