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的收入不算高,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热衷?

2017-08-06  lindan9997

冯晗,经济学教师

在不少国家,公务员的收入都不算高。特别对于能力较强的人来说,从其他工作中所能获得的合法公开收入很多时候都要高于从事公务员职业。

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热衷于当公务员呢?最新一期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Economic Policy 上 Hanna & Wang 的文章 Dishonesty and Selection into Public Service: Evidence from India 给出了一个解释:要么,是因为他热爱为人民服务,能从中获取效用,即使收入下降也在所不惜;要么,是他可以在公务员岗位上,通过贪污、旷工、出工不出力等不道德手段,或是获得额外收入,或是获得收入之外的效用。

按照这一逻辑,保持个人能力不变,那些更偏好为人民服务,或者道德水准相对较低的人,就会更倾向于当公务员。

当然,我们很难直接观察到一个人的偏好或道德水准,即使发问卷,也很难指望得到准确的回答。不过,作者设计了一个很有趣的实验来试图揭示后者。

作者在印度南部的 Karnataka 邦首府班加罗尔找了七所大学,在这些大学里随机地找了 669 名学生,让他们填了一些问卷,完成一些任务,并根据任务结果给了一些报酬。

其中的一项任务是,让每个学生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掷一个骰子 42——这是个好数字——次,自己报告点数,并根据点数获得报酬,点数越高,报酬也越高。

在学生掷骰子和报告点数的过程中,研究者会刻意走到房间里较远的地方甚至离开房间,确保学生明白整个过程无人监督。此外,骰子的点数本身是随机的,因而对任何一个具体的学生来说,无论他报告什么结果,其他人都没法确信他作弊了。

这个实验设定,为不诚实的人创造了作弊的良好环境。下图中红线是理论上的点数分布图,而直方图则是学生实际报告的点数分布。

显然,作弊现象是存在的。少数人报告的几乎是全六点的结果……虽然我们无法确切证明任何一个具体的人有作弊行为,但认为报告点数越高的人,作弊的可能越大,则是没什么问题的。

除了这个骰子实验,作者还在问卷中询问了毕业后的工作打算,特别是是否想要去当公务员,并要求学生完成一系列能力测试任务,以这个结果作为能力的估计值。

在控制能力的情况下,以学生是否希望获得政府部门工作为被解释变量,以报告的骰子点数,或者是报告的点数是否高虚拟变量为解释变量的回归结果报告在表 3B 前两列当中。

结果表明,报告的骰子点数更高的学生,更倾向于去政府工作。

当然,这个结果还不够。事分大小,在骰子点数这种小事上作弊的人,也许真到了工作中,就会变得正气凛然。作者虽然无法直接证明这些学生真当了公务员就会不干好事,但他们还是另做了一个实验,验证了骰子结果与不道德行为之间的关系。

同样在印度 Karnataka 邦,他们找了一些公立部门雇佣的护士也做了类似的实验。然后把护士们报告的骰子点数和旷工行为联系起来。

对这些护士来说,虽然理论上旷工会扣工资,但他们几乎总是可以宣称去病房或其他工作场所了来逃避惩罚。因而旷工可以被视作一种与工作岗位相关的不道德行为。作者为了收集旷工数据,还自己亲自安排了九轮独立的随机检查,来发现旷工行为。

旷工与骰子点数的关系报告在上面的表 3B 右边两栏当中,显然,随着骰子点数的提高,旷工增加了。换言之,会在骰子实验中作弊的人,的确在工作中也会有更多的不道德行为。

更有趣的是,作者还发现报告的骰子点数和能力测验的分数没有相关性,换言之,基于能力的公务员选拔机制,无法筛选掉那些有潜在更高的不道德行为可能性的人。

考虑到政府工作人员在制度实施等方面扮演的重要角色,这个结果意味着在他们的选拔上采取唯才是举的选拔方式,可能是有问题的。

参考文献:

Hanna, Rema, and Shing-Yi Wang, 2017, Dishonesty and Selection into Public Service: Evidence from India,


    来自: lindan9997 > 《职场》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