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医书馆 / 名老中医的秘... / 77 腹泻——溃疡性结肠炎(王国三方)

分享

   

77 腹泻——溃疡性结肠炎(王国三方)

2017-07-23  学中医书馆

腹泻——溃疡性结肠炎(王国三方)

【组成】 口服基本方:党参18~24g,白术10~15g,肉豆蔻10g,葛根10g,黄芪15g,补骨脂15g,木香6g,白头翁24~30g等。

灌肠液基本方:炮姜10g,地榆10g,败酱草15~30g,黄柏10g,石榴皮10g等。

【用法】 每15天为1个疗程。口服方每日1剂,水煎200ml,早、晚各服100ml,灌肠液煎成80ml,每晚保留灌肠1次。用药期间忌服生冷油腻。

【功效主治】 温补脾肾兼以清热燥湿法。治疗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

【方解】 王国三老师谓:“本病总的规律是始为热中,末传寒中,最后导致脾肾虚寒。”口服方中用党参、白术入脾培中气,强脾运,以燥中宫之湿,从根本上绝泄泻之源,辅以肉豆蔻、补骨脂温补脾肾以祛脏寒,脾暖、肾温而使气蒸湿化。师谓:“成泄无不由脾虚不能运化水湿或肾虚不能蒸化水湿两者,暖中宫而固肠,补相火而强土,火旺土强,则能制水而不妄行。”《黄帝内经》云:“清气在下,则生飨泄”,一味葛根升中止痢。阴湿之邪阻碍气机,用纯阳气味之木香,温燥除湿而行气坚肠胃。热在湿中如油入面,难解难分,病程之中兼夹不净,时起为患,用白头翁直入肠间驱逐残羁之湿热以净病邪。方中用黄芪更有妙意,一是补中气,再者取其托疮而愈肠中之病灶。总之,全方以温补为中心,兼用辛燥清解之品,恰与慢性结肠炎之脾肾虚寒为其本、湿热不净为其标的病机丝丝入扣。配以灌肠方的目的主要是从标入手,直捣病所,温清并用,愈合创面。方中温性之炮姜、石榴皮,旨在从虚入手,炮姜善守中肠,温土摄血,石榴皮酸温,涩中肠而止痢;湿浊趋下,痢责下焦,故选性沉降之黄柏、地榆,苦寒可清解盘结于肠间之湿热,地榆又能止血。石榴皮温而涩,固肠止痢,黄柏苦寒而清湿热止痢,一寒一温,一涩一清,相反相成;炮姜辛温,温土摄血,地榆微寒,凉涩止血,一温一寒,一摄一涩,相得益彰。再用败酱草助黄柏清肠中瘀滞。不论是口服方还是灌肠方,温补脾肾贯穿始终,寒温并用,清解温涩,相反相成,切其病机,是以临证中取得了较好疗效。

【加减】 大便稀溏,黏液多者加苍术、薏苡仁、汉防己;出血多者,加地榆炭、白及粉(冲服);里急后重,肛门灼热者,加秦皮,黄连、黄芩、厚朴;面白肢冷,阳虚甚者,加炮附子、吴茱萸。

【验案】 杨某,女,23岁。腹泻、黏液脓血便反复发作近3年,每因劳累、过食生冷油腻而复发。曾用中、西药多次治疗,均未完全控制。近1周来,因食生冷而复作,大便稀溏带血及黏液冻状物,日行4次或5次,腹胀,左下腹隐隐坠痛,喜温喜按,肛门灼热并有下坠感,面白体瘦,纳谷不馨,舌质淡红而瘦薄、边有齿痕,舌苔薄白,脉沉细无力。纤维结肠镜检:乙状结肠黏膜充血水肿,局限性糜烂。病为泄泻,病机乃虚中夹实,病位在脾肾,证属脾肾气虚,湿热不净。治以温补脾肾,兼以清热燥湿。药用:党参18g,白头翁24g,黄芪、补骨脂各15g,白术、葛根、薏苡仁、肉豆蔻、地榆炭各10g。水煎服,每日1剂。另:炮姜、地榆、石榴皮各10g,败酱草15g。水煎60ml,每晚保留灌肠1次。

药后10天,大便无血,但仍多黏液冻状物,肛门坠感,左下腹隐痛。灌肠方不变,口服方减地榆炭,加苍术10g、秦皮8g。续服20剂,诸症消失。纤维结肠镜检:乙状结肠黏膜充血水肿及局限性糜烂消失。补中益气汤善其后,以临床治愈出院,追访1年无复发。

【方源】 赵育才,任凤兰.王国三治疗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经验:附100例临床分析.上海中医药杂志,1993(6):6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