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警惕了:特朗普的人正在逃离!

2017-08-03  气纯不是...



“白宫没有混乱”,特朗普7月31日一大清早就在推特上做出表态,以回击外界关于他身边人内斗加剧的传言。然而,仅仅几个小时后,上任刚10天的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斯卡拉穆奇就出人意料地被“炒鱿鱼”,成为美国历史上职业生涯最短的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


据白宫称,斯卡拉穆奇走人,旨在使新任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能组建自己的团队。凯利当天正式上任。其前任普里巴斯上周五被迫放弃职位,在任仅6个月。普里巴斯的下台和斯卡拉穆奇此前的接班标志着白宫内部权争到达高点。


自今年1月底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白宫内部各个派系斗争不断的传闻屡见报端。而这一轮人事大变动则让白宫的内斗彻底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之下。特朗普正陷入到自国安顾问弗林辞职以来最严峻的危机。


文 | 李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麻烦有哪些?



 

麻烦之一:小特朗普“通俄”行为坐实,特朗普护犊引发争议。


7月8日,特朗普口中的“假新闻大本营”《纽约时报》曝出特朗普长子小特朗普曾在2016年6月与一名有俄罗斯政府背景的律师用电邮联系,两人相约秘密会面。


这段电邮通信记录已被美国情报机构截获。小特朗普起先想要蒙混过关,但在《纽约时报》最后通牒下不得已自爆电邮记录,其中清晰写明两者之间联络与大选有关。小特朗普希望从俄方手里获得希拉里的“黑材料”。


特朗普在事后公开称赞其子“勇敢”“光明磊落”,并再次抨击媒体“无中生有”,情报部门“泄密可耻”。


但此事性质非同小可,有分析认为小特朗普因此涉嫌触犯叛国、伪证和违反竞选条例三大罪名,其中前两者均为重罪。国会紧急传唤小特朗普和库什纳闭门听证,这意味着国会已经开始严肃看待此事,留取两人的呈堂证供。


麻烦之二:特朗普选了个不清白的亲信,白宫新闻发言人愤而离职、“二把手”被扫地出门。


7月21日,白宫新闻发言人斯派塞突然宣布辞职,结束了半年多的白宫生涯。

斯派塞此前多为媒体诟病的是,他经常编造谎言为特朗普圆场。但如今这位特朗普“死忠”也受不了了。因为特朗普选了前金融家斯卡拉穆奇担任白宫通讯联络主任一职,后者成了斯派塞的直接领导。


斯卡拉穆奇是特朗普竞选过程的功臣之一,主管竞选募款工作,与华尔街关系不清不楚,与特朗普一样行事高调、言辞低俗。斯派塞忍得了媒体的冷嘲热讽,却忍不了在一个“非主流”领导下干活。


蹊跷的是,斯派塞的辞职居然得到一致赞誉,媒体再次将苗头指向斯卡拉穆奇的利益冲突上。而且,斯卡拉穆奇上任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暗示白宫幕僚长普里巴斯为“泄密者”,普里巴斯随后仓促辞职,特朗普迅速选择国土安全部长凯利取而代之。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就在7月31日约翰·凯利取代普里巴斯成为新的白宫办公厅主任的同一天,斯卡拉穆奇宣布辞职。美国有线新闻网(CNN)8月1日发表评论称,仅仅10天的任期,将让斯卡拉穆奇“载入史册”。


麻烦之三:特朗普意外向肱骨之臣开炮,塞申斯离职进入倒计时。


7月19日,特朗普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意外把怒火撒向司法部长塞申斯,称其在“通俄门”事件上的做法“令人失望”,早知道他会用回避自保,自己就不会提名他担任司法部长了。


很快各路消息人士透露,塞申斯的司法部长生涯已经进入倒计时,特朗普希望其自行辞职,免得像解雇科米一样引起舆论风暴。


塞申斯是特朗普提名的第一批阁员,也是共和党国会中为数不多自始至终支持其竞选的资深政客,这一决定委实令人寒心。


2

为何团队内部人心思变?



 

蒂勒森辞职传闻与塞申斯直接相关。有传闻称,蒂勒森对特朗普主动暴露政府内部矛盾、公开批驳阁员的做法非常不满。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政府阁员开始重新审视特朗普及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下一个离职传闻随时可能出现。原因很简单:


其一,特朗普性格固执,处理“通俄门”技巧欠佳。


“通俄门”发酵以来,特朗普其实是有机会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却一直执着于将事件彻底翻案。此次坐实小特朗普与俄罗斯接触则断绝了特朗普扭转乾坤的念想。


有消息称,特朗普开始指派其法律团队研讨总统是否可以赦免自己、以及总统赦免其家庭成员的可行性。这表明特朗普自己也开始心虚,担心即便不会面临通敌、叛国等会直接导致弹劾的罪行,也很可能因违反选举条例等原因受审。


此背景下,一些阁员无法忍受蒙上政坛“污点”,急于与特朗普言行划清界限。


其二,特朗普在人事、施政和言行上不改“狂人”本色,逐渐消磨掉主流精英的耐心。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国会、舆论和精英层一直对其是否有能力担任总统存在疑问。特朗普毫无公职经验,竞选过程中多次触犯政治禁忌,且常常摆出无知者无畏的架势。外界认为,按照惯例,特朗普在上任后会得到系统教育,其行事方式会越来越像一个总统。这个希望如今已经接近落空了。


从公开言论、工作方式、在重大外交场合上的表现来看,特朗普还是那个每天频繁发布社交媒体“状态”的“真实的特朗普”,并不是人们心目中总统的理想形象。


且看,特朗普不顾专业人士劝说,依旧频繁更新私人社交媒体,多次因此惹上事端。


特朗普并不遵从白宫严格的工作流程,对待例行事务心不在焉,只注重自己喜欢的部分。有报道称,特朗普要求国家安全顾问大幅压缩每日情报简报的内容,并且要求将一些复杂的情况简化为“好看的图表”,这让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苦不堪言。


特朗普不重视重大外事场合的规矩和礼节,与安倍在非涉密场合谈论核心机密,在G20峰会上与普京私聊一小时,指派其女儿为其“占座”。


蒂勒森很可能从这些细节上看出特朗普并没有把担任总统当一回事,未来自己也可能因此遭受不白之冤。


其三,特朗普上任以来建树寥寥,无望成为一个“伟大的总统”。


特朗普上任之初许下“百日计划”,在国情咨文中勾勒“伟大蓝图”。但如今执政已过半年,特朗普的政绩仍十分有限。


即便获得国会两院多数,特朗普迄今仍没有在税改、医改和基建三大立法上有丝毫进步,其中看起来最容易通过的医改几经反复,党内的反对声音日渐高涨。


不少特朗普招揽来的能人起先也希望特朗普能够给美国政坛带来一股新风,解决华盛顿的长期低效和僵化。然而,特朗普似乎并没有足够能力、技巧和意愿改变美国政坛的风气,当上总统后仍然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针砭时弊,而不是踏踏实实解决问题。


以医改为例,特朗普未能充分介入立法过程,无法建立党内共识,导致党内分崩离析愈发严重。这让不小心上了特朗普这条船的美国传统精英担心是否跟错了人。

 

3

精英离场亲信上位?



 

斯派塞、塞申斯离职后,特朗普可能被迫启用更多能力有限的亲信担任要职。政府内部建制派和民粹派的力量可能失衡,特朗普非主流、民粹和极端的本色将更为明显。


而且,特朗普仍在为蒂勒森离职传闻火上浇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传闻带来的潜在影响。7月25日和7月26日,特朗普连续在私人推特上发文抨击塞申斯,称其在用人上立场摇摆,做事上态度软弱。这种总统公然抨击下属的情况在美国历史上实属罕见,即便在解雇弗林前也未发生。蒂勒森看在眼里,怒在心上。为了避免成为总统推特上“下一位常客”,恐怕有更多来自于建制派、精英层的政客思考另谋出路。该行为也将带来示范效应,让一些有志于入阁的美国传统精英对特朗普政府却步。


特朗普与行政部门中下级官僚的关系会因此更加紧张。特朗普上台时将华盛顿比作“肮脏的泥沼”、用“官僚主义”指代政府机构、将其视为“最大威胁”已经惹恼了不少美国联邦政府雇员。此后特朗普大幅削减联邦政府支出,要求各机构裁员也引发一些部门“上街维权”。此次特朗普对阁员发动“人身攻击”,是对行政部门雇员的“第三次伤害”,将激发行政机构对白宫的不信任。司法部及其下属的联邦调查局已成为特朗普的众矢之的,将影响这一关键国家机器在维护国内治安、打击恐怖主义上的作用。


在缺乏合适人选的情况下,特朗普很可能被迫启用一些老臣和亲信,而这将进一步损害其民意支持率,引发政府内部更多不满。特朗普已为塞申斯选好了继任人选,即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朱利安尼在担任市长期间政绩尚可,但在共和党内部和全国层面上缺乏影响力,缺乏领导司法部的权威性。


 塞申斯、蒂勒森等式微后,一些“特朗普的私人顾问”会在影响力上取而代之,接管具体事务。普里巴斯辞职则让特朗普丧失了与国会和共和党建制派的重要桥梁,共和党与特朗普之间的矛盾会加深,对其牵制会显著减弱。

 

4

我们需要担心什么?



 

一个更随意、更算计的特朗普政府也许是我们需要担心的,中美关系或将受到特朗普随意性的冲击。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建制派和主流派精英纷纷逃离特朗普政府,特朗普非主流、民粹和极端的本色将为更加明显。


而且,在这一系列变动下,蒂勒森即便坚守岗位,其影响力也会有所降低。这对中美关系可不是一个好消息。据美国媒体披露,蒂勒森是最早让特朗普认识到“一中”问题严肃性的阁员之一,是促成两国元首尽快会晤的重要推手,也是在朝核、南海等议题上相对理性的幕僚。蒂勒森领导下的国务院基本维持了美国对华政策的一致性和稳定性,这在国务院官员仍大幅缺位、国务院拨款显著不足的情况下并不容易。


在库什纳受到“通俄门”波及的情况下,班农、纳瓦罗等亲信对特朗普的影响力将继续上升。特朗普执政早期出现的与蔡英文通话、挑战“一中政策”等出格言行正是出于这种权力失衡。


在当前中美关系关键的时期,一个疏漏和错误都很可能会让两国产生严重误判,进而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