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里最意想不到的一场复仇

2017-08-07  永恒国度V...





玉兔儿是《西游记》里最怂的神仙,所以大家都可以欺负她。


“十八年前,他曾把玉兔儿打了一掌”。


打玉兔儿的不是主人,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只是月宫里的一个素娥仙子。


月宫是天庭长期边缘化的一个部门,就算是领导太阴星君,在天庭也时常找不到存在感,所以她老人家把月宫起名“广寒”。


广寒宫的人员编制,除了领导太阴星君和玉兔儿,就是漂亮的神仙姐姐们,她们按级别高低又可分为嫦娥、姮娥、素娥。就连在广寒宫都找不到存在感的素娥仙子,欺负起玉兔儿来,都是直接的一个大嘴巴子。


打完了素娥仙子还要呵呵笑:打你丫的,连个声儿都不敢吭!



玉兔儿没吭声,捡起她的捣药杵,接着跟药材打交道,腮边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这样一边捣药一边挨欺负的日子,玉兔儿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只知道一直跟着她的这根捣药杵,“磨琢成形不计年,混沌开时吾已得”,确实是数不过来啊。


这不能怪玉兔儿太窝囊,如果还手有用的话,还用得着认怂做什么?


素娥仙子强,玉兔儿弱,一旦掐起架来,素娥的发丝根根不落,玉兔儿的兔毛肯定要掉一地。


她玉兔儿是广寒宫里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就是一个捣药的,属于那种随便找人就可以替代的工种,再加上天生一副怂样儿,料想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


大家都是这么觉得的。



素娥仙子闷声不响,就栽到了玉兔儿的手上。


一个捣药的,难不成要用捣药杵背后搞偷袭吗?


致命伤是在药里面。玉兔的领导太阴星君是这么跟别人介绍她的,“我广寒宫捣玄霜仙药之玉兔也”。


在中国民间的说法里,玄霜又称铅霜,有一定的腐蚀性。中医全书《圣济总录》记载,“治室女月水滞涩,心烦恍惚者:铅霜半两”,可见铅霜是用来通经、滑胎的,所以玄霜仙药,其实就是天庭御用的滑胎药


做仙子虽然长生不老,未免也太寂寞了,总有个把忍不住思春的,一不小心搞大了肚子,只好求助于玄霜仙药。


可是在天庭,御用药品的出入都是要记录在案的,素娥仙子干的是偷偷摸摸的事情,不好明面儿上拿药,只好到玉兔那儿偷。


玉兔儿被素娥仙子欺负惯了,看见她来偷药,也不敢点灯捉贼,睁只眼闭只眼,权当自己没看见。


辗转反侧,玉兔儿彻夜睡不着,她想起了那个大嘴巴子。



女人其实是记仇的。这么多委屈压在心底,让玉兔儿报复的欲望放大膨胀,玉兔儿兴奋了,天一亮就忙不迭地去跟领导打小报告。


玉兔儿心想,犯了天规,至少也有个雷劈吧?结果领导把这事儿压下了,还摸摸她的头,让她别到处乱说


家丑不可外扬,太阴星君不好有大动作,只好贬素娥仙子去人间投胎,做出思凡下界的姿态,于是素娥仙子“一灵之光,遂投胎于国王正宫皇后之腹”,成了天竺国公主。


玉兔儿心里不满这惩罚。



十八年一晃而过,天竺国公主长得越发妩媚可人,但前世的一切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她是个自由自在的,凡人。


凡人是没有能力跟玉兔儿掐架的,这消息传到玉兔儿耳朵里,她兴奋得彻夜难眠。那一巴掌憋在心里实在难受,终于,她做了下界作妖复仇的决定。


女人心里的仇恨一旦结下了,就算是下辈子也得让你还。这仇恨结得有多深,报复起来就有多狠手,“玉兔儿怀那一掌之仇,故于旧年走出广寒, 抛素娥于荒野。”


天竺国公主被抛到了荒郊野外的布金禅寺,离皇宫60多里地,相当于北京到燕郊的距离,她还一头雾水,只知道“因为月下观花,被风刮来的。”


一个从小在皇宫养尊处优的公主,莫名其妙地被一阵风刮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儿,那种恐惧、孤寂、相思之苦,不是年少时离家出走的你就能完全理解的。


公主是个耿直的姑娘,虽然说的是大实话,但未免也太惊悚了。她被反手一捆,锁进一间僻静空房子里,房子被砌成了牢房模样,门上留一个小孔,只有饭碗般大小,一天递进来两顿粗茶淡饭,挣扎在温饱线边缘。


夜深人静时,小姑娘在黑屋里摸着冰凉的墙壁,委屈涌上心头,她想家,更想爹妈,鼻头一酸,忍不住抽抽噎噎啼哭,“哭的是爷娘不知苦痛之言”。


玉兔儿因仇恨摇身一变,从曾经的被霸凌者变成了霸凌者。


她的心机还不止这些。


一个漂亮姑娘掉进寺庙里,不亚于一颗玉米掉进老鼠窝里。寺里的顽僧不免见色起意,俗话说和尚是色中饿鬼,愈秃愈毒,公主只好装疯卖傻,“恐为众僧点污,就装风作怪,尿里眠,屎里卧。”


玉兔儿用当年素娥仙子欺负她时的腔调嬉笑:你不是思春么?有这么多饥渴的和尚,你就尽情地浪吧!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值班编辑:庄兼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