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增3565万,他们流向哪里?史诗级人口变迁正在重塑中国

2017-08-02  阿米的日...

◎智谷趋势 | 青岩

 

过去5年,中国大陆增加了3565万人。2011年的13.47亿,到2016年底变成了13.82亿,相当于新增一个加拿大、一个半澳大利亚的人口。


把这3565万个鲜活的生命化为人口统计上的数据,它们可不会老老实实按照自然增长率呆在原地。它们化为无数的1,参与到中国、也是世界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中去。


这是服从于某种大格局的系统性流动,它反过来也重塑了当代中国。说起内在原因,没有谁比司马迁那句话解释得更贴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为了尽可能弄明白统计学意义上的三千多万人究竟去了中国哪里,我首先选择了人口500万以上的特大、超大城市,在人口流向中,它们从来都是最大块头的磁铁;同时为了观察得更全面,又追加了人口低于500万的省会城市、特区城市,作为区域中心城市,它们的吸附效应绝对不容小觑。没想到的是,正好凑了100整。


查数据是一件痛苦且幸福的工作。数据易于获得的程度基本和经济发达程度正相关。前六七十个城市的数据,去到各地政府官网很轻易就可以查到,顶多就是不够系统或不同来源的数据有冲突,需要你多翻几个页面,多做一点数据验证。


再二十个城市,就要费些功夫。时间近一点的还比较好查,远一点的就难了许多,需要用当年的一些若干文件、数据来还原,而且还出现了统计口径不一致的情况。


最后十几个城市的数据,就是一种折磨。要么根本没有,比如拉萨、长春个别年份的数据,完全不按照官方标准来——宏观经济数据很早就要求使用常住人口,但依然有地方顽强的使用户籍人口,或者混用;要么,完全没影子,需要你自己去搜集官方的相关数据进行推演,比如湖南永州、邵阳、乌鲁木齐、哈尔滨……


但无论如何,总算完成了这份近五年中国100城市的常住人口变迁统计表,虽然有个别空依靠公开渠道不太可能填上。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试着回答一下:过去五年增加的三千多万人究竟去了哪里;中国人比过去更爱“动”吗;他们的流动究竟蕴含了怎样的经济逻辑,将会给个人以怎样的启示……

 

01

流向:城市、大城市、一线城市


见下表(部分):



这100个城市,过去五年人口增长超过100万的有5个城市:


天津以207万居首,后面依次是北京、深圳、广州、重庆


人口净增超过50万以上100万以下的有6个城市:


郑州、成都(不含简阳)、武汉、上海、长沙、石家庄


人口净增25万以上50万以下的有22个城市:


杭州、青岛、阜阳、泉州、福州、保定、济南、合肥、临沂、信阳、南宁、乌鲁木齐、西安、厦门、沧州、贵阳、菏泽、南昌、永州、邯郸、邵阳、大连


33个城市五年人口净增1902万。这么说可能没什么感觉。你就想象一下,24%的人口规模却生出了一半多的孩子,或者全国一半多新生儿降生到了不到50万平方公里的区域里……


现在看一下中国人口密度图和超特大城市分布图,是不是立刻有一点密集恐怖症的感觉了?




 

世界经济发展历程已经证明,系统性的人口大规模流动往往和“大事件”相依相偎。过去三十年,这种流动在中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长的高速增长、当然还有令很多人抱怨的高房价时代。


显然,决定人口增减的主因不是自然增长,而是用脚投票。投的什么票?钱、机会、上升空间、教育、安全、便利等等。


有城市被选择,自然就有城市被抛弃的。



过去五年,核心城市中出现人口负增长的也有8个,人口下降最大的也是一个超大城市。人口净流出城市集中在传统农业大省以及东北老工业基地。这大概也是某种轮回。

 

02

纸面上的秘密


人口数据,可以给人产生简单、粗暴的直接冲击。


有一些是因为超乎日常经验、想象之外而造成的。


比如,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中居然还有石家庄、保定、临沂、南阳,和它们对标的可是北上广深,再加上新一线天津、成都、重庆、武汉,还有老牌的哈尔滨。这样的对比实在太违和了。


对这四个城市,你只能感慨人家底子足够厚,这四个城市的自然增长率几乎秒杀所有一线。


再比如,省会城市在本省人口总数不是第一的居然有十多个省份。最狠的是山东,省城济南人口排名只能排在第6,难怪在山东考大学竞争那么惨烈。




还有就是个别数据“怎么看都不象真的”的问题。


比如有一个省近五年人口净增长为负。从2012到2014年,常住人口稳定的每年增加1万人,但到2015年,一年间净减少9万人,2016年还在继续减少。这个省当年没有重大灾害,也没有限制人口政策出台。那两个年增1万,透着古怪。


另外,有一些属于数据难查到令人抓狂的。


比如湖南、黑龙江、吉林、新疆、西藏五省都存在下辖市常住人口数据部分或全部缺失的情况。新疆、西藏情有可原,人家地广人稀,内地的很多抽样统计方法在这两地不适用,但吉林、湖南的几个城市到底是什么情况:一个干脆注明经济数据使用户籍人口,一个干脆也不说,但就是没有。


这两个省近些年有大量人口外流,莫不是一旦公开常住人口数据,面子上挂不住?

 

03

真正的秘密总是躲在幕后


(1)中国人越来越不喜欢迁移了


最近二三十年,人往城里跑都是主旋律,但愿意跑的人正在飞速下滑,分水岭就在2013-2014年。


2009-2011年是人潮汹涌的年份,当年排名前13的城市人口净增高达2137万人,超过同期全国的新增人口,那样的迁移规模有一种空前绝后的感觉。


2014-2016,排名前13位的城市人口净增只有543万。仅仅4年时间,中国人口迁移规模下滑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急速下滑的数据表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准备定居了,不打算再四处折腾了。


(2)人口迁移分散化趋势明显


2009-2014年,有13个城市人口净增超过100万,人口流动集中在少数一线城市、区域中心城市。


相比较而言,2011-2016年,人口净增超过100万的城市下滑到5个。越来越多城市进入接纳外来人口最多的排名榜中,人口净增在25万至100万之间的增加到28个,有一些迅速上升为人口大城,比如石家庄、长沙、杭州,有一些则逐渐淡出,比如东莞、佛山、厦门。


不少一度出现人口负增长的城市近两年出现人口回流的态势。最典型的是哈尔滨,哈尔滨在2013年人口应过千万,但在2014年后人口降到千万以下,到2016年终于重回“超大”之列。


(3)城市外来常住人口占比将开启下降通道


2016年的自然增长率是过去11年中最高的,如果我们以稍低的5‰为基准,代入这100座城市,有38个城市人口净增长数低于概略的自然增长数。


也就是说,中国的这些超特大城市中有小一半在2016年处于人口流失状态。当然,这样的测算只是帮助理解,没那么精确。另一个数据更直观,有39个城市2016年人口增加数少于过于五年平均的常住人口增加值。


2010年前后,由于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而且很多人来了就留下了,就此奠定了许多城市人口结构。以一线城市为例,2012年北上广深外来人口占比分别是37.4%、40.3%、36%、72.7%。



5年后,北上广深外来常住人口占比分别是37.2%、40.5%、38%、66%,深圳的数据变动最大最有意思,合理的解释是,由于深圳落户政策相对宽松,所以很多外地人变成了深圳人,即便深圳人口流入一直在增加,但有更多的人落户了。


未来若干年,大城市消化外来常住人口的速度将会加快,新外来人口的增长可能赶不上城市签发户口本的速度。

 

04

大拐点在敲门了


人口数据重要,是因为它直接决定了需求,在很多层面影响供需基本律,并产生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城市人口变化既然是“利”塑造的,那么它就可以在很多我们最关心的问题上给出趋势性的相对准确的判断。


那房产举例吧,关于房产,业界有一句话的经典秘笈:短期看政策、中期看供需、长期看人口。政策,普通人捉摸不住。


人口数据则是现成的,只要不是今年买了,明年就想着卖,人口数据就已足够。至于供需,说到底人口也是关键一个因素,只不过还得结合土地供应、开发完成度等等其他因素统一考量。


今天我们只说人口因素。从人口看房产,大体可以判断中国楼市繁荣整体上已到尾声。


(1)很多城市将陆续出现无人接盘的情况。


大多数情况下,人口增幅与房价涨幅正相关。人多的地方,需求旺盛,涨也正常;反之,如大连、温州、长春、乌鲁木齐这样人口流失的地方,房价能维持低增长就不错了。


当人口增长减缓,而且减缓的范围还在扩大,那问题就出现了。这些城市里的房子今后还能卖给谁?如果再考虑到中国讳莫如深的“空置率”,那么这个问题就会被瞬间放大了。


(2)人口流入迅猛的地方可以重点关注


天津、北京、深圳、广州、重庆、郑州、成都、武汉、上海、长沙、石家庄都属于过去五年增长超过50万的。另外,还有最近十年出现百万增长的地方,比如东莞、厦门,这样的增长不是三五年可以消化的。它们都值得重点关注。


需要注意的是,北京、天津、上海2016年出现人口增长大幅下降的情况。由于这种下降属于典型的政策因素,它只是暂时强行中止了大量需求,那就不排除这种需求在某个时候强势反弹。


(3)房价走势与人口变动出现严重背离的地方也值得关注


人口增幅不错,而房价却长期低迷的地方,比如广州、重庆、成都、西安、长沙……


以西安为例,过去五年新增人口31.9万,人口增长呈加速态势,而过去一年的房价却出现了负增长。西安是西部少有的复合型城市,产业配置合理,人才流入层次较高。房价出现负增长在正常情况下无论如何都难以理解,只能将之归因于政府的人为干预。


而任何背离供需的人为干预往往意味着巨大的机会,所以对于这些地方而言,如果不是出现土地、住房超额供应的情况,那么有购房指标的人抓紧时间买房吧。那可能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投资。


(4)城市化完成度低的地方可以适度关注


中国超大、特大城市中,有一些农业人口占比比较高,城市化程度低的,主要集中在河南、河北、山东等传统农业大省,以及近些年实现了自我扩张的城市,比如合并了简阳的成都等。


这些地方提升城市化水平就能创造大量需求,如果人口居然还在增长,那就意味着机会。


这些地方的人口增长,要么是因为回流,但更大的可能则是生孩子。全面放开二孩后,生孩子就是城市竞争力。这比一线城市的提供户口、住房、搬家基金招揽人才还靠谱。


(5)人口增长有限,房价上涨迅速的地方则要谨慎


这类城市有厦门、苏州、南京、珠海……


以苏州为例,过去五年人口增长10.7万,年均2.1万,房价却蹿升至全国第14,最近一年涨幅44%。可以考虑的因素有二,一历史上的外来人口量还没能完全消化,二是城市住房供地严重不足。如果这两个因素都没有,就要保持高度警惕了。


人口是决定一地经济决策最基本的数据,它的变动可不是房市、房价这么简单。观察一个城市常住人口的变化,我们可以得出很多有意思的结论——你的城市是在被抛弃还是正朝气蓬勃;你的城市能容得下你的人生、抱负、理想……或者更直接点,如果你真的买了房,你的这笔人生最重要投资到底是不是划得来。


要知道,让中国愿意背井离乡的地方、人们更愿意扎堆的地方,也往往意味着那里“利”多多——赚钱、换工作比较容易,财富积累不拿么费劲,房子升值更快,维持阶层投入少……


你可以不相信绝大多数统计数据。但这个数据不太会说谎。


它就是人口数据。


眼下,正是这个数据告诉我们,大变局在敲门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