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妈大叔们变得越来越讨人嫌

2017-07-13  天地人和w


文 | 冯雪梅


一辆出租车冲进了正在机动车道上暴走的队伍,造成一死两伤。这个遭“重创”的暴走团,刚刚成立4天。队长说,“虽然占用机动车道不对,但这件事情就是司机操作不当,作为一个驾驶员,绝对不应该出现这种行为”。

与队长的观点截然相反,网络舆论大多认为“暴走团属于咎由自取”。一些媒体的标题也颇有些意思:神逆转!女司机开车冲入暴走团,致1死多伤,但网友们却都帮着女司机……如果是男司机撞人,大约不会刻意在性别上作文章上,其间暗含着一种歧视,即女性司机水平有限,容易出事。但是这一次,大家伙却都帮着女司机了,可见,暴走团更不受人待见。

从这样的表达里,可以感觉到歧视的链条正在发生变化,从女人转到了老人,因为暴走团里大多数是老年人。老人的形象正在逆转直下。传统的伦理体系,讲究尊老与敬老,老人们也多半是通达智慧慈爱的。


如今,这一“美好”形象已然被“扶摔倒的老人被讹诈”,“抢占篮球场跳广场舞”,“高音喇叭扰民”,“侵占机动车道暴走”等新闻彻底颠覆。网络上流传着一幅图片:十年前,公交车站,背着书包上学的小朋友挤不过买菜的阿姨;十年后,想打篮球的年轻人,无奈地看着球场被跳广场舞的大妈占领……网友们调侃: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

新闻图:广场舞团与想打篮球的青年发生冲突


在国外的航班及旅游景地,我也确实见识过大叔大妈们的强悍。原本安静的机舱,因为中老年旅行团的到来而喧嚣沸腾。抢座位(其实根本没什么好抢),占机舱行李架,然后对空姐提各种要求:举着保温杯要热水,耳机不好使要换,空调太冷了要调高,座位不好要换……得知没有多余的毛毯之后便抱怨:我这么大岁数了,冻病了谁负责?私自换座位被请回来之后义愤填膺:明明空着,为什么不让我坐?那口气做派感觉,就像飞机是自家的,想怎么着怎么着。我花了钱,你就该被我指使!

有时候,我还真有点儿为他们汗颜。确实咱中国强大了,您有钱了,可以在机场免税店一人身上裹一件burberry骄傲自豪,要求中文导购取这拿那,可人家只是一个人,纵有三头六臂,也忙不您花啦啦一群人呼来换去。游船上,热水免费,杯子收费。很快,满餐厅就飘起“老坛酸菜”的味道,拿着碗装方便面、保温杯打热水的中国大叔大妈奔走相告:快,有热水,不要钱!服务生坐在一边低头翻杂志不说话,我很怕看她抬起头来的眼光。甚至坏坏地想:没有中文导购、热水收费反倒更好!



为什么在一个有着尊老敬老传统的社会,老年人的形象会变成这样?有人说,这是缺少文化教养的一代人,在大革命大喇叭的喧嚣中长大,没有“精神底气”,岁数大了更是以老卖老,无所顾忌。确实,少年时的教育和经历,决定了一个人未来的行为方式,曾经在广阔世界战天斗地的人,与肩不能挑背不能扛的斯文书生有不同的气质,个人经历之外,整个社会的价值观也在起潜移默化的作用。

比如公私边界的不清。我们越来越强调和在意对私领域的尊重----这一点上,有一定的代际差别。我父母那一代,基本是把七大姨八大姑的事儿都当作自家事儿的,也不认为工资收入、住哪儿、电话号码之类是个人隐私。所以,当半生不熟的亲戚上来就问“你赚多少钱,娃大多了”之时,他们不觉得不妥,而我心里难免有戒备和抵触。

但是,对私领域的保护与尊重,并没有对等地体现在公共领域上。前些日子有新闻说,皇帝都不敢轻易走的天坛丹陛桥,却成了很多人的“理疗床”,光着膀子的,铺着席子的,卧倒一大片,全都当汉白玉桥是自家的坑。为什么公厕里的手纸被成叠地撕掉带走,以致不得不安装人脸监测仪?都想着把“公家”的变“私人”呀。

新闻图:天坛丹陛桥变成“理疗床”


如果只强调对私领域的保护而忽视对公领域的敬畏,谁能保证今天强调个人隐私的年轻人,不会变成以后抢占篮球场、机动车道的大叔大妈?共享单车所遭遇的破坏,就是最好的例证。

比如规则意识的缺失。这是老生常谈,也司空见惯。我开车过路口的时候,会抱怨行人不守规则乱闯;等我步行过马路,又讨厌汽车抢道。哈哈,随着角色的不同,我的规则意识在发生转变。而真正的规则,是在所有情况下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

你可以鄙视那些在机动车道上暴走的大叔大妈,甚至恨恨地骂两声撞死活该。可你敢理直气壮地批评学校幼儿园门口乱停车,堵塞道路接送孩子的家长吗?他们能让整条马路甚至几条街交通瘫痪。我只敢在心里抱怨,不然的话,身边的朋友会“拍死”我:有本事你去接接试试!

其实,肆无忌惮地占领机动车道暴走,和毫不客气地在学校周边停车,又有多少本质区别?如果运动场地少不是抢占篮球场的必然理由,停车场太远不够用同样不意味着能随意堵道。可见,缺失规则意识的,并不只是大叔大妈。只不过他们借助“年龄优势”更加无所顾忌罢了。

你讨厌大叔大妈们在公共场合大嚷大叫,可当你的孩子做出同样的举动,你是不是又以“只是个孩子”而希望别人不要与之计较?或者,用“你也带个孩子试试”来为自己辩解?如果我们认为公众场合应该举止得当,那么,这些礼貌和教养对孩子和老人同样适用。可往往,我们又是不是在区别对待?没错,孩子小不懂事,可很多时候不懂事的并不是孩子,为什么公众场合,就咱家的“熊孩子”不乖?

新闻图:学校门口送孩子的家长队伍


有个不太老的年长朋友说:如果舆论社会从“敬老”转为“惧老”,也就离“厌老”不远。老人们对此最好有所警觉,别真的像老话说的那样,倚老卖老。

我们生活在一个即将老龄化的社会,也都终将变老。如果这个社会真的由“惧老”变成“厌老”,那么未来的我们可能是最大的受害者。因而,大家所面临的问题,可能不是抱怨或者指责“大叔大妈们越来越讨人嫌”那般简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