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开挖 / 新疆 / 我镜头里的“独库”公路

0 0

   

我镜头里的“独库”公路

2017-07-28  非开挖

2017年6月下旬,我与好友们相约,自驾车赴新彊采风。返回途中,特意遊走了217国道,也称“独库”公路。它,宛如一条巨龙盘卧天山,北起独山子,南至库车,全长562公里。先后翻越4个冰山达坂,跨过5条天山主要河流,还有一条国内海拨最高的哈希勒根公路隧道。横亘崇山峻岭,遊走深山峡谷,一路感受四季,数天走过春夏秋冬。


第一天 库车启程,目标:巴音布鲁克,距离:230公里。走出库车70多公里以后,眼前红褐色的山体直插云天,像似一簇簇燃烧的火焰,红的那样迷人、雄奇和险峻,还有几分幽深、宁静和神秘,这就是库车大峡谷,有的亦称天山大峡谷。我们沿着老鹰沟峡谷边走边摄,看到山体似乎被风蚀得千疮百孔,但在阳光映衬下山体玲珑剔透,宛如巨大的浮雕艺术殿堂,令人流连忘返。

峡谷地处天山山脉南麓,库车县以北70多公里的独库公路的一侧,峡谷由红褐色的巨型山体群组成,当地称之为克孜利亚(维吾尔语意“红色的山崖”)。峡谷近似呈南北弧形走向,全长5000多米,谷端至谷口处自然落差200米以上,谷底最宽53米,最窄处0.4米,仅容一人低头弯躯侧身通过。

拍完大峡谷,回到“独库”公路继续北上,前行不长时间,景色秀美的小龙池便展现在我们眼前。它,犹如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石,镶嵌在“独库”公路旁的一侧,与大龙池一前一后,两池遥相呼应。无奈,为了赶时间,我们在此没有久留,拍了几张照片后便成了匆匆过客。

其不远处,有一个面积更大的湖泊,叫大龙池。据说,大龙池面积有2万平方米,海拔也高,3700米左右。四周环山,由天山雪水融汇而成,水域宽阔,清澈见底,终年白雪皑皑。在蓝天白云映衬下,水天一色美到了极致。

过了大龙池,就开始翻越险要的铁力买提达坂,不知翻了多少个弯才到达哑口。过垭口不久,便进入巴音布鲁克境内,水清、草绿、马壮、羊肥的景色立马映入我们的眼帘,不仅视觉得到了享受,更为在南彊热浪里度过数日的我们,带来了丝丝凉意。这种养眼舒服的感觉就甭提了。

“巴音布鲁克”蒙语意为“丰富的山泉”,一个雪山环抱下的世外桃源,“九曲十八弯”、天鹅湖都集中在这儿,每逢夏季到此旅游的人络绎不绝。夜幕降临前,我们搭乘区间车进入景区拍摄九曲十八弯落日,直到日落余晖慢慢散去我们才返回住地。

去“九曲十八弯”,首先经过的是天鹅湖与大片大片的湿地,我没有错过,随手用长焦与超广角拍下了这两张通透、靓美的图片。

第二天 沿“独库”公路北上,目的地——→那拉提,全程80公里。清晨,走出巴音布鲁克不久,便看到前方左侧的山顶,云雾缭绕,天空或淡蓝或粉红,或乌云密布,犹如海市蜃楼,美轮美奂。当我们翻越天山拉尔墩达坂时,看到盘山公路迂回曲折,路基下是万丈悬崖。到达3200米的最高点时,浓浓的雾气已笼罩整个山顶,视线不足几米,无奈只好选择道旁安全地带停车避雾。此时,高耸的山峰寒气逼人,似乎瞬间穿越时空来到了初冬,真冷。天气渐好,我们打开车灯双闪继续前行,前方景色精彩纷呈:山谷里弥漫着野花的芳香,山间河水清澈的见底,山坡上随处可见平缓的草场,牧羊人在毡房里点燃柴火,袅袅炊烟缓缓升腾。也许,这一段是独库公路最美、最有看点的地段。

巴音布鲁克以北10多公里,“独库”公路左侧的路旁,一蒙古包式的毡房孤零零地座落那儿,倒是五星红旗格外突出与醒目,随着清风与晨雾飘扬不止。我用富士XT—1微单相机,留下了这一值得记忆的瞬间。

穿越拉尔墩达坂后,眼界突然开阔起来,可以尽情饱览天山草原风光,还有鲜明特色的家庭牧场。我冒昧地走进一家牧民的毡房,还好主人友善地迎接了我这个陌生人,并允许我拍了她许多劳作状态下的照片。感谢这位蒙古族女孩,叫我拍了这些我所喜欢拍的人文与生活场景图片。

巩乃斯附近的风景也目不暇接,雪山、草原、牛羊、河流和毡房点缀其间,一路显得绚丽多姿,边走边看边摄已经是我们行程的常态。到达217与218公路交汇处后,我们暂时脱离“独库”公路,转向沿218公路去往那拉提、喀拉峻与昭苏河谷方向。

那拉提,犹如一块镶嵌在黄绸缎上的翡翠,格外耀眼,山峦起伏,绿草如茵,溪水柔美。可谓:天边沃雪一片, 马儿走在草原。 景色多么美好, 白雪还有蓝天。

第三天 那拉提——→特克斯。路程较远,足有270多公里。一路可谓是:蓝天遮帐,白云驰骋,望断戈壁雪山晴。峽谷松杉原草绿,一路婉转绕山行。

第四天 特克斯(八卦城)—→琼库什台。琼库什台是个不为人知的小山村,在八卦城东南方向的80公里处,是一个有300多户、1700多人的牧业村,居民以哈萨克族居多。虽说只有80公里的距离,但公路有一段白天铺沥青,耽搁了我们行车的时间,我们起了大早,也贪了晚集,到达琼库什台已是零时1点。

自然静谧的小山村,四面环山,房屋依水而建,落差较大的库尔代河流经山村,河谷较宽,常年水流不止,清澈的溪流从房前屋后潺潺流过。我们是趁着夜色到达琼库什台的,山村一片漆黑,只有哗哗的流水声在山村回荡。

山村风景,犹如“世外桃源”,毫不夸张地说,走过太多太多的地方,没有一个地方像琼库什台这样如此纯粹,如此自然与静谧。原生态下透露出古朴的气息,或许是国内仅存不多的从来没有被污染过的净土。

返回特克斯的路上,偶遇哈萨克族牧民挤马奶。还甭说,那套装素是典型的哈萨克族打扮。此景难得,也许这是南彊之行最意想不到的收获。

喀拉峻草原在特克斯县东南向,距离县城50多公里,是一个典型的山地类型的草原。地势起伏,山间连绵,视野开阔,一望无边。我们是由琼库什台返回八卦城途中进入景区的,正值中午光影不是很好,随意拍了几张便上路了。给我的感觉喀拉峻与那拉提没有多大差异,商业化都很浓烈。就摄影而言,我感觉琼库什台是理想之地。

第五天 清晨,我们起大早赶赴昭苏的夏特景区。9点30景区开门,我们提前2个多小时到达这儿,经与景区保安沟通,允许我们自驾开车进入景区,但每台车需要交200元费用。8点30分,我们的车辆穿越长达28公里的古道,来到木札尔特雪山脚下。湛蓝的天空,洁白的雪山,绿油油的草地,奔腾不息的河流,还有参天的古树松林,一一呈现在我们的眼前。真美,昭苏的夏塔。

夏塔,位于昭苏县城西南70多公里的一个峡谷里,景区有茂密的森林、纯朴的牧民与辽阔的草原。高山,雪山,河流,牛羊,怪石,美不胜收。

第六天 从昭苏出发直奔218国道,由那拉提草原向东进入0公里道班,在217与218国道交汇处左转,再一次回到“独库”公路北上,奔独山子方向。行驶片刻,一个叫乔尔玛的地方,醒目地展现在我们眼前。乔尔玛,“独库”公路上一个著名之地,因为这里建有烈士陵园和纪念馆,记载了许多不被人知的故事。当年的筑路官兵,硬生生地在“不通”的达坂上凿通了隧道,在黄羊都望而却步的达坂上修建了通途,跨越了一座座不可逾越的山峰,由此打开了北彊与南彊的互通之路。

“独库”公路,1974年由解放军工程十二支队用了10年时间修建而成,工程于1983年9月通车。10年期间,先后有168名官兵因雪崩、泥石流等原因而长眠于乔尔玛烈士陵园。他们年龄最大的48岁,最小的16岁,职务最高的一个副支队长(副师职),还有几千人受伤或致残。后人在乔尔玛这个地方修建了烈士陵园,以缅怀那些为“独库”公路建设而献身的官兵们。这是一座丰碑,永远不能忘却的丰碑。

距离独山子100多公里的这段路程,基本都是在少有绿色的天山峡谷中穿梭, 两边竟是各种风化、沙化且高耸入云的山峰,有的峭壁与地面形成90度立坡,感觉随时都有落石与发生泥石流的可能,行驶在这样的路段上叫人胆战心惊,不得不为道路的艰险而一次又一次屏住呼吸。

很多人都知道新彊有个库车大峡谷,而独山子大峡谷却鲜为人知。其实,这个大峡谷的景色不亚于库车大峡谷,只是处于未开发状态,但它拥有最原始的荒凉之美。绵延不断如同雕刻般的峡谷沟壑,叫两岸展现出一幅幅惊艳的自然画卷,构成了一处让人惊叹的奇特景观。可谓:九曲跌宕,石崖危耸,震撼之极。我们由南至北穿越“独库”公路,大约距离独山子区还有28公里处左转下道,即独山子大峡谷。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两岸陡峭的崖壁上,风化出神态各异的“雕塑”,绵延至少10余公里长,这儿仿佛就是一个浑然天成的雕塑博物馆。

在峡谷靠近“独库”公路这边的草原上牧羊,抬头便能看见不远处的“雕塑”,感觉就是在这神奇、自然的雕塑博物馆中荡漾。

还有二、三十公里到达“独库”公路最北端——独山子,此时公路两侧又见绿油油的草原,远望还有洁白的雪山,骑行在平坦起伏、到处有美景相随的“独库”公路上,感觉一定是美好与愉悦的。朋友,来吧!“独库”公路的奇险,等待你的探越;“独库”公路的美景,等待你的欣赏与拍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