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锁场”,没钱捧什么角儿?

2017-08-09  七月撒丫子

粉丝野蛮锁场,涉嫌违背多种法律

有证据显示,部分《三生》的粉丝精心策划了“锁场”行动,在网络上征集取票人、买票人(费用由征集人报销),还建立了快速买票锁场通道,并且建立了区域负责人分工,几乎覆盖全国,提出口号:“三生锁场需要每一位羊毛(杨洋粉丝的昵称)的行动,请大家跟着奶妈撸起袖子好好干”……

根据粉丝后援会统计信息,在预售阶段粉丝们就锁定了全国近7万场次,而许多场次只有5-6个观众,甚至一两个观众,还有粉丝买了票却不去观影,有的票买在第一排或是角落。洛阳就有一个粉丝在一个影院锁场27场,却只花了925元。

所谓“锁场”就是在一些非热门场次购买极少数票,不让这场排片被影院撤销所谓“锁场”就是在一些非热门场次购买极少数票,不让这场排片被影院撤销

粉丝得意洋洋“锁场”的背后,是电影院蒙受巨大损失。南京江宁一家影城经理表示,《三生》首映后口碑崩塌,上座率不到20%,也就是说,170人左右的影厅,只有30多人看电影。按照一张票40元来算,一场《战狼2》能卖到7000多元,而《三生》一场才1000多元,一天就要损失4万块。

然后,电影院也进行了“反锁场”的斗争,以设备故障为由取消了《三生》的部分场次放映。更有甚者,打起“偷票房”的主意,通过手机电影票等,将大红大紫的《战狼2》的票房,“偷”给《三生》,以达到对疯狂粉丝的息事宁人。

“锁场”在法律上应该如何定性呢?

虽然,电影院开了排片表,消费者就有权选择,但如此大规模地、有组织、恶意地只买一张的“锁场”,从治安角度讲可以视为“寻衅滋事”行为。就像去火锅店里,一人占一张桌子,却只点一碟凉菜,明摆着在干扰饭店的正常经营。事实上,这也是之前很多被宣判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欺行霸市的重要手段之一。

本来电影院排片是一个市场行业,上座率高自然要多排,上座率低自然少排,这属于电影院的自主经营权,不应受到胁迫。而粉丝的“锁场”行为,占用了电影院的宝贵的放映资源,对影院的正常经营造成严重干扰,也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

刑法也规定了“寻衅滋事罪”,它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尽管这个罪名被诟病为“口袋罪”,但严重点说,粉丝的疯狂行为已经到违法犯罪的边缘。而从民法角度说,这属于《合同法》规定的“恶意串通,损害第三方利益”行为,订的票就应当予以撤销。

还要说明,去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促进法》明确规定,“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等应当如实统计电影销售收入,提供真实准确的统计数据,不得采取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等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观众,扰乱电影市场秩序”。法律明令禁止“偷票房”行为。个别影院对《三生》粉丝姑息养奸,采用“堤外损失堤内补”的方式,偷取《战狼2》的票房,满足粉丝的畸形欲望,这是违法的,也违背了基本的商业规则。

粉丝“疯狂”,只是工业化娱乐的副产品

不惜动用下作“锁场”的手段,也要保住自己“爱逗”(idol,指偶像)排片率,粉丝的“疯狂”,其实是工业化娱乐产业的副产品,也是娱乐资本所默许甚至纵容的。

去年年末,TFBoys成员相继庆生,粉丝们不仅购买汽车、地铁、飞机的涂装广告,还为偶像买下整座的欧洲庄园,作为庆生礼物送给偶像。在TFBoys中的一个成员的生日当天,粉丝斥资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11块LED巨屏播放了他的庆生视频。这种疯狂的行为,刷新了全社会对于粉丝的认识(当然,这并不排除“官方”背后操作,假借粉丝之名推出的可能性)。

但是,“爱逗”粉丝的疯狂、偏执、能量巨大,有目共睹。

2005年,湖南卫视“超女”选秀红得发紫,当时各种“笔亲”“玉米”纷纷出炉,在上海、北京的街头疯狂抢夺行人的手机,为自己的“爱逗”发短信投票,成为当时一道诡异的文化风景。12年后再回看,这只是整个畸形粉丝经济的一个序幕。

2005年的超级女声拉响了粉丝经济的序幕2005年的超级女声拉响了粉丝经济的序幕

就像美剧《美国众神》里面所预示的,因为生活、生产方式的改变,之前保佑风雨平安的“旧神”,比如奥丁、示巴女神不再受到人们的祭拜、供养,而新兴崛起的高速公路之神、媒体女神、网络之神却香火旺盛。粉丝关注、转发“爱逗”的微博、掏钱买票,就是对于“爱逗”的供养和崇拜,从而通过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在两者之间建立起偶像与被崇拜的关系。

疯狂粉丝为偶像掏钱,就是现代工业化娱乐产业的“膜拜金牛犊”。粉丝从一次次的癫狂中刷出的人生意义,资本在背后数钱,两者各得其所。

粉丝娴熟地利用互联网,实施“霸凌”和绑架

在新媒体环境之下,在所谓“后真相时代”,固有的价值和真相标准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消解,游戏规则也在改变。

拥有组织优势的疯狂粉丝团,娴熟利用现代传播手段、网络动员手段,通过一次一次的“出征”,实现对于“沉默大多数”的霸凌,以及对社会选择的绑架。

虽然具体某个“爱逗”的粉丝,只是社会的少数,但是,网友对于“爱逗”的一两句冒犯性言语,都足以引发起山呼海啸般的网络群殴,完成对“爱逗”异己的精准定点清除,进而在舆论场建立一个又一个“禁区”,让网友屈服于粉丝。

而这种对公众意见公然霸凌的快感,让粉丝们产生一种错觉,以为如果有足够强大的粉丝团,就能构建起一套指鹿为马的“世界观”,并乐在其中,这为自己的不道德行为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撑。事实上,按传播学者的研究,新一代浸淫在商业传媒环境中的亚文化群体,通过日常频繁的商业媒体参与、媒介行动与动员,获得了可观的媒介素养和媒体运作知识。比如,他们对于偶像在媒体中形象的维护,并不是单纯理解为自己的“爱逗”就是比别人的好,而是熟知许多公关、营销、水军,乃至抹黑别人的套路。

所以,疯狂的粉丝能够瞬间跳脱出人类几万年来积累的道德伦理的束缚,将自己的灵魂安放在畸形的价值观里。有媒体总结说:粉丝“锁场”,“更可怕的是他们以此为荣”。被揭穿“锁场”之后,就有粉丝不以为耻地搬出理由:《战狼2》被黑,是因为它挡路了;其实大家都不干净;嘲锁场的才是可笑的“黑子”……

一些粉丝认为所有影片都不干净一些粉丝认为所有影片都不干净

没钱,就不要当粉丝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问题,不在于口碑的崩塌,不在于杨洋的演技、刘亦菲的化妆,而是粉丝的购买力被掏空了。

粉丝经济的基础在于资本,在于金钱,在于疯狂的无休无止的购买力。“爱逗”的金光闪闪,建立在金钱的堆积之上。现场工业化娱乐的万神殿的偶像,是需要用真金白银供养的,是需要粉丝自己的钱来供养的。正像一位网友所说,杨洋不是人民币,不要指望让每个人都喜欢他。粉丝自己都不肯掏钱,还指望通过“锁场”来绑架社会来供养?

粉丝给“爱逗”在纽约时代广场放视频庆生,看起来很疯狂,但毕竟是掏出真金白银“供养”,不妨碍他人,也无可厚非粉丝给“爱逗”在纽约时代广场放视频庆生,看起来很疯狂,但毕竟是掏出真金白银“供养”,不妨碍他人,也无可厚非

而这一次,疯狂粉丝面对自己“爱逗”,却耍起小聪明,并没有通过疯狂地购票替“爱逗”撑起场面,反而指望通过“锁场”的方式绑架整个社会来观影,这彻底败坏了江湖规矩。让人想到了“坟头烧报纸”的段子,粉丝太不“虔诚”了。

所以,对“锁场”粉丝,说一句最戳心窝子的话:没钱,当什么粉丝?

不谈《三生》的艺术成就,不谈审美标准,“在商言商”,喜欢偶像,就应该自己掏出真金白银,没钱还捧角儿,这是对偶像的“不虔诚”。《三生》锁场,乃至放出竞争作品的下载资源,曝光了疯狂粉丝的能力极限——粉丝干瘪的皮夹出卖了偶像的前程,社会不应该这样被绑架。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