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伊琍们:比起出轨,不会说话才是婚姻第一杀手

2017-07-14  天地人和w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热播,陈俊生与罗子君看似幸福的婚姻,因陈俊生的出轨,“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成了空话。


陈俊生婚内出轨固然可气,但对比罗子君的理所当然、疑神疑鬼,三句话不离“她是不是小三”“你是不是出轨怕我知道”,小三凌玲的善解人意,确实段位高出不少。


婚姻是角斗场,伴侣却不是你要斗争的人。



你嘴上的态度,影响你婚姻幸福的程度。

 

小说《我的前半生》里,女主角子君的妹妹恋情受挫,服用过量白兰地与安眠药企图自杀,手足无措的子君打电话给医生前夫求救。

 

当她讨好地说“不好意思,人家会想,你前妻家人恁地多事”,前夫哽咽难当:

 

子君,你几时变得这么客气懂事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此情此景令人感慨,原来多年相处,子君从未想过,即使是夫妻,也要小心翼翼地维护。

 

“子君,为什么我们从前未曾这么有商有量过?”


他俩婚姻的一个问题,被前夫一语戳破。

 

商量离婚时,丈夫指责子君多年来不够关心自己:


“子君,我不想批评你,但实际上,最近这几年来,我在家中得不到一点温暖,我不过是赚钱的工具,我们连见面的时间都没有,我想与你说话的时候,你总是在做别的事情:与太太们吃饭,在娘家打牌……”

 

子君道:“我也是一个人呀,我有我的自由。”


如果说养尊处优失去生机的罗子君已勾不起丈夫的热情,那么丈夫对妻子的冷漠认知也导致这段婚姻分崩离析。

 

“我是你的丈夫,亦是你的老板,你总得以我为重。”

 

亦舒曾说,人们日常所犯最大的错误,是对陌生人太客气,而对亲密的人太苛刻,把这个坏习惯改过来,天下太平。

 

语言是思维的外化,文字是情感的输出。没有人喜欢让步,每个人都想最大程度满足自己的喜怒。无法退让,学会克制语气和情绪就显得尤其重要。


成熟而准确的语言体系,就像学诚法师形容的那样,是人类社会与动物最大的区别之一。



 


冷漠比争吵更可怕,不打不骂照样会把人逼疯。


武侠小说里,最厉害的武功往往杀人于无形之中,不见血地结束对方性命。“冷暴力”就是婚姻里最厉害的一招。


经常看到类似这样的新闻:


刚成为妈妈的妻子,扔下3个月大的孩子,用一条黑色丝袜结束自己生命。在留下的遗书中,称自己一直遭受着家庭冷暴力,被丈夫虐待。


冷暴力是家庭行为暴力的一种,也就是通常意义上说的“精神/情感虐待”,英文表述都是Emotional Abuse。于家庭中,多表现为矛盾产生时,双方对彼此漠不关心,冷淡、轻视、疏远,曾亲密无间的人比陌生人还生分。


据民政部《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中国婚姻关系中的亲密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影响夫妻关系的三大因素为有效沟通、性忠诚和性格品行。


伤害夫妻亲密关系的主要因素中,“冷暴力”高居第一,占到了56.4%,高于出轨(52.4%)和夫妻生活不和谐(46.5%)的比例。


面对家庭冷暴力,“我宁愿你跟我吵一架,也不想这么不说话”是许多被冷处理的人,无奈的回答。


心理学上,冷暴力也称“筑墙逃避”。极为常见的表现是,当夫妻双方意见不合时,一方着急解决,另一方却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试图回避问题。


《人民的名义》里,李达康与欧阳菁分居八年,却一直没离婚。双方情感还在,却无法继续走下去。


“我知道欧阳的内心不够成熟,但是,我真的提不起情绪,来跟她周旋。”李达康面对王大路说出了自己对婚姻问题的真实想法。


不愿意、没情绪,所以就冷处理了。无法耐心地交谈,一旦交谈就忍不住吵架。矛盾没解决,秋后算账全是素材。堆积起来到了临界点,一句气话,就会成为压死婚姻的稻草。




要交流才看得到双方认知上的差别,“你懂得”也许不是真的懂。


在罗伯特·罗西里尼导演的电影《游览意大利》中,一对英国夫妇凯瑟琳和亚历山大,为处理亲戚的遗产前往意大利。旅途中,俩人的婚姻尽显疲惫与冷漠,关系已近崩溃。


双方不交流内心的想法,眼中的真相,最后的结果往往让人意想不到。


在妻子凯瑟琳看来,“经过八年的婚姻生活,我发现我们对彼此还是一无所知。”

丈夫则嘲讽“真是个奇怪的发现。”


马东主打的《好好说话》在谈到预防人际冲突时指出,其关键是明白一件事情存在两个版本。


为什么说有两个版本?


我们每个人在处理同一件事的时候,都有一个从自己角度出发创作的版本。在这个版本中,所有的行为都是有理有据、情有可原的。而他人视角版本里的差异甚至敌对,都是对我们本质上的不谅解。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婚姻关系。期望的亲密关系应该有“我一个眼神,你就明白”的默契。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即便是风雨同舟的夫妻,不说,相互之间也有诸多不理解。


在《军师联盟》中扮演司马懿妻子的刘涛,受访时表示,自己从司马懿和妻子的相处中体会到不少夫妻相处之道:“夫妻之间,懂得对方是非常重要的,在尝试理解对方的同时,你也能知道自己的接受程度在哪里。”


而说出来,正好填补俩人默契层面无法到达的空白,这样,才可以站在对方的位置,温柔诚恳地聊天。



我只是想找一个“亲友团”,你却当起了我的评委。

罗素说:“爱情应该像一棵树,它的根深植于地下,而枝干则伸展于天空。”


其实,婚姻也一样。树不会无缘无故长到繁盛,需要双方对彼此的浇灌。用挫伤对方的言语获得自我满足感,对婚姻并无益处。 


贾乃亮拍摄《产科男医生》说起演技,一个劲地夸赞李小璐,“她演艺生涯比我长,和她搭档,我是抱着学习态度的,一定谦虚接受指点”。


谈起夫妻相处之道,李小璐强调,生活中,会常夸对方好的地方。


婚姻里的对方是同伴,不是仇敌。说一句“不错”其实很容易。要知道适当的溢美之词不是奉承,而是婚姻长久转动的润滑剂。


如果夸赞不了,也别总给对方毫无建设性的差评。不会鼓励,当个听众也好。


想起以前看过一组故事:


一对夫妇买包子,男的问女的,“吃肉的还是素的?”

妻子回:“肉的。”

丈夫:“肉吃太多,一点不健康。”

妻子:“那就要素的吧。”

丈夫:“麻烦,早点说不就完事了,还变来变去。”

但换一下语气,或许又是另一番场景。

丈夫:“你想吃肉包子还是素包子?”

妻子:“肉的。”

丈夫:“好,但肉吃太多不健康。”

妻子:“那就要一个肉的一个素的吧。”

丈夫:“行,你等着,我去买。”



 

所谓的两情相悦更多时候是多巴胺的功劳。


对太多人来讲,当这些化学信息素的麻痹作用消失后,最初的浪漫并不足以支撑后续的交往。


梁家辉一句“女人的容貌在操持家务的烟火味中变老了,但她仍是我的爱人”,或许道出了婚姻的面貌:


真实的爱情不是两情相悦,而是互不嫌弃。


爱情最终会回归琐碎的生活,我们都需要相互体谅,好好说话。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