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C2707 / 待分类 / 六.周平王东迁疑云(下)

0 0

   

六.周平王东迁疑云(下)

2017-08-14  MTC2707
为了彻底高清周平王东迁的意图,我们不妨再把目光移向卫国和郑国这两路诸侯。
卫国是非常正统的姬姓诸侯国,卫武公是周室老臣,官拜司徒。犬戎事发他及时赶到,驱赶犬戎也是以卫国军队为主力的。在讨论迁都的事宜上,基本上只有卫武公一人反对迁都。他指出镐京易守难攻,土地肥沃;而洛邑无险可守,四面受敌。天子居镐京就是振天下之要冲,东迁洛邑等于自毁长城,虽然能暂避犬戎,却难以再威服诸侯。
作为朝臣,卫武公自始至终没有介入过伯服和宜臼的继位之争。而且相比其他几路诸侯在拥立周平王继位后加官晋爵不同,卫武公谦虚地婉拒了晋爵的奖赏,没有接受任何实质性的犒赏。
从卫武公的种种表现来看,卫武公是一个忠实于周室的诸侯。对他来说谁当天子并不重要,真正的关键在于重振周室。这和同为姬姓苗裔的晋文侯相比,可谓一个天一个地。
卫武公在反对迁都时还指出了周平王对犬戎威胁的夸大,并且指出申侯既然能够把犬戎招来,他当然也能把犬戎给劝退。其实这就是委婉地点出了这场闹剧的原委,也算是对申侯罪行的一种控诉。
不过卫武公这样的正直大臣却孤掌难鸣,他也无力改变周平王执意东迁的决定。
周平王在丰镐之地都举步维艰,究竟是什么给了他信心能够在洛邑妥善经营呢?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再来看看四路诸侯中的最后一路,郑国,或许答案就在郑国身上。
郑国这个国家比较特殊,西周时期并没有这个封国,郑桓公姬友是第一代的建国君主。姬友是周幽王的叔叔,是一位王子,而非分封的诸侯。和卫武公一样担任朝廷的司徒之职。
姬友并不受周幽王信任,被周幽王发到洛邑去打理东都的事务。当朝廷发生储位之争的时候,是站在废太子宜臼一边的。
面对朝廷愈演愈烈储位斗争,姬友请教太史伯阳父。阳父告诉他当时周朝四方诸侯都很强大,唯独洛邑周围小国林立,他可以借自己经营洛邑之便在洛邑周围吞并这些小国,建立自己的国家。
于是郑桓公听取了太史伯阳父的建议,离开了自己在镐京附近的小封地郑,将家人和财务都寄存到了洛邑东北的小国郐国和东虢国。并着手准备加以兼并。
郑桓公在袭击郐国之前,先获知了该国所有贤能的文臣武将,转而着手制造他们和自己勾结的假证据。接着便以反间计,放出风声称一旦打下郐国,郑伯就给这些内线加官晋爵、裂土分封。
为了进一步迷惑郐国国君,郑桓公还设下祭坛,摆出与这些大臣盟誓的样子。正直的臣子通常都会在忠言
直谏中得罪国君,所以往往并不招国君喜欢。郐国国君得知了这一切后,便上当把这些贤臣良将全部杀掉了。没有了这些障碍,郑桓公轻而易举地消灭了郐国。三十六计中“借刀杀人”之计,便是由此而来的。
明朝末期清太宗皇太极也一手炮制了一出借刀杀人的大戏,摆出和蓟辽总督袁崇焕订立城下之盟的假象,让疑忌大臣兵权的崇祯帝自毁长城。
二战时希特勒如出一辙,借多疑的斯大林之手除掉了德国的心腹大患,苏军天才将领,人称“红色拿破仑”的图哈切夫斯基元帅。
郑桓公继而利用洛邑的周朝军队兼并了东虢国和周围其他一些小国后,一个新的国家在周朝的中央诞生了。在周室东迁之前,郑伯就率先东迁了。
不过这个东方的郑国是在灭掉其他封国后非法建立的,并没有受到周天子的正式册封而成为诸侯国。
所以说郑国虽然控制了洛邑周边地区,但却是不受其余东方诸侯认同的。
郑国要为自己正名的最好方法是什么?就是得到天子的册封,为此郑桓公姬友为周幽王舍命保驾,最终被犬戎所杀。世子姬掘突也来拥立周平王,以获取朝廷的支持。
都是赤裸裸的交易。
申侯把女儿武姜嫁给姬掘突,也就是后来的郑武公,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郑国当时在洛邑地区的实力。申侯这么做无非是想通过联姻来将自己的势力同时渗透到东都洛邑。
如果申侯的如意算盘得逞,那么在都城镐京有他的大外孙周王,将来在东都洛邑还有一个他的小外孙郑伯。而他凭借自己的实力和同戎狄武装的合作关系,可以非常轻松地挟天子以令诸侯,号令天下。那时候他申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下共主。
只可惜申侯的打算都落空了,他想控制的周平王抛弃了他,和另一个申侯试图控制的目标郑武公走到了一起。
周平王东迁后,秦国自恃劳苦功高,秦文公居然僭越周礼,在鄜邑郊祭天地。
鲁国国君鲁恵公得知秦文公郊天祭祀,心说这还得了,居然敢擅自行使天子的特权!就派遣他的太宰,也就是祭司长姬让入朝面君。但鲁太宰此行并不是要求平王阻止秦文公的僭越行为,相反,他此行的目的是要求天子也赐予鲁国自行郊天祭祀的特权。平王当然不可能答应,但也没有表示会给秦国任何惩罚。
鲁惠公当然不服气,想秦伯这个刚转正的政治暴发户能如此,我作为堂堂周朝的奠基人,周礼的制定者周公的后裔岂能在礼仪规格上低于秦伯。于是也擅自开始了郊祭。这次周平王的态度更暗弱,连责问一声也没有。这无形中鼓励了其他的诸侯也擅行僭越了。有诗曰:
自古王侯礼数悬,未闻侯国可郊天。一从秦鲁开端僭,列国纷纷窃大权。
礼仪是所有王权中最玄虚的,但正因为它看似华而不实,所以本质上就是王权的代表,是权力的上层建筑,因此也是最不容许僭越的。而周平王此时真成了纸老虎,只能是口头上反对,喝住一个是一个,但若真有诸侯僭越,他是无能为力的。
更糟糕的是,只要有一个两个封国开了这个头,那接下来所有诸侯都会效仿,一个个都和天子叫板,周朝的宗法礼教开始瓦解,周天子渐渐地难以再维持国际秩序了,各国失去了向心力,开始各自为阵。
秦国这样做的即是向诸侯炫耀自己拥立周平王的功劳,也是借机提醒周平王自己的重要性。但是鲁国身为周礼的创制者周公的后人这么做,却颇耐人寻味。
在东方诸侯中,以鲁国的地位最显赫,文化最正统。鲁国历代掌管天子的礼乐,负责为王室和诸侯的结姻主婚。鲁国就是周天子在意识形态上的捍卫者,可是现在这个捍卫者却反过来破坏他所捍卫的对象,这难道不奇怪么?
这就说明了周平王在鲁国的眼中是不值得拥护的。对于鲁国而言,他就是杀父弑君的非法天子。东方最有文化影响力的鲁国这么做,其他国家对周天子的态度就可见一斑了。
所以周平王东迁后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虽然他在镐京也很难过。
而他要想在东方扭转这种不利局面,就必须等有一个帮助他伸张意志的力量。在镐京的时候这股力量是申侯,但是现在他与申侯和犬戎决裂了。秦国和晋国又都不和洛邑直接接壤。那周平王凭什么在洛邑立足?
洛邑地区具有实际影响力的国家就是郑国。这两个都企图摆脱申侯控制的君主现在又找到了更多的共同利益。
有了郑国在洛邑地区辅助自己,周天子就有了和东方诸侯们较劲的资本。周平王的打算是将郑国做为自己的打手兼保镖。
那郑国就乖乖当一个小跟班么?有了天子在身边,郑国的诸侯身份自然就能转正。老爸拼了老命没能实现的,现在儿子只要逢迎天子来到洛邑就能做到了。郑武公当然非常乐意为周平王服务。
尤其是周平王是这样一位令众多诸侯所不齿的污点天子,他在洛邑要想政通人和,只有牢牢拉拢郑国才行。这就为郑国获得更多的中央资源获得了优势,郑武公姬掘突本人又是朝廷卿士,说他是半个天子也不为过。
所以郑武公也是非常喜欢这位犯过大罪的天子的,当初四路诸侯拥护他的时候秦晋郑三国可能对此心中就都有了默契。
一对通过巧取豪夺而安家定位的君臣、两位东方诸侯眼中的非法皇亲,现在被共同的利益链条串在了一起,抱团在洛邑地区形成了一个政治共同体。用狼狈为奸来形容这对君臣怕是再恰当不过了。
在周王室这场浩劫中,秦国和郑国成了最大的赢家,即得爵位又得土地;晋国在土地上斩获也颇丰;忠臣卫武公充当了一回劳模;而这一切都发起者申侯去到头来两手空空,白搭了一个女儿不算,还背上了一个大黑锅,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周平王出卖了老家,登上了不冷不热的宝座,天子威严彻底扫地,从此过起了看诸侯脸色的日子。
不过周平王不能算输家。他本就是诸侯力量的总代表,在击败了伯服后虽然败了这么多祖业,但是如果他不和申侯一起挑起这场劫难,那么剩下的那些祖业他也得不到。最大的输家是周幽王和太子伯服,还有周王室的后代子孙们。
周室的这场灾难性打击看似是因为王室内斗,诸侯趁机介入渔利的后果。但是这一切其实是天子和诸侯力量此消彼长之下博弈的必然结果。
如果周室相对诸侯还有西周初期的力量和权威,那么周平王怎么会需要出卖自己祖宗的发迹之地来争取和讨好诸侯的支持呢?
如果周室的对诸侯的号召力和领导力不是衰退至此,周幽王怎么会被申侯勾结犬戎所杀,姬宜臼和申侯就怎么敢做出如此冒险的弑君之举?
如果周天子真的还有当年天下共主的威仪和德行,这场起因于天子与诸侯对抗的废长立幼的闹剧可能根本就不会发生,之后的悲剧就更无从谈起了。
至此,当初那首诡异的童谣可谓初步得到了应验。
周平王虽然狡猾地摆脱了被申候挟制,申国一家独大的局面。但也只是将原本出让给申候的利益拆分给了秦晋郑三家诸侯而已。结果都是天子在和诸侯的力量对比中进一步滑向被动的深渊。
周室现在坐镇洛邑,四周诸侯环绕,看似真是众星拱月。可实际上周天子此时的处境却连一个独立的诸侯都不如。
而王室的式微给了诸侯们图强称霸的机会,从此天子将把舞台让给这群尾大不掉的臣子们。
顺带说一下,此时周朝境内大小封国大约有170个,其中以齐、鲁、晋、宋、楚、秦、郑、卫、燕、蔡、陈、曹、许等国比较有影响力。
六.周平王东迁疑云(下)
有了秦国和鲁国对天子权威的象征性挑战,便会有人实际践踏周礼,兼并其他封国,打破天下的稳定格局。可让人悲哀的是,第一个跳出来这么做的正是在天子眼皮底下的郑国。
政治手腕高超是郑国的传统,郑武公很好地继承了父亲的遗传。他把女儿嫁给邻国胡国的国君,不久又在朝会上斩了建议攻打胡国的大臣,此举令胡国国君大为感动,不再在边界设防。欲擒故纵的把戏得逞了,郑武公趁虚而入,吞并了胡国,并迁都到了郐,改名新郑,又将荥阳设为京城,在郑国咽喉要地制邑建设关卡。
郑国这对父子,一个忽悠别人杀卿士,一个杀卿士忽悠别人,结果都兵不血刃地兼并了他国。
周平王作为天子本该维护天下的秩序,碰到这样的兼并他国的举动,天子应该率领诸侯联军对郑国进行讨伐,让它吐出所吞并的国家。这和当年联合国军攻打吞并了科威特的伊拉克一样。
但是现在谁会听周天子的话来帮他讨伐犯规的封国呢?现在真正能给周王室提供武力保障的只有郑国自己。
周天子现在已经无力维持天下的秩序了,这将开启一个很糟糕的前景。列国会开始强凌弱、众暴寡的局面,那些积贫积弱的小国弱国会被大国轮番蹂躏甚至是被淘汰出历史舞台。
不仅是各国之间会发生可怕的动乱,各国内部也都不能幸免。周王室发生的丑闻和悲剧也会像瘟疫一样传递到这些自上没有了天子周礼的管束,自下没有了宗法分封的基础的封国内。天下将会进入一个多事之秋。
如今郑国吞并了中原的中心地带,这里土地肥沃,耕作发达,经济条件优越;同时又据险而守,武装力量强大;更优越的条件是,郑国可以背靠天子这棵大树。经济力量、军事优势、政治资本兼具的郑国当然是日益强盛,逐渐地成了第一个独领春秋风骚的国家。
但是尽管如此,郑国就面积来说依然不大,国君爵位也只是伯爵,充其量就是个中流国家。而且它也没能在东周的列国争雄中屹立太久,春秋中期就只能过着朝秦暮楚的日子,刚进入战国时代就被韩国吞并了。总之,从各方面看它都不具备一个超级大国的条件。事实上,郑国在春秋时只是昙花一现,它始于春秋之初而亡于春秋之末,是这个时代的缩影。
那么这么一个条件平平的郑国,究竟凭借什么资本成为春秋第一个大国的呢?
还是因为那和周天子一衣带水的联系。东迁之后的周王室虽然实力不济,号令不行,但是天下共主的牌位还摆在那儿,这点光环也足够郑国借一下光了。
不过郑国本身条件太一般,除了这个日薄西山的王室光环,它还得需要一位好的掌舵人来带领它走向强大。郑国国君血统纯正,政治气氛浓郁,斗争传统优良。在这样的环境下,春秋的第一位雄主就要登场了,他也将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