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明居士 / 历史 / 中国历史上令人动容的悲壮瞬间都有哪些?

0 0

   

中国历史上令人动容的悲壮瞬间都有哪些?

2017-07-28  思明居士

公元74年,东汉王朝重新开始经营西域,设西域都护府。第二年,西征汉军班师凯旋。留校尉耿恭守疏勒城、校尉关宠留守柳中城。不料大军刚撤,匈奴单于就卷土重来,率数万大军分别围攻柳中城和疏勒城长达一年之久,等到东汉朝廷得到消息,开会研究,筹措粮草,发兵远征,一路紧赶慢赶还是晚了。

公元76年正月,汉军抵达柳中城,发现匈奴与车师联军早在一个月前已攻破柳中城,己校尉关宠及所部数百将士均壮烈殉国。汉朝援军现在能做的,除了给关宠等人收尸、让这些英勇的汉家烈士们可以魂归故里;剩下的,也只能努力杀敌、为惨死于匈奴之手的同袍们报仇雪恨了。

数日后,汉朝大军攻至交河城(车师前国首都,故址在今吐鲁番市以西10公里的雅儿乃孜沟)下。

战争没有任何悬念。

目睹了柳中城的惨烈景象后,汉军将士们一腔悲愤正无处宣泄,碰到师老兵疲的匈奴军队,自是一阵狂轰猛打,以高屋建瓴银河倒挂之威,势如破竹杀将过去,最终斩首三千八百级,俘虏三千余人,缴获驼、驴、马、牛、羊等牲畜三万七千头。惨败之下,驻扎在天山南麓各处的匈奴军队只得化整为零,逃散无踪。而车师前国见势不妙,也重新投降了汉朝。

至此,天山南麓全面收复。而尸也收了,仇也报了,几个汉军将领一合计,竟然决定不管天山北麓的校尉耿恭,就此打道回府、班师回朝。

不要怪大家绝情,事实摆在眼前:关宠所部被围的时间比耿恭他们还短,都没能撑到援军到来,以此推断,耿恭等人存活的可能微乎其微。又值数九寒冬,大雪封山,道路难行,再冒此奇险多跑数百里路,没意义。万一大军被困在山中出不来,或被天山北麓的匈奴大军伏击,这岂不更悲剧了吗?

交河城下,汉军营中一片死寂,只有当年被耿恭派往朝廷求援的老部下范羌一个人在低声哭泣。

好不容易求来了援兵,翻过山去就可以把弟兄们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但你们说不救就不救,我无法接受,一万个不接受!

将领们全都低下头来。心中只有一个字,怕!

他们怕呀,怕一失足成千古恨,把本来一场到手的胜利再丢掉,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但是范羌不怕,耿恭的部队里,没有一个窝囊废!这就是一个指挥官带给整支军队的军魂,它能感染所有将士,给予他们无上勇气,让他们无论面对任何困难,都能相信奇迹,从而坚持到底,爆发奇迹!

于是,面对诸将的软弱与绝情,范羌拒不领命,只挡在大帐之前,屈男儿之膝,扑通跪在地上,开始一个劲的叩头,头碰之处,血流满地。汉军主将秦彭无奈站起身来,一声长叹:范羌,你接受现实吧,耿校尉他们已经死了,他们不可能还活着!为了救一群必死之人要再让这么多同袍弟兄去送死,这种无谓的牺牲值得吗?

值得吗?值得吗??值得吗???

范羌膝行上前,死死抱住秦彭的腿,怎么也不放他走,几个士兵赶紧冲上来,连拉带拽的把范羌往外拖。

死寂的夜色中,传来范羌凄厉的哭喊:秦将军,你就让我带人去疏勒城看看吧,我相信耿校尉一定还在率部坚持战斗!他们一定还有人没死!就算死了,我也要跟他们死在一处!

耿恭此时还真没有死,他果然活着。而且包括他在内,疏勒城里共有二十六个人正顽强的、用自己最后一点意志力,在硬扛着自己那虚弱的生命。

自从吃完了最后一副铠甲,最后一张弓弩,他们已经断粮十几天了,再加上天气严寒,堕指裂肤,大家都被折磨的几乎无法站立,但他们仍在坚持,坚持自己的生命奇迹。

其实,他们的坚持到底,完全只是一种残余的尊严、爱国之信念与求生的本能。而对于汉朝的援军,他们早已不报任何希望。下一次匈奴的进攻,或者下一次太阳的升起,大概就是他们的死期了吧!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静静等待。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夜般静美,这或许就是他们的归宿吧!

疏勒内外,大雪纷飞,一阵紧似一阵,相信雪住之时,就是匈奴大军最后攻城之刻。

入夜时分,雪终于停了。一轮明月,映照天山,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天山明月光,大雪莽苍苍,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耿恭少孤,刚出生不久就死了父亲,从小由寡母辛苦抚养长大。在这最后时刻,他最思念的,就是家乡堂前老母,也不知这一年多来她身体如何,安泰与否。

唉,自古忠孝难两全。母亲,请原谅孩儿不孝,不能生入玉门关,在您堂前膝下承欢!

正在慨叹,忽然远处传来震天的兵马之声。再一看,马踏飞雪,扬起一片白雾,粗粗看去,至少有上千人的军队朝疏勒城开来。

还能站立的汉军将士都挣扎着爬了起来,脸上露出惊惶而又决绝之色。

最后的时刻到了吗?将军,我们是拼死一搏,还是就此自刎,以免沦为匈奴俘虏,成为千古罪人!?

耿恭大笑:慌什么,就让这壮美的雪夜,陪葬我们的青春与梦想吧!

随即下令:无力再战者,可自先行一步解脱。尚可一战者,皆随我居前杀敌,力战后死,不可降敌,以遂我等弟兄同生共死之约。

于是,二十六人,齐齐拔出战刀,就等耿恭喊一声杀,他们就动手,杀自己,或杀敌人。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城下“匈奴军队”中忽然远远传来一声熟悉的哭喊:“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尚有我汉家弟兄否?”

真是太及时的一句话,晚喊半秒,耿恭这边就有好几个将士要拿刀杀向自己的脖子了。

范羌怕城上人听不清,又喊了一句,喊音未落,城头上已经爆发出了一阵虚弱但激昂的万岁之声。

坚强如耿恭,此时一双虎目之中,也不由流下两行热泪:得救了,援兵来了,祖国的军队来接我们了,陛下没有忘记我们,朝廷没有抛弃我们。这一年多如地狱般的坚持与等待,总算没有白费!

城门大开,两边人马立刻汇集在一起,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都执手相拥在一起,又跳又叫,又哭又笑,将士们一年多来再苦再难都从未流过的男儿之泪,此时却如疏勒飞泉一般,哗啦四溅,逆流成何。

好一会儿,大家的情绪才平复下来,于是援军入城,点起篝火,大开宴会,畅饮欢笑。于是死城疏勒,重沐生机,从绝迹到喧闹,从地狱到人间,一切恍如隔世。

耿恭终于见到了范羌。历经生与死的重逢,两人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又无从说起。直到几杯酒下肚,耿恭理清思绪,问及情由,这才知道了整件事的始末。

原来,范羌最终还是用自己的坚持与赤诚,感动了秦彭等汉军将领。他们决定大开特例,让范羌以一小小军吏为代理指挥,独自率两千汉军,翻越天山,去执行最后的营救任务。其他人则带着柳中城关宠等人的灵柩,以及大破匈奴的战利品,踏上归途。

范羌等人这一路的辛苦自不必多言,连日的暴风雪,让天山上的积雪深达丈余。每前进一点,都有战士因体力不支而倒下,这无疑是一场悲壮的风雪大救援,为了营救同胞战友,他们付出了无比巨大的代价。

但事实最后证明,这一切的代价都是值得的。因为它代表了一种精神,见证了一个奇迹,缔造了一段传奇!日后班超能够独力支撑西域数十载而无所畏惧,其力量之源泉也在于此。榜样的力量是强大的,汉军面对匈奴一旦形成了这种心理优势,就会一直保持下去,越战越勇。

所以说,人有时可以选择放弃;但是绝不能放弃选择、放弃努力。一条路,我们要么刚开始就不走,要走就绝不能半途而废,只有这样,我们的人生才能无怨无悔。轻易动摇的人是可耻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