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暑期超前教育:6岁学编程 10岁考剑桥英语5级

2017-08-07  他河之石


“我娃四年级,要考FCE(剑桥英语五级证书考试的第三级),要学物理,要拼奥数杯赛,要做信息学编程。一周上课外班就要花2千。”

这是一位小学家长的心声!

继“月薪三万依然过不好暑假”之后,记者调查发现,暑期幼儿培训班的授课内容正在“大跃进”——部分培训机构摸准了家长“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心理,打着让孩子“读名校、赢在起跑线上”的名号,推出各种不符合孩子年龄段和身心发展状况的超前教育。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朱巍教授直言,超前教育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更应该重视孩子良好品质的培养。

家长表示“很无奈”

与前述那位家长的吐槽相同,微博一位网友看了某教育真人秀节目之后也生出感慨,“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家长们的焦虑、不甘心和无可奈何。在高强度的社会竞争下,谁也不敢掉以轻心,那些看似疯魔的妈妈们,在怀孕期就开始为胎儿择校,逼小学生学编程,这背后隐藏着太多复杂的因素”——他提出质疑,“所谓的精英教育到底是教育培训机构商业化的陷阱,还是家长能给予孩子们最大程度的爱?”

这说出了太多人的困惑

优质的教育资源总是稀缺的,家长和孩子背负着择校、幼升小、小升初的压力,于是对孩子的培养在大多数家庭就成了重心,课前培训,课后辅导,为了不输在所谓的起跑线上,各种超前教育班出现了。

“未来不会编程的小孩就像现在不会说英语的小孩,不会编程就失去与机器人人工智能交流的能力,将来编程会像奥数一样热……”面对这类教育培训机构这种宣传噱头,家长纷纷表示,孩子们的确过得不容易,但报名学习也是无奈之举。

有人在艰难地抵抗。“我觉得还是应该尊重孩子的想法,成绩固然重要,但不能一切以成绩为目标。”家长姚女士告诉记者。

姚女士的小孩诚诚今年读小学一年级,除了暑期作业,诚诚还要学习游泳、击剑、英语。前两项是诚诚的个人兴趣,英语则是诚诚从读幼儿园中班时就开始的。

“诚诚上幼儿园中班时,有一次家长公开课,我发现他学习英语兴趣很弱,于是就给他报了某培训机构的英语课程,每周去上两节,每次一个下午,一直到现在请外教来家里。课时收费虽然很高,但也尽量在不给孩子增加太多压力的基础上让他保持对英语的兴趣。”

不过,姚女士也向记者承认,她给孩子报英语培训班的想法,也是为了不让孩子落后于班上的其他小朋友。

6岁学编程 一小时100元

疯狂报班还不是最夸张的,更叫人惊讶的是各种超前培训班。

国内一家培训机构今年暑期推出了“少儿编程培训班”,声称“下一个二十年,编程将成为一种基本能力,编程可以使孩子拥有比同龄人更严谨的思维,能让孩子从另一方面展示自己,建立更强大的自信。”

对于学员的资质要求,该机构声称,6岁就可以学,学员可以不认识英语单词,也可以不会使用键盘。这样的课程一小时收费100元。

实际上,网上有大量的培训机构宣称,目前的幼儿亟须“编程教育提前”,理由是以前条件不够,导致很多人的编程才能被埋没,但现在电脑普及了,幼儿时代开始学编程,可以让更多“小比尔盖茨”涌现。

在一些培训机构的介绍文章中,编程被塑造成一种“通向未来”的语言,因为“乔布斯11岁开始编程,成了一代传奇领袖;比尔·盖茨13岁开始编程,31岁成为世界首富,不懂编程就是新时代的文盲。”

类似的宣传充斥着各个网站及平台,让不少家长陷入迷茫。中国少儿编程网创始人舒克直言,编程对年龄是有要求的,一般最好在8岁以上,否则孩子无法理解程序背后的逻辑关系,只是凑热闹报个班,这样一来,就会给没兴趣学的孩子带来负担。

也有不少网友晒出“少儿趣味编程”的幼儿教材,因为周围不少家长都在给孩子报班,不能落于人后。

“客观上讲,随着互联网向生活的各个层面逐渐深入,编程的确变得越来越重要,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学会写具体的程序。目前国内的编程培训工具大都采用一款叫做‘Scratch’的软件,这是一款由麻省理工学院设计开发的一款面向少年的简易编程工具,其实它本质上不是教孩子学会某种编写语言,而是告诉孩子利用类似程序的逻辑关系,获得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这一点家长一定要特别注意。”中国少儿编程网创始人舒克对记者说。

专家呼吁降温:超前教育没必要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朱巍认为,超前教育,毫无疑问是指不符合孩子年龄段和身心发展状况的教育,“是教育商业化的弊端”。

朱巍分析,当择校、学区等教育资源划分的情况出现时,优质资源往往把入门门槛提得很高,给孩子和家长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样也就促进了教育商业化的产生,也就必然会出现各种超前教育现象。

“培训机构利用家长攀比和焦虑的心理,宣传来我们这儿学习,将来幼升小、小升初就会有什么优势,达到什么效果,孩子可以怎么样,比如可以上名校,其实这都是虚假宣传,违反《广告法》。”

朱巍指出,尽管目前法律还未对超前教育作出规范,但在针对培训机构的宣传方式上,《广告法》已有明确规定。《广告法》规定,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含有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

“商业教育领域的违法广告,在所有违反《广告法》的案例中所占比例最高”。朱巍告诉记者,教育不应当是一个产业,如果未成年人的教育让商业机构过多介入,必然会造成以营利为目的的教育机构进行夸大和虚假宣传,久而久之,一种不正常的教育氛围就会出现。

据介绍,除了教育培训机构推出各种方向的超前教育,一些打着“天才神童”名义的电视节目,也容易对家长产生误导。

在这些节目中,3岁神童能认识3000多个汉字,能够在短时间内记忆故事,记忆力超群,反映迅速灵敏。一些家长观看之后,对比自己的孩子,于是对他们提出更多的要求。

朱巍认为,节目追求的是市场和收视率,应该把他们定义为商业节目,家长应对这些节目有一定辨识度,形成正确的认识。

朱巍告诉记者,学前教育更应该是素质教育,而不是学习一种技能。更多的应该是让孩子培养好奇心,增加体魄,培养孩子开朗、向上、乐观,遵守纪律的良好品质。义务教育阶段对孩子的培养同样应在符合教育规律和孩子身心发展的基础上进行,超前教育现象的出现应当引起重视,“因为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