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文竹 / 无题 / 文章详情

0 0

   

文章详情

2017-07-28  青鸟文竹

1.

前几天,看到一条热搜:“摸排农村留守儿童。”读完这篇官方报道,我想到了自己儿时的生活,陷入回忆里,感慨总算熬过去了。

我在东莞出生,不久被送回乡下。奶奶八七年车祸去世,爷爷不懂育婴。父母便又将我送到家境较好的姑婆婆家。我就这样开始了我的一生。

稍大一点,该上学了,我又被送回老家,交给爷爷抚养。

就这样,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

如今在乡下,对孩子“只生不养”已成风气,留守儿童也愈发常见。他们目光迷茫,神色胆怯,真像小时候的我呀。有时候,我很担心,他们会不会因疏于管教而犯罪,因缺乏交流而自闭,因想念父母不得而自寻短见。

他们的未来究竟会怎样,想着想着,我的手心不知不觉捏出了汗。

在很小的时候,因为没父母的撑腰,我常受欺负。亲戚见我软弱,冷冷地摇头,似乎在说:“这孩子没救了。”伯母常批评我:“你别老低着头。生活越是折磨你,你就越要抬头挺胸。你这样软弱,谁会可怜你呀?”

当时,我因软弱而选择了逃避,以为低下头就能避开一切。

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我终于明白:“人如草命,野火烧不尽。”

91b227d0270df7ef13a332561a495887.jpg

2.

年初,发小跟我聊天。我们安静地倾听对方叙述过去的一年的经历。听完他的故事,我才明白我的也只是件寻常事。

去年,发小经营的工厂意外发生爆炸,损失了近三十万。那段日子,他都快不想活了。在他万念俱灰之际,孩子出生了,他决定借钱再战,期待东山再起。

许多人支吾其词,不大愿意借钱给他。他就抵押房产,跑去银行贷款。

值得庆幸的是,生意上的人脉还在,得知他遭逢变故,纷纷让利。每谈完一笔生意,他都躲在厕所里痛哭一场。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工厂重建了,开始盈利了,现在他正慢慢还款。

二十刚出头的他,已长出了白发。我看着他,不由感慨:眨眼几年过去,那个曾经爱逃课的少年,如今已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发小疲惫地对我说:“都过去了,还提什么呢。日子总要过下去,你要相信,总有一天你也会出头。”我看着在他怀里安睡的小侄子,那肥嘟嘟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我忍不住感叹:“生活是一位多么严苛的导师呀。”

没有哪个人、哪个家庭会是容易的。谁不想幸福安稳,谁愿意颠沛流离?当遇到不幸时,你除了坚强还能怎样?

人生最终还得靠自己。

d24ccc9bc957a4f3fa212ceda5bfd5c4.jpg

3.

有一位老人,住在我家不远处。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马革裹尸,赴越参战,成了烈士;二儿子严打期间犯了流氓罪被枪毙,老伴被活活气死了;小儿子脑子有问题,是个傻子。

很多时候,老人都会陪着小儿子,在太阳底下,帮他梳着那一缕缕苍白的头发。每每看到此景,我的眼眶总会禁不住湿润。

小时候,我常去他家玩,也曾唐突地问过他,面对那些变故,心里怎么想的。他看着我,笑了笑,说:“还有一个傻儿子,哪能这么快就走。”

从他爽朗的笑声中,我看到一份豁达,一种对人生最诚恳的态度。

老人对我说:“除了生死,其余都不算什么。”

我当时不明白老人话中的深意,因为还没被生活逼到那份上。

当生活把我们逼到绝境,往往会丢给我们一根绳子,说:“你自己从悬崖爬上去吧。”

为了活下去,我们只能照做。我发现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你看他可能弱不禁风,可他却拥有“愚公移山”的坚决。

74c9fbf1c89436a68ba1795a195b294c.jpg

4.

面对困苦不堪的艰难生活,朋友说我强大得没心没肺。

我不由苦笑,我只不过比别人多经历了一些磨难。我也曾软弱过,也有过易碎的玻璃心。如果你也走一遭,或许会比我更强大。

只不过在生活中,有些人走得顺利,有些人过于坎坷。而我,恰巧就是那个过得坎坷不顺利的人。

小时候的“留守”,尽管苦,那也得含着;尽管痛,那也得忍着;尽管孤独,那也得咬牙挺着。有些事做久了,就习惯了。习惯之后,才能风轻云淡地与人谈论那些过往与曾经。

哪有什么值得夸赞的,不过是被环境逼出来的罢了。

少年时,喜欢看《雾都孤儿》,里面有这么一句话:“欢乐与悲伤交汇在命运之被里,其中绝对没有辛酸的眼泪。因为连悲伤本身也已冲淡,又裹在了那样甜蜜、亲切的回忆之中,失去了所有的苦涩,成了一种庄严的快慰。”

我所理解的那种快慰,正是如野草不尽那般谦卑生命的升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