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明理 / / 中国最强的守边部队,500勇士御数万之敌,...

0 0

   

中国最强的守边部队,500勇士御数万之敌,最终仅存13人

2017-08-07  好了明理

提要:汉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朝代,奠定了汉人的名字,树立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尊严。在汉代,中国人第一次有了强烈的国家意识,有了强烈的国家认同感与国家责任感。正因为如此,为国效力,成为当时人们愿为之赴汤蹈火的生命价值取向。

对古代中国,海路不通,西域就成了对外交往的重要通道,而且占有西域,可以对北方草原民族进行压制,具有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的意义,所以,自西汉张骞出使西域以来,大汉王朝就将西域做为自己的核心利益来经营维护,屡屡与西域前霸主匈奴发生战争。汉军神勇,匈奴不敌,尤其是著名的猛男陈汤斩杀北匈奴郅支单于并发出“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时代强音后,汉匈战争告一段落。

但西汉覆亡后,匈奴卷土重来,西域各国也生出二心,蠢蠢欲动。待东汉国力恢复后,决定重新经营西域,再断匈奴右臂,故派出班超出使西域,从而西域一些国家开始摆脱匈奴的控制,重新与汉和好。同时又派出大军再次击败匈奴,占领西域的咽喉之地车师国,复置西域都护府,在河西走廊的关键地带屯田,整修道路,修筑要塞。

中国最强的守边部队,500勇士御数万之敌,最终仅存13人

公元75年,东汉大军班师,耿恭率数百人驻守车师后国之金蒲城,牢牢卡住天山通往北匈奴的咽喉,与驻扎在车师前国之柳中城的同僚关宠互为犄角之势,防备匈奴侵入西域北道。但大军一退,匈奴又开始大举进攻了,2万人马将金蒲城围得水泄不通。

中国古代的汉帝国,有点像当今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军队。汉军在西域一直是以少打多,是一场不对称战争。在与匈奴的百年搏杀中,人数较少的汉帝国军队却因当时汉人的血性,士兵作战勇猛,具有强悍战斗力,而每每取胜。依照汉朝的军制,耿恭与关宠的地位相当于军分区司令,但所率部队却不过500之数。

敌众我寡,面对兵临城下的数万敌军,耿恭并没有被匈奴的嚣张气焰吓倒,他让部下在弩箭的箭头上涂了毒药,待匈奴攻城时,一进射程内,再行射击,被射中的匈奴剧痛无比,继而伤口溃烂,血水像沸腾一般往外喷,这景象着实吓人惊退了匈奴。而到了夜晚,伤口愈发地疼痛,整个军营都是哀嚎声,更没想到的是,此时耿恭竟率不足500人的守军,趁着暴风雨来劫营!毫无防备之下,匈奴被耿恭组织的敢死队一个冲锋,砍瓜切菜般蹂躏了一番,“杀伤甚众”。匈奴头领撑不住了,“震怖”,哀叹说“汉兵神,真可畏也!”溃败而去。

中国最强的守边部队,500勇士御数万之敌,最终仅存13人

虽然此役大胜,但耿恭知道,匈奴人迟早要回来,金蒲城无法固守。他旋即把部队带到了疏勒城,此地依山傍水,地势险要,宜于久守,是当年汉军修建的一个要塞。果然,匈奴人又来了,几万人打不过几百人?匈奴人咽不下这口恶气,非得把疏勒城踏平不可!

残酷的攻城战开始了,匈奴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但死伤无数,就是攻不下城来。他们于是变强攻为久围,断绝了城外的水源,企图困死城中的汉军。守军开始缺水,一度“榨马粪汁而饮之”。耿恭下令打井取水,打到十五丈深,仍不见水。耿恭仰叹道:“听说从前汉将李广利伐大宛还,途中众将士渴乏,李广利引佩刀刺山,飞泉涌出。今汉德神明,岂有穷哉。”

于是耿恭重整衣冠,郑重的向枯井再拜,为止祈祷。此时水泉从井中奔出,将士们顿时高呼万岁,耿恭下令向城外扬水,以示水源充足。匈奴人见了,大惊,以为是神迹出现,认为汉军有老天爷庇护的,于是撤走了围城的军队,以大军在疏勒周边一边放牧,一边继续远距离包围,想要把汉军困死。

漫长的围城仍在继续,这时又传来汉朝皇帝驾崩的消息,而车师人也叛变了,与匈奴一起攻城。几个月过去了,城中粮食吃光了,就把皮革铠甲放在沸水中煮软,切成一块块吃,皮甲吃完后,又把弩上绷着的皮条和用做弓弦的兽筋同样煮了充饥。战士们一个个死去,但要塞仍然没有陷落,幸存者宁死不降,汉军大旗高高飘扬。

中国最强的守边部队,500勇士御数万之敌,最终仅存13人

此时匈奴人也精疲力竭了,使出招降一招,许诺让耿恭当他们的白屋王,给他找美女当老婆。耿恭说:好啊,叫你们的使者来。匈奴使者来了,耿恭把他抓到城头,一刀杀了,然后用火烤其肉,饮其血。匈奴人见了,跪倒在地,一片哭声。

一千年之后,岳飞写下慷慨激昂的《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即典出于此。

耿恭此举,断掉了匈奴人最后一个幻想,他们疯狂地攻城,想杀光这些汉人。城里活着的人越来越少,但他们仍在坚持,杀掉每一个靠近的敌人。激战间隙,耿恭遥望家园方向,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此前派遣到敦煌寻求援军的部下范羌身上。

就在耿恭在西域激战的时候,万里之外的东汉首都洛阳,新皇帝汉章帝终于继位了,与大臣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辩论:要不要派救兵?

朝廷就此展开一场辩论,有主张救的,也有不同意救的,最后是司徒鲍昱一语定音,竭力请求派援兵,他面对皇帝和文武百官,说出了在历史上有名的一段话,至今读起来,仍荡气回肠:

“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此际若不救之,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

这就是是古代版的“不抛弃、不放弃。咱们大汉,做人做事要厚道,将士远征,危难之际,不管他们了,对外是纵容了残暴的蛮夷,对内是伤了那些忠臣良将的心。现在要是不救他们,以后匈奴再卷土重来,谁还为大汉效命?所以,一定要拯救自己的英雄!

中国最强的守边部队,500勇士御数万之敌,最终仅存13人

汉章帝虽然刚登基,但仍有着大汉满满的血性,下令:启动救援计划!公元75年冬天,张掖、酒泉、敦煌三郡以及鄯善国军队共计7000人,出发了。援军中,就有耿恭部将范羌在内。

公元76年正月,7000人的援军赶到柳中城,大败匈奴与车师联军,虽然柳中城守将关宠此前已经在艰苦卓绝的守城中战死了,但救援关宠一部的战役已大获全胜。要不要救天山以北的耿恭,大家又吵起来了。反对的意见称:柳中城距离耿恭部还有数百里路,而且中间横亘着天山,又是大雪封山季节,救援成本太大,再说,耿恭被围困这么长时间了,说不定早就全军覆没了……大伙儿还是撤吧。但范羌站出来,坚决说:不!

几个将领都不愿意继续往北走了,见范羌这态度,便分了2000士兵给他。就这样,范羌带领着这2000人翻越天山,“遇大雪丈余,军仅能至”。冒雪穿越封锁线勉强到达疏勒城下,连耿恭都没想到是范羌带援兵来了,还以为是与匈奴的最后一战。羌乃遥呼曰:“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皆称万岁。开门,共相持涕泣。这帮经历了炼狱般的战争的幸存者,九死一生,堪称铁打的汉子,此刻也不禁流下英雄泪来。

回家!回家!

疏勒城的守军,能够踏上回家路的,只有区区26人了。他们与援军一起南返,但是匈奴人怎肯放过他们?匈奴人要用这群汉人的血,来洗清自己失败的耻辱。回家的路同样充满杀机,2000里的路途中,有满怀仇恨的追兵,有大雪肆虐的天险,他们且战且退,不断有人倒下,三月,他们进了玉门关,安全了,26人,仅剩下13人,“衣屦穿决,形容枯槁”。

但他们是伟大的胜利者。

中国最强的守边部队,500勇士御数万之敌,最终仅存13人

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谁说汉人自古羸弱,从战国至西晋,那是汉族的一个黄金时期。汉家名将,多如繁星。一汉敌五胡,大汉的血性奠定了中华民族在世界的地位。回顾这段历史,我们不应该只记住卫青、霍去病、窦氏、耿氏等人,还应记住无数马革裹尸,埋骨异乡的大汉忠魂。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