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云端 / 咖啡书语 / 你是我永远等不到的人

分享

   

你是我永远等不到的人

2017-07-13  梦的云端


一江水-李维

来自岁月如歌

03:23

据说,许巍的一位好友,在上个世纪80年代去过一次西北。在那里,他第一次听到这首《一江水》,大为震惊,回来就把这首歌介绍给了许巍。

这首歌也是通过许巍传到我的耳朵,他沙哑的声音成了催泪弹,差点让我飙泪;然后,我又听了李维的版本,看到了歌词,更加心碎。

后来我才知道,它的背后,是一位老音乐家的故事,故事比歌曲更令人伤感。而这位老音乐家可能你也熟悉,就是改编了《青春舞曲》、《掀起你的盖头来》等出色歌曲的王洛宾。

风雨带走黑夜 青草滴露水

大家一起来称赞 生活多么美

我的生活和希望 总是相违背

我和你是河两岸 永隔一江水

1934年,正是风雨飘摇的时代,年轻的王洛宾从北师大音乐系毕业,在一所中学担任音乐教员。就在这里,他碰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位爱人,跳芭蕾舞的女学生杜明远。

都说好的爱情,就像一只秃笔找到了合适的笔帽一样般配,王洛宾和杜明远就是如此。他们俩,一个是音乐才子,一个是芭蕾才女,你唱我跳,好不快活。

爱情的风暴比外面的炮火更难抵挡,七七事变后,王洛宾就和杜明远结成了夫妻。

乱世中,能有一知心人相守,是不幸中的万幸。王洛宾深知这一点,更加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

可惜现实总是不尽人意。他俩一起到西宁参加革命,但很快,杜明远就因不能吃苦,回到了兰州。他们分居两地,感情也由浓转淡。

1940年的某天,王洛宾在西宁听说妻子变心,于是连夜赶回兰州。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他的一腔愤怒慢慢被冷气浇灭,化成了忐忑。

在自家屋外,他抬手敲门,希望能看到妻子的笑脸,没想到,迎接他的只有一句话:“今晚你住在哪里?”

住哪里?难道不是住他们的家吗?原来在她心里,这个家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所以她才会像对一个外人一样问他,他住哪里。

他们的爱情,开始时轰轰烈烈,结束时却冷得能让人窒息。王洛宾无意挽留变心的妻子,过两天就登报发了离婚通知。

也许,这就是爱情。你来时,我万分欣喜;你走时,我不留你。因为爱你,我不愿让你为难;因为爱你,我决定放手,留在原地,把痛苦留给自己。

一江水 许巍 - 珍藏许巍1995-2000作品全集 波浪追逐波浪 寒鸭一对对

姑娘人人有伙伴 谁和我相配

等待 等待 再等待

心儿已等碎

我和你是河两岸 永隔一江水

第一次婚姻破裂后,王洛宾对爱情失去了信心。他一心投身创作,再也没碰过恋爱。

这个时候,他在音乐上的名声已经渐渐传开,许多朋友知道,这个优秀青年至今单身,开始为他张罗对象。

起初,王洛宾回绝了所有人的好意,后来实在被烦得没办法,才勉强答应。

他对新妻子没什么要求,直言“给我找谁就谁,人家愿意就行”,甚至还说:“按照旧式的程序办,不见面,结婚时再见。”

王洛宾此时已经自暴自弃,他是抱着“报复生活”的态度,去接受这桩婚事的。他还在创作快乐的情歌,但歌曲背后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好在,上天不忍看到这个才子沉沦于憎恨中,给他派来了黄玉兰。

1945年初夏,王洛宾和黄玉兰结婚了。在掀开玉兰的盖头前,王洛宾还是满心无所谓,直到看到那张苹果一般的脸,他那如止水一般的心又起了波澜。

这是个稳重踏实的女孩,她的温柔与贤惠,深深地打动了王洛宾,渐渐将他从上一段情伤中拯救了出来。

一次,他惭愧对她说:“在上次婚姻的失意后,我心如死灰,本想马马虎虎地对待这段婚姻,以此报复生活,多亏遇见了你……”

黄玉兰听后,没有生气,反倒温柔地安慰他:“你不要太过意不去,我们都会变好的。”

妻子的大度,让他更加感激。妻子娴静温顺,他就给妻子改名“黄静”,表示他对她的爱。同时,他决定好好经营这段婚姻,回报这份感情。

谁知,好景不长,两人结婚6年后,就碰上了阶级斗争。王洛宾曾为国民党服务过,因此被扣上“反革命”的帽子抓入监狱。此时,恰逢黄静产后大出血,家中一片混乱。

囚车上,王洛宾听闻妻子的消息,心急如焚,最终决定:他要跳车,逃回家去!

他还是被抓了回去,在监狱里一待就是12年。产后体弱的黄静,等不回狱中服刑的丈夫,一个月后,就抑郁离世。

等待 等待 再等待

心儿已等碎

我和你是河两岸 

永隔一江水

起初,我听《一江水》,以为它讲的是求不得的爱情。心与心之间的鸿沟就像那宽阔的大江,你永远不能到达彼岸。

但后来,我发现,它讲述的故事远比我的想象痛苦。相爱的人被迫分开,天人永隔,明明互相想念,却只能对着彼岸垂泪。

所以,那句“我的生活和希望,总是相违背”才那么催人泪下。我们谁都渴望长长久久地拥有爱情,却总是在命运这个强大的对手面前,败下阵来。

这种面对命运的无力感,也许就是王洛宾这一生的体会。

但他没有被现实打败,而是说:“尽管我这一生很坎坷,我的爱情都没有好的结果,我仍然觉得,爱情就是信仰。”

他再也没有结过婚,家里永远挂着亡妻的画像。他醉心于整理民歌,在河的此岸等完了一辈子。

既然不能拥有爱情,那就用歌曲记录爱情,用余生守望爱情。王洛宾用他的后半生,与残酷的命运和解,也诠释了“视爱情为信仰”这句话。

记得李银河在王小波去世后,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在他一生最重要的时间, 他的爱都只给了我一个人。 我这一生仅仅得到了他的爱就足够了, 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痛苦磨难, 小波从年轻时代起就给了我这份至死不渝的爱, 这就是我最好的报酬, 我不需要任何别的东西了。”

我想,王洛宾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大概也是同样的想法。能与时间命运相抗衡的,唯有记忆与坚定不移的信仰。

我们无法预知生命的苦难,在浮世里如蝼蚁一般卑微。但我们可以选择心怀希望,面对人生,怀抱着对爱情的信仰,让自己从苦难中超脱。

这信仰就是:相信爱情的存在,而不奢望拥有;它来时全力以赴,它走时潇洒放手。这个信仰,我也想送给你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