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圣骑士 / 临高启明 / 今始为君开(21)国蹙难免多周旋

0 0

   

今始为君开(21)国蹙难免多周旋

2017-08-14  屠龙圣骑士


感谢 孤狼独在 精彩朗读同人

今始为君开21 国蹙难免多周旋

来自临高启明

16:29






此时的北京可能已经大雪掩城,而海南临高却是一年中最好的日子,海风习习,凉爽怡人。

在 海上那段艰难的日子里,王德化经历了晕船的痛苦、领略了女大夫嘲讽的眼神、也感觉到了澳宋借演习释放的有意无意的羞辱,以及高烧腹泻带来的濒死感。他甚至 因为担心自己会被澳宋扣留而从病榻上爬起,准备给崇祯写信以铭自己誓当“海上苏武”的心迹,不过想了想就算了:自己不过是个宦人,崇祯也不是个念旧的主 上,何必自做多情呢?

伴随着凄凉的心境,使团船队在百图港码头靠岸了。

曾经服侍过王德化、后留在海南潜心学医,并最终成为百仞医院院长的林清凉,在回忆录里曾谈到明使团第一次出访澳宋时的情景:

“…… 我们所有人在海上就被采好血样,并由快船提前送至临高化验,但是毕竟人太多了,所以即便船已靠岸,我们还是又等了半个月,待血液化验完成后才允许全部上 岸。这半个月里,元老院对滞留人员照顾有嘉,饮食供应充足,可我们当时缺乏卫生常识,所以尽管每天都有垃圾船前来收集垃圾,百图港最终还是扔满了船上丢弃 的生活垃圾——这就是百图港又被称为乐色港的由来……”


接待王德化的是国务卿马千瞩和外务相何影,对于接待规格,政务院一开始定 的比较高,比如主席和国务卿亲迎、放礼炮、组织归化民夹道欢迎等,但为此就发生了比较激烈的争论。鹰派认为,过高的规格是对澳宋的自我矮化,我们今天都能 截断明廷的漕运,用得着这么低三下四嘛?再一个派归化民去欢迎,万一给他们造成身份认知偏差怎么办?

鸽派则认为,招安和亲的根本目的是利用明朝的合法性,以和平手段攫取最大经济利益,相比这些,满足一下明廷的虚荣心不算什么。至于归化民的引导问题就更可笑了,大家忘了自己从哪穿来的嘛?宣传这东西不都成套路了嘛?真该为你们的智商浮一大白。

既然和平大计已定,政务院也不想看到无谓的争执,出于协调元老院各派言论倾向的打算,最终确定了“低规格高标准”的接待原则,同时让宣传部门加大政策的宣传解释力度,这才堵住了那些对自己统治能力没有信心的元老们的嘴。

可 王德化哪知道这些,他原以为以自己前期对双方和谈做出的贡献,以及现在招安天使的身份,虽不至于黄土垫道、净水泼街吧,至少我大明招安天使的仪仗要打出来 吧,你澳宋元老们得哥俩好全来到才成吧,可看着码头之上,除了稀稀拉拉几个人,外围全是刺刀闪耀、昂首挺胸的澳宋士兵,隐隐还透着股肃杀之气,心情就变得 有些烦燥和气愤了。再加上又被告知说:使团为等待检疫结果,必须分批下船时,王德化这脸色可就“刷”一下拉了下来。

“王公公一路辛苦了,海上艰难,我亦深有体会。”马千瞩热情的迎上去,向王德化伸出手来。

“这 位是马国务卿”,随行的澳宋连络官员介绍道。澳宋的起座行止,王德化早已通过冷凝云那知晓不少,再加船上澳宋联络官的絮絮叨叨,所以握手礼他是知道的,只 是难掩心中不快,便将左手背于身后,伸出袖中右手相握,嘴角牵动一下:“马大人,久仰了。”随即马千瞩向王德化一一介绍何影等一班元老。对于其他人,王德 化除了握下手外根本就不假辞色。


吴南川夹在第二批人之中下了船,随即被几个穿白大褂的澳宋医生拦住登记。

“姓名?”一个拿着纸笔的大夫问道。

“吴南川”

“年龄?”

“二十有五”

“性别……哦,算了。吴南川先生,我们抱歉的通知您,由于您是伤寒杆菌携带者,根据临高进出境管理条例,我们将对您进行隔离治疗……”

“搞错了吧你们,我不是什么杆军,我是锦衣卫侍卫亲军!”

大夫:“……那好吧,请您先上车。”

按吴南川原来的脾气,断不会受人如此指使,只是当初王启年曾提醒他:“大丈夫立于世间,守得规矩,知道敬畏,才不会失却本心,乱了方寸。”吴南川对此话深以为然。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最近脸上的神经疼痛越来越频繁,而当初叶孟言赠送的阿斯匹林已经吃完了。


这 边厢,王德化已被引领至小火车旁准备上车。“这就是火轮车啊,不就是一个装轮子的大铁坨子嘛?”,王德化心道。看到车厢离地面有些距离,自己迈上去恐怕费 些劲,不禁皱眉头咳嗽了一声,旁边随侍的太监也是好眼色,叫道:“清凉!给公公垫脚。”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太监答应一声,小跑过来,往车厢下的地毯上一趴, 王德化踩在他后背上,旁边人扶着,上了车厢。

“唉我去,真开了眼了喂!”众元老面面相觑。

小火车长鸣一声,缓慢开动起来,速度不快而且比马车平稳,咣当咣当晃得王德化很舒服。车厢内经过装修但并不奢华,朴实素净,唯一的亮色是厢壁上插着的鲜花。

“王公公一路辛苦,可是第一次座这么远的海船吧?”马千瞩问道,没承想却触到王德化的痛脚,让他一下想起海上的种种不堪来,当下自鼻中哼了一声道:“实难消受!”便再无下文。

这 就有点尴尬了,天使架子大马千瞩倒能理解,不过必须现在就把后面的程序交待好,下了车怎么安排迎接仪式,还包括后几天的行程等,你拉这么长一张驴脸让我怎 么接话?正在打腹稿,只见一名芳草地临时调来的女学生端了茶进来,刚才当人肉垫板的那位叫林清凉的小太监连忙接过一杯,要递给王德化,无巧不巧的,火车突 然拉了声长笛“呜……”,林清凉吓的手一抖,一杯茶全泼在王德化腿上。

王德化“嗷”一嗓子就跳了起来,抬手就给了林清凉一个大嘴巴。其实 茶是温茶,烫不到人,但王德化憋了许久的坏心情终于在此时被点燃,指着林清凉道:“掌嘴!给我掌嘴!”边上侍奉的太监照着林清凉膝盖弯就是一脚,就见林清 凉“扑通”跪在地上,太监一撸袖子,冲着吓傻了的林清凉左右开弓抽起耳光。

政务院事先有过预判:毕竟双方体制文化差异太大,明人处理自己的事情,澳宋尽量不要插手,对此还专门嘱咐过护航舰队,并且当做纪律贯彻到海军。可这么搞就有点不象话了,即便对明人来说,当着客人的面殴打自己的奴仆也是不礼貌的行为,况且你还是国使。

马千瞩和何影赶忙起身劝解,又拿出随身手绢给林清凉擦拭嘴角的血迹。见澳宋官员拉架,掌嘴的太监就不好再打下去了,求助的望向王德化。“罢了!”王德化摆摆手,看起窗外的风景来。

按 照事先安排,下火车时间,大概在早上九点左右,休息到午饭后便展开正式的欢迎仪式:首先观摩“大明澳宋行在陆海军仪仗队”操演,然后在临高大礼堂举行“大 明与澳宋条约批准生效”仪式,接着是盛大晚宴。王德化也有意思,听马千瞩介绍流程时一言不发,等马千瞩眉飞色舞的说完之后,却道自己旅途劳累,想先休息两 日。把一班元老鼻子都气歪了,没办法,总不能把他绑到仪式现场吧,只好暂时取消了。


晚上,政务员在百仞城会议大厅召开了紧急会议。

每 位参会人员的面前都摆放着两份报告,一份由兰度从马尼拉发来,报告中说近期西班牙驻马尼拉总督府内部,主战派逐步占据上风,甚至有人提出了西班牙应与葡萄 牙合谋截断澳宋东南亚商路的提议,一些地区已经出现了当地土人针对华侨的谋杀、强奸和侵产事件,背后有总督府主战派的影子。另一份报告是由东南亚航线护航 舰只发来的,说最近西班牙军舰对澳宋海军的挑衅迹象越来越明显,经常驶近危险距离内,但能够在警告后离开。澳宋海军一直保持克制,双方未发生冲突。

“我认为,现在就对菲律宾采取行动,是不是为时过早?”参谋长席亚洲说道。刚才还在吵吵嚷嚷的急战派和缓战派,听这话就不争了,毕竟涉及到军事行动,军方比他们更有发言权。

“主 要是海军护航任务还没有完成,分散了部份力量,再一个对明协议没有落实,广东方面牵扯了陆军不少精力。我的主张是要么不打,要打就集中力量把他们彻底打 残,占领菲律宾。所以这个问题上我同意何外相的意见,再等一等。”军事上不表现出太多激进,以及及时找保守派文官站队,是席元老在政务院保持话语地位的两 大法宝。

“我说两句吧”见大伙的发言热情消退,王洛宾准备提纲挈领的定一个调子:“我也认为现在发动战争的时机还不成熟,为什么?如果我们现在出面,介入太轻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介入过重又变成了借题发挥,不利于我们抢占道德制高点。”

1603 年,在西班牙人的支持下,菲律宾曾发生过针对华侨的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共计有2万名华侨死在当地土著手中。刚完成“三大征”的万历震怒,欲出兵惩戒,但由 于国力不济,最终不了了之。所以听王洛宾说到这里,那些持立刻动武态度的人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了,心话您这意思是不是等大屠杀发生再动手?心可够黑的啊。

“当 然,针对西班牙的挑衅行为,我们也不能无动于衷。”王洛宾接着说道:“我的建议是,兰度凭借业已建立起来的关系,游说菲律宾总督府,尽量拖延事态进一步恶 化的时间,减缓其程度。我方即刻向西班牙总督发出外交照会,并派遣难民船撤侨,财产什么的无所谓,只要人在什么都不怕。实在不愿意走的,发放自卫武器。明 廷这边我们找合适时机通报此事,逼他们尽快表态。”这个提议比较稳妥,赢得了与会者的一致赞同。

最后,王洛宾谈到了明使团的问题 :“明使团耍小性子打乱了安排,这个可以理解,希望各部门不要松懈,弦还是要绷紧。鉴于宴会准备的食物无法长时间保存,今天晚上的宵夜我请了,咱们吃大盘子去!散会吧!”

“好!”众元老欢呼声一片。

就在这时,一名女秘书敲门进来,慌慌张张的报告:“首长,不好了!明使团……明使团杀人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