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圣骑士 / 临高启明 / 今始为君开 (16)何日酬报此身捐

0 0

   

今始为君开 (16)何日酬报此身捐

2017-08-14  屠龙圣骑士


感谢 孤狼独在 精彩朗读同人

今始为君开 16 何日酬报此身捐

来自临高启明

17:50




见是王启年,吴南川心道打架输给你了,爷爷咱也叫了,还待怎样,没完了是不是?嘴里说着不抽,手便往刀柄上移。


王启年也不在意,把烟收入怀中:“不必如此小心,不是来与你打架。今日这事揭过,自此以后当不会再有人找你晦气。”


听这话,吴南川一愣,挪向刀柄的手也收了回来,问道:“此话怎讲?”


“怎讲?你可是在北京打伤我澳宋元老?”王启年问。


“姓冷的那个草包?哼哼,打就打了,又待如何?”


“嘿嘿!”王启年挥舞手臂划了个圈:“这整个舰队一多半人的性命皆拜元老院所赐——包括我,多少人欲在这海上结果了你好去还此恩德。事毕往海里一扔,世上再没你这一号。”


“那你为何刚才不杀我?被你在后面抱住腰,我只道自己完了。”


“噗!”王启年冷笑一声:“我才懒得管你死活,是上峰命我护你周全,你若出意外我便要吃挂落。”


这话说的着实气人,当下吴南川把脸一拉,不再理他,而王启年也再无话讲。二人一起沉默地眺望起落日的余辉来。


就在这时,甲板上响起了两短一长的哨音,伴随着水兵们跑上甲板准备降旗仪式的密集脚步声,尚平公主也提着裙裾喊着“敌袭!敌袭!”冲了出来,后面跟着一群慌不择路的太监侍卫。再看王启年,已经扣紧风纪扣,捋平前襟袖口,右脚跺地“叭”地一个立正,敬澳宋军礼。


水兵们此时已整队完毕,护旗手解旗绳,准备降海军军旗,士兵向军旗行注目礼。当军乐声响起时,吴南川就听见王启年小声吟唱道:


      


 “梦里厓山三百转,


十万忠魂铸军徽。


此刻慢挥天下泪,


    与君同壮海军威”   



肃穆的气氛配以雄壮曲乐,即便自认敌手,也不禁让吴南川心旌摇曳,仿佛又回到当年京师城下,自己高呼“杀奴”奋力死战的现场。



待仪式结束,队列散去,吴南川终于把那个费解了很久的问题提了出来,他问王启年:“你真相信那些元老‘真髡’乃宋人后裔?”


“不信”王启年回答的很干脆:“生逢乱世,人命如草,你这二世祖想必不会在意我们小民性命,但我们兄弟们,个个都是被元老院自鬼门关上拉回来的人,我们会纠结什么真宋假宋?真是笑话。”


说起来,这王启年也真叫命途多舛,他祖居河北遵化,家中颇积下些田产,在当地也算中上人家。崇祯二年十七岁时,赶上皇太极第一次破口入关,全家被迫向北京逃难,父母没于败军之中不知所踪。待他独自赶到京城时城门已闭不放流民进入,说是怕瘟疫流传,数千流民猬于城下不肯离去。


开始时城上还缍下粮食,到后来一粒米也无。王启年算机灵,见此情景不再等候,一路要饭奔向山东地界,那些还等在城下的流民,则被随后赶到的后金军劫掠而去。


所幸不久后遇到一位登莱客商,一个冷饼子拉回性命。见王启年身形高壮,身世可怜,客商便留他在身边做了伴当,一同前往沂州。哪知道没吃上几顿饱饭,大旱和孔有德兵变又接踵而来,沂洲地界那真叫兵过如篦匪过如梳,客商的庄子终被攻破,混乱中王启年带着幼庄主再次出逃。


幼庄主中途病死,王启年则被南无量教胁裹着攻打张应宸的庄子,好在张元老机智,使计灭掉无量教头目,使数千难民得以活命,王启年也成了“发动机”行动的战果之一。


“初入澳宋军中,我曾立誓:明军金狗,邪教流贼,见一杀一绝不留情。自此我每日拼命训练,就盼着有朝一日杀光你们所有人!”王启年捏紧拳头。


“嘿嘿”吴南川冷笑了一声:“今日髡人救尔等性命,全尔等衣食,又怎知某日不会视尔等如草木飞灰?”


王启年语气平静地说: “我也曾问薛元老:我等现在为澳宋卖命,未来回归乡土,为澳宋纳粮完税,可若某天澳宋也像大明那样对待我等,又当如何?薛元老言道,尽其责便当享其权,向官府纳粮完税,官府便有义务护小民周全。若有一日澳宋也象大明一样视你们如草芥泥偶,那我会和你一起拿起刀枪上阵拼命!”


“我不知那天会否到来,亦不愿臆测若真有那天我该怎样,然仅凭此言,我今日便只奉澳宋为主,人若辱之,我必杀之!”


“尽其责享其权……”吴南川反复在心中默念着这句话,不由的痴在当场。


这时,王启年跪下身来,自颈上摘下一个小十字架,攥在掌心喃喃而语道:


      


 “请吾主赐我平静,


去忍受我必忍受之事;


请吾主赐我勇气,


去改变我可改变之事。


请吾主赐我智慧,


让我分辨两者之异。”


      




已经在南海上等待两日的石志奇,一身雪白笔挺的少将戎装,手戴白手套,嘴叼标志性的玉米烟斗,正站在“立春”号的指挥室里,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海面。


这时,一个传令兵跑进指挥室,“叭”地一个立正,高声说道:“报告!已接到北海舰队电报,询问是否进行交接仪式。”


“命令:各舰人员就位,本舰队按预定方案调整航路,执行交接,掌旗官换旗!”


“是!”


随着汽笛的尖利啸叫,各舰水兵纷纷就位。两艘901舰从两翼加速前突,他们的任务路线是绕至北海舰队身后,掉头插入队列,待交接式完毕北海舰队驶离后进入护航位置。此时,另一艘901,以及四艘“伏波级”已经跟随立春号之后,升起转向旗,鸣左转向汽笛两短声,准备进行转向操作。


“快看快看!好大的黑船!”尚平公主兴高彩烈地手舞足蹈。只见两艘如山般的艨艟巨舰自两侧超越而来,渐渐与公主座船平行,舰体黝黑,桅杆之上挂满彩色的欢迎旗。巨舰一侧的甲板上,身着白色礼服的澳宋水兵已整齐列队,敬军礼致意,舰上掌旗手正用旗语同座舰互答。


座舰上已经升起一溜信号旗,水兵也已列队完毕,回以整齐军礼。除值星官脸露善意笑容,对试图冲上甲板的尚平公主稍加阻拦,其他人则早已对这位精力旺盛、好奇心爆棚的公主见怪不怪了。尚平是十几天来座舰上唯一没晕船没呕吐过的明人,不仅如此,她总能甩开侍卫和宫女,窜进水兵舱东瞅西瞅,还拿金馃子与水兵们换了一大堆肥皂、香烟、毛巾诸如此类的小玩艺,以至于军纪官不得不下达命令:任何人不得再拿军需品做交换,所有金馃子一律上缴。


……




“各炮位换装榴霰弹,五发急速射,开始!”石志奇下达演习命令。


伴随命令,立春号左舷舰炮发出怒吼依次打响,出膛的炮弹飞向远方舥船。为增强视觉冲击力,好大喜功的石少将命部下提前在几艘靶船上放置了成桶的黑火药和油脂,被击中后,靶船立即燃起冲天大火,随即殉爆。巨大的爆炸加上炮弹击起的冲天水柱,真是赚足了眼球。





王德化咽了口唾沫。


被接上旗舰后,已经因为晕船而吐脱了力的王德化不得不强打精神,应付髡人热情的欢迎仪式和各种活动,在婉言谢绝了髡人提出的“水兵与宫女联谊”的请求后,便被邀请观摩这场实弹射击演习。王德化自然知道这是髡人在有意炫耀武力,可仍然被震撼的股战筋麻,尽管见过京营操练也看过神机营的火炮发射,但那种蕞尔小炮又怎能和大口径舰炮的发射效果相比呢?


回到自己的舱室后,澳宋组织了专门医疗小组给王德化进行了一次系统检查,已经见惯了髡人花招的王德化躺在床上,任由戴着白口罩的澳宋女医官测量血压、心跳,还抽了一管子血,并被要求只穿亵衣,用听诊器检查心肺功能。


“请张开嘴。”一名戴着口罩的女医官命令道。


王德化听话的张开嘴


“深度龋齿两颗,可见龋洞,建议拔除,牙齿结石严重,建议清洗。”女医官说道。旁边的护士刷刷刷在病历上记录。


“血压偏高,心跳也过快,血液化验显示是血糖偏低了——是不是晕船吃不下东西?”


“嗯嗯”王德化频频点头。


“那可不成,尽量逼自己吃些东西。”说完她又转向护士:“注射50%葡萄糖。”


“脱裤子,检查内脏和泌尿系统情况。”女医官再次命令。


王德化 :“啊?……”


打完葡萄糖后,王德化跌跌撞撞自床上爬起,拿起毛笔,尽一个皇帝耳目的本份:


“……髡人水师严整,船行海上自有一套森严章法,彩旗串挂以做联络,臣难明其理……臣观髡船舰炮,皆内置舱中,隐于两侧水线之上,遇战则撤掉挡板,以露炮口……火光冲天,浓烟蔽日,挡者披靡……髡人喜生食,所捕鲜鱼皆当场切割,沾以芥辣,大快朵颐,如同野人……髡人医官问诊不分男女,亦无廉耻可言,臣慌恐无措……”


可以说今天的大明朝廷,王德化已然是少有的“澳宋问题专家”了。





“哎哟娘哎!”坐了一个多月船后,多铎已明显不适应陆地了,刚下船便腿脚打晃,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多尔衮也脸色苍白,他用配刀拄地,才勉强没有摔倒。


早已经迎候在码头上的外务部副相司凯德,站在一群澳宋官员前面,身着凉爽的亚麻衬衫,正没羞没臊的盯着几位刚上岸的海女流口水 ,见此情景赶紧迎上去,伸手搀扶多铎,多尔衮连忙道谢,双方见礼。


后金使团的海上里程较明廷船队为长,但多尔衮一行出发的早,也就早到了近十天时间。他们虽然不乏行船经历,可毕竟没有在海上呆过这么久,尽管澳宋对其多加照拂,尽可能为其提供优渥条件,多数使团成员还是因为晕船而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由于淡水缺乏,中间也只洗过一次澡,一路南行越来越热,对此使团亦未有预料,几人身上的毛皮衣物已散发出阵阵酸臭。


司凯德皱了皱鼻子,考虑了一下是把他们迎接至贵宾馆还是直接扔到净化营,便开口说道:“贵使千里颠簸且旅途劳顿,加上琼州气候炎热,不如先休息几日,待身体康复,再议国事如何?”


多尔衮点点头,抱拳行礼道:“客随主便,有劳了。”


于是一行人等座上码头的小火车,“呜”地一声长鸣,拉起一溜黑烟绝尘而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