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圣骑士 / 临高启明 / 今始为君开 (17)半是凌虐半狂癫

0 0

   

今始为君开 (17)半是凌虐半狂癫

2017-08-14  屠龙圣骑士


感谢 孤狼独在 精彩朗读同人

今始为君开 17 半是凌虐半狂癫

来自临高启明

16:06




上届全体大会上,司凯德由于被批“一贯在对外交往战线上执行投降主义路线”而竞选外务相失败,最终这一职务落到了何影的头上,同时何影继续兼任“宗教事务官”。


全体大会召开在即,司凯德将代表外务部做重要发言,并可能接受元老院质询。这几日,外务部、连同因为“诸神计划”而与外务部勾结在一起的经济产业省的元老们,下班之后就聚集在他家中,以各种刁钻古怪的提问来锤炼他的随机应变和演讲能力。所以他就想着先准备好全体大会上的发言,至于和后金使团如何谈判,等政务院拿出个章程再说。


安顿好多尔衮一行,司凯德回到办公室,泡上茶,找出纸笔,在纸上列出“单良”、“孙立”等几个刺头的名字,一边想象着他们将可能提出什么问题,自己应该如何应对,一边闭目养神。


没一会,外务相何影进来了,看到司凯德后一脸抱歉的说:“老司啊,实在对不住,恐怕明天就得和后金接触了。”


“这么急?”司凯德一下从椅子上直起腰:“政务院有章程了?”


“黄骅的‘’北方计划’全票通过,整体并入‘诸神计划’中。”何影拿起司凯德的茶怀喝了一口,“呸”地吐出一根茶梗:“所涉及的条款也比原来更复杂,政务院对北方计划很重视,不想让后金无限期拖下去,因此时间限定在三个月。政务院的意思是我们外务部要尽早接触,摸摸他们的底,然后尽快把他们撵走。”


“这样啊……但这个度怎么把握?”


“政务院同意把我们同明廷的协议透露给他们,反正他们早晚也会知道。就是要把握两点原则,一是要最大程度为‘诸神计划’留出空间、打开通道,二是保证“大陆均衡”这个核心政策不动摇。开始时不妨苛刻一点,谈不下去的话政务院组团和他们谈。”


开发鸭绿江下游丹东的“北方计划”,是负责对金贸易的黄骅率先提出来的。随着广东攻略完成,整体趋势上,对后金的贸易额在澳宋整体贸易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小,这让黄骅非常焦虑,黄元老急切盼望着能凭借更大的作为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北方计划”的内容是以租借或占领鸭绿江下游丹东地区和旅顺为前提,具体包括:    


    1.利用水运的便利,开发流域内丰富的木材资源,特别是可做船材的榉木,用以发展造船业。


    2.利用丹东富产浅层铜富矿且近海的便利条件,通过铜产品的深加工,为澳宋未来的电子工业打下基础。


    3.由于河运的便利,未来攻略东北时可以利用鸭绿江直接把兵力投送到吉林。


    4.后金靠掠夺积累了大量白银,但本身商品经济不发达,民生不足,造成物价腾贵。澳宋在东北建立工厂,产品市场前景广阔


    5.就近消化贸易人口。


    6.租借旅顺后,设立北海舰队分基地,更方便控制中国北方沿海一线,而且夏季在辽东湾自海州(海城)登陆后,换内河船沿浑河向上游进攻,能直达盛京(沈阳)。攻下盛京之后,沿着浑河继续向上,进入支流苏子河后就能直达赫图阿拉,直接抄了八旗的老窝。


    ………



      




话说多尔衮一行二十几人住进贵宾馆,自有宾馆方安排洗浴食宿。虽说这一行人等个个都是杀人如麻性如豺狼的主,亲手结果的人命加起来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可见了临高的花花世界还是拘束的不得了。他们先是被收走全部行李,说是什么拿去“消毒”,接着安排洗浴,衣服也被收走清洗。一干人足足换了三池子水,这水才见了清亮。中间一队搓澡工进来搓泥,还把多铎给搓急了,“汉狗”二字喊出一半,被多尔衮一巴掌给抽了回去。


浴室里那一直铺到房顶的瑰丽瓷砖、巨大华美的落地镜、泡沫丰富香气扑鼻的肥皂、一摁就出热水的沐浴,还有美味可口的热带水果,都给他们留下了毕生难忘的美好印象。


洗完澡,换上柔软宽松的浴袍,又被引至餐厅吃自助餐,没有酒但格瓦斯可劲造。这帮人身体底子也好,快速克服了长期海上生活带来的不适感,吃了个晕天黑地。


“大哥”多铎问多尔衮:“怎么这驿馆之中连个女人也没有?”


“闭嘴!”多尔衮骂道:“这几天都给我憋着点,说话也要小心,这里不比老家,不要节外生枝。”



第二天一早,当司凯德来到贵宾馆时,发现后金使团一半的人都拉稀拉的卧床不起,连忙联系医院派医疗队前来诊治。


“我大金皇帝遣我等前来,是想询问贵方是否已与明廷定好条约,欲与我大金为敌。”脸色腊白的多尔衮斜倚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问。


“是已经签订协议,我澳宋已接受大明招安和亲,不日明廷特使便将到来。”司凯德平静的回答:“但却并未订立攻守盟约,我澳宋以工商立国,不会轻启战端胡乱树敌,这点请贵使放心。”


“你们两家谈和,我大金亦无话可讲。但盼澳宋看在贵我两方素来和睦的份上,莫使明人借机强大,致我八旗生民涂炭。”


“贵使请放宽心,我澳宋决不会偏心任何一方,我方亦希望与大金扩大商贸往来。这里有我方重拟宋金商务条款草案,还请贵使过目。”


倒不是澳宋成心拿与明朝的协议去敲后金的竹扛。广东当下的人口数量约七百万左右,如果算上未来经济所能辐射到的福建、湖南、贵州、云南等地,人口将超过一千万,劳动力和兵源已不再捉襟见肘,这样的话在广东攻略完成后,辽东的人口交易也就形同鸡肋。海南时期,澳宋通过购买人口、人参皮毛,以及外销自产工业品和倒卖江南特产棉布、茶叶等方式与后金建立经济往来,每年所获纯利不过三万两上下。随着澳宋海军向南进击马六甲,向东北凿穿对马海峡,畅行于日本海,宋金贸易在澳宋经济体中所占比重将越来越小,这还没算上宋明媾合后那深不见底的市场空间。如此一来,你大金要想保持原有的经济比重,不让澳宋全面倒向大明,自然就要付出比以往更大的对价了。


多尔衮此行前根本没想过签什么经济条约,但当澳宋提出经济比重问题时,也不由不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于是接过观看,谁知刚浏览了前两条,脸登时便绿了:


    “一、参照在大明设置租界之价格,澳宋在鸭绿江下游租借土地,大金向澳宋开放鸭绿江上下游木材采伐权。


    二、大金向澳宋开放租界区内之采矿权。


    三、澳宋租借原明金州卫土地。”


    …


      



“你们,你们……这样的条款我怎敢答应!”饶是多尔衮这样能征惯战之人,也惊的全身发起抖来。就说这第一条:万历时,后金第一次下定边策,鸭绿江沿岸人口内迁,禁止耕伐渔猎,而且不久前皇太极还和多尔衮商量,准备在此地垒坝掘壕,插柳戍边。所以澳宋的这个条款,等于是要后金更改国策了。


“我澳宋亦知此条约关系重大,非贵使一言可决,故愿与大金反复磋商。磋商期间,我方愿提前执行五、六条之规定,以优惠价格,向贵方提供部份火器粮食,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希望不要拖的太久,我方愿遣特使与贵使同返大金,共议通商大计,缔约时限当以三月为宜。至于我方演习误击旅顺城墙、至贵方伤亡一事,本人代表澳宋元老院致以诚挚歉意,并愿就赔偿一事与贵方协商。”


多尔衮道:“澳宋愿遣使辽东,我大金自是欢迎,只是这三月之期……”话未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叫和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护士撞开门边哭边喊:“首长,您快去看看!他们,他们……哇!”


司凯德心说“坏了”,多尔衮心道“罢了”,二人几乎同时启动,一起向后院使团住宿区跑去。


待二人跑进驿馆时,只见澳宋使馆卫队已将此地包围,步枪挂上刺刀,正准备冲锋,一个军官正挥舞手枪大声警告:“快闪开!否则我们开枪了!”那边厢,后金使团已钢刀在手,列队完毕,身后屋中正传来女人的尖叫啼哭。


一个摆牙喇见多尔衮跑过来,连忙上前行礼道:“王爷,他们……”


话音未落,就被多尔衮飞起一脚踹在胸口,人立马横飞了出去。多尔衮脚下不停,紧跑几步踢开房门,司凯德也跟了过去。


就见房中地上躺着一名女护士,毫无动静,不知死活。一个留着金钱鼠尾的后金侍卫已脱的精赤条条,正在床上撕扯另一名女护士,那护士上衣已经被扯成寸缕,边哭边蹬,拼死反抗。见此情景,多尔衮肺都气炸了,心说我等不远万里而来,屁还没谈出来,全部心力就要毁在你这混蛋手中,当下便冲过去,揪这那名摆牙喇的辫子把他拽到地上,一顿拳打脚踢。


见是多尔衮,这名摆牙喇方才想到自己闯了大祸,也不敢求饶,只是抱住头任由多尔衮踢打。


司凯德这个后悔啊,本来自己担心后金使团惹事,驿馆的服务员提前都换成男人,千算万算就没想到派来治腹泻的医疗队里有女护士。当下命人扶起床上的护士,披衣送走,又查看地上伤者的情况,只见她半边脸已肿起老高,所幸只是被打晕,生命体征还算稳定。


处理完这些,司凯德直起腰,看到已累的气喘吁吁的多尔衮正一脸歉意的迎上来,似要出口致歉。司凯德摆手制止,冷笑道:“敝人自问我澳宋并无礼节亏缺之处,何故遭贵使团如此羞辱?莫非当我澳宋似弱明那般可欺嘛?”当下转身对使馆卫队军官杀气腾腾地说道:“包围使团区,除饮食供应外,其余人等一概不得进出,有违反者格杀勿论!”


言罢,扬长而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