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暮丨一个普通律师的七年之痒

2017-08-13  文野

2009年通过司考,2010年资格证下来后,我辞别蜀都公证处各位哥哥姐姐,加入到四川高扬律师事务所实习,实习期间,包括张洪律师在内的律所同事非常照顾我,顺利实习执业,实习那一年和第二年,加上老师给的补助和自己收的小案子,租房糊口没有问题,有时候感觉还是很自在的。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2012年回到山东,进入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做授薪律师,案源压力基本没有,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各种出差、尽职调查、项目监管中。授薪律师的工资很稳定,社保也从那时候开始正常交。至于收入,一个月紧点是可以过下去的。

再后来,出来做提成律师,自负盈亏,一狠心找爸妈要钱付了首付贷款了一套小房子,那时候算上房贷和吃饭,其实每月都是负的,装修都是分好几个月装的,最后墙只刷了一部分,逼得自己干起来修水管、泥瓦匠(手艺很烂,都是百度自学刷墙)。

2013年时有了房贷,就不能没有稳定收入,于是应聘进入一家民贷公司,主要是风控,平时也做做案子,有些是援助的,有些是小额的,有些是纯帮忙的,记得有个案子,因为最后不了了之,签的风险,最后所里的管理费都是我自己掏的,反而赔了钱。

但是,也许因为还算比较实在、好学,案子也慢慢多了起来,于是专心的做案子了,进入到新亮所后,虽然都是小额收费,但是也慢慢宽裕了一些,驾照学出来后,买了小棕代步,律师嘛,可以没有房,但是不能没有车,去看守所,去郊县出差,骑电瓶车怕没电、坐公交耗时间,也是有了小棕(后来小棕折成了小白的一部分,有时候路上看到和小棕一样的车,还是很想念它),效率提高了,稍远的案子也能接能做,小额的案子也多了些。

然后,遇到现在的老婆,有时候觉得人都是被逼出来的,自己一人潇洒的时候,有吃有喝有啤酒,遇到有人管着,潜能就被激发了一下,那时候就想着,结婚不能让老婆住旧屋,还是得住新的,刷信用卡赶在15年末和老婆贷款了一套,日子突然紧巴巴了,账就慢慢还吧。

动力都是自找的,那之后就想着挣钱做案子,甚至学习俞敏洪,印了一些册子去发,虽然没什么效果,倒是记得夏天在大太阳下面抱着册子坐在马路牙子上,白衬衣汗透了都洗不出来扔掉了。那时候就在想,反正晒黑了冬天就白回来了。

就这么一天天的到现在了。

今天是2017年8月12号,算一算,在法律行当里浮沉七年多了,很羞愧,没有混出多大名堂,也没有成为著名律师,平时非常忙,一个月平均去法院二十次,开庭十余次,虽然办案子越来越熟门熟路,给顾问单位出主意也还行,大大小小的案子也做了二三百件了,改的合同把一个小优盘都存满了,很累,但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

七年之痒来了。

最近一个月,我也推掉了一些小额的案子,专心把之前的案子捋了一遍,发现时间被案子碎片化的占用了,几乎所有类型的案子我都有做过,而且案子越来越偏向疑难杂症类型,对我来讲,时间成本越来越高,记得有一个月我开了19个庭,关键还不是那种批量案件,而是各种不同类型的案子,导致那个月我几乎没有时间见新案件的当事人。

案子推着往前走,但感觉自己更加的浮躁和焦虑,沉下心来想想,民间借贷、房产、继承和普通刑事案件,是我办案件较为集中的类型,收入的大部分都是来自这些类型的几个标的较大的案件,但实际上,其他小额案件占用时间更多,疑难点也集中在这些案子上,有时候整宿的案件预演让我都有些神经衰弱了。

做了七年的律师,在这个行业里也算活下来了,记得刚入行时师傅告诉我,三年存活、五年发展、八年成材,我发展的慢了些,明年就是第八年了,希望能解决七年之痒的问题,步入第八年,突破瓶颈,让自己更加优秀些,也让自己放松些,对老婆挺愧疚的,之前还有点浪漫节目,后来全都过成了柴米油盐,希望以后有时间也有能力,让生活更精彩些。

旦暮丨一个普通律师的七年之痒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