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自己缝死在衣服中——给胖子的“忠告” | 深度知识

2017-08-05  胡子拉碴...

当减肥执念已成为一种全民精神官能症时,社会上对肥胖产生集体反感,庞大的瘦身产业也随之附和。


今天介绍一本书《卡路里与束身衣——跨越两千年的节食史》,书中讲述了人类与食物复杂微妙的关系,不同历史时期人们推崇的体型的时尚与潮流,以及人类的文化信仰和社会规范的变迁。


为了拥有完美体型,人们曾经尝试各种荒唐的减肥法:英国诗人拜伦最爱的瘦身餐是饼干配苏打水;茜茜公主每天花一小时穿束身衣,甚至将自己缝死在衣服中……


为什么两千年来,一代又一代的人前仆后继地投身各种减肥方法?书中深刻揭露了推动节食业发展的种种虚构的“童话”,在介绍各种减肥方式的同时告诉人们如何以正确的方法来对待饮食和自身,从而获得身心愉悦。


今天选取一节《给胖子的忠告》,但这个“忠告”,得打引号。




给胖子的忠告


by 路易丝·福克斯克罗夫特 

——选自《卡路里与束身衣-跨越两千年的节食史》


19世纪时人人都在减肥。


欧美各地有许多人,将自己包装成提倡节食、销售减肥产品的专家与教师,而这些人又以男性为主。


第一位:维斯特·格雷厄姆

身份:美国长老教会的牧师


特别的忠告:

1)找出对胃部有益的食材

2)运动是不可或缺的治疗方式

3)多咀嚼,守的饮食规则是绝不独自用餐

格雷厄姆全麦酥饼(Graham Cracker)的发明人西尔维斯特·格雷厄姆,是一位美国长老教会的牧师,因此他所提供的饮食建议中也带有宗教信仰的色彩。


他抱怨贪食,是美国甚至是整个文明世界在饮食上所犯下最离谱的过错。


格雷厄姆建议人必须除去饮食中的肉类、酱汁、茶、咖啡、酒类、胡椒与芥末,改食大量蔬菜、全麦面包、水果、坚果类、盐,并多喝开水。他还力劝大众将管理胃当作管教良好的孩子:找出对胃部有益的食材,并使胃部适应这些食物。


格雷厄姆写道,时下认为脑受控于胃的观念并不正确。他主张胃应当受到大脑支配,而这种行Advice to Stout People为的培养是品德教育的一环,当胃听命于大脑的习惯养成后,就成为“俗称的天性”。


胃应该是“协助身体的侍者;身体不应仅仅是附属于胃的移动器官”。自称为“内政部长”的格雷厄姆在1853年出版了《胃的自我回忆录,凡会吃者皆可读》(Memoirs of a Stomach,Written by Himself,That All Who EatMayRead)一书,想试着借讽刺挖苦的方式,让这个话题不至于太过严肃。


他在书中的自我介绍中写道:


“我必须承认,外形像是苏格兰风笛的我看起来并不太讨喜。风笛的吹气管是食道,而我则是那只气囊。我经常希望演奏曲目中有更多‘休止符’,特别是我的演奏者正在暴饮暴食的当下。”


格雷厄姆对日常饮食内容的建议如下:


——————

早餐只能喝几乎不加糖的红茶,吃一小块法国面包;


中午时可吃一客分量不大的午餐,如一小片羊排,或不涂奶油的三明治,再配上一杯啤酒、雪利酒或红酒,“因为晚餐之前不应过度饥饿”。

————————————


他接着又谄媚地说:“晚餐是努力得来的报酬”,但要在不失礼的前提下尽早离开餐桌,加入女士的谈话,最后睡前“在床头放少许饼干也不错”。每个胃肯定都是与众不同的,而“我冥顽不灵的特质可由以下几条规则总结。


第一条是“节制”。


再来,“万一你过度沉溺于纵情享乐中,我只恳求你能让我好好休息”。“另一条规则是定时用餐”。


提到便秘,他则极力主张“运动是不可或缺的治疗方式,因为身体必须借由走路或骑马制造健康的废弃物,否则便会使得整个体内系统出现郁结现象”。下一条规则是“咀嚼对我而言相当重要,另外我希望你能遵守的饮食规则是绝不独自用餐”。药物的使用应尽可能完全避免,并随时执行严格的饮食法。“部长大人”还建议读者尽量早起,以温水清洗全身,再将自己擦干,擦到身体红得像龙虾为止,接着再快走半个小时。


要是胃仍然不识相地吵着要更多食物,那么就在处理日常琐事时嚼一块饼干,这段时间就会感到很快活,搞不好还能因为这么一小片饼干就产生饱足感而沾沾自喜。


格雷厄姆直接对节食者所提出的减肥法则,正好与部分掌握健康新知的医界人士主张不谋而合。他们认为肥胖者需要减肥协助、减肥动机与互助组织,才能从节食与生活模式的改变上获得减肥成效。





第二位:穆尔医师

身份:英国皇家外科学院医师


忠告:

1)减肥者“等到出现成效”,才能对外人透露自己在减肥

2)避开面包与发酵酒类

3)吃素减肥的观念既无谓又过时

4)容易兴奋的人,不易长胖


英国皇家外科学院的院士穆尔医师,在1850年代出版了收录自杂志《医学时报》的一系列书信。


穆尔医师于1856年将此书命名为《丰腴,亦称作肥胖、富态、臃肿——饮食系统新发现的概述,可减轻体重,增进健康》。这本书在出版当年就印到第三印,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此书的创新之处在于将三十多页的篇幅拨作“饮食日记”,穆尔医师率先采用在书中置入表格字段的排版方式,让读者自行填写每天的饮食内容与三餐及下午茶的用餐时间;饮食日志下方还有一空白处可记录体重。穆尔医师的减肥法巨细靡遗,目标明确。他还在书中收录柯尔纳罗知名的节食故事,作为使用这套饮食养生法成功减肥的范例。


英国《早报》在1857年3月20日的书评中对穆尔医师的著作大加赞扬,并将这本“小书”的畅销归功于时间、经验与详尽的观察。


这篇文章表示,想减肥的人购买此书绝不会失望,“因为读者不需任何更进一步的医疗协助,只要有这本手册就可立即展开减肥。减肥计划十分简明易懂,毫无任何故弄玄虚的医学术语”。书中不仅提供简明易懂的减肥计划与行动架构,“作者值得与做出有用科学发现的人才相提并论”。穆尔医师接受的医学训练是以当时标准的古典医学法则为基础。


这套医学训练与过去行医的经验,使他特别重视消化系统对整体体质的影响。


然而穆尔医师也很清楚,他所推行的减肥计划一旦失败,反而会成为负面宣传。减肥计划的确有失败的可能性,但失败并不是因为他的减肥方式无效,而是减肥者难以贯彻减肥计划。穆尔医师知道减肥过程中充满了诱惑与陷阱,因此彻底遵守节食计划的难度非常高。


此外,当时的医学市场竞争激烈,医师的名誉及生计全仰赖治疗的成功率,因此医学界充满对立、猜忌,“医师圈内充斥着无谓的病态敏感与暴躁情绪,这种现象在其他专业领域相当罕见”。


有鉴于此,穆尔医师要求减肥者“等到出现成效”,才能对外人透露自己在执行他的减肥计划,以现代人的说法,就是维护知名度。如此一来无论是穆尔医师本人或减肥者,都不需担心减肥失败会被人发现;至于想减肥的人,则得到减肥法效力的真实见证。


穆尔医师或许也会有种被社会大众检视的感觉,因为他认为时下对减肥议题的了解仍然相当有限,“无法从众多医疗著作中取得任何治疗肥胖的相关信息”,但这种不确定感在造成挫折的同时也为他带来好处。对于“他人身上难以避免的特征,尤其是格外显著的特征”,特别是肥胖,社会大众在取笑时从不会有半点迟疑。这种行为看在穆尔医师眼中特别可恶。


穆尔医师写道:“有些人对胖子感到不满,认为肥胖是诅咒的化身;有些人同情胖子;还有些人甚至对肥胖感到愤怒,将胖子视为独霸餐桌的饕客,是一群睡很久、生活懒散、理解力差又行动迟缓的人。”


英国埃塞克斯马尔顿镇上的杂货店老板布莱特,是18世纪中叶远近驰名的“笑柄”。他身高175厘米,体重280公斤,胸围168厘米,腰围185厘米,手臂围66厘米,而大腿围则粗达81厘米。据说1750年他三十岁去世时,每天都要喝掉4.5升的淡啤酒。七名男子在他死后一同穿上他的外套并扣上扣子,也完全不会撑开缝线。以上就是他体形所留下的惊人事迹。


布莱特一家都是胖子。


但1770年出生于莱斯特、名声响亮的胖子丹尼尔·兰伯特则是另一回事。


直到青春期前,兰伯特无论在外观或食量上都相当“正常”,但自青春期开始,尽管他声称自己饮食清淡,体重却开始直线上升。1806年时,兰伯特已经胖到不寻常的地步,因此他搭乘一架特别打造的马车前往伦敦,在皮卡迪利街53号收取一次一先令的参观费用。


兰伯特身高180厘米,体重330公斤,大腿围94厘米,而腰围则宽达284厘米。他死时年仅三十九岁,据说“大自然已经受够了所有的罪行。兰伯特的体重不断增加,他的身体组织阻塞、不再运作,这位敛聚财富的高手也就从此与世长辞”。


兰伯特特别定做的棺材下安装着滚轮,将他一路送往墓地。

一位18世纪的医师肖特哀叹:“我敢说,从没有一个年代像现代有这么多的胖子。”


法国大革命的革命分子兼记者米哈波也曾说,神之所以创造出极端肥胖的人,完全是为了要展现人类皮肤能充分延展也不会撑破的特性。



超级大胖子总免不了引人注目,遭受冷嘲热讽。上图的丹尼尔·兰伯特(Daniel Lambert, 1770~1809)身高 180 厘米,体重 330公斤,他把自己的庞大体形当成奇珍异宝呈现于病态的观众眼前,并在英国各地巡回展示,索取参观费用。如今的社会通过报纸、电视、网络来满足看热闹的需求,这些媒体同时也提供了各种身材体形作为比较的对象。



1880年代,《纽约论坛报》报道许多人在布恩贝尔博物馆排队观赏“两吨重肥肉秀”,想借机摇晃那些胖子的肉,“好看看肥肉抖动的样子”。尽管医学专业人士已提出饮食方式与内容的建议,社会上似乎却一直都存在着享受肥胖之“恶”的渴望。即使是到了1937年,仍然有报道指出“园游会的杂耍表演与马戏团中,依旧能看到这些奇人异事娱乐病态的旁观者。但如今在笑声背后付出代价的不幸受害者只剩下胖子,这种品味就算是现在仍相当令人质疑”。


如今在网络、电视与八卦小报上也都能看到类似的论点。除了胖子,瘦到很离谱的人与其个人网页也拥有自己的观众群。个人问题始终带有政治意味,也越来越受到大众瞩目。因此也难怪身体形象扭曲在世界各地都是日益严重的问题,并对心理与生理健康带来毁灭性的影响。


穆尔医师还是医学学生时体重约98公斤,在他写下《丰腴》一书前也有惨遭嘲讽的经验。


他靠着自己的节食方式,让体重在3个月内下降至79公斤。减肥期间他吃早餐的时间很早。早餐是56克的饼干(葛缕子饼或是高级硬饼干)、一个蛋、两杯茶或咖啡。接着他会断食到下午五点,才吃以“动物类等食物”所组成的晚餐,并特别确保晚餐中不含任何面包。


当时穆尔医师的减肥计划包含了持之以恒、睡得好(他认为睡觉会令人发胖是错误的观念)、避开面包与发酵酒类、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之间断食等要点。他非常坚持喝醋减肥的迷思必须根除。他与布里亚-萨瓦兰一致认为,“极度渴望借由身材婀娜多姿成名的年轻女性,很容易盲目”相信喝醋有益减肥。穆尔医师晓得有这么一名轻浮的年轻女性,她节食了一整年,从事剧烈的骑马运动,每天喝大量的醋,结果导致她消化不良、歇斯底里、干咳、身体一侧出现剧痛、发热汗等症状,偶尔还会咳出有脓的痰。医生更诊断出她罹患了末期肺结核,康复无望。


幸好在千钧一发之时,某位有先见之明的医师逐渐让她恢复营养饮食,并投以补药,才让她保住一命。除了喝醋,穆尔医师也认为吃素减肥的观念既无谓又过时。1851年,也就是万国博览会举行当年,穆尔医师前往河边散步,结果碰巧看到一个宣传胖女真人秀的标示。


为了向这位胖女子与主办人提几个问题,穆尔医师便付了门票参观,结果令他大感意外的是,这名女子与主办人均严格茹素。不仅如此,“这位胖女子对于实行那种(无疑是不正确的)饮食方式,丝毫不引以为荣”,她的发言让穆尔医师深感震惊。在穆尔医师看来,大量而剧烈的运动对减肥也同样无效。不过他依旧建议减肥者规律从事温和的运动,比如奇特的套环游戏。穆尔医师自认为拥有“易胖的体质”。


此外,尽管“丰腴,即脂肪”是人体中的必要成分,大自然有时候却不幸大方过了头,让人长出过多的脂肪。


对男性而言,尽管“微胖的体态有助于运动”,却可能带来极大的不便。反观平日运动量较少的女性情况就不同了。以当时审美观来看,“脂肪能让女性变得更美”,但就穆尔医师的观点看来,胖得太过头就无法提升美貌。不过,穆尔医师同时也提出警告,指出“女性由于特别迫切想找出变瘦的秘诀,往往会寻求有害健康的减肥方式,衍生出各种各样的病症。这种纯粹为了外貌赌上健康的行为不但愚昧,也很危险”。

关于肥胖成因的奇特想法

穆尔医师对于肥胖的成因也有些奇特的想法。


举例来说,他并不想排除空气对肥胖的影响。他很有自信地写道:“空气偶尔会造成脂肪大量堆积。”穆尔医师这种模糊的主张很可能是源自毒气致病的理论,也就是疾病是由于恶劣的空气造成的。


他十分肯定,“从观察已得知,雾气偶尔会在短短24小时间使田鹬、山鹬、鹧鸪与许多其他鸟类膨胀起来,胖到难以逃过猎人的子弹”。但鸟类为了避寒鼓起羽毛而变得迟钝的可能性,却似乎不曾让穆尔医师改变想法。


此外,穆尔医师也断言,“苦恼、愤怒经常使许多肥胖的昆虫缩小体形”,因为恼怒会使肺部排出比平时更大量的二氧化碳。据他所述,“就以肥大的黄蜂为例,黄蜂的体重是由于从植物中摄食糖蜜而增加。要是将一只大黄蜂置入小纸盒中称重,就会发现黄蜂被监禁而苦恼,还发出嗡嗡声表示愤怒,提高肺部活动量,没多久体内过多的碳就因此分解,而体重也迅速减轻了”。


即使如此,穆尔医师天马行空的想法并未严重影响他对观察与经验的重视程度。除了实用的饮食日记,穆尔医师的著作中收录过去向他寻求减肥协助的患者病例。


一位代号“EW”的法官,年纪五十八岁,身高190厘米,体重133公斤,他“胖得像哈尔王子愉快的同伴法尔斯塔夫(莎士比亚剧人物)”。这种症状称为“Polysarcia Omenti”(亦即造成困扰的腹部突出,大肚腩。另一种肥胖症状称为Polysarcia Generalis,特征为均匀肥胖的身体四肢)。


EW执行穆尔医师的节食计划,而且反应非常良好。另一位啤酒酿造师则在信中对穆尔医师说,“我块头非常大,身高大概有188厘米,体重则是胖到不能再胖了。请直接告诉我该怎么吃才能瘦下来,我会尽最大的努力遵守饮食规范”。


第三个案例则是一位矮小的年轻女性,她“极度肥胖,胖到头几乎都埋在肩膀之中”。


她所找过的医师都认为她无药可医,他们一致同意她的心脏已呈现脂肪变性的状态。穆尔医师让这位女性进行他的节食计划,只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她便出现“脱胎换骨般的大幅好转”。


只不过,“就像许多情况好转的病患,(她)病情一有起色,就把医生的话当成耳边风”。


两年后穆尔医师又遇上她来求诊,然而这次她已经中风。“她认为自己已经复原,过去的饮食习惯便故态复萌,大吃面包,又喝波特酒等重发酵酒”。她的情况相当不乐观,恶化得很快,“只好转了几天而已”。


穆尔医师最后如此写下:勤勉与良好的自我管理,是减肥成功的不二法门。尽管穆尔医师深信良好的人格特质有助于减肥,他依旧不排除肥胖是遗传性疾病的可能性,而且“在某些国家特别盛行”。他写道,人类的体重平均是63.5公斤左右,但他注意到美国人一般都相当瘦长,爱尔兰和苏格兰的胖子也比英格兰来得少,至于法国人与意大利人的饮食中虽然含有大量面包,大多数人却都是瘦子。


关于法国人与意大利人吃面包吃不胖这点,穆尔医师坚持说:“我们必须谨记,这两种人很容易就会兴奋起来,几乎他们所说的每个字都牵涉到身体的快速运动,因此他们所需要的碳与氢元素肯定非常大量。碳与氢正是脂肪的化学成分,而肺脏、肝脏以及肌肉的活动则会消耗脂肪。我们愉快的邻居一兴奋起来,就仿佛从头到脚都在颤抖。”


穆尔医师认为“脂肪的构造非常奇特”。他通过显微镜看到“由许多独立细胞所组成的”一团谜样物质,“这些细胞拥有自血液中吸取油脂的力量”。直觉告诉他,这些细胞群聚在一起,并“由组织所形成的微小包膜所环绕”。他主张,体形纤细的人,其肝脏“通常非常强壮,能将体内任何多余的脂肪与碳元素从血液中分离出来”。




第三位:李比希男爵

身份:德国化学家


忠告:

1)肥胖与遗传集运有关

2)减肥必须挨饿



如此一来,也就能回答“这个奇特的问题,为什么只有某些人是胖子?”


此外也能解释为何有些人即使食量奇大看起来却依旧很苗条,因为造成肥胖的并不仅是饮食问题,也和遗传因素相关。1850年代,欧洲医学界开始接受碳水化合物与脂肪供应碳元素,使碳与氧在肺部结合,制造体热的理论。


这个理论是由德国化学家李比希男爵(Justusvon Liebig,1803~1873)所提出的。


李比希主张,肥胖的成因是摄取过量的碳水化合物与脂肪,即“呼吸类食物”(respiratoryfoods),体内之所以累积脂肪,是由于碳水化合物与脂肪的“消化量大过于呼吸所需要的碳量”。


因此肥胖的治疗方式,就是停止摄取这两种食物,尤其是脂肪,而且要“时时刻刻留意本能的欲望”,也就是减肥者必须挨饿。






第四位:沃森·布拉德肖医师

身份:医师


忠告:

1)客观评判自己是否肥胖、是否需要进行任何减肥计划


为了将众人从“轻率的实验”中拯救出来,沃森·布拉德肖医师于1864年出版了《论肥胖》(On Corpulence)一书。


首先,他设计了一套大家耳熟能详的问卷,协助读者客观评判自己是否肥胖、是否需要进行任何减肥计划。


布拉德肖医师所提出的问题如下:


————————

你健康吗?

你睡得好吗?

晚餐后你是否会想睡?

你是否能轻松自在地快速行走?

上楼梯时你是否会有心跳加速、加剧的感觉?

轻微的体力活动是否让你感到疲劳?

晚上你会打鼾吗?

你可以自在地弯下腰穿靴子吗?

你是否能轻松自在地以6.5公里的时速行走二十分钟?

与你同年纪的人想做的事,你是否都有办法做到?

————————————


布拉德肖医师表示,答对所有问题,就能免于“禁绝自律”所带来的诸多痛苦。从问卷中判定自己过胖的人,也有越来越多的节食方式可以选择。


如今每个人都听说过身边有人曾以“阿特金斯减肥法”减肥。



第五位:威廉·班廷

身份:伦敦殡葬业者


忠告:

1)不用减少食量,更不用让自己挨饿

2)一种高蛋白、高脂、低碳水化合物的长期饮食计划


在20世纪70年代,其创始人大力推崇“阿特金斯减肥法”是一种“革命性”的减肥方式。但实际上,红极一时的班廷减肥法(BantingSystem)才是其中一种最早普及社会大众的低碳水化合物减肥法。


班廷减肥法在当时可说是人人都狂热奉行的减肥方式。


这种饮食法首度发表于威廉·班廷(WilliamBanting,1797~1878)1863年的著作《论肥胖的公开信》(Letteron Corpulence,Addressed to the Public)中。当时班廷在一年内瘦了21公斤,他的减肥法也因此迅速蹿红,连“班廷”一词在英美都成为节食减肥的同义词(比如“我正在班廷”),还持续沿用到1920年代中期。


即使在今日的瑞典,这种说法仍旧相当普遍(“Nej,tack,jagbantar”在瑞典语中的意思就是“不用了,谢谢,我在减肥”)。


“班廷”的风行程度由以下例子可见一斑:美国新闻记者门肯(H.L.Mencken)曾在著作《美国语言》中提及班廷一词;班廷也出现在许多当时的畅销小说里,其中便包括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惊悚犯罪小说。


自维多利亚时代中期开始,市面上出版的减肥信息已多到令人眼花缭乱的地步,有位医师还因此在1865年匿名出版《如何增重》(HowtoGetFat)一书,批评当时到处都有人询问对方“读过班廷了吗?”的现象,并抱怨这句话堪称是“每日妙语”了。


班廷是专门为上流人士服务的伦敦殡葬业者,他甚至曾经替家喻户晓的威灵顿公爵打造棺木。


班廷的住所位于圣詹姆士街,隔几户人家就是酒商百利兄弟公司。百利兄弟公司赶上18世纪末的热潮,在店内摆设一架可量测体重的大型吊秤(家庭体重机要到20世纪初期才出现)。根据百利兄弟公司的称重记录,索尔兹伯里伯爵在1787年时体重100公斤,1798年则增加到122公斤;诗人拜伦在1806年时重88公斤,到了1811年却只剩下57公斤。花花公子布鲁梅尔从1815年到1822年间就在店里称过四十多次体重。


班廷成年后体重便持续上升,他曾尝试过许多减肥方式,其中一种是“清淡饮食”,但这种饮食方式却害他体力不振、精神低落,甚至还长出无数小脓疮与两个巨大的痈,使他不得不动手术。


尽管班廷的体形就今日标准来看绝不算巨大,但多年下来,他仍旧因体重问题住院二十次之多。他试过的减肥方式包括游泳,步行,骑马,吹吹海风,去利名顿、切尔滕纳姆与哈罗盖特等小镇进行温泉水疗,曾经还有一年每周去洗三次的土耳其浴。


班廷喝了“好几加仑的碱水药酒”,也试过低卡路里的饥饿减肥法,但最后只瘦了不到3公斤,体力更每况愈下。


1862年时,65岁、身高165厘米的班廷体重92公斤。他写道:“我已经胖到连弯腰系鞋带都没办法,连做一件日常小事都感到异常困难,极端痛苦,这种感觉只有胖子才能了解。我被迫得很缓慢地倒着走下楼梯,如此一来才能避免体重增加对膝盖、脚踝所造成的振动。此外,任何轻微的活动都能让我气喘如牛,这种情况在爬楼梯时特别严重。”


无论如何都想瘦下来的班廷,找到一位知名的皇家外科学院院士威廉·哈维。哈维是耳鼻喉科医师,当时才刚从巴黎返抵英国。他在巴黎时听过生理学家克劳德·伯纳德医师讲述一种新理论,探讨肝脏与糖尿病之间的关联。根据伯纳德所述,肝脏不仅会分泌胆汁,也会从流经肝脏的血液中制造出一种类似糖的物质——而以高糖多淀粉饮食养肥某些牲畜的方式亦广为人知。哈维开始思考不同食物成分在糖尿病中所扮演的角色,并着手研究脂肪、糖分、淀粉如何对身体产生影响。班廷自告奋勇成为哈维的实验对象,因此哈维便替他设计了一套饮食计划。


这套饮食计划成效非常卓著,班廷的体重在圣诞节前就下降到83公斤,来年8月更瘦到剩下71公斤。


班廷自费出版了这本革命性的减肥饮食书。起初他希望将此书交给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发行,但顾虑到自己只是个“无名小卒,又没有重量级推荐”,《柳叶刀》的编辑不可能愿意为他出版。他的想法果然没错。尽管班廷将减肥成效全归功于哈维医师,他依然遭人猛烈抨击,批评他无知又不科学。


当时攻击班廷的人包括出版《淀粉是天然食物:对反淀粉运动的回应》的乔赛亚·奥德菲尔德,以及后来的《名利场》杂志编辑弗朗西斯·克劳宁希尔德。克劳宁希尔德在1908年的《名利场》中讽刺“班廷几乎扬弃了古老的饮食惯例,却允许人服用甲状腺锭与喝柠檬汁减肥”。


后来班廷的减肥书畅销全球,成千上万名心怀感激的读者纷纷写信感谢他,并分享自己成功的减肥经验。有些人一度“胖到不成人形”,还有些人“尚未胖得可笑,但也已经胖到对生活造成困扰的程度”;他们全都靠着班廷减肥法甩掉好几公斤累赘的体重。


其中一位严格节食的减肥者来信表示,自己说不上喜欢班廷的减肥法,“但喜不喜欢并不是重点”——这也是数百万减肥者的共同心声。尽管班廷减肥法叮咛减肥者不用减少食量,更不用让自己挨饿,当时的美国医师米切尔却表示自己曾治疗过一位女病患,“由于太急着以班廷减肥法瘦身而严重病倒”。


米切尔在论文《脂肪与血液》中详细描述一位P女士的病例。四十五岁的P女士身高162厘米,86公斤,体形肥胖又有贫血问题,“几年下来都十分虚弱,一走路就开始喘,连快速移动个几步都有困难”。米切尔医师让P女士只喝牛奶减肥,结果一连三十天下来,她每天都瘦下450克。从第三周起,米切尔医师又在P女士的饮食中加入少许肉汤、乳酸铁,并让她练习瑞典体操,做按摩。到了第七周,P女士的体重已经下降到66公斤,整整瘦了20公斤之多。


班廷强调,减肥者每天早晨应先喝一杯加有一汤匙碱性中和糖浆的水,


————————————

早餐时再食用:


140~170克的牛肉、羊肉、肾脏、烤鱼、培根或冷肉(不可吃猪肉或小牛肉)。一大杯茶或咖啡(不加糖也不加奶)。少许饼干,或28克的白吐司(通常可搭配一汤匙的烈酒来软化面包)。总量:固体食物170克,饮品255克。


午餐:140~170克的各种鱼类,但鲑鱼、鲱鱼及鳗鱼除外。可吃任何肉类,但不可吃猪肉或小牛肉。可吃任何蔬菜,但马铃薯或根类蔬菜除外。28克的白吐司。布丁中不加糖的煮水果。各种家禽或猎物。2~3杯红葡萄酒、雪利酒、马德拉酒。总量:固体食物283~340克,饮品283克。下午茶:57~85克的煮水果。1~2片瓦克酥(rusk,即将面包低温烘烤而成的饼干)。一杯茶(不加糖也不加奶)。总量:固体食物57~113克,饮品255克。


晚餐:85~113克的鱼或肉类,种类比照午餐。1~2杯葡萄酒、雪利酒、马德拉酒。


总量:固体食物113克,饮品198克。

———————————————


若减肥者需要来一杯睡前酒,则可以喝一大杯的兑水烈酒(琴酒、威士忌,或不加糖的白兰地)或是1~2杯的葡萄酒或雪利酒。


班廷减肥法在本质上是一种高蛋白、高脂、低碳水化合物的长期饮食计划。减肥者必须小心避免牛奶、糖、淀粉、啤酒、奶油,不可喝香槟、波特酒,亦不得吃鲑鱼、鲱鱼、鳗鱼、猪肉、小牛肉、马铃薯、防风草、胡萝卜、布丁、甜点等食物。


正如《笨拙》(Punch)杂志于1869年所言:


————————

要是想变瘦,晚餐少吃点,

戒掉淡啤酒,改喝淡红酒;


对奶油不屑一顾,

并永远不碰没烤到酥脆、还放不够久的面包。


勇敢的班廷先生说:“我办到了!”

可惜许多吃太多的英国人,

无法下定决心,

要是不想越长越胖,

避开所有的面包、奶油、糖、牛奶、马铃薯与啤酒。

————————————————————

1958年写下《吃胖与长瘦》的理查德·麦卡尼斯计算班廷饮食法的热量,结果发现,班廷饮食法的总热量高达“惊人”的2800大卡,相较之下,“一般现代低卡减肥饮食,一天中仅允许减肥者进食1000大卡”。


因此班廷之所以能成功减肥,肯定是卡路里之外的其他原因。


他的饮食法中几乎全是由蛋白质、脂肪、酒精与膳食纤维所组成。他本人曾说,他非常有把握“关于饮食分量,减肥者大可放心保持正常食量;因为对减肥而言,真正重要的是饮食的类别”:碳水化合物(淀粉与糖)才是让胖子变胖的食物。





第六位:纳撒尼尔·戴维斯

身份:不明


忠告:

1)坚信肥胖是一种疾病,寻找医生帮助

2)肥胖与“神经的影响”脱不了干系,

     且看神经紧绷的人少有胖子

3)对胖子展现同情,再让他们受到羞辱而发愤节食



根据纳撒尼尔·戴维斯的叙述,典型英国人的生活模式会“助长脂肪堆积,导致运动不便”,一旦“人发觉自己陷入肥胖困境,不能不面对时,减肥的动力却降低了;此外,困难重重的减肥过程,要不是让减肥不可能发生,就是减肥者太痛苦而无法进行”。脂肪会“缓慢潜入体内,并产生莫大的伤害”,因此胖子需要减肥协助,而戴维斯就是他们的救星,他所采取的减肥法则借助于科学之力。


戴维斯坚信肥胖是一种疾病,所以他在1889年的著作《减肥者饮食:论肥胖与减肥饮食》中特别强调,减肥者必须寻求医师咨询。


随着19世纪的医疗进展,将极度肥胖视为疾病症状的看法也越来越普遍。


由于胖子基本上都是有钱人,这个趋势也就创造出一个可供剥削的市场。大体说来,肥胖病患就是一群无知的人,他们很有可能让自己服用泻剂或挨饿一小段时间,对身体造成严重伤害,让治疗此伤害变得比疾病更要命。


减肥患者也有可能去寻求庸医协助,但这种庸医能帮他们减去的只有银行存款,而非体重。


因此戴维斯的结论是,在这种情况下,生命对胖子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重担。肥胖与“神经的影响”脱不了干系,且看神经紧绷的人少有胖子,“但另一方面,愚笨、迟钝、没受过教育的人或是傻子,通常都是一副胖嘟嘟的样子”。戴维斯并不敢把话说得太满,他举出许多例子说明“肥胖的人也创造出许多知性成就”。


凡是聪明的人,或自诩为聪明的人,都不会希望别人眼中的自己是愚蠢、迟钝的,而戴维斯正是以这种耻辱感作为激将法来鞭策人减肥。


他首先对胖子展现同情,再让他们受到羞辱而发愤节食——直到今日,销售减肥食品、减肥饮料与减肥药的业者都还在使用这种有效的技巧。


戴维斯建议减肥者购买《减肥者饮食》一书,就能学会如何通过饮食重拾健康,又不用牺牲“餐桌上的乐趣”。


饮食过量,尤其是特定几种食物吃得太多,运动太少,久坐的生活形态,再加上令人堕落的酒类,都使得“肥胖症”更加恶化。


根据戴维斯的说法,重拾健康的方法如下:


——————

1.锻炼肌肉组织,以饮食控制保持结实的身体肌肉线条。


2.维持血液运行。


3.调节体液量。


4.避免脂肪堆积,只能在体内制造脂肪却没有其他用处的食物不能吃太多。


5.不要挨饿,甚至要多吃些奢侈的料理来满足本能的欲望及人体需求,但用餐时务必要缓慢进食,才不至于伤害身体。

————————————



第七位:爱德华·布莱克

身份:医师


忠告:

1)减肥不用改变任何饮食习惯?聪明人不会上当

2)运动的人无论吃什么都不会变胖


从前述健康指引可看出,肥胖的根本因素与解决方式,早在古希腊时期可能就已为人熟知,大多数师承希腊饮食法的专家也对此耳熟能详。想预防肥胖所引起的疾病,就必须妥善照护消化系统。


爱德华·布莱克医师在1900年的著作《便秘及相关疾病》中亦实行这种古老的论点。他指出,江湖术士宣称减肥可以不用改变任何饮食或习惯,但只要是聪明人就不会上当。


然而,就算是“正牌医师也曾设计出异想天开的减肥方式,很可能还有数千人因此而死”。这些减肥方式的荒谬之处,在于试着以一种不正常的生活方式取代另一种不正常的生活方式,以不足够的营养取代不足够的肌肉活动。


要是一个“丰满的人以脂肪取代肌肉这种人肯定长得不好看——肯定非常胖”;此外,“通常这种人只要离开躺椅,就是准备钻进被窝里!”


布莱克主张,脂肪是饮食中除了水之外最重要的成分,因此突然戒除饮食中的脂肪只会为身体带来极大的危害。


对他而言,所谓脂肪就是任何带油的食物。


他所抱持的观点与主流看法不尽相同,他完全不认同肥胖的成因是碳水化合物摄取过量,“肥胖完全是由于肌肉运动量不足所造成。运动的人无论吃什么都不会变胖”。


每天可在三餐前进行腹部按摩,帮助消化,避免便秘,但按摩疗法也可能走火入魔。


相当受欢迎的德国巴登-巴登温泉区就使用一种特别猛烈的按摩方式:“医师让双拳尽可能地深深插入患者腹部”,捏住腹部的肉,“双掌抓住大块腹壁,用尽全力挤压,有如要将皮下的脂肪小叶都挤破般用力。按摩的力道之大会使患者皮肤上变得青一块紫一块。这种最痛苦的按摩术往往使病患痛得流泪呻吟!”


再来医师会跪在患者腹部上。布莱克说这是一种异常残忍的折磨,因为“胖子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很健壮,其实他们并没有瘦子结实”。在此地接受温泉治疗的胖子还必须泡20分钟的热水澡,而且是在不同造型的浴池中分别浸泡各个部位,完全没有全身同时浸泡的机会。热水澡的水温起初是37摄氏度,接着会逐渐上升至50摄氏度,整个过程“痛苦万分”。


布莱克认为这种治疗方式比肥胖本身更糟糕,他也很清楚,那些一窝蜂前往德国被痛揍一顿的英国病患,“绝对不会容许这种治疗方式在自己的国家发生”。在这段时间,与饮食、肥胖、减肥相关的各种怪异荒唐的理论变得越来越盛行,甚至到达一种狂热的地步。这些理论有时候完全未经润饰,毫不畏惧触犯读者的纤细情感。许多减肥书籍与减肥手册都是昙花一现、狂热、自白式的著作,表现形式多元,从正经八百、措辞强硬到哲学思辨都有。


其中一本可说是雅俗共赏,迎合各个阶级、文化或政治立场的著作,是由罗斯克鲁格于1895年所撰写的《偶蹄:美食家的史诗,一本关于长寿秘诀的哲学教科书》。此书宣传时号称是“史上最怪的书”,书中收录了一些恐怖诗篇与哥特式插画、引言、警句。



第八位:“D—S—”

身份:未知


忠告:


1)恐吓,'让警察有正当理由逮捕满身赘肉的行人'

2)饮食计划中的咖啡含量惊人

3)“节食后可以通过烟酒来补充”


另一本1883年的《给胖子的建议:从127公斤到83公斤的减肥经验谈,含详细饮食与减肥方式等》的作者并未署名,或许是为了保护个人隐私,但除了对体形感到尴尬外,作者之所以匿名还有其他原因。这位以“D—S—”为名出书的作者还有另一本著作《该上哪吃饭,别上哪借钱:亲身经历及狱中生活:十八个月有期徒刑(暨减刑)》


“D—S—”熟知维多利亚监狱制度的残酷,又抱着讽刺的态度看待生命的荒谬,这些使他对如何减肥提出独到的见解。他表示,他“其实想将肥胖定罪,要求特殊立法,让警察有正当理由逮捕满身赘肉的行人,把他们拖进距离最近的警局,丢上磅秤,一旦体重或三围超过某个标准,就立刻当场打入大牢,甚至连交纳罚金也不允许,如此一来便能将大街上挡路的肥肉统统清除。此外,假使意图自杀视同犯法,肥胖又为什么不算呢?”


一开始便语出惊人的“D—S—”接着转而谈论如何通过饮食减肥。明确来说,这套饮食法就是他等候英国女王发落时的监狱伙食,其中每日摄取的固体食物不得超过900克,而饮用品则以1700毫升为限:


——————

上午六点:黑咖啡285毫升、全麦面包或饼干30克。


上午九点:瘦肉113克、全麦面包或饼干85克、黑咖啡285毫升。


下午两点:瘦肉170克、全麦面包或饼干85克、绿色蔬菜170克、饮料285毫升,但不含啤酒、气泡葡萄酒或苏打水。


午餐过后:黑咖啡285毫升。


下午六点:黑咖啡285毫升。


晚餐:全麦面包或饼干57克、几杯雪利酒或葡萄酒。


水果随意。


睡前以一茶匙甘草粉兑水喝。

 —————————


这份恐怖饮食计划中的咖啡含量惊人,每日高达1140毫升,因此“D—S—”肯定会感到相当紧张,当然咖啡可同时作为利尿剂、泻剂与兴奋剂。相较之下,蔬菜在“D—S—”眼中的重要性不高,因为他将蔬菜视为“胖子的毒药”,其中又以根类蔬菜为甚,尽管他并未提出明确的理由。


他主要的减肥论点在于认为“限制食量与限制食物类别对减肥有同样的重要性”,所以他有可能会以双管齐下的方式同时从食量与食物类别破坏食欲。“D—S—”并未更进一步叙述自己的健康状况,但显然他对于身为胖子深恶痛绝。他对“脂肪”发表长篇大论,又接着说起自己的减肥奋斗史,并感叹“人世间的其他苦难能获取同类怜悯,但肥胖却由于人类的粗俗而始终躲不过沦为笑柄的命运”。


三十八年以来,“D—S—”都“深受肥胖之苦”。“D—S—”写道:“在我出生后的第一年内,就不幸罹患了对肉体而言最为恐怖的疾病。这种疾病对身心都造成折磨,而多数人的病况多半都更为严重。这种阴险的疾病总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也不可能自然消退,反而有如最致命的癌症随年纪恶化。”十八岁时的他体重已高达114公斤,他的亲身经验让他理解“胖子总想尽办法逃避各种‘减肥方式’,说着千篇一律的借口,诸如‘不管用什么方法都瘦不下来’‘我什么减肥方式都试过了’‘肥胖是我的家族遗传’‘家父重120公斤’等等,过去的我也是这个样子”。


对这些人,他只想回答:“别废话!”不管他们的父亲重250公斤或祖母重300公斤他都不在乎。他保证“只要你承诺照着我的指示减肥,保证能看出减肥成效,而且绝对安全”。

《给胖子的建议》中也夹带真实性堪虑的广告,像是封面内页主打“肥胖人士”客户群的葡萄酒广告:“五十打来自德国约翰内斯堡、1868年份的纯正美酒。由知名医师团队特别推荐给肥胖人士。这支美酒可抽除脂肪中的水分,并注入精力取而代之。”


“D—S—”不觉得推荐酒类有什么大不了的,此外他还认为抽烟“有害健康看来完全是无稽之谈”。他本人抽烟“从早抽到晚,而且他相信节食后可通过抽烟来弥补现在与过去的食量差距。我在美国逍遥的那几年总是‘烟不离手’”。(不久后,烟草公司果不其然地开始以惊人手法猛烈宣传香烟抑制食欲的功效。)


这本篇幅不长但铿锵有力的减肥手册基调在于自我厌恶、否定、放纵享乐与惩罚性的矫正。书中要求读者严于律己,对饮食绝不能马虎,但不须拒绝烟酒的乐趣。


“D—S—”十五年来试遍各种减肥方式却都不见成效,直到后来他采用自己的减肥法才终于成功。


1881年11月25日时,他的体重是126公斤;到了1882年10月1日,他的腰围少了46厘米,体重减轻48公斤,剩下78公斤。尽管“D—S—”的减肥法没有“从250公斤瘦到90公斤的澳洲教士做见证,也不像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瓜卡度伯爵夫人,号称只靠(某不知名秘方)便瘦身成功”,但“D—S—”就是现成的见证人,他还接受肥胖人士的访问,为减肥现身说法。


投资一台便宜的磅秤来测量食物与减肥者的体重是不错的做法:“每周称重会成为一种乐趣,这种乐趣还会随着体重减轻而递增。”当时的人去看医生都有测量体重的习惯;自20世纪开始,家庭体重计也变得越来越普及。


“D—S—”根据某保险公司的数据计算出相对于身高的体重平均值作为理想体重参考:身高152厘米的人体重应该是52公斤,168厘米的人理想体重为68公斤,而183厘米的人则是83公斤。


19世纪末兴起的保险业正开始寻找审核投保人的方式。尽管体重是已知的风险指标,保险公司却缺乏统计数据支持肥胖可提高死亡率的论点。



1901年,纽约人寿保险公司的奥斯卡·罗杰斯博士指出肥胖保户的死亡率高出体重标准的保户,因此1908年时,纽约人寿根据保户调查所制定的达布林身高体重标准表遂成为平均体重的权威参考指针(这份身高体重表的编纂者路易斯·达布林[LouisDublin]实际上是一名动物学家)。这份身高体重标准分析所得的结论是,体重过重在三十五岁之前还有些微优势,但过了三十五岁,肥胖的劣势就变得显而易见。


达布林所制定的身高体重标准获得医学界采纳——据说这套标准在1980年已经成为“人体常态的绝对标准”。保险公司认识到死亡率与体重的关系,进而制作相关统计数据,此举凸显经济在肥胖议题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19世纪后的社会开始以科学方法看待饮食与节食,医学界也分科强化各项专科技能。研究的组织架构越来越成熟;传统观念,一如消化系统的运作,也纷纷受到挑战或得到证实。尽管科学演进挑战刻板的减肥偏方与错误的饮食建议,仍无法完全推翻不正确的观念。


陈腐的饮食习惯并未与时俱进,反而还假借科学之名,为荒谬的减肥观念与减肥产品塑造威信。


本文选自《卡路里与束身衣——跨越两千年的节食史》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