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星宇6prgq9pe / 待分类 / 那些年,我们的暑假!

分享

   

那些年,我们的暑假!

2017-07-26  张星宇6pr...

我披上毛巾被,把拿硬纸板剪的旗头勒在脑门儿上,捋顺了中国结上剪下来的吊穗儿。自觉一切妆点得当,一起范儿,高喊一声:

“格格驾到。。。”

这就是我小时候暑假,那是《还珠格格》正火的时候。每年六七月份儿,配合着某卫视不厌其烦的重播,我和我堂姐总是乐此不疲的还原着剧情。

我们一人分饰多角,张牙舞爪的我,担当小燕子、尔康和皇后娘娘;温柔甜美的堂姐则饰演紫薇、五阿哥和皇阿玛。姐妹情深的时候,我们本色出演; 爱情戏的时候,我们懵懵不懂,还有最过瘾的宫斗戏,一个滋哇乱叫,一个叽叽喳喳。当然,有时排演大场面,也请来爷爷奶奶助阵。他们饰演的角色有点儿杂,有时候是皇上皇后,接受我们的三拜九叩;有时候是小桌子、小凳子,扶着格格转圈儿散步;还有时候是拿着针的容嬷嬷,但总是演的慈眉善目,没有一点儿容嬷嬷的样子。

我除了是主演之一,还是“戏”里的服装师,哪个花色的毛巾被,配哪个色的纱巾,我都有自己一套固执的理念。我堂姐则是道具师,负责布景。几个棉被摞在一起构成一个桌,几个枕头铺在一处形成一张床,她心里都有数的很。 奶奶则是我们暑期档的重要赞助商。她不仅为我们提供了玩耍的场地,还尽一切可能满足我们所有的无理要求。

服装有了,道具有了,我们缺一个最重要的家伙事儿,那就是格格们脑袋上带的旗头。没有它,清宫格格剧就失去了清宫的味道,不明就理的人乍一看还以为在拍修仙穿越剧。奶奶在我们的央求下没法子,只能亲自动手做。用硬纸板剪出个旗头的影儿,再在上面崩上一块黑布,把客厅花瓶里搪了十年土的大红绢花缝在正当中,在两端坠上中国结上剪下来的红穗儿,把这沉甸甸的一堆绑在在宽发卡上,再缝上一条松紧带加强固定。得嘞,旗头完成!这东西带在头上晃晃悠悠,脖子得梗着点儿,下巴得收着点儿。走起路来自然而然就拿起了格格范儿。但这样的旗头奶奶只给做了一个。于是每逢小燕子和紫薇的对手戏,最终都会演变成一场“一个旗头引发的战乱”。后来为了熄灭战火,奶奶又想出个办法,将一把丝绢的旧扇子固定在发卡上,弄出个招风的鸡冠,着急的时候也能当做旗头救救场。

小时候的每个暑假,我和堂姐都是这样笑着闹着在奶奶家度过。我们最盼着暑假,因为一到那时候,我们就能见到奶奶,见到彼此,全家总动员的陪我们做格格梦。即使是后来,《还珠格格》这股风渐渐吹过,以30年代为背景的《情深深雨蒙蒙》火了起来,我们两个还是没能甩掉毛巾被和旗头,依然钟情于自己的格格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儿渐渐也忙了起来,暑假不再是尽情玩耍的时间,有了升学的压力,小孩子的眉头也不只为抢玩具而皱了。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们告别了校园,也告别了暑假。再没了聚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时候,偶尔的相聚也是来去匆匆。有了无所不能的网络、手机,看似拉近了距离,但人和人面对面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上个月回奶奶的老房子收拾东西,在床底下翻腾出一个落满灰的纸盒子,里面躺着那两个奶奶亲手设计缝制的旗头。我掸了掸土,试着往头上带。但发卡太小,头太大,加上发卡里的塑料已经老化变脆,带不上也不敢强求。我小心的把它们放回盒子,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堂姐: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暑假吗?

- E n d -

我披上毛巾被,把拿硬纸板剪的旗头勒在脑门儿上,捋顺了中国结上剪下来的吊穗儿。自觉一切妆点得当,一起范儿,高喊一声:

“格格驾到。。。”

这就是我小时候暑假,那是《还珠格格》正火的时候。每年六七月份儿,配合着某卫视不厌其烦的重播,我和我堂姐总是乐此不疲的还原着剧情。

我们一人分饰多角,张牙舞爪的我,担当小燕子、尔康和皇后娘娘;温柔甜美的堂姐则饰演紫薇、五阿哥和皇阿玛。姐妹情深的时候,我们本色出演; 爱情戏的时候,我们懵懵不懂,还有最过瘾的宫斗戏,一个滋哇乱叫,一个叽叽喳喳。当然,有时排演大场面,也请来爷爷奶奶助阵。他们饰演的角色有点儿杂,有时候是皇上皇后,接受我们的三拜九叩;有时候是小桌子、小凳子,扶着格格转圈儿散步;还有时候是拿着针的容嬷嬷,但总是演的慈眉善目,没有一点儿容嬷嬷的样子。

我除了是主演之一,还是“戏”里的服装师,哪个花色的毛巾被,配哪个色的纱巾,我都有自己一套固执的理念。我堂姐则是道具师,负责布景。几个棉被摞在一起构成一个桌,几个枕头铺在一处形成一张床,她心里都有数的很。 奶奶则是我们暑期档的重要赞助商。她不仅为我们提供了玩耍的场地,还尽一切可能满足我们所有的无理要求。

服装有了,道具有了,我们缺一个最重要的家伙事儿,那就是格格们脑袋上带的旗头。没有它,清宫格格剧就失去了清宫的味道,不明就理的人乍一看还以为在拍修仙穿越剧。奶奶在我们的央求下没法子,只能亲自动手做。用硬纸板剪出个旗头的影儿,再在上面崩上一块黑布,把客厅花瓶里搪了十年土的大红绢花缝在正当中,在两端坠上中国结上剪下来的红穗儿,把这沉甸甸的一堆绑在在宽发卡上,再缝上一条松紧带加强固定。得嘞,旗头完成!这东西带在头上晃晃悠悠,脖子得梗着点儿,下巴得收着点儿。走起路来自然而然就拿起了格格范儿。但这样的旗头奶奶只给做了一个。于是每逢小燕子和紫薇的对手戏,最终都会演变成一场“一个旗头引发的战乱”。后来为了熄灭战火,奶奶又想出个办法,将一把丝绢的旧扇子固定在发卡上,弄出个招风的鸡冠,着急的时候也能当做旗头救救场。

小时候的每个暑假,我和堂姐都是这样笑着闹着在奶奶家度过。我们最盼着暑假,因为一到那时候,我们就能见到奶奶,见到彼此,全家总动员的陪我们做格格梦。即使是后来,《还珠格格》这股风渐渐吹过,以30年代为背景的《情深深雨蒙蒙》火了起来,我们两个还是没能甩掉毛巾被和旗头,依然钟情于自己的格格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儿渐渐也忙了起来,暑假不再是尽情玩耍的时间,有了升学的压力,小孩子的眉头也不只为抢玩具而皱了。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们告别了校园,也告别了暑假。再没了聚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时候,偶尔的相聚也是来去匆匆。有了无所不能的网络、手机,看似拉近了距离,但人和人面对面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上个月回奶奶的老房子收拾东西,在床底下翻腾出一个落满灰的纸盒子,里面躺着那两个奶奶亲手设计缝制的旗头。我掸了掸土,试着往头上带。但发卡太小,头太大,加上发卡里的塑料已经老化变脆,带不上也不敢强求。我小心的把它们放回盒子,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堂姐: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暑假吗?

- E n d -

上海办公室设计上海办公室装修 办公室装修设计 厂房装修办公室装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