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网文 / 相对论-狭义 / 時間是什麽

0 0

   

時間是什麽

2017-08-04  物理网文
一般地说人们解释时间,时间是事件发生的先后次序。不过这个抽象的解释可能很难帮助我们解决什么具体的问题。所以现在我们就具体的问题来讨论时间的概念。不管我们的时钟指示告诉我们的是什么,我们一般会把我们的时钟指示当做时间,但是地球那么多人的时钟有快有慢,时间可以有快有慢,这个说法好像不对。如果说时钟指示的是时间,在没有时钟的时代,是不是没有时间呢?不,没有时钟的时代,时间还是自在的流逝。那么时间是什么呢?时间是匆匆的流水,时间还是生命的生生息息,时间是春华秋实四季的轮回?在没有生命的世界时间是否存在?在没有生命的时候,时间是地球的自转?不,时间不会只存在于生命的世界也不会只存在于地球的世界,时间存在于宇宙的每一个地方。看来时间是一个更加基本的东西和一个更加普遍的东西。如果时间作为物理概念是比地球的运动更加基本的物理概念,那么现在有一个问题,时间流逝速度的变化会不会影响地球自转失去均匀的速度?但从另一方面看来,这个问题也许是甚是荒唐——应该是地球转出时间,而不是时间推动地球!说地球转出时间,地球也不能代表时间,最多地球只能代表地球世界的时间。看来宇宙的时间概念是物质运动世界的抽象。也许,有人不同意这样的理解,如果宇宙是个没有物质也没有物质运动的世界,时间是否存在呢?唉,在这样的世界里时间空间也许依然存在,但是他们似乎失去了任何痕迹标记!或许时间是时钟量出来的东西,才是对于时间的最现实的和最好的领悟。   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个世纪以前,人类开始流行另一个上帝的故事:星体附近的时间变慢和星体附近运动物体上的时间会进一步变慢。关于天上空间的时间变慢,中国也有《西游记》古书记载,说孙大圣大闹天宫回到花果山,发现猴氏家族门庭冷落,问是何故,一只老猴答曰,大圣天上玩乐,不觉日子过得很快,可知天上三日,地上十年,猴家已历三代,大圣去后,候家受那山魔王欺侮,日子艰难,人丁渐稀。也许大家会觉得我说些于科学无关的事情,须知人类有些科学开始于神话般的故事,比如千万年来人们相信上帝创造了人类的故事,然后引出伟大的 Darwin 进化论思想。其实上帝并不伟大,他可能只不过是个事后诸葛亮,看到地球上万千灵类以后,编写自己创造万物的故事。人才是真正伟大的上帝,在没有看见时间变慢的时候预言了时间的变慢。上世纪三十年代,人们居然真的发现了一种叫做 μ 子的太空粒子确实可以在高速运动过程中大大地延长自身的寿命。天上三日,地上十年,传说的故事令人惊奇般地演变成了科学的真实。请不要说相对论的思想起源于中国,全世界的民族都有神话故事,科学是一种数学化的神话故事,这样的故事这样的科学是近代的事情,它起源于西方。
  虽然作为传说故事人们乐于接受天上地上有着不同的时间,但是作为物象事件,粒子寿命可以大大的延长毕竟不是很好理解。另外寿命延长是不是就是时间延长也是一个有问题的问题。很多人,其中包括很多科学大师,比如著名的 Heinsenberg 先生,他们对于粒子的奇怪行为也始终感到甚是不解。人不走近科学,会不知科学,走近科学又会迷惑于科学或自领悟于科学。令人迷惑的物象,科学的看法与常人的看法会有差别,不过科学并不一定就正确,常人的简单看法也不一定错误。如果就时钟的问题与常人讨论可能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们问一个常人,你说运动的时钟会走慢吗?大多的人们可能会说,运动的时钟不会走慢。那么你为什么认为运动时钟不会走慢呢?常人可能会说,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运动的时钟会走慢呢?那么我们只能告诉他说,精密的科学实验证明运动的时钟会走快和走慢,你相信吗?常人想了一会儿,可能会说我家里的时钟和手表也会走快走慢,时钟走时不准有什么奇怪的呢。
  其实科学家也同很多常人一样难以理解科学的离奇物象和离奇理论。对于令人不解的奇怪物象和离奇理论,常人只有依靠上帝恩赐的灵感领悟,科学家除了灵感的领悟还可以做些实验来寻求确切理解的思路。

   时钟会走慢吗?
  1971 年美国科学家 Hafele 和 Keating 进行了运动时钟实验。实验是这样的,把三组原子钟的时间校准后,一组原子钟始终放在实验基地,一组原子钟放到飞机上向东绕地球飞行后返回基地,另一组原子钟放到飞机上向西绕地球飞行后返回基地。实验的理论预测和结果是:绕地球向东飞行的原子钟比基地原子钟走慢,绕地球向西飞行的原子钟比基地原子钟走快。
  运动的时钟走时不准或许本来就不是一件难以相信的事情,也许所有的时钟走快走慢都是差不多一样的道理。粒子寿命可以在运动中延长,也许跟人生活条件好了寿命延长也是一样的道理。也许本来,我们期望宇宙间的时钟具有一样快的走时速度,期望地球上的每个种族居民具有相同的年龄寿命,才是荒唐的事情。科学家的实验也许只是再一次表明上帝的故事总是可以排练成舞台的表演。但是看完了演出,我们似乎并没有在心中留下更多的情节故事。也许丰富的只是剧目后台的故事,我们记住了 1971 年美国科学家 Hafele 和 Keating 进行了运动时钟实验……
  时间走到了二十一世纪,不过上帝的故事并没有完全排练成舞台的表演。也许有限的空间舞台无法展现联系遥远的上帝故事。或许那些剩下的故事永远无法排练成舞台的表演,比如我们看到了高速运动的粒子寿命延缓,但是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知道在高速运动的粒子看来,那些低速运动的粒子是否同样存在寿命延缓。不过,从转动时钟的单向性快慢,我们推测平动时钟的快慢也同样的是单向性的。环球原子钟实验似乎告诉我们,靠近地球的时钟走得慢和地球附近相对地球运动的时钟进一步走慢,这是确定的事件,即使我们无从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运动的时钟确定地单方向走快或走慢!也许上帝有上帝思考问题的方式,上帝有上帝的博爱,相对运动双方平权的说法,能说听起来没有道理呢。也许上帝绝对的博爱就是偏爱,世界是博爱和偏爱的统一。如果地球与飞机完全对等,大家的时钟应该走得一样的快呀,环球原子时钟实验中不应该得到快慢不同的时钟结果。根据二十世纪粒子物理学家们数十年的实验,μ 粒子的寿命只与它的运动速度有关,而与它的运动是平动还是转动无关。据此推测,高速平动中的 μ 粒子和高速转动中的 μ 粒子没有什么不同,站在它们的角度观测低速运动的 μ 粒子应该得到相同的结论。可是根据上帝的故事,在转动的 μ 子看来,低速运动的 μ 子寿命加速,即寿命变短,而在平动的 μ 子看来,低速运动的 μ 子寿命却是延缓。不过上帝的另一半故事至今没有排练成舞台的表演,我们无法看到真正的戏到底是怎样一串图像。上帝的故事会不会其中有假的情节?我们都是上帝的儿女,我们相信上帝的故事,比如上帝故事中说的时钟会走慢,粒子的寿命会延长,很多是真实的事情,我们用自己的眼睛也看到了,没有必要再怀疑它是假的。但是可爱的上帝会把所有的真实都告诉我们吗?他也许希望我们自己去寻找关于宇宙的更多答案,去辨别他的那些故事中的真假情节,比如电子看加速管缩短,飞船上说地球时钟走慢等等完全可能是虚构的故事情节。
  听多了故事看多了戏,我们感觉到了什么?也许我们之中很多人已经发现,世界里的每一样事物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之中,不过这种变化也遵循一定的规律,即事情可能是越是宏观的系统越具有运动世界的稳定性,也越是更好的标准系统,看到的也越多是真像;越小的系统越容易受到外面世界的影响,越具有物象的可变性,也越是更差的标准系统,在相对容易变化的小系统上看大千世界,有着很多的假像。从绝对求真的角度而言,宇宙是最好的标准系统,宇宙时钟具有均匀的走时速度。不过遗憾的是我们无从知道宇宙的标准时钟在哪里,也许我们不必遗憾,我们也不需要走时速度绝对恒定的时钟。我们处理地球系统的问题,我们可以认为地球地面的原子时钟是一个走时速度恒定的时钟。我们处理太阳系的问题,我们可以认为太阳原子时钟也是一个走时速度恒定的时钟。我们追求相对的真就已足够,无需追求那个遥远的绝对的真。
  根据原子时钟的表演,地球附近的时钟会走慢,地球附近的时钟相对于地球运动走时会进一步变慢,同样我们推测,太阳系近日轨道上的时钟走得较慢,远日轨道上地时钟走得较快。另外,由于地球绕太阳的运动速度并不恒定,在太阳系的角度而言,太阳认为地球上的时钟走时速度存在一年四季的变化情况。当然,相对快慢的比较,地球人可能最初发现的是太阳的时钟走时速度在一年四季地变化。不过我想,我们不会简单地认为我们看到了什么,事情就是什么。我们肯定会想,太阳时钟按照地球的运动节奏而变化,为什么不跟着其它行星的运动节奏而变化。想来我们会明白事情的真像是地球时钟走时速度一年四季变化给我们制造的一种太阳时钟走时不稳定的假像。
  今天我们为很多事情感到无可理解,明天我们可能为我们自己的多么愚蠢感到可笑。记得我和我的周围人们曾经讨论自动手表的道理,有人猜想自动手表大概是利用脉搏的驱动,也有人猜想可能是利用体温的能量。知道了事情原委以后,唉,原来完全是一套机械机构。

  长度会收缩吗?
  同样的问题,长度会收缩吗?当然长度收缩和膨胀对于我们不是陌生的概念。物体受力作用,环境温度变化,都会导致物体长度发生收缩或者膨胀。这里说的长度变化是指这些因素以外的因素导致的物体长度变化。有理论说运动物体会导致物体延运动方向收缩。既然绕地球运动的飞机上的时钟可以发生时钟走时速度的变化,那么同时伴随着另外一种真实效应-飞机上的物体包括时钟在长度方面发生变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物体只不过是原子作为行星系结构组织而的群体,在引力之中高速运动时候没有保持稳定的长度是有可能的。或许,引力中运动的原子内部转动速度的变化,可能就是在引力中运动的原子尺度变化的一种结果。不是吗,要是上帝有一天发个神经病让地球膨胀一倍,你说地球的转动会不会变慢?不过你不相信这方面的道理也不要紧,终有一天上帝会让你真的发福,看看你是变得灵活还是变得笨拙。
  有些道理说起来也可能简单。不过,很多朋友可能并不完全同意我们的观点。李红斌先生曾分析,尺缩可能是视觉性的尺缩,如同一架摄像机摄制一个运动中的物体时,其影像会产生畸变的道理一样。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观测效应,并不是运动物体随运动产生真实的形变。假如认为有真实的尺缩的话,我们首先应确立什么是运动。运动是相对的还是绝对的。在相对运动的框架内是不允许真实尺缩出现的。也就是说,我们只有找到绝对静止的参考点,才能确立一个物体是否处于运动状态之中,它的运动速度如何,有这些前提条件的话。我们才能说它该不该尺缩。
  李红斌先生将相对论长度变化倾向于视觉性收缩的观点不一定完全正确,因为科学不可能为主讨论视觉的问题。不过李先生认识到对等意义上的相对运动不是运动物体长度变化的原因,这一点与本书作者的观点相同。其实位置变化意义上的绝对运动也仅是位置变化的原因,不会产生任何其它效果。比如木块在桌面上滑动,会受到摩擦阻力,有运动同时就会有摩擦阻力,但是摩擦阻力不是运动本身的原因,而是桌面不够光滑的原因。如果是运动本身的原因,摩擦阻力应该与木块的运动速度有关,而事实上摩擦阻力与木块的运动速度基本无关,而与材料的材质和表面的光滑程度有关。所以 运动时发生的现象不一定是运动的原因,纯粹意义上的运动不论绝对的还是相对的,都不会产生位置变化意义以外的效果。如果飞机乘客在飞机上生了病,都说是航空公司的责任,岂不让航空公司冤枉。但是地球人的数理学家的确喜欢把相对运动时候产生的效果归因于相对运动这一原因。当然把动力学问题化为运动学问题有助于建立数学模型,但是这一风格基础上的最好工作我想都不是最后的和本质上的物理工作。
  关于长度问题令人意外的事情是,虽然所有的理论只能推出运动物体长度收缩或基本不变,但是实验的迹象总是偏向于显示运动物体存在着真实的膨胀。数理学家们总是声称全世界的加速器每天都在证明着伟大的相对论,不过加速器中每天发生的另一种显像是,越是高速运动的质子束越容易发生碰撞,似乎在说明相对论的长度结论存在着问题!简单的道理,同样飞行高度飞行速度的大飞机,我们更加容易将它打下来。高能质子束越容易发生碰撞,说明质子束中的质子拥有了更大的尺寸。数理学家也承认,越是高能质子束,质子拥有更大的碰撞截面。当然这碰撞截面是不是能够表征质子的横向和纵向长度,应该由大家来评定。不过,另外我们也有趣地注意到,有物理书上说在高速运动的电子上看加速管变短这样的事情。也许现代的科学家也变得幽默和爱开玩笑,加速管怎么会因为加速管里面几个电子的高速运动而变短呢!如果说加速管没有因为加速管里面电子的高速运动而变短,科学家是想告诉我们一个什么道理呢?事实上科学家没有在开玩笑,大概科学迄今为止没有发现运动物体长度缩短的证据,无奈之中就抓来这么一个可能是完全相反的证据,即所谓的在高速运动的电子上看加速管变短说法。这本写得不错的物理书是美国 Resnick 先生编写的一套著名的工科物理教科书,他的中文译本由科学出版社 1980 年出版,也作为中国部分工科学生的教科书。应该说这本物理教科书是写得不错的,本书作者一直珍藏着这本借来的教科书。科学的无奈也不能责怪一个编书的学者。也许我们跟着电子运动回过头来看加速管,可能有 Resnick 先生说的那种感觉,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正象长大了的孩子觉得家里的房子变小了,这只是孩子与小时候的记忆图像的比较以后产生的一种感觉和孩子长大的反映。没有一个正常的孩子会认真地认为自己没有长大而是家里的房子真地变小了。我可以说,在高速运动的电子上看加速管变短肯定不是事实,而只是一种表象。我不知道 Einstein 先生少年时候是否有过这种感觉家里房子变小了的体验。也许 Einstein 先生少年时候没有感觉与事实不符的经历,所以认为感觉到的就是世界的真实。当然,一个先天看不见外面世界的孩子他可能会真地认为是周围的世界在变小。也许世界在不同的孩子眼里有不同的体验,我们也不得而知。也许小孩的感觉不是重要的事情,也许小孩的事情决定人类的将来。中国有句古话,叫英雄自古出少年,Einstein 的少年领悟影响了我们今天的科学,那么未来的科学是否又会回到绝对的运动?
  话说回来,为什么 Resnick 先生在他的物理书上不说从加速管角度看电子群波长缩短或者膨胀?为什么人们面对实验的种种迹象却不认为运动的粒子有着膨胀的效果呢?不难想到,人们的此类说法可能是为了迎合主流理论的一种变通说法,或者为了避免主流理论的尴尬寻找似是而非的证据。一般地说,常人只关心观察得到的和实验得到的图像是什么,不会去考虑理论的图像又是什么。看到篮球是一个圆球,在常人眼里这就是一个真实的图像。不过,科学家看待科学的问题可能会有一些复杂的心态。科学家会考虑更多的事情,实验室里的科学家会说电视系统不能保证电视里的篮球是一个圆球。是啊,电视里的圆圈多是一个个椭圆。但是,事情到了唯理派学者那里可能更是变了样,他们认为人的眼睛也是光路成像系统,反映的不一定是最好图像,电视中的扁球可能是篮球的更真实的形状!常人可能会觉得科学家是在发挥他们的幽默才能,其实常人哪里知道现代的主流科学相对性理论就是这样一种不主张绝对真像的科学,但是就是这样一种无谓圆球的理论据说解释了原子弹的事理。话又扯远了,回来思考科学图像的问题吧。科学家理解一种图像既要实验的图像又要理论的图像,应该说这是科学无可指责的理性要求,只有实验图像与理论图像重合的图像,才是科学家能够肯定的真实图像。理论不能解释的实验图像科学认为有可能是真实的图像也有可能是一种假像。一种实验图像需要理论的论据,才能成为可信的图像,这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比如法院审理复杂案件的证据,其中的单个证据只有能够成为法官头脑中故事情节链条中的一环,才能构成充分证据中的一个证据。当然唯理派科学家更相信理论的图像,其次才相信实验的图像,可能走进了科学的某种理论误区,我们也不好在此多做评论。
  虽然我们认为物体的长度是可以变化的,但是我们之中很多人相信宇宙的尺度是不会变化的。宇宙的尺度即使能够变化,由于宇宙太大了,什么变化对于他来说,总是显得微不足道,所以我们可以说宇宙总是恒定的。然而上帝的故事里,宇宙是可以膨胀的。我总觉得有些实验发现可能是一些我们自身系统的变化引起的假像,比如人们所谓发现了宇宙大爆炸的种种证据,可能就是这类假象。我总是觉得 Poincare 先生的话是正确的,宇宙的膨胀我们是没有办法发现的。如果宇宙真的发生了物理性膨胀,在膨胀的宇宙中,我们的问题,米尺是否也应该按照相同的比例跟着宇宙膨胀,那么用同样程度膨胀的米尺去测量同样膨胀的宇宙,应该依旧得出一个宇宙不在膨胀的结论!既然天文学家们准确无误地观测到了宇宙的膨胀,那么我们推测真实的事情可能是我们的太阳系或者我们的银河星系在缩小。
  相对论的时间和空间变化可能不会是最后正确,不过一个人能够预见时钟因于运动而走时速度可以变化这类事情,不管仅仅预见了多少正确成份,总是伟大的预见。Einstein 是一个问题敏锐的学者,但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可能过于学院风格。所谓学院风格,即主要基于数理的方法解决物象问题的方法思路。这一风格一般能够提供我们一个清晰的数学方法,同时也留给我们一套模糊的概念解释。

  物体是相对于什么而运动?
  物理学家研究运动的问题,参考系有多种选择,可以太阳为基准考虑行星如何运动,也可以地球为基准观测行星和彗星的运动图像。以太阳为基准的图像计算方便,但是最先的观测资料是以地球为基准的图像和最后的结论图像也必须换算到地球为基准的图像,这样可以告诉人们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可以看到太阳被月球挡住了光线,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能够最好地欣赏到一个彗星的美丽轨迹。
  对于纯粹的运动问题,参照系的选择也许是可以任意的,参照系选择得不一样只不过是得到一个好与差的运动图像而已。选择得好的参照系能够获得一种简单的整体运动图像,选择得不好的参照系得到的是一种比较复杂的整体运动图像。Corpernicus 认为地球绕太阳转动,然后得到了比较简明而清晰的太阳系运动图像;Ptolemy 认为太阳绕地球转动得到的是非常复杂的天体运动图像。理性角度看这个问题,很清楚,地球绕太阳转动是一幅运动学图像,又是一幅动力学图像,但是太阳绕地球转动仅是一幅运动学图像。可能简单还是复杂的运动图像,这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事情是整个的物象体系能够得到比较合理的解释。当然,一个时代下认为是比较合理的解释到了以后的时代可能是不合理的解释。数学总是永恒的因果链条,物理似乎总是没有永恒的原理。
  事物真是相对于其它的万千物象而运动吗?如果我们坐在飞机上,我们可能会深深地体验到 运动是相对的 这样一种感觉。飞机在运动吗?如果飞机不在运动,飞机是象气球一样浮在空气中吗?飞机能像气球浮在空气中吗?如果飞机不在运动,我们是不是白花了飞机票的钱?除了推理告诉我们飞机在飞行之中以外,我们坐在飞机中似乎感觉不到飞机的运动。如果有云朵从我们身边飞过,我们除了感觉到我们的飞机与云朵之间存在相对移动,我们实在无法分辨到底是飞机在移动还是云朵在移动。的确,运动世界很多时候给我们的感觉是,物象世界里万千物象是相对于其它的万千物象而运动。令人不解的是,Einstein 那个年代没有飞机,他是如何得出一个伟大的结论,运动必须有一个参照系才能得出运动的具体快慢,以及这些参照系之中没有真与假的分别,大家都是同等真实的参照系。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似乎又有点走远了物象的世界。我们看到行星围绕着我们转动,但是我们更相信真实的运动图像是行星们在围绕着太阳转动。也许有人认为运动学图像是一种理性的领悟,但是我们总觉得,与太阳绕地球的运动图像相比,地球绕太阳的运动同时是一种动力学图像。
  在原子钟实验中,地球质心系好像具有某种特殊的意义。物象的事理尽管我们暂时无法猜测,我们似乎领悟到地球对于地球系统中的物象似乎是一个特殊的参照系。为什么相对于地球静止的时钟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是走时最快的时钟,相对于地球运动的时钟显示的走时速度都慢于地球质心系的静止时钟?
  一直来,我总觉得物体相对于什么而运动的问题是非常清楚的问题,象许多的常人一样我一直不理解数理学家忽视地球对于地球上的物象的特殊意义而提出的运动相对性概念。什么是运动相对性概念?这里说的问题不是指只有在参照系下可以确定一个物体的运动速度这类问题,我们认为运动相对性的本质问题是,人们认为相对运动事件总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物理事件,比如两个运动电荷之间的力作用,Michelson 干涉仪的工作都可以作为独立的物理事件。也许这类问题不同的学者容易得出不同的答案。是的,很多物象问题我们无需考虑地球这个物象背景。正像人们之间的谈话无需考虑空气流动的影响。但是考察物象世界,运动似乎总有特定的含义,以及只有这种特定涵义的运动才有动力影响效果,比如鱼儿在水中游动,鸟儿在空中飞翔,树叶在风中飘动。鱼儿的游动是对于水而言同时受到水的阻力;鸟儿的飞翔是对于空气而言同时受到空气的浮力和阻力;风是流动的空气,它导致树叶的飘动;地面上人的行走和汽车的运动都是相对于地面而言,正像郑铨老先生所言,车撞人不能说成人撞车,交通事故不是只是车和车或车和人的相对运动问题。可能是工程师的职业意识,容易理解这种物象性的道理,物体的运动总是首先相对于它的环境而言。工程师研究运动的问题,觉得运动总是在确定的环境里进行的运动行为,比如飞机相对于大气中的空气飞行,轮船是在辽阔的海洋里游弋,汽车相对于平坦的路面行进,加速管中的电子运动相对于加速管中的电场磁场和引力场。
  如果是一个飞行工程师,飞机相对于空气的运动是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飞机只能通过相对于空气的运动才能支持飞机的浮力。一个轮船工程师他首先要考虑的是他设计的轮船能够在水中获得多少行进速度,然后考虑需要多大的动力。一个汽车工程师他考虑的是汽车轮胎需要多大的设计转速以获得汽车相对于地面的运动速度。我们说飞机的速度、轮船的速度和汽车的速度,都有一个特定的环境对象,飞机的设计速度不是相对于地面,而是相对于空气,轮船的设计速度不是相对海底,而是相对于海水,汽车的设计速度不是相对于空气,而是相对于地面。不管物理的运动是相对的还是绝对的,工程师头脑中的各个运动总是有着绝对的参照对象意义,这个对象是事物的环境。天涯海角的相对运动在工程师看来肯定没有运动意义以外的其它工程意义,纯粹运动概念是否有着运动意义以外的物理意义,对于工程师来说也大概是无暇考虑的问题,一般地也没有多少工程师关心这种纯粹意义的运动。不过,全球卫星定位系统中以及类似的军事问题中工程师们也关心这种纯粹意义的运动问题。不过,没有工程师以敌机与导弹之间的相对运动速度来计算导弹受到的空气阻力。也没有工程师认为美国与中国总是处相对运动之中会相互觉得对方国家的时钟走慢。

作者: youngler   羊歌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8999e10100003o.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