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郑深田:相对论错误否定以太而歪曲以太现象而荒谬

2017-08-07  物理网文

 相对论错误否定以太而歪曲以太现象而

郑深田重庆万州远风   电话023-58149253

       理应否定“迈-莫实验”思路(详见§1爱氏错误否定以太而编“时空理论”(相对论歪曲解释“迈-莫实验”失败以太“物理现象”(以太现象)地心说相对论歪曲解释自然现象因而都既某些事物面现象相符合人崇拜。所谓“大量事实证明相对论正确”其实正是把以太“物理现象”当成“时间和空间”的“时空效应”证明。正相对论歪曲事实真所以详见§2用以太解释“被相对论(时空理论)歪曲解释的自然现象更合理、更自然详见§6§8

§1,相对论从“基础实验”-莫实验的思路就荒唐(违反天文规律

       现代天文所谓暗物质”即以太,它是由“轻子”组成无所不在连续介质(详见§3所以宇宙间“绝真空”形成星系旋涡吸力大大星球吸住以太随以太转以太转显示器:恒星显示银河系范围的以太银心引力绕银心转“直径10光年铁饼形旋涡”(千多亿颗恒星形成两条旋臂银心引力带着旋臂以太一起转八大行星显示太阳系范围的以太还受日心引力绕太阳转偏心旋涡”(银心引力拉偏,所以八大行星公转共向其轨道日点银心月球显示地月系范围的以太还受心引力地球“变形旋涡”(银心引力日心引力行星旋涡只占太阳旋涡极小部分且与太阳之心距各不相同太阳旋涡又只占银河旋涡极小部分银心4光年。以上说明银河系、太阳系、地月多重星系以太多重旋涡银心、太阳、地球大星球分别是旋涡随以太转〔地球地球旋涡转自转随太阳旋涡转绕太阳公转速度高达每秒 3万米随银河旋涡转绕银心转速度高达每秒25万米而既多重绕转多个高速叠加又相对以太静止。各大星球随以太转才形成月球绕地球转地球绕太阳转太阳绕银心转…等现象多重星系叠加范围的星系万物(包括以太都受多重引力多重绕转匀速直线运动非惯性系非“绝对静止不代表“绝空间”。     然而,“迈-莫实验”却硬把以太当成“绝对静止”而代表“绝空间”;硬把地球绕太阳的速度(多个高速之一当成地球“相对以太高速穿行”的速度来观察高速“以太风”(穿行风)造成的“运动效应”。以上说明“迈-莫实验”思路就荒唐(违反上述天文规律所以多次实验失败(观察到“运动效应”)。理应否定“迈-莫实验”思路爱氏错误否定以太而编“时空理论”(相对论歪曲解释失败:歪曲成地球的公转速度“时空效应”(尺缩钟慢抵消。其实地球的公转速度正是被地球所在处以太转速度抵消地球随以太转,爱氏所谓“时空效应”其实由以太造成爱氏“时空理论”歪曲解释“以太现象”。

§2相对论将“以太波”的“波动学原理”(真空光速不变)歪曲成“相对性原理”而

       声波(从次声波到超声波电磁波(从无线电波到光波真实振幅、频率ν、波长λ、波速с和λν=с真波特性,因而真波,其媒质分别为Z原子组成)和以太(轻子组成所谓“物质波”其实是人为假波,因而无上述真波特性(详见§5电磁性质与物质不可分,无Z真空纯以太才有电磁性质(电容率ε。磁导率µ真空电磁波纯以太传,其波速с才由纯以太电磁性质(εµ定:c²=1εµ8988亿²米²秒²,故с=299793亿米秒≈300亿米秒。以上说明纯以太真空电磁波媒质恒速机制,故真空光速с相对论的一切c²都来自纯以太电磁性质,因而都是恒量光波波源(原子的核外电子)极小,且跃迁振动频率极高持续时间极短因而每跃迁将以太冲击成沿直线传微观波列(详见§4宏观光由大量波列随机组成波列保持独立因而像粒子流而显微粒性由“轻子”组成以太能传“频率高达10¹²HZ10²²HZ波速高达每秒3亿米光波原子核由“重子”(质子和中子)组成所以Z是光波“减速剂”物质密度ρ>0,折射率n1,光速сn<с,ρ越n光速越小,所以光波从空气到水光速减小,反之光速增(真粒子速度不会增,说明光波以太传真波而不是真粒子光速以太波波速不是粒子速;是相对以太的速度而不是相对惯性系的速度;所以麦克斯韦方程成立的“参照系”不是匀速直线运动惯性系而是电磁波媒系”(随媒质转相对媒质静止大星球;所以麦克斯韦方程星球所在处都成立不必修改;大星球所在处光速相对以太和星球“各向相同不变”而与光源星球观察者星球转动速度无关以太纯度关(越纯光速越大真空纯以太(ρ=0n1,故不传声“光速=с最大不变”,非真空“非纯以太”(ρ>0n1),传声“有碍传光”(反射折射衍射和吸收)光速<с,所以“真空光速不变”是相对随媒系不是相对惯性系;属“随媒系”纯以太电磁波“波动学原理”而不属“粒子运动”的“相对性原理”

       相对论否定以太而颠倒是非将“迈-莫实验”失败的歪曲成由“时空效应”尺缩钟慢所造成相对论的“基本假设”将“以太波”的“波动学原理”(真空光速不变)歪曲成“粒子运动”的“相对性原理”相对论因此而得名):将“随媒系里纯以太电磁波波速各向为с而不变”歪曲成“真空光速粒子速度)相对一切惯性系都为с而不变”而显相对论的“基础公式”(时空变换式)就是由这“荒唐假设”加“数学诡辩”而成详见§7相对论“时空变换式”里的c²就来自纯以太“电磁性质”(εµc²=1εµ,说明相对论纯以太“电磁性质”(εµ当成“时间和空间”“时空性质”

       其实粒子运动不用媒质传而无恒速机制,因而粒子速度为υ(非恒量)不为с(恒量更不会相对一切惯性系都为с,况且多重绕转大星球多个叠加,因而并非匀速直线运动的惯性系。因一切惯性系的加速度都为零(否则为非惯性系所以加速度值才相对一切惯性系都不变,与零相加当然不变。以上说明相对论的“基本假设”既把电磁波当成粒子流又把波速с混同于加速度电磁波随媒系当成惯性系,说明相对论从“基本假设”就“”(不是“佯”是“真”)相对论“光速不变原理”“时空变换式”“速度合成公式”是对“大星球所在处”以太“物理现象”“歪曲反映”

§3以太是“无所不在”的“连续介质”和阴阳电“中和”的“电磁介质”

       所谓“虚光子”、“场物质”其实就是组成以太介质的“以太子”的“激发态”(不激发不知其存在),组成星系的天体极稀疏,组成原子的“基本粒子”亦然原子半径为“基本粒子”半径的10万倍,因而以太既充满星际又充满一切天体的一切Z星系各天体间的作用力和原子的各基本粒子间的作用力都由以太传,因而由Z组成的容器只能隔离Z而不能隔离以太,所以抽“真空”只能抽掉容器内的Z而容器内外的以太物质仍然“连成一片”就像容器不存在一样,说明“真空”即“纯以太”不含Z。以太对低速Z无阻碍所以“斐索实验”的流水带不动以太漏掉。所谓“电子偶的创生”即“以太子”在一定条件下能吸收Υ光波而“分解”成阴阳二电子,并将以太激发成“电场而贮存“电场能量。所谓“电子偶的湮灭即阴阳二电子“中和”成“以太子”而释放能量 (Υ光波),因观察微观粒子的设备有“局限性:只能观察高速运动(如Υ光波)而不能观察静止(如以太子) ,所以有人误认为“物质变成能量而物质本身被消灭了

 以上说明“以太子”是阴阳电一体的“太极子”因而相互间有“电磁联系”所以由它组成的以太介质是“无所不在”的“连续介质”是阴阳电“中和”的“电磁介质”,因而有“电磁弹性”和“电磁平衡力”,所以能产生“电磁弹性应变”而成电磁场而贮存“电磁能量”并形成“电磁力”;能产生“电磁弹性振动”而成电磁波(从低频无线电波到极高频光波。无电荷和磁荷时以太保持电磁平衡而不显电磁性,点电荷破坏了其所在点的电平衡,因而以太介质的“电平衡力”将以太介质里与电荷同性的部份朝远方推而将异性的部分朝该点拉以趋于新的电平衡,但因“以太子”的这两部分相互束缚很紧而不能流动而只能被极化成“电偶极子”并朝电力线方向偏转而形成“电弹性应变”而成电场,极化偏转的程度电场强度由近到远逐渐减弱。显然,同性电荷都受到对方形成的朝远方推的力而相互“排斥”;异性电荷都受到对方形成的拉力而相互“吸引”,电力的“成力机制”即处于“电场态”的以太介质。磁力的形成也类似。电极化偏转程度电场强度变化的“动态过程”等效成的电流即“位移电流”;“磁极化偏转程度”磁场强度变化的“动态过程”等效成的电势即“感应电势”,若这两种变化互为因果而连续不断变化就形成连续的电磁横波无线电波

Z对以太是异物,它对以太的“固有力平衡”也有破坏作用,因而恢复平衡的力从各向朝异物推企图挤掉异物以恢复力平衡,但是,异物挤不掉,所以推力永存。组成星球的Z其“总量”极大,因而叠加成从远到近、从各向指向星球的“质心”的“向心推力”极大。任何两星球所受“向心推力”叠加就形成朝二者中间推的“吸引力”万有引力,说明星球的“万有引力”源于以太的“向心推力”向心推与向心吸等效所以它是“向心力”,无极性而作用距离长,且永存。对星球产生“向心推力”的以太成为星球的“引力场”,各星球的“引力场”叠加就形成星球间的“吸引力”。显然,星球的质量M越大而叠加成的“向心推力”越大,等效于星球的“质心”的“吸引力”越大星球的“质心”代表星球的“总质量”。所谓“地心吸力”其实就是以太介质从远到近、从各向指向地球的“质心”的“向心推力”。所以地球周围的一切物体都受到指向地球的“质心”的“向心推力”而形成“重力”,物体的质量m越大而叠加成的“重力”越大,物体的“质心”在地球的“引力场”中被称为“重心”。若以星球的“质心”为“球心”而作球面则通过球面的“向心推力”的“总通量φ”与星球的质量M成正比而与球面的面积大小无关,但是,若球面的半径r越大则球面的面积4πr²越大,因而通过球面的“向心推力”的密度引力场的强度越小所以星球的“引力场强度”与到星球的“质心”的距离的平方r²成反比,在星球的“引力场”中的物体所受星球的“吸引力”重力F的大小与星球的质量M和物体的质量m都成正比而与星球和物体这两者的“质心”之间的距离的平方r²成反比,即FGMmr²,G是引力常数。所以物体远离地球的“质心”时其重量变小其质量不变大星球被其强大的“引力场”在以太里而不能相对以太高速穿行随以太转“迈-莫实验” 思路就

月引力引起的海水潮和以太潮都从東往西转因而电磁波波速顺潮比逆潮快,但差光速≈0,难测。

正因以太被错误否定所以人们才把电磁波粒子流”;才用发射粒子”解释吸引力”的形成。其实,粒子流”不用媒质传而无“振动机制”和“恒速机制”,因而粒子流”的速度为υ不为с,无真实振幅、频率ν、波长λ和λν=с等真波特性发射粒子”只能形成相互推开”的排斥力”而形不成吸引力”,所以把电磁波”当粒子流”和用发射粒子”解释吸引力”的形成等都纯属自欺欺人。

 §4光的本质(真波假粒子)      

光波波源原子核外电子,它们都是电磁粒子与以太电磁联系所以它们跃迁以太产生冲击而成冲击波,因它们的“固有频率”极高越接近核的电子其“固有频率”越高,所以冲击波的频率极高(10¹²HZ10²²HZ而只能纵向直线类似超声波而使波的横向保持电子尺度而且冲击振动的持续时间极短,所以每次跃迁以太冲击成列沿直线传高频微观冲击波列(波列的纵横向尺度都极小且固定波列的纵向是疏密振动而横向是电偏振类似压电效应,且因以太传波无损耗(类似超导,所以波列动能(hν动量(hνс也固定因而波列能传到无穷远,且冲击波列能产生光压所以波列像“运动粒子”。所谓“光子流”的“光子”其实就是由纯以太传的高频微观冲击波列(真波假粒子),所以其速度为恒量с无静止质量(假粒子当然无静止质量);其动量hνс或hλ有“真波”的频率ν、波长λ和波速c而无“真粒子”的质量m和速度υ“真粒子”的动量为mυ,说明波列的动量来源于媒质振动。光源里的大量原子的大量核外电子或核,其跃迁时刻、机电振动方向、初相和频率等都不统一,因而不能激励成统一的宏观波(波列保持独立宏观光由大量高频微观冲击波列随机组成波列的“时空分布”都是随机的因而像粒子流而显微粒性,还有随机偏振的自然光特性。以上说明光波以太传真波而不是真粒子。低频无线电波由发射天线的大量自由电子统一步调振动而激励所以是统一的宏观电磁横波而不显微粒性

能引起“光电效应”的微观“波列”本由原子的核外电子“跃迁” 振动激励,因而“波列”的横向尺度和振动频率分别与“光电子”尺度和“固有频率”接近,所以“光电子”一次只能与一个“波列”相遇,且容易发生“共振”而将“波列”吸收,吸收的时间极短(因“波列”的长度极短),所以似乎不需吸收的时间。光强不是光波的振幅大而是“波列”的“时空分布密度”大,能否产生“光电效应”决定于“波列”的振动动能hν而不决定于“波列”的“时空分布密度”。从“光电效应方程”hν=½mυ²+W可见“光电子”吸收的能量hν是“波列”媒质的“振动动能”所以与振动频率ν成正比而“光电子”的初动能½mυ²才是“真粒子”的动能所以“与质量m和速度υ的υ²成正比”,说明二者截然不同(二者有本质区别)。

“热辐射”即“热物体”的分子“跃迁”振动而激励“波列”,组成分子的各种原子的各种核和各核外的各电子,都随分子一起振动,因而其振动频率ν和振动的持续时间都相同,但各核电量是单个电子电量e的整数nne,因而与其相连的“以太子”数亦然,对应“波列”里的“以太子”数亦然,对应“波列”的能量亦然nhν,这就是“热辐射”的量子化,所以量子化是“波列”特性由波源电量的量子化所造成而不是“粒子”特性。源于“分子振动”的“波列”容易被物体的分子“共振吸收”而使物体升温,这就是“热辐射”的热效应。因“波列”的频率极高而长度极短,且以光速传,所以物体吸热极快。

以上说明以“波列”解释“光电效应”和“热辐射”更合理更自然不能生搬硬套低频机械波理论

§5“物质波”纯属人为“假波”(真粒子流)

组成光波的微观“波列”源于真粒子又能被真粒子吸收因而其动量hλ与真粒子的动量mυ可以相互转换或相互等效(对障碍物作用的效果相同)。所谓“物质波”是指人为递增“粒子流”的速度υ或动量mυ而“粒子流”的“衍射角”大小呈周期变化。因障碍物晶格的原子的核外“电子云层”由表及里有周期性结构,粒子的动量mυ越大对“电子云层”的作用越深,说明“粒子流”的“衍射角”的大小呈周期变化是由“衍射障碍物”的原子的核外“电子云层”的周期性结构所造成而并非行进中的粒子一样振动,当“粒子”的动量mυ与某“波列”的动量hλ相等mυ=hλ时其“衍射角”相同因对障碍物的作用效果相同而人们却因此把λ=hmυ当成运动粒子”的波长,其实,λ和h属于波列”而不属于运动粒子”, mυ才属于运动粒子”。况且,粒子运动”不用媒质传而无“振动机制”和“恒速机制”,所以粒子运动”的速度为υ不为с,更无真实振幅、频率ν、波长λ和λν=с等真波特性。况且,人为递增粒子流”的动量相当于人为将大量粒子按其动量大小顺序排,这样显示的周期变化类似“元素周期表”显示的周期变化,根本不会有真实振幅、频率ν、波长λ、波速с和λν=с等真波特性。说明所谓“物质波”纯属人为“假波”真粒子流。微观“粒子”和微观“波列”的所谓“衍射”其实就是“衍射障碍物”的原子的核外“电子云层”的反射,这种反射本是微观“粒子”和微观“波列”的“共性”,根本不能以此区分“波列”和粒子,有上述“真波特性”才能区分“波列”和粒子。

§6相对论所谓“时空效应” 其实正是“以太效应”

太阳是由氢和氦组成的“气体球”。因太阳的质量极大故以太对太阳的“向心推力”的总量极大。离太阳的“质心”越近的气体承受以太的“向心推力”的密度越大而压强越大,因而以太和气体的物质密度ρ越大而折射率n 越大,反之离“质心”越远的以太和气体的ρ越小而n 越小,因而太阳周围的以太和大气形成类似“凸透镜”的“光学透镜”即所谓“引力透镜”,发生“日全食”时月球只挡住了太阳中部的明亮部分而周围的黑暗部分仍起“凸透镜”作用,所以光波路过太阳周围的黑暗部分时发生拐弯是由太阳“凸透镜”对光波的折射所造成类似海市蜃楼。因这种“凸透镜”与以太的“向心推力”有关故所谓“时空弯曲”其实由以太造成。太阳光以太传的微观冲击波列)和太阳风粒子流因其动量等效所以都使慧尾朝轨道外倾斜。轨道“抛物线”的慧星在“近日点才是相对以太高速穿行,“以太风”使比重轻的部分朝后而成慧尾类似羽毛球运动时羽毛朝后)随以太转大行星大气层不朝后而无尾,所以慧尾朝后证明“以太存在”。

正因“地球相对以太静止”所以在地球上相对地球的运动速度即相对以太的运动速度:“静电场”即“相对以太静止”的电场;“静止质量”即“相对以太静止”时的质量;“运动质量”即“相对以太运动”时的质量;相对地球的光速即相对传光媒质以太的光速因而所测“真空光速不变”各向相同而恒为с,高速粒子“相对地球的高速”即“相对以太的高速”因而其“运动质量”增大或“寿命延长”都由以太造成;所谓“光障”即相对传光媒质以太的“穿行”速度超越“光速”时所遇到的障碍。以上“大量事实”不但证明“以太存在”而且证明“光波”是媒质以太传的“真波”而不是“真粒子流”。

原子核的核子所含“电偶子”将以太激发成电场而传核子间的吸力核力并贮存电场的场能E核能,核能E与核子所含“电偶子”的多少质量m成正比,即Ekmk是比例系数。因相对论的“一切公式”的c²都来自“纯以太”的电磁性质(εµ。)即c²=1εµ8988亿²米²秒²=恒量,所以相对论的质能关系式Em c²里的c²是恒量而m才是变量,所以质能关系式应为Ec²mkm,质能关系式的比例系数: kc²=1εµ和库仑力的系数:K14πε都代表“纯以太”的“物理性质”,所以kK其“有效值”都是8988因而都是恒量。质能关系式里的m只代表“电偶子”或“电子偶”的质量而并非代表一切物质的质量(并非一切物质都有Ec²m的能量)。当释放场能E时,“湮灭的“电子偶”或“亏损的质量都变成了“以太物质”(物质不灭。所谓“电子偶”的“创生”和“运动质量”的“增大部分其实都是来自“以太物质”。因观察微观粒子的设备有“局限性:只能观察高速运动的(如Υ光波)而不能观察静止的(如以太物质所以有人认为物质变成能量而物质本身被消灭了,这正是由于“否定以太而造成的误解。所谓“大量事实都证明相对论正确”其实正是把上述以太造成的“物理现象”以太现象都当成“时间和空间”造成的“时空效应”来证明。所谓“相对论动力学”其实应名“以太动力学”。

§7,相对论的“基础公式”(时空变换式)由“荒唐假设”加“数学诡辩”而成

洛仑兹等人无法解释“迈-莫实验”失败的原只好用“荒唐假设”推出“长度缩短”和“时间变慢”等公式来歪曲解释。受此启发,爱氏以“荒唐假设”加“数学诡辩”将上述公式发展成所谓“时空变换式”,并以此为“基础公式”推出各种公式反映以太的各种“物理现象”。在推“时空变换式”时只立两个方程却有四个未知数α11、α12、α21、α22而四个未知数必须立四个方程,爱氏立不出四个方程,而只好用“荒唐假设”进行拼凑,这就是“数学诡辩”。在推其它公式(如质能关系式)时也有“违反数学规则”之处。

数学中的000是指“函数极限”而不是指数字0而其值有三种可能0、∞、有限值,必须按“数学规则”运祘才能得出正确结论而不能未经运祘就下结论,相对论在论证“光子”的“静止质量”为0而“运动质量”为“有限值”时,就未经运祘而下结论,这也是“数学诡辩”。其实相对论所谓“光子”的“静止质量”是人为假定的数字0而不是“函数极限”因而“光子”的“运动质量”也应为0质量不能无中生有相对论所谓“光子”其实就是微观“波列”(真波假粒子)所以其“静止质量”和“运动质量”都为0,所以光波路过太阳周围发生“拐弯”现象是由太阳大气的“凸透镜”对光波的“折射”造成而不是由太阳引力对“光子”的“吸引”造成对质量为0的吸引力也为0。因“凸透镜”的形成与“太阳引力”有关,所以“折射”与“吸引”等效。以上说明相对论是用“荒唐假设”加“数学诡辩”而编的“歪理

有人说相对论发展了牛顿力学而以上说明相对论发展了洛仑兹等人的错误思想从“长度缩短”和“时间变慢”发展成时空理论”而对以太的各种“物理现象”都进行歪曲。还有人说相对论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的时空观”而以上说明相对论是用‘荒唐假设’加‘数学诡辩’而编的理论”。辩证≠诡辩。(待续)

 学术动态 9526  2013/02/7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