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骆驼4753 / 世界名人轶闻... / 【人物】普希金的妻子——莫斯科第一美女...

分享

   

【人物】普希金的妻子——莫斯科第一美女娜塔丽娅(一)

2017-07-29  老骆驼4753


娜塔丽娅·尼古拉耶夫娜·冈察洛娃是(Nataliya Nikolaevna Goncharova,1812.9——1863.11)俄国著名诗人普希金的妻子。1812年,出生在莫斯科。幼年时代,得到良好的教育,娜塔丽娅拥有社交圈必不可少的见识、口才、仪态和气质。真正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美貌。这是改变她既定命运的根源。1828年,在莫斯科的一次舞会上,普希金见到了一袭白色连衣裙的16岁绝色美女娜塔丽娅,立即陷入了疯狂的爱情。


多情的诗人立即向娜塔丽娅的父母求婚,一开始遭到了拒绝,但最终还是如愿以偿。错误从这一刻起就不可挽回地开始了:普希金的风流天性使他注定不适合成家立业,娜塔丽娅所受的传统教育使她注定不适合与性情如此狂放的诗人共同生活,而他们之间原本脆弱的情感纽带更注定经受不起风流时代对夫妻感情的强大冲击。

可惜他们都未从婚前的种种预兆中得到警示,及时地从这场注定悲剧的婚姻中解脱出来。随着教堂钟声的响起,毁灭的进程也拉开了帷幕。

在神圣的婚礼上,发生了两件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戒指掉在地上,蜡烛熄灭了。普希金感到了一种不祥的征兆。同时,他还想起德国女占卜师A·F·克赫戈夫对自己命运的四种预言:发财、升官,命中有两次流放,将备受国人尊崇,以及如果普希金在一生的第三十七年不遇到来自一名高个子金发白肤男人的不幸,他就可能活到长寿。但当时,谁都不知道预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真正的裂痕是从婚姻的当事人开始的。婚后的娜塔丽娅恪守着道德规范,过着寻常的家庭生活。这本无可厚非,但对于情感恣肆的普希金来说,平淡的夫妻生活无异于牢笼。虽然娜塔丽娅的美貌举世公认,也是普希金引以为傲的资本和后来的无穷妒忌的根源,但他并不满足于一夫一妻的平淡生活。

娜塔丽娅


不满足的普希金开始在婚姻之外寻求新的肉体刺激。普希金和娜塔丽娅的两个姐姐有了私情,甚至还得到了娜塔丽娅的默认。除此之外,诗人还从外界寻找一切可以得到的快乐。比如,好友的情人以及妓女等。

丈夫的放纵,让娜塔丽娅颇有微词;丈夫的冷淡,则让她有理由投身于丰富多彩的社交生活。她频频出席上流社会的各种聚会。于是,很快在她周围聚集起一群狂热的追求者,那个预言中的“高个子金发白肤男人”出现了,他就是来自法国的丹斯特,一名近卫重骑兵团军官;沙皇尼古拉一世也加入了追求者的行列。


虽然,普希金本人风流多情,但他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被别人追求。特别是那个叫丹斯特的漂亮男人出现后,他变得更加忧虑重重。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让普希金极为不快。不可否认,丹斯特是个很会讨女人欢心的有男性魅力的家伙,娜塔丽娅与他的交往是愉快的。虽然一开始,娜塔丽娅表现出一位忠于家庭的好妻子的正直,多次拒绝丹斯特的求爱,但随着交往的深入和丹斯特不懈的努力,以及普希金的敌人们的撮合,他们开始幽会。普希金却说,他真正开始仇视丹斯特,是因为他与娜塔丽娅的姐姐卡特琳·尼古拉耶夫娜·冈察洛娃相好,而卡特琳原先崇拜的是普希金,并和普希金发生了关系。后来因为吃丹斯特的醋,与他反目成仇。与丹斯特相好的她更是不让普希金再进她的房间,并最终与丹斯特结为夫妻。为了娜塔丽娅和卡特琳,普希金同丹斯特约定决斗。

丹斯特

1837年2月8日,普希金在与丹斯特的决斗中,被丹斯特卑鄙地提前开枪击中。他挣扎着向丹斯特开枪射击,却击中丹斯特军服上的一颗金属纽扣,丹斯特得以侥幸逃生。据说,沙皇“听从”了普希金的“劝告”,虽曾派人阻止这场决斗,但派出的人却被故意说错了地方,没赶上决斗。2月10日,普希金去世。丹斯特被将为列兵,驱逐出国,带着妻子到法国度过余生。守丧7年后,娜塔丽娅再嫁彼得维奇·兰斯科伊(Petrovich Lanskoy),并把普希金的两男两女4个孩子抚养成人。


长女玛利亚,小名玛莎,1832519日生于圣比得堡。作为家庭的第一个孩子,自然获得了父母的喜欢和爷爷奶奶的宠爱。普希金与父母的关系虽不融洽,但这并没有影响爷爷奶奶对孙女的感情,他们把小玛莎看作家庭的小天使。1833年谢尔盖·利沃维奇(普希金的父亲--笔者注)在给女儿的信中高兴地写道:小家伙……可爱极了,就像个小天使……我想,亲爱的奥利卡,你只要见到她,就会忍不住给她画下来,因为她使我们想起的正是拉斐尔所画的天使。


的确,小玛莎长得非常漂亮,她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和父亲的才华,热爱俄罗斯文学,具有非凡的音乐天赋,不仅弹得一手好钢琴,而且画画得很漂亮,9岁时就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和法语。玛利亚16岁进入首都彼得堡叶卡捷林尼斯基女子学校学习,4年后毕业被选进皇宫,做皇后的女官。这即是一份荣耀的工作,因为很少有人有这样的荣幸侍候皇后,教育皇子,但同时又是一份清苦的差事。因为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消耗在同性对象上了,这样,直到18604月,28岁的玛利亚才出嫁,丈夫是禁卫军骑兵团中尉列昂尼德·尼古拉耶维奇·加尔通格。


列昂尼德与玛利亚同岁,50年代初在帕热斯基中等武备学校学习,1852年毕业后分到禁卫军骑兵团。恰恰在一年前和一年后,玛利亚的两个弟弟亚历山大和格里戈利先后从该校毕业,进入同一骑兵团服役。正是通过同宿校友和同壕战友,列昂尼德认识了未来的妻子。

婚后的生活总的来说是幸福的。列昂尼德忠于职守,勤勉工作,多次受奖,1870年4月17日出色的工作提升为少将。玛利亚聪明能干,贤惠漂亮,里里外外一把手。

但不幸的是,187710月,丈夫列昂尼德因遭诬陷被送上法庭审判,由于不堪耻辱,开枪自杀,保持着高傲的人格。


丈夫的不幸去世给玛利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18771024日她在至舅舅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冈察洛夫的信中这样写道:亲爱的舅舅和舅妈,你们的来信收到,非常感动,谢谢你们的同情和邀请……。丈夫的不幸死亡对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当时我去洲法院时,希望看到他活着,而当我发现他已经停止呼吸时,顿时忘记了我们以前的争吵,想起的只是我们曾经有过的快乐日子。此刻,我愿意付出一切,只要他能复活。哪怕是一刻钟也好……

丈夫去世后,玛利亚失去了生活的依靠,她孤身一人,不得不投靠亲友,过着半漂泊的生活。多数时间,玛利亚住在大弟弟亚历山大家,帮助他照顾和教育孩子们。姐弟俩的感情非常深,晚年时经常在一起。夏天一块到同母异父的妹妹阿拉波娃家做客,冬天则在家里坐在壁炉前喝茶,聊天,回忆童年的快乐时光。在兄弟姐妹四人中,惟独玛利亚没有孩子,但她的寿命最长,191937日去世,享年87岁,葬于莫斯科顿斯科依修道院公墓。

长子--亚历山大,小名萨沙或萨什卡,生于183366日。儿子的诞生,给家庭带来了莫大的欢乐,普希金自己承认,萨什卡是他最喜欢的孩子。1835102日普希金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为什么玛莎的情况一点都没写?虽然我特别喜欢萨什卡,但玛莎的淘气样子也很可爱。字里行间流露出父亲对孩子们的思念之情。


与姐姐玛利亚一样,萨沙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聘请了家庭教师教法语、德语、俄罗斯文学、历史等。184511月,在母亲的张罗下,12岁的萨什卡进入了彼得堡第二中学读书。三年后,根据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命令进入帕热斯基中等武备学校学习,18518月以近卫军骑兵少尉衔毕业,来到团长是继父朗斯柯依骑兵团服役。1858118日,亚历山大与继父的侄女索非亚·亚历山大罗夫娜·朗斯卡娅结婚。这桩婚姻对于作为母亲的娜达丽娅·尼古拉耶芙娜·普希金娜--朗斯卡娜来说,是最美满不过的了:前夫的儿子娶了后夫的侄女儿,为家庭的和睦和幸福打下了稳固的基础。普希金娜完成了夙愿,聊可以告慰已长眠地下的前夫普希金。

索非亚·亚历山大罗夫娜是一个非常贤惠的妻子。婚后她把自己的一切全部奉献在丈夫和孩子们的身上。她与亚历山大共生有11个子女。但不幸的是,由于生育过多,家事繁重,损害了健康,于187548日因患肺炎而去世。届时不到40岁。丢下一堆儿女,含恨而去。


这里寻要交代的是,普希金1837年去世后,其妻普希金娜于1844年嫁给了朗斯柯依将军,组建了新的家庭。在这个新的家庭里,亚历山大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作为长子,他对继父的尊敬,对母亲的关心和体贴,在兄弟姐妹中起到了率先垂范的作用。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爱我们的母亲,怀念父亲,尊敬继父朗斯柯依。正是这种尊敬赢得了继父的关爱,朗斯柯依把小普希金们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从各个方面给予关心和爱护,即使后来有了自己的孩子,也一视同仁。因而兄弟姐妹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这一点使他们的共同母亲普希金娜--朗斯卡娅感到非常欣慰。


但遗憾的是,普希金娜--朗斯卡娅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于19631126日病逝,终年只有51岁。母亲的过早去世给亚历山大带来了巨大的悲痛。他的孙女回忆说:我的爷爷亚历山大·亚历山大罗维奇·普希金非常爱自己的母亲,不论是青年军官时,还是结婚之后,他每周六都在娜达丽娅·尼古拉耶夫娜那里度过。星期六对于他们俩来说是怀念普希金的日子。曾祖母向祖父倾诉内心的痛苦,讲述对普希金最后日子的悲伤回忆。〃


微光聚合,照亮生活:「光合作用0070」

光合作用公共微信号:光合作用

光合作用微博账号:@光合作用GHZY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