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大V / 文件夹1 / 凤凰卫视主持人杜平:寻找来自天外的信使

分享

   

凤凰卫视主持人杜平:寻找来自天外的信使

2017-07-15  科学大V

 直到几个月之前,我对陨石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虽然也有兴趣,但没有现在这样痴迷。去年冬天,我的同事朱文晖要去新疆办事,约我同去看看,“顺便到沙漠里捡几个石头”,说将来会非常值钱。什么石头呢?他说是陨石。
  说实话,我当时并不在乎找什么陨石,因为那么稀有的东西,在沙漠里寻找如同在大海里捞针,谈何容易就被我碰到。我感兴趣的是新疆,因为实在很惭愧,从来没有去过。这次终有机会去开开眼界,弥补一下久积于心的遗憾,也就心满意足了。
  到达乌鲁木齐的第二天早晨,我们驱车前往几百公里之外的一个小镇,与文晖的朋友林老板会合,他要亲自带我们去沙漠里寻宝。从乌鲁木齐前往那个小镇需要几个小时,我平生第一次见识了茫茫的沙漠,第一次领略了新疆地域之辽阔,也终于懂得了什么才是名副其实的广袤无垠。所谓少见多怪,也许这就是。以前在照片和电视上看到这种景象,当然也会心生感叹,但此时置身其中,感受截然不同,那是一种无以言表的体验,目中所见一切是如此的新奇,以至于在脑海里催生出无数稀奇古怪的思绪和想法。可是,车窗之外的远近景物在急速地变换,所有的思绪都来不及停留便匆匆地一闪而过,留下的只是一连串本能的感叹。
  终于到了小镇。它孤零零地躺在戈壁滩上,一条沥青马路穿越镇中央,重型卡车时不时地从身边轰隆而过。相比于南方的小镇,这里没有什么人气,虽然餐馆、旅馆、商店和加油站样样俱全,但荒芜而苍凉。就如同美国西部电影里的场景,所见人物都是开天辟地的铁打硬汉,就像胡杨树,饱经岁月沧桑,其坚韧的性格与严苛的生存环境浑然一体。这时候,笑容满面的林老板走出来热情地迎接我们,我不由自主地心生感慨:一位来自南方的实业家,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和勇气才能在如此陌生的环境里长期扎根啊。
  也能轻我们赶快出发,到远方的沙漠找陨石去。林老板对这一带地形的熟悉程度,可以说是了若指掌。沙漠上无路,更无任何标志作为参照,但他却非常自信地指挥司机驾车前行。很显然,这里的一切已经刻在他的脑海里。记忆就是最好的路标。
 
 

在此之前,陨石是什么样子,我从没有亲眼见过。如今在茫茫的沙海里,即使脚底下碰巧踢到一颗陨石,也不会有特别的感觉。于是,我紧随林老板的脚步,借着他猎人般的眼睛,开始学习辨认陨石。说来很奇妙,林老板大步流星地行走,根本不像是在沙里淘金。可是,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弯下腰去,拿起一块或大或小的石头看一看,然后向我介绍陨石的各种特征,直到我易地从沙土或砂粒中找到一个为止。
  寻宝的过程,说有多么奇妙就有多么奇妙。那种感觉,无论在任何地方,无论做任何事情,都难体会到。置身于荒无人烟的环境里,地阔天圆,浩渺与寂静,心中难免会产生无望和凄凉之感。可是,这种感觉怎么也敌不过寻宝的驱动力,它会让你产生无穷的希望。在沙漠里遍寻半个小时,耐心快要耗完时,突然眼前一亮,那种惊喜骤然洋溢于全身。试想想,在平常,我们穷其一生能够经历几次惊喜?又能努力出几次成就感?但在沙漠里,耐心就是机会,惊喜可以创造,所以,脚步不能停。我们那天连续七个小时就这样在沙漠里行走,除了饥饿,感觉不到疲劳。
  那次新疆之旅,收获是沉甸甸的,同时更让我开始着迷于沙漠和陨石,空闲之时便情不自禁地拿出猎物,一个一个地端详和欣赏。几个月之后,因为实在按耐不住沙漠的诱惑,我和文晖再次相约前往新疆。而我们对陨石的了解,也随之有所加深。
  网上有不少关于陨石的中英文资料,但大多都是重复转贴,有些语焉不详,甚至有相互矛盾之处。走遍香港的书店,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本关于陨石的英文书。我这才知道,连科学家对陨石的了解也是有限的。如此一想,像我们这些做着“土豪梦”的业余猎石者,就可以不要脸地自称半个专家了吧。
  陨石是来自天外的信使,背负着几十亿年前的故事。只可惜,我们对它知之甚少,因为凭借人类现有的知识和想象力,还无法完整地还原它漫长的过去,也不能完全明白它给地球带来了多少信息。陨石背后的故事,其实就是时间的故事。
  我们都自以为很了解时间的含义,其实不然。先不说陨石,就说石灰岩吧。石灰岩的年龄大约是5500万年,它们在温暖的浅海里形成,比陡峭山峰的凸起要早出3500万年。石灰岩形成之后就立即受到不停地侵蚀,经过几十亿次暴雨的冲刷,厚厚的表层露出了光泽。凝视这些石头,我们就可以想象到它们的过去,对它们所代表的时间的含义也就有一个基本的概念。
  相比之下,地球和其他星球,以及那些由死亡行星的灰烬所形成的陨石,它们的年龄与石灰岩相比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因为这些天体已经存在了45亿6700万年。天空中那些闪亮的流星,或者说陨石,早在地球形成之前就在太空中旅行,其旅程神秘而漫长。因此,在人类的全部历史中,这些不速之客的每次到来,都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陨石最早撞上地球大气层的最顶端时,飞行的速度大约是每秒20公里。不妨比较一下,美国宇宙飞船回到大气层的速度是每秒7.6公里,波音747-400在高空巡航的速度只是每秒0.25公里。陨石在这种高速度下撞击大气层,是其解体过程的开始。我们平常行走时也是与大气相撞,但不会有什么感觉,但高速坠落的物体与空气相撞就完全不一样。在宇宙速度下,陨石与大气层撞击就是优胜劣汰的过程,只有极其坚硬的陨石才能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在距离地球9-10公里的高空(相当于喷气式飞机的巡航高度),陨石变成很多碎片,宇宙速度的作用力开始减少,接下来就是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坠落。最终,那些幸存下来并且坠落到地球的物质,都是原有陨石的最为精华的内核。



  在相当大程度上,陨石的命运决定于其体积的大小。灰尘颗粒般的陨石,几乎不受宇宙速度的影响,因而是以漂浮的方式,完好无损地进入大气层表面。砂粒般大小的陨石在高空中与空气摩擦而燃烧,形成了流星。而较大的陨石在进入大气层时依然保持着高速度,有些会在高空中烧成灰烬,有些则被部分烧毁,剩余的部分坠落到地球表面。若要判断陨石可能会降落在何处,我们要观察陨石在空中的“熄火点”。当陨石不再燃烧发亮时,它就停止了飞行,改而以自由落体的方式坠落。至于极其巨大的陨石,在进入大气层之后依然保持着部分或全部宇宙速度,并以宇宙速度撞到地球表面,产生极大的冲击能量。灭绝恐龙的陨石效应,就属于这一类。

科学家们认为,直径为十公里的陨石坠落地球的现象,一亿年才有可能发生一次,这相当于地球上一切生物存在时间的十倍,因此我们在有生之年不可能遇到。
  对于科学家来说,研究陨石的意义在于陨石是否给地球带来了生命,在于如何改变了地球上的生态,但迄今为止的研究成果还是有限。这表明,人类在研究比自身历史更久的天外之物时,依然有太多无能为力之处。
  而对于普通人而言,自古罗马以来,人们都一直从自身的知识、信仰、经历和心理期待出发,赋予陨石以非凡的意义,视之为神物,是“上帝的信使”,是吉祥之物,因而顶礼膜拜。
  当然,当代人之所以迷恋陨石,一方面是出于神秘感,另一方面,或者说更大的原因,是出于功利的目的。陨石的最大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天外之物,地球无法产出,所以收藏价值无与伦比。人类有能力探测和开采地球本身的宝石矿藏,但不可能探测和开采出陨石。陨石就是运气,有运气才能遇到它。有一次,朱文晖送一颗小陨石给朋友,朋友立即脱口而出八个字:“天外之物,石来运转”。由此可见,只要是懂行的人,都知道陨石的宝贵。
  除此之外,陨石具备作为收藏品的全部要素,包括观赏、科研和实用。其观赏价值在于,表面光泽和形状各不相同,没有一个重复。尤其是我们在新疆沙漠里找到的火星铁陨石,表面极其光亮,在阳光下散发出银光,与地球上任何铁质物体完全不同,非常漂亮。至于其形状,或拟人或拟物,观赏价值独特。
  值得提及的是,火星铁陨石没有磁性。我们反复用磁铁来检测,但毫无吸引力。这个现象打破了“凡是铁都有磁性”的定律。我在网上看到,国外有个自称是陨石专家的人说,没有磁性的陨石就不是真陨石,这个论断显然是武断的。我查找了有关资料,才知道火星曾经发生过一次天体剧变,结果使之失去了磁性。至今为止,人类对火星的探索依然处于初始状态,而火星陨石没有磁性这个事实,可以作为研究的依据。
  


铁陨石自古以来就是极少数人的奢侈品。中国古代权贵人物的宝剑就是用陨石锻造的,上千年埋于地下,出土时依然完好而锋利。如今,高档品牌的昂贵手表,就是用陨石做底盘,坚硬、沉重而不生锈。俄罗斯索契冬奥会上,金牌上镶嵌了一颗很小的陨石作为点缀,使金牌的价值变得不同凡响。由于极其稀有,铁陨石不可能广泛应用于日常生活中,就如同黄金和钻石不可能成为超市里的大众商品。
  最近这些年,陨石的价格一直在上涨,乃至超过了钻石。普通铁陨石的价格在国际市场上已经达到了每克500-600美元,而且每年都以30%的幅度上涨,只是中国国内的收藏者一直把眼睛盯在玉石上,对天外之物还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对其收藏价值更是没有多少认识。不过,新疆一位陨石收藏者去年底推出一颗陨石,标出80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着实令人大受鼓舞,因为这意味着,将来会有越来越多地人意识到陨石的珍贵。(杜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