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耕云种月 / 待分类1 / 如歌行板 | 曾静:邂逅东涌水乡,婉约了谁...

0 0

   

如歌行板 | 曾静:邂逅东涌水乡,婉约了谁的流年(三章)

2017-07-27  读书耕云...


文|曾静

图|网络


 
回眸,时光无言


        幽深了又幽深的青砖黛瓦水乡古镇---东涌,年复一年的诉说着不老的传奇。眼眸,穿过了流年的围栏。沿着珠江、马遛岗、焦门河一路走来,邂逅,那年,那月,那人。邂逅,那永远的疍家艇。
        经年,一路走来,潮湿了青砖黛瓦的回眸。曾经风雨的从前,早已被时光尘封,定格成,一份红尘独特的韵味,回旋在悠长悠长的水乡古巷。
        此岸,彼岸,只是隔着一帘濛濛细雨。念不老,情未荒,稠密如织。雨后晴朗,徜徉在诗意的青砖古巷,总会觉得会有一扇门是为我而开,有一道风景是为我而留。或许,是水乡的多情,亦或是我的多情吧。这些老旧的屋檐庭院,总会给人一种莫名的眷恋与喜欢。
        安静地走在古巷中,有一种油纸伞的寂寞萦绕于眉心。明明很葱茏的一些东西,却忽然有了一种叫做沧桑的情愫。老墙,旧院,人去楼空的幽幽古巷,承载着斑驳而鲜活的记忆,是年轮将它们一片片剥落。错过的风景,留在了永远的昨天。
        就是这些散落的芬芳,记录着每一个过客云水的漂泊。人来,人去;月缺,月圆。只有无言的时光,守候在这里,不问因果,不管去向。






流年,青黛记忆


        梦里,邂逅水乡古镇东涌。那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心事,如诗,如雨,氤氲着淡淡的轻愁。是被俗世烟尘,搁浅的太久,还是怕年华苍老,惊扰那一袭香云纱的守候?那不知归去的背影,是谁一生空等的惆怅?
        季节的风,掠过流年的门扉,摇响了岁月的风铃。在回眸的瞬间,又瘦了一圈。不知,那遥遥无期的执念,何时可以抵达?想了千遍又千遍的梦里水乡古镇,在一个不经意间,我向你走来了。
        疍家女,遗落在一橹浆镐的传说里。仿若,时光罅隙里遗落的一道往事。忽远,忽近;忽明,忽暗。任一场场绵绵的细雨,浸润的湿漉漉。
        紧蹙的眉间,始终隔着一帘濛濛细雨,惆怅着一怀水乡古镇带给我的心事。心事,婉约着我此生不变的守候。即使,执一支蘸满水墨的素笔,任我怎样费尽万水千山,也无法描摹那曾经的繁华。
        庭院深墙的缝隙里,滋长着青苔。青石巷的幽深,终是在潮湿的季节里沾染了丝丝惆怅。纵然,时光老去。那些斑驳的记忆,依然会守着一寸天涯的时光。安静的向我倾诉,那些浪漫的从前。
        穿越,记忆的水乡古巷。将烟雨相依的暖,折叠成红尘深处芬芳的诗意,在一笺水墨里尘埃落定。咸水歌的韵律,是我今生最温婉的音符。
        烟雨中,是谁,等了又等,唤了又唤?任时光荏苒,经历过多少变迁,几多轮回。也无法把水乡古镇青黛的记忆,更颜。与青砖黛瓦古镇的长巷,赴一场梦中水乡之约。





梦里,邂逅水乡古镇


       翻来覆去的心事,是被等待迷离了足迹,还是被红尘幽深了过往?水乡古镇风情街青砖黛瓦的麻石板上,紫丁香的芬芳已经逝去。
       静谧夏季的水乡古镇,是谁的脚步扰了花开的安宁?婉约的身影,茕茕孓立,在老去的时光里若隐若现。芳华绝代,在一湾寂寞里玲珑成一首唐诗宋词的清韵。月月年年,咸水歌在水乡古镇的烟雨里轻唱浅吟。
       情深深,雨濛濛,多少缱绻风雨中!吉祥围里,那扇古老的门,是否还是旧时的模样?转身,一份怅然,诠释了所有的爱恨痴缠。我的心事,在水乡古镇的烟雨里徜徉。。缘聚,缘散,如烟花般绚烂。即使,芳华老去,又有何憾!或许,唯有留下的才是最值得我们珍惜!
       轻轻捡拾起,时光深处的感动与眷恋。静静收集,水乡古镇庭院檐下的鸟语与花香。我用,曾经的丹青,将流年的平仄,描摹成一幅最美的水墨江南,任时光老旧,心素如简,寂静清欢!
       若,可以放弃漂泊。那么我愿,岁月静好,就这样定格一幅最美的水乡古镇风情写意。让画中的青墙黛瓦永不褪色,让流年的时光永不老去,让短暂的邂逅,成为烟雨深处水乡古镇最美的风景!







作者简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