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和莫大先生:最让人向往的友谊

2017-08-08  alayavijn...


有这样一对朋友,是令狐冲和莫大先生。


他们年纪相差不大,也就二三十来岁吧;兴趣相差也不大,也就是一个玩音乐一个喝喝酒。


庄子老人家的书上说,君子之交淡若水。令狐冲和莫大先生真的是淡如水。


我们平时,很多友谊是要靠吃饭喝酒维系的。这种友情的浓度,会随着酒精浓度上升而上升,又会随着喝酒次数的减少而快速下降。


一个月不喝,友谊存量条就变成黄色。两个月不喝就亮红灯了。


“哥俩好啊!感情深啊!一口闷啊!……”


令狐冲和莫大,自始自终在一起只喝过一次酒。


是在汉水边上鸡鸣渡的小酒店里,人均消费大概也就二三十块,连下酒菜都没有,只有一点咸水花生。


除此之外,他们再也没有觥筹交错过。连令狐冲的喜酒,莫大都没喝。


相比之下,令狐冲和田伯光、桃谷六仙,还有江湖上七七八八的人喝酒的次数多得多了,他们从湖北到河南少室山一路喝过去,喝得酒家“桌椅皆碎”。


“好像就连风清扬和令狐冲吃饭的次数,

都比莫大先生多……?”

是的……风清扬还好歹还和令狐冲在华山上吃了十多天饭……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令狐冲和莫大喝得这么少,我们却总觉得他们是朋友。


不奇怪么?他们甚至连买单都没有抢哎。


这两个人还互相欣赏。


许多朋友是靠互相利用维系着,很少有朋友是靠互相欣赏维系着。


莫大先生并不利用令狐冲,他从不希图让令狐冲办什么事,纯粹是一种欣赏。他总共只用了两眼,就认定了令狐冲是一条好汉。


第一眼是,“你助我刘正风师弟,我心中对你便生了好感”。


光这一句,其中对刘师弟的眷爱、关心,溢于言表,仿佛有一腔热血,欲喷薄而出。


第二眼,看见令狐冲仗义帮助恒山派的尼姑们,立刻便认定了这个人值得结交:


“男子汉、大丈夫!我莫大好生佩服。”大拇指一翘,右手握拳,在桌上重重一击,“来来来,我莫大敬你一杯。”


“而且那时候,人家莫大先生好像地位比令狐冲高哦?”


没错。两个人这时候的地位是有差距的。莫大是领导,是前辈,令狐冲是流浪无业青年,是晚辈。


莫大这一杯酒,让五岳剑派里多少鄙视令狐冲的人、自居老子的人侧目、汗颜。


反过来,令狐冲也是最能欣赏莫大先生的人。


莫大先生平时其实是孤独寂寥的,是不太被人理解的。


庸人们都不理解他。在衡山城的小茶馆里,吃瓜群众们兴奋地传播着关于他的各种谣言,“剑法不如师弟”、“一剑只能刺三头雁”之类。


精英们也不待见他。左冷禅、岳不群等实力派枭雄固然不看重他,就连文艺青年也排斥他。刘正风、曲洋这样玩音乐的都瞧不上他,说他的二胡不够“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俗气”。


刘正风,这个一直被他默默关心着的师弟,也说什么“一听到他的胡琴,就想避而远之”,说白了,不愿带人家一起玩。


点小融:“黄河之水天上来,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图/六神磊磊


偌大江湖,唯独能欣赏莫大先生的,居然是小辈令狐冲。


在旁人眼里猥琐、市井的莫大,在令狐冲看来却是个英雄人物:


“偶尔眼光一扫,锋锐如刀,但这霸悍之色一露即隐。”——在此之前,谁见到莫大这一面了?


“几碗酒一下肚,一个寒酸落拓的莫大先生突然显得逸兴遄飞,连连呼酒。”


这不活脱是阮籍、嵇康一样的魏晋名士么。在刘正风等人看来“市井”、“俗气”的莫大,到了令狐冲的眼里,一举一动就忽然焕发了光彩。


相比之下,刘正风去刨嵇康的墓,想学人家魏晋名士的琴技。可是他们只学到了皮毛,反而是莫大学到了里子。


令狐冲给莫大的评语是八个字:“武功识见,俱皆非凡”。这才是英雄识英雄,惺惺惜惺惺。


他们之间,没有道德绑架。


他们不是什么攻守同盟,没有谁必须帮谁的义务。


“你这都不帮我!你还是兄弟么?”桃谷六兄弟之间会这么会说,这是一种亲密。但莫大和令狐冲之间,互相不会说这样的话,这是另一种友谊。



点小融:“记住,这样容易没朋友的!”


莫大有过对令狐冲的事“袖手旁观”的时候。比如令狐冲和盈盈在少林寺被正派高手们围困住,莫大也在其中,但自始自终保持着沉默,没为他们说过什么话。


反过来,令狐冲也有顾不上莫大的时候。在华山思过崖的黑洞里,大家同时被人围攻,令狐冲一门心思只记着盈盈,顾不上救莫大。


他们没有因此而产生什么芥蒂,没有苛责对方。一句话,你出手相助,我无比感激;你如果没有行动,我也理解你的身不由己。


然而,在条件允许的时候,他们却又都义不容辞,挺身相助。


令狐冲在汉水上带着一大群累赘的恒山派武功低手,又急于要去救任盈盈,分身无计间,莫大先生现身了,只说了一句:“你尽管去好了。”


令狐冲闻言大喜,他知道恒山派有他罩着了。


关键是,莫大先生帮了这个忙,连人情都不领。令狐冲道谢,莫大却说:


“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我帮恒山派的忙,要你来谢甚么?”


这就是为什么令狐冲一看看见莫大,胸中便会产生一股温暖。天地无情,江湖水深,有这样一个朋友在,谁会不感到温暖呢?


这两个人,明明意气相投,却又并行不悖。


明明是好朋友,却不又占朋友的名额。


你和他一句话也不说,也不会觉得尴尬;反过来,你如果和他推心置腹,什么秘密都讲,也不会显得交浅言深。


这真的是最让人向往的友谊。


令狐冲没什么文化,不懂诗书。不然他多半会想起杜甫的诗:“由来意气合,直取性情真。浪迹同生死,无心耻贱贫” 吧。

图/六神磊磊


后来,令狐冲功成名就,成了大侠了,办个喜事,各路群豪都来道喜。书上   说,“前来贺喜的江湖豪士挤满了梅庄。”


是啊,冲着他和盈盈这两个人的名势熏天、炙手可热,谁会不来呢?当然是要挤满梅庄了。


这里面,趋炎附势的,抱大腿的,混脸熟的,恐怕也不少吧。


按理说,莫大先生完全是可以来的。他来了,和令狐冲谈笑风生,谁也不会说他是趋炎附势,折了身份。令狐冲的长辈都死绝了,他作为五岳剑派的老资格,出来当个主婚证婚什么的,也完全当得起。


可是莫大没有。他不现身,不吃喜酒,也没有包红包。这个锦上添花的热闹,他老人家不稀罕,不爱凑。


直等到大家都闹完了,安静了,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他才在墙外,拉了一段《凤求凰》。这就算是贺喜了。


我有一个读者说得很好:莫大先生,其实就是没有奇遇的令狐冲。他们互相欣赏的就是另一个自己。


没有奇遇又怎样,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注定是没有奇遇的。


谁说琴中之剑,不是自由的剑。


谁说潇湘夜雨,不能笑傲江湖。


——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