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588 / 古国历史文明... / 从黄金到零钱——大航海时代的香料贸易(...

0 0

   

从黄金到零钱——大航海时代的香料贸易(二)

2017-07-29  RK588

 绝处逢生


   除了奇奇怪怪的香料,我们还要知道胡椒、肉桂、丁香、和豆蔻也是香料范畴的。古代地中海地区的香料集散地的确是在埃及,那我们就从尼罗河三角洲开始讲起。


 

   赫赫有名的亚历山大港,地中海上的明珠,以马其顿帝国伟大的帝王命名。希腊化时代,作为地中海与阿拉伯世界的贸易中转地,这里的商业繁荣异常。尼罗河三角洲的肥沃土壤培育出各种农作物,养育着埃及大地乃至整个地中海世界的人民。在生产落后的古代,掌握粮食的生产与交易权之意义不言而喻。但亚历山大港的富贵显赫并不只如此,除了农作物之外,经由阿拉伯人贩运来的各色香料也都在此交易。

 

   这个身处北非沿岸的传奇城市既是古代东方财富运输的终点也是北渡意大利翻跃阿尔卑斯山进入欧洲腹地的起点。与其隔海相望的意大利威尼斯和热那亚人长期垄断这条商路,几乎完全从阿拉伯世界的摩尔人手中颗粒不落的接手了每一毫克香料,加价转手,富甲欧洲。这就回应了为什么在这之后的文艺复兴会发生在意大利地区。因为只有经济的繁荣才能支持艺术的生长。其实我们的分享越到后面会越觉得有趣味。我们会发现很多彼此孤立的知识会逐渐的连为一体。这就是读书的乐趣了。

 

   那么,地中海的香料来自于阿拉伯人。他们又是什么来历?阿拉伯人生活在干旱少雨,荆棘满地的半岛上,贫瘠的土地没能恩赐这个民族什么物产,但却使他们练就了聪明的头脑。在业已走过的人类历史里,阿拉伯人扮演的角色是文化传播者。这种传播的依托就是流动性的行业——经商。阿拉伯人的财富来源于对商业技巧的成功把握。他们深谙其道,不仅能找到奇货可居的物产,更能严守来源的秘密,并加以渲染,大肆神化。在他们的口舌加工之下,一种物产往往会身价暴增扶摇直上。这个本事放到今天也是特别吃香的,我们跟他叫“炒作”。借助这种能力,阿拉伯世界长期处于对欧洲的优势地位,成为当时还十分贫穷的欧洲日思夜想的天堂。以至于后来发生了多次的十字军东征。

当时间到了十五世纪,骁勇善战的土耳其人出现在历史中,他们继承了几个世纪以前同样凶蛮的蒙古人之习性。公元1453年,经过53天的鏖战,穆罕默德二世率领的土耳其八万铁骑攻克了君士坦丁堡,并以此为中心建立起庞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这个地方身处欧亚交界的博斯普鲁斯海峡,险要的地理位置有助于帝国扼住欧亚咽喉,掌控商路,坐地发财。但野蛮的土耳其人并不擅长经商,他们粗暴的对待各国商旅,并对货物课以重税,有时还难以抑制游牧民族本色的抢劫欲望,大肆洗劫来往驼队。陆上商业沟通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地中海作为贸易中转站的意义丧失殆尽,无论是阿拉伯人还是意大利人,都必须想别的办法。

再隐秘的事情也架不住总有人惦记和打听,充满传奇的故事比比皆是,经过这次变乱,阿拉伯人几百年的商业秘密终于被撬开了缝隙:欧洲人得知,一些神奇的香料,比如说胡椒,可能来源于比阿拉伯更远的东方——印度。

公元1497年,37岁的葡萄牙贵族达伽马出海寻找香料。他首先利用季风向非洲南部航行,达到好望角后再北折最终到达印度南部。他是第一个由海路到达印度的欧洲人。



我们知道在古代远航其实就几乎等同于死亡。九死一生的达伽马船队所到达的地区是印度的喀拉拉邦。这对于西方人来说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二历史最有趣味的也就在于此。我们认为这块土地极有可能就是古代中国在海上第一次与西方的风云际会。因为达伽马到达的七十年前,中国的郑和就在这里死去、埋葬。当然远道而来的葡萄牙人不是为了祭拜郑和,而是为了值钱的香料。人要是走运,掉沟里都能捡金子。他们中奖了!这里正是胡椒的原产地。葡萄牙就此真的就发家致富了!


胡椒


地中海对于胡椒的认识最早来源于古罗马人,他们不仅留下帝国、下水道、斗兽场还有一种味道,这就是胡椒。今天胡椒是那么的平庸,以至于仅是牛排的小小搭配。但最多在五百年前,他还是全世界最炙手可热的财富,金贵的不得了。

曾经垄断这门生意的阿拉伯人,为了抬高价码编造了这个如同天方夜谭一般的故事。我们看他们怎么说:“胡椒在遥远的国度之森林中生长,周围布满蝰蛇,当收获季节人们用大火驱赶蝰蛇并快速收割,所以胡椒不仅被烧成黑色还带有火一般的口感。”

于是凭借这样天马行空的炒作能力,阿拉伯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把胡椒维持在一个很高的价位上。胡椒的贵重甚至可以充当货币并且缴抵税赋。那时搬运胡椒的工人不准穿着带有口袋的衣裤,以防止偷盗。订立如此细节的要求源于胡椒实在是太过值钱了,当时若能在工作间隙偷着抓一把胡椒带走,简直相当于今天成功的抢劫了一次银行。

说到这里我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黑胡椒和白胡椒到底有什么区别?

这里有一个长期被忽略的知识:实际上黑胡椒和白胡椒不是两种植物,只是胡椒的不同制作工艺,前者是半熟的浆果经太阳晒干的,味道浓重,后者是全熟的果实经水浸泡然后去皮,味道温和。所以你会看到黑胡椒表面褶皱而白胡椒表面光滑。

 

“阿吒厘国周六千余里⋯⋯土地沙卤,花果稀少,出胡椒树,树叶若蜀椒也。”

——《大唐西域记·卷第十一·二十三国·阿吒厘国》

 

这是著名的玄奘法师的记录。所谓“蜀椒”就是我们中国的花椒。据考证,玄奘法师并没有去过这个名唤“阿吒厘国”的西域城邦,对于那里的风土人情,物产地理也仅仅是道听途说。所以胡椒这样的细枝末节仅仅是凭空想象其性状罢了。胡椒不是花椒,它并不长在树上而是长在一种藤蔓之上。浆果如葡萄,是成串的。直到今天印度还是以最传统的工艺来种植和加工胡椒,要想吃到最地道的胡椒自然是印度产的。不过我不会告诉你,胡椒浆果是用脚踩的方式从串串上脱下来滴!



中世纪的欧洲,胡椒不仅仅是富人的佐料,还被视为神药,可以救治肆虐恐怖的黑死病。在印度胡椒也是重要的药物,直到今天,印度人在医疗、食物甚至饮品,例如牛奶、茶水等,中都要加入胡椒。

 

 

葡萄牙人成为走出欧洲获得财富的第一先锋,之后在印度南海岸扎下根脉,努力经营着带给自己巨额财富的胡椒生意。常言道“同行是冤家”,起先经营胡椒的阿拉伯人自然和葡萄牙人势不两立,于是在印度洋的主要航道上两伙商船常有武装冲突。

 

15051115日,这是葡萄牙历史乃至近代历史上的重要时刻。一名叫做劳伦斯的葡国海军司令率领一支小型舰队,沿印度海岸追击一艘阿拉伯摩尔人的商船,以武力打击他们对胡椒贸易的染指。谁都知道,只要打败这支船队,便可截获一笔可观的财富,于是人人振奋,斗志昂扬。不料在过程中突遇海上暴风雨,葡萄牙人惊恐万状,手握船舷脸贴甲板的苦苦挣扎,祈求上帝保存他们的性命。一番忙乱之后,他们在一个陌生的港湾停靠。眼前的景象令他们大吃一惊。熟悉的阿拉伯摩尔人商船沿岸停靠,皮肤黝黑的土著正在帮助他们运送货物。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葡萄牙人在俘获的阿拉伯商船中得到大量胡椒之外,还发现了另外的一种东西:微黄色,长短整齐,成扎捆绑的植物表皮。满仓浓重而馨香的味道让他们陶醉,精明且见多识广的人提醒船长,这是比胡椒更贵重的香料——肉桂。

 


肉桂的产地一直是一个谜团,这次误打误撞的登陆终于让葡国人解开了这个秘密。他们的脚踏之地是印度次大陆东南端的海岛,北印度洋航线的中心——锡兰。至此,一片新的黄金处女地被发现,在这里欧洲的探险者又有哪些收获?下次我们就从锡兰的肉桂说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