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别馆 / 当代诗词名人... / 吴金水:《冷蜨集》

分享

   

吴金水:《冷蜨集》

2017-08-02  名山别馆

韻語之難無過乎詞,要之以裁紅鏤翠之筆寫婉曲幽微之情,而審四聲、別清濁,雖稱枝節,可不慎焉?余性疏放,懶事雕琢,故罕倚聲,今無聊,但選略可觀者於此。集成,適見曩遊武陵時所寫蛺蝶之形影,遂以名集。
                                                                                              金水識於丁酉夏至

霜花腴

序:與青霜睽違已久,日前忽見留言,道夢中曾遇,情境陸離而傷惋,雖為虛幻,亦覺憮然,追想昔遊,爰賦此解:

露臺鳳翼,恨那時、猶疑未省春風。山色江聲,屐痕歌韻,閑愁付與吟蹤。舊懷已空。恠晚來、誰遣瑤封。記初逢、射覆藏鉤,桂堂春酒蠟燈紅。  胡蝶再飜幽愫,上巌阿睇盼,獨倚喬松。芳約成虛,清歡無續,緣何夢也難通。逝波萬重。悵水煙、遮斷驚鴻。但塵寰、燕舞勞飛,寄身皆轉蓬。


摸魚兒

問西風、颯然吹遍,人間將換何世。上林深諱繁華盡,強作滿枝紅紫。霜萬里。催不醒、流連清夢南柯蟻。知寒遠徙。嘆誰似飛鴻,九州看了,去去無留意。  東籬下,蕭瑟淵明老子。而今栽菊無地。田園雖好皆官有,漫道囊貲能抵。憂未已。怕更有、紛紛大雪明朝起。天公醉矣。任桑梓鄉關,銅駝宮闕,俱入渺茫裏。


琵琶仙·題垂虹感舊圖

煙雨垂虹,是誰剪、半幅吳江澄碧。沙際低拂楊丝,悠悠送蘭檝。聲漸遠、瓊簫舊曲,漫懷感、小紅行迹。劫裏花飛,吟邊酒綠,惆悵何極。  念千載、殘石空存,向荒渚、無人問岑寂。唯有一灘鷗鷺,舞當時風色。還為此、騷痕夢影,費筆端、爾許心力。堪嘆今日燈前,素縑猶濕。


八聲甘州·己丑秋日上嶗山

是何年大海竟揚塵,陸路接蓬山。看楂枒老樹,嶙峋怪石,猶喚飛仙。驚起玄雲似墨,挾雨掃危巔。聽瀑巉巖外,隱隱鳴鸞。  天際觚棱縹緲,望琳宮遙聳,鐵索難攀。悵平生奔走,無計脫塵寰。獨徘徊、西風磴道,瞰滄溟、鼇背有無間。閑鷗外,有星槎過,去已千年。


齊天樂·蟬墨

此身應作清商詠,緣何黯然如許。玉露霜殘,高槐葉落,欲寄孤懷無處。魂縈故土。奈寒噤千林、詎呼儔侶。一掬心灰、為誰默默尚凝貯。  休言桑海可待,有生能幾日,磨折猶苦。畫壁歌遙,題紅夢遠,多少淒涼思緒。無需慰語。縱得遇熏風,不堪飛舉。祗向吟箋,灑成情萬縷。

齊天樂·奉題空山琴雅圖

碧霄深處長雲杳,依稀尚聞環佩。乍嫋煙嵐,還希玉宇,惆悵仙蹤難企。溪筇澗履。剩林外鷗波,石邊花氣。昔日吟巒,為誰青入素縑裏。  飄蕭黃葉萬點,此生慳會遇,塵世如寄。渤澥濤寒,津沽笛冷,欲問騷魂歸未。金徽共理。羨天際餘霞,燦然成綺。罨畫湖山,素箋風欲起。


水龍吟·步蘇章楊花唱和韻

為誰萬點彌空,悠悠不共殘紅墜。西苑春老,灞橋杯盡,那時愁思。怕入簾櫳,牽縈舊夢,瑣窗深閉。怪經年已倦,謝家才調,這番又、因風起。  記得柔情萬縷,眼眉間、似零猶綴。飄然蹤跡,偶然離合,欲摶還碎。忍見韶華,而今輕付,一江流水。待來年曲岸,柔條共挽,灑重逢淚。


水調歌頭·玉湖泛舟  

漲海有餘派,波浪動遙空。輕舟今日何似,列子禦清風。載得嵐光雲影,犁破琉璃萬頃,搖盪水晶宮。塵世困人久,藉此豁吾胸。  仰蒼茫,踏浩淼,攬蔥蘢。更招鷗鷺,天際來與略雍容。最是多情儔侶,相伴無邊煙雨,共我盡千盅。醉裏莫高詠,還怕起驪龍。


望海潮·古雷半島觀颱風用鄧千江體

亂雲吞日,狂瀾疊壁,崩奔勢撼層霄。蓬瀛覆沒,琳宮漫滅,戴山失卻長鰲。天地盡飄搖。更蜃樓海市,跡匿形銷。剩此螺洲,萬頃噴沫濺瓊瑤。? 諸敖奮此滔滔。恐蜺妖竭飲,赤魃燋熬。今古已終,滄桑並廢,彼蒼猶在酕醄。憑弔上陵高。任驚風凜冽,怪石岹峣。雨點穿空似箭,激射透征袍。


賀新郎

序:楚家沖招飲,席上論及今事,頗感無益,乃分“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為韻,得酒:

妄作憂天叟。笑平生、江湖潦倒,寄身塵垢。底事偏思論堂廟,見面長河懸口。席欲散、惘然搔首。桀紂荒淫堯舜智,問紛紜、于我終何有。況爾輩,骨皆朽。  從今斂卻書空手。任寰中、陰霾瀰漫,濁流奔走。圖畫幾編書千卷,消遣雨昏花晝。只可惜、難栽五柳。卻憶淵明歸隱日,尚東籬、可以流連久。念及此,更呼酒。

喝火令

    序:乙酉孟秋與力夫江南淩寒泛舟蓮花池淩寒以竹笛吹姑蘇行之曲助興:

水枕銷殘暑,舷窗仰覆廬。小舟今夕得清娛。身與碧波搖盪,魚鳥試相呼。  翠葉連裙幄,嬌花膩雪膚。亂荷成陣倩誰圖。嫋嫋風輕,嫋嫋綠楊疏。嫋嫋笛聲吹夢,一霎到姑蘇。


臨江仙·詠杜若

綽態幽姿誰識得,叢蘭難比清高。當年澤畔駐蓀橈,芳洲容與處,香氣著羅袍。  過眼韶華渾似夢,東風又餞花朝。湘雲楚水望中遙,欲酬千里意,把酒誦離騷。


臨江仙·用江南詠梅韻

竹外一枝紅萼綻,芳辰暗領春風。江雲漠漠雪初融。依稀鴻向北,寂歷水流東。  曾是翠樽容易泣,奈何今古還同。羅浮山下忽相逢。禽聲驚夢斷,缺月正蒙朧。


鷓鴣天·題半夢填詞圖

寂歷空庭蔭碧梧。繞階芳草任凋蕪。燈邊有夢誰知味,人境無妨自結廬。 情磊落,酒粗疏。幾年風雨感何如。會心最是丹青手,萬緒千思繪一圖。


鷓鴣天·煙兒生辰索句戲賦煙字以寄

心字香燒不自由,生來最怯是風流。離愁漫處天般大,密意凝時酒樣稠。  雲繾綣,霧溫柔,為誰常掩小紅樓。青禽忽約瑤池宴,萬縷千絲一夢收。


鷓鴣天·雪

欲共江梅綻水涯。漫天搖落燦瓊沙。神清已勝巫山雨,風舞還疑閬苑花。  嬌不語,凈無瑕。侵眉化作淚痕斜。欄邊同怨相逢晚,歲已闌珊鬢已華。


鷓鴣天

其一

蟲語淒清夜色寒,寂無人處遣憂端。天邊尚有纖纖月,樓外猶存曲曲欄。  花露重,酒杯寬,更邀素影降塵寰。相攜莫問何年夕,酒不醒時夢不闌。

其二

悵望蟾宮感不禁,鵲烏不肯下雲潯。難將紫陌荒唐淚,來潤青天寂寞心。  庭葉落,砌蟲吟,人間況味是秋深。知君更在高寒裏,一樣清尊兩處斟。

鷓鴣天

序:成都啟宇先生以短信傳遊仙詞,適值予作泉州之行,先生命填游仙詞以紀所遇,遂作十首奉呈:

其一

激激靈槎跋浪行,銀潢盡處是瑤京。常春苑囿饒芝草,不夜樓臺燦水精。  風蝶舞,柳鶯鳴,幾多仙子鬥輕盈。珠宮也是銷金地,一曲纏頭萬斛星。

其二

紺縷參差掩玉肌,琉璃宮殿乍逢時。纖歌唱到行雲駐,彩袖翻成舞鳳欹。  流蕙盼,捧霞卮,瑤池波浪解通辭。掌心但覺春蔥劃,自寫芳名喚姣兒。

其三

簌簌瓊葩墜地香。碧琅玕下露生涼。不知耳畔三更漏,已換塵間幾海桑。  殘月落,曉星藏,當時密約俟雲廊。奈何竟夜空相待,翻被劉晨笑一場。

其四

擬借清游散鬰陶,龍宮探寶動諸敖。瓊台更作投壺戲,貝闕還分射覆曹。  將巨鼎,煮長鼇,金樽灩瀲潑葡萄。醉魂欲赴華胥境,不許旁人說楚腰。

其五

不意青禽遞彩箋,倍言昨夜出來難。玉皇要繡遮天幛,王母頻催煮海盤。  陪寶座,侍華筵,歸來已是曉星闌。多才不信奴情意,願拔金釵誓鳳鸞。

其六

雲外仙梯月半鉤,虛廊迢遞碧欄幽。忽聞身後香風襲,轉見階前笑靨柔。  花繾綣,玉溫柔,嫣然還問怨儂不。擎杯願罰前期誤,更發纖歌囀玉喉。

其七

纖指新橙破未勻,髮絲披拂蕙蘭薰。梨渦每粲燈前影,櫻顆還留匙上痕。  聽軟語,任佯嗔,暫將倦魄付溫存。誰知掌上氤氳起,一霎嬌容已化雲。

其八

簷外涼風撼綠蕉,闌欄曲處夜迢迢。漢皋已失迷離佩,洛浦猶回寂寞潮。  蟾影落,酒痕消,長川望處碧城遙。輕舟上溯知無益,路隔人神不可調。

其九

依舊長安臥雪眠,餘酲猶在不知寒。昨宵已擲貂裘去,換得醇醪斗十千。  朝菌夢,古椿年,浮生遇合本來難,天孫他日回心意,已是人間海變田。

其十

偶把憂懷告蜀都,君平笑我一何愚。竟將一片支機石,當作三生織錦書。  揚子宅,卓家壚,遨遊相約浣花初。清歡更勝仙家日,眼底韶華莫放虛。

浣溪沙·車溪

縷縷炊烟裊樹梢。幾家籬落掩芭蕉。水車咿軋雨飄瀟。  粉墨登臺參社戲,蔬魚堆案佐村醪。安能長此絕塵囂。

浣溪沙

一朵飛花出翠林,隨風婉轉到衣襟。當時邂逅晚春陰。  美酒斟殘燈火暗,清簫吹罷月華深。羅浮幽夢待重尋。

浣溪沙·興福寺茗坐

行盡江南暑未殘。相偕何處竝吟肩。高林初日尚依然。  滿院蟬聲清似夢,一痕潭影淡如年。悠悠客思裊茶煙。

清平樂

為誰病酒。小閣燈如舊。但把來緘凝視久。認得吻痕封就。  天涯幾個秋冬,伶俜獨守窗櫳。無奈驕陽似火,冰花難嫁薰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