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hz49 / 学习针灸 / 治疗颈肩腰腿痛30年不传之针灸绝技

分享

   

治疗颈肩腰腿痛30年不传之针灸绝技

2017-08-17  dlhz49


按:安徽张显臣医师研究、运用手三针、足针治疗颈肩腰腿和三叉神经痛等疑难痛症近 30 年,其收效之神速,效果之确切,可谓是:入针即效,拨针即愈。从众多的颈肩腰腿痛、 三叉神经痛、顽固性头痛、牙痛等症的治疗观察中,大多能 1~2 分钟之内收到显效或治愈。 因为这些病很常见,所以特转帖给各位针灸爱好者参考! 手三针是:后溪、中渚、间谷(张医师发现的一个新穴,位于手阳明大肠经之三间与合谷两穴连线之中点。它的适应症是,凡三间、合谷两穴的适应症均是其适应症。尤其对颈 肩肘臂指部的疼痛麻木,疗效甚为突出) 。足三针是:冲、庭、足临泣。 颈肩腰腿痛的发病原因比较复杂,有的也查不出发病原因,甚至用 CT、核磁共振等先进 的检查手段也查不出病因。找不出原因不等于没有病。笔者认为,只要是人 休自身感到疼 痛或不适,即是身体发生了疾病。中医是辨证施治,找不出原因不等于不能治。就笔者的体 会,手三针、足三针对 90%以上的颈肩腰腿痛有突出的疗 效,对三叉神经痛、肋间神经痛、 头痛、牙痛的疗效尤为突出。不过有一小部分的颈肩腰腿痛用手三针、足三针治疗效果却并 不确切,这里所说的疗效确切是指治愈 或基本上治愈,效果不确切,不等于没有疗效。比 如服止痛药, 痛了就吃, 药力散去又痛, 能说止痛药无效?可以说止痛药有效, 只能止止痛, 而消除不了病因。手 三针、足三针对颈肩腰腿痛止痛效果是理想的,应当说这也是疗效。 手三针、足三针的具体手法 手法问题,包括针前准备、刺入、行针得气、出针等几个具体的程序。 1、针前准备,针手三针时,要向患者讲明,解除其紧张心情,对从未刺灸过的人,更要 说明,不痛,几秒钟便可基本解决问题。患者握成虎拳,稍松弛一点;拳头 过紧,进针不 畅利,不仅会加重疼痛,疗效也不好;太松了针感差,收效相对亦差。待患者握成拳头后, 术者用筷子粗细的小棍,从虎口的一侧轻轻穿过尺侧即为合 适的握拳。 2、穴位常规消毒后,医生的右拇、食指摄紧针体的锋端,使针尖露 1~1.5 厘米,先以 左手拇指端稍用力向穴位点按即提起,右手之针迅疾刺入,后溪、间谷均垂直刺入,中渚倾 斜 30 度刺入,足三针均倾斜 30 度刺入。 3、行针得气。针体刺入到一定的深度后,医生右手拇、食、中三指摄住针柄迅疾提针到 皮下,又快如飞箭一样完成另两穴的行针路线,针感即至。 4、行针得气后,医生松开持摄针柄的右手指,令患者活动,如颈痛,做摇头、勾头、后 仰;肩臂肘痛,做手臂的各种活动,腰痛,做弯腰、侧弯等动作;腿痛做腿 的各种活动, 等等。一般是行针得气后疼痛即减轻甚或消失。待活动到痛的姿势时,令患者停止活动,并 保持痛的姿势,医生把针或提或左右轻旋,问是否减轻或消 失,当一个痛的姿势消失,还 令其活动寻找疼痛的姿势。从行针得气到患者活动找疼痛的姿势,到收效出针一般是 1~2 分钟。如一针即生效止痛,一针即可;如一 针疗效不显著,可再取一穴. 5、取穴原则 手三针、足三针有其一定的取穴原则,一是以经络的循行线路进行取穴,即循经取穴, 二是经验取穴。 一般的讲,巅顶痛、颈椎病、手颤抖、大小臂拘急、脊背痛、腰脊痛、尾骨痛、急性腰 痛、扭伤、三叉神经痛、牙痛等手太阳经和督脉经的病痛,取后溪(后溪通于 督脉) 。肩前 痛、肘痛,大、小臂桡侧痛麻,拇食指痛麻、牙痛等,取间谷。大小臂麻木疼痛、手指振颤、 握物无力、肘痛等,取中渚。如肩周炎及肩前后的病痛, 可三针同取,亦可以间谷为主配 中渚,或配后溪,总之应以疗效既好取穴又少为宜。 手三针、足三针是以手三针为主,足三针为辅。本文所涉及的病症,往往取手三针即可 治愈,但在不少情况下,特别是腰腿痛足(月付)足趾麻痹肿痛等,足三针是必用之穴。足 三针以足临泣为主穴。后面所治病例,对取穴甚有帮助,可供参阅。


七、病例 本文所列举的 27 个病例,大多数是经过中西医诊断治疗而收效不理想,经用手三针、足三 针治疗而很快收效和治愈者。举出这么多的病例,一方面是为了说明手三 针和足三针的疗 效神速而确切; 另一方面是为了让读者明确并掌握住什么样的颈肩腰腿痛用手三针、 足三针 治疗才能收到明显的治疗效果,这实际上就是手三针、足 三针的适应症问题。 (一)颈椎病 1、周 xx,男,45 岁,安徽省淮南市城乡建设开发公司经理,1988 年 11 月求治。患者颈部 僵痛伴两肩疼痛 5 个月,拍片示第 5-7 颈椎增生,经中西医治 疗收效甚微。检查:颈部僵 硬,左右旋转约 15 度,前屈 30 度,后伸 30 度,两肩活动疼痛。取双侧后溪。先针左侧, 迅疾进针成“↑”形,患者立即感到有一股 气流从左臂冲过颈部直到上脊背;再针右后溪,颈 脖即可左右旋转,前屈、后伸仍有点僵痛,但较针前减轻大半。令其带针活动两臂,肩痛锐 减,患者高兴地讲: “神了,神了,几个月来又是推拿又是悬吊,封闭、吃药,颈子老是硬 痛硬痛的,现在真好多了。”日针一次,10 次而愈。1994 年 4 月 13 日,笔者在合肥与 周先 生相遇,自述 6 年来一直未复发。 2、林 xx,男,50 岁,广州市供电局干部,1989 年元月求治。自述头痛,头昏,颈部僵痛 半年,近两个月来,逐渐加重,每天去医院悬吊 1 个小时,并打过 两次封闭,服过芬布芬、 消炎痛及中药,但均只能缓解一时。患者面色红润,身体健壮,别无他病。查:左旋 20 度, 右旋 15 度, 前屈 15 度, 后伸 15 度, 若再 用力加强其活动角度即痛不可忍。 当即取双后溪, 行针得气后,颈部活动疼痛顿失大半,头痛立解。二诊时,患者自述针后症状消失,颈部活 动已基本不痛。共针 3 次而愈,随访 6 个月,一直正常。 3、谢 xx,男,62 岁,安徽省临泉县税务局离休干部,1987 年 9 月求治。患者于 3 个月前 开始颈左侧、右肩、右臂及手指隐隐痛麻,时有时无,时轻时艰, 后来逐渐加重,疼痛剧 烈时如刀割电击,夜间尤甚,常常终夜难眠。经拍片示第 5~第 7 颈椎两侧有骨质增生,诊 为神经根型颈椎病,多方治疗收效甚微。患者面色 憔悴,不住呻吟,时时用左手掐捏右臂。 检查:颈部活动尚可,唯姿势稍有不适,右臂就阵阵窜痛,令其旋肩举手,当手臂后旋时一 阵剧痛,立即蹲下,出了一身冷 汗。即给刺后溪、中渚,行针得气后疼痛立刻缓解,再令 其自己摇头、活动右臂,痛减过半。第二天下午二诊时,自述夜间虽痛但可以忍受住并能入 睡,又针右侧手 三针。后每日一次,针 7 次后已不再痛,又针 3 次而愈,7 年未复发。 4、庄某,男,52 岁,干部,安徽省临泉县城内人,1987 年 9 月求治。自述 2 年前感到颈右 侧、右肩痛,常落枕但可不医而愈。后来逐渐加重,1987 年 5 月的一天早晨颈部突然僵痛, 一动也不能动,继而右臂亦痛:注院治疗两个月稍为缓解,而颈部僵痛伴右指麻痹一直未能 消失,经针手三针 10 次而愈。 5、杜某,男,40 岁, 《深圳特区报》 ,总编室主任,颈部僵痛,脸扭向左侧一个多月,稍稍 一动即痛,多方治疗无效,1992 年 12 月底由《深圳商报》两位 记者陪同求治。先对其左 后溪扎了一针, 颈部立即可以左右活动; 又扎右后溪一针, 头前屈后伸, 左右摆动不再疼痛, 于是高兴地说道:“一个月来推拿按摩、扎针 吊颈吃药,一直无效,可痛苦了,这一下不到 两分钟就好了,真是神针。”为了巩固疗效又针两次,10 个月后回访,无异常。 (二)肩痛 肩痛的病因有多种:有因风寒湿阻闭经络者,有因肩部软组织急慢性炎症者,有劳损者,有 外伤者,有扭挫者等; 凡此种种, 手三针均可以治疗, 而且收效显著。 如仅仅是活动时疼痛, 无粘连者或虽有粘连而较轻微者,常常针一两次即愈,兹举数例如下: 6、张某,男,60 岁,安徽合肥市人,1985 年 5 月求治。 (本例 1985 年 11 月 12 日《合肥晚 报》以“骨质增生患者的佳音”进行过专题报道) 。

患者自述右肩疼痛 6 个月,上举外展疼痛加剧。查肩后及肩峰压痛明显。即针间谷、中渚, 行针得气后令其带针活动,疼痛顿失,怎么活动也不再疼痛,到当年 10 月回访,近半年来 未复发。 7、张某,女,51 岁,合肥市人,1985 年 6 月求治。自述左肩疼痛 5 个月,逐渐加重,因受 风引起,夜间更甚,刮风下雨天气均明显加剧,打过封闭、电疗、 推拿、服止痛药物,但 只能缓解三两天,常常夜间难眠,叫爱人给掐按叩击以止痛,查压痛点不甚明确,活动明显 受限,脱衣服也困难。给针左手三针,行针得气后 令其带针活动寻找痛点,起针后令其脱 衣穿衣,动作已比较顺利。隔日针 l 次,共 5 次而愈。 8、刘某,女,50 岁,浙江宁波市人,1988 年 5 月求治。自述 1987 年 12 月左肩因扭伤后开 始疼痛,认为过几天会逐渐好转而未能治疗。随着天气变冷而 疼痛逐渐加重;曾打过封闭 2 次,并按摩过一个多月,未见明显疗效反而逐渐加重。查:肩峰下滑囊处压痛明显,肩胛 内侧及下侧均有压痛,肩关节外旋外展受限, 即针间谷、中渚二穴,带针令其活动,疼痛 明显减轻,隔日 1 次,共针 5 次而愈。 9、赵某,男,29 岁,电工,合肥市人,1985 年 6 月求治。自述同年 3 月与朋友嬉戏,被强 力将右臂扭向身背后,从此右肩开始肿胀疼痛;曾打过封闭、理 疗、按摩并服过消炎止痛 药,但不能消肿止痛,稍有劳累肿胀疼痛便会加重。查:右肩峰、三角肌、右肩胛外侧压痛, 轻度肿胀,不发热,不红,活动疼痛,但上 举、前伸、外旋、外展基本正常。给针中渚、 间谷,带针活动疼痛减轻。隔日 1 次,针 3 次后右肩肿胀消失,共针 7 次而愈。到 8 月 16 日陪友人去笔者处治疗颈椎 病,自述针后一直很好,再干活也不觉疼痛。 (四)肘痛 肘关节的疼痛或肿胀,多与劳损、外伤和风寒湿热之邪侵袭有关。西医的网球肘等属于肘关 节疼痛的范畴。用手三针治疗效果甚佳。 10、钱某,女,37 岁,蚌埠铁路局职工,1988 年 10 月求治,主诉:右肘疼痛肿胀 3 个月, 因提物扭伤引起。开始只是隐隐作痛,不以为意。后又因伸右手 进入砖垒的台子下面掏拿 东西时不慎再次扭伤,不久右肘肿胀起来疼痛也越来越重。曾用过活血膏、针灸、消炎痛等 进行过治疗,但只能取效于一时。查右肘轻度漫 肿,握拳、提物 2 公斤,伸屈疼痛均可加 重,试让其把一只装满水的塑料壳水瓶举起而不能够完成。针中渚、间谷,出针后再令举一 只水瓶,即可顺利举起,第二天 又来治疗时,肿痛均减,先让举水瓶亦能举起,又针中渚、 间谷、曲池,曲池穴行针成“↑”形,嘱 3 日后再来。三诊时肿胀消失,各种活动基本正常, 又针中渚、 间谷而愈。 11、张某,女,42 岁,新加坡人,住深圳经商。自述,右肘疼痛 3 年,有外伤史。3 年来到 处治疗,花钱已近万元。见 1992 年 12 月 12 日《深圳商报》上 《三针见分晓―访老中医张 显臣》的专访报道后而于 12 月 20 日求治。检查右肱骨外上髁无肿胀,被动伸屈叫疼痛,握 拳伸直右臂作内外旋亦痛,令其拿诊桌上的 一只装满 500 毫升的葡萄糖水瓶而拿不起来, 按压右肱骨外上髁立即叫痛,诊为右肱骨外上髁炎。当即针间谷,进针 2 寸得气后提针至皮 下,以 15 度角再刺向合 谷外侧,提插旋转 3 次,令其带针活动并做针前不能做的动作,均 较顺利完成,起针后令其再拿那只瓶子,可以立即拿起,并举起瓶子上下左右数次,再令其 拿一只 装有大半瓶开水的水瓶,左手拿一只茶杯做个倒茶动作,也很快完成,嘱其过两日 再来。 二诊时, 自述疼痛减轻大半, 唯外上髁处压痛仍较明显, 知其外上髁处淤滞 较重, “久 痛必淤”;再针间谷如上法,另以圆利针拨肱骨外上髁,嘱过两日再来诊,两日后来时赞不 绝口,说症状均消失。 (五)手指麻木 12、钱某,女,38 岁,合肥市人,商店营业员,1985 年 4 月求治,自述右手五指麻木 2 年 半。以拇食二指尤甚,拿筷子夹菜常常失落或夹不住,曾打过 B1、B12,及服用扩张血管

类的西药和中成药丹参片、 大小活络丸等, 但疗效均不理想。 查颈椎活动正常, 无明显压痛, 右手五指指甲黯;自述右手怕冷,秋冬 用冷水洗衣服则症状加重。症属气虚血淤,阻滞手 指脉络,针间谷、中渚,间或加针后溪,针三穴后麻木减,隔 3 日针 1 次,共针 8 次而愈。 13、周某,男,32 岁,辽宁人,住宁波市,建筑工人。1988 年元日,笔者在宁波市开门诊 时求治。自述左手指麻胀,有时隐隐麻木疼痛,冬季或劳累时均可 使症状加重,用热水浸 泡可使症状减轻, 已 2 年。 近一个多月已不能再搞建筑。 心中甚优, 怕继续下去会引起残废。 查体无异常。针手三针配外关,隔日 l 次。针外 关时先直刺透内关,然后提针至皮下再以 30 度角先透向间使,而后再刺向腕关节,并令用艾条灸所刺过之穴位,每穴温灸 15~20 分 钟, 每早晚各灸 1 遍。 针两 次后自述感觉良好, 共针 12 次而愈。 用手三针治疗颈肩腰腿痛, 外关是常用的一个配穴。 (六)腰疼腿痛 14、黄某之母,花甲之年,黄某系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职工。1993 年 7 月,扶其母求治、 自述腰痛 20 天,原无任何不适感觉,于第二天起床时突然感到腰痛 而活动困难,20 天来 也曾治疗几次, 但虽有减轻而痛仍较重。 其腰脊僵硬, 弯腰及侧弯均不能, 压按痛点以腰 4~ 5 棘突点为明显。随即针右后溪,入针后即感原 痛点消失,立即可做弯腰、下蹲、起立和 侧身动作,即此一针而愈。 15、韦某,男,37 岁,深圳华强电子公司职工,1993 年 7 月 20 日由两人拖扶着进入笔者诊 室。自述 3 天前因提物不慎扭伤腰痛,任何一个腰部活动或咳嗽均痛苦难耐,问其痛点言以 腰 4~5 棘突之间右侧 3 厘米处为甚。随即针右中渚行针后立即恢复正常,自己高兴地走下 楼去。 16、黄某,女,住合肥市,某单位卫生所医生,其夫在安徽省电视台工作。1986 年夏笔 者去电视台,其夫讲黄某正患腰痛多日睡卧在家。晚饭后到其家,见黄 某躺卧在床,让其 起身,自述腰痛 10 余日,逐渐加重,以两侧为甚。让其伸出右手,即对中渚飞刺一针,行 针得气后出针,从进针到出针,约 10 余秒钟,黄某即 能翻身下床走动,其夫连口赞道:“神 针!神针!”不久即派记者到笔者门诊进行采访,并在省电视台新闻节目中播出。 17、张某,女,50 岁,合肥市人,某单位职工,1986 年患肺结核经笔者治愈后,又患肩 周炎亦被治愈,已是笔者的老病号了。1992 年 9 月,笔者住合肥 三孝口红旗饭店,张某腿 痛得不能下床,电话邀诊。我们走进张某的卧室,她只能在床上以笑意表示欢迎。自述半个 月来行动十分艰难,去医院两次亦无疗效,正想 住院治疗。问是否扭伤,回答说记不甚清 楚。 以往扭伤是发病急速, 此次是慢慢加重, 目下右腿像错了位一样不能抬动。 即针右后溪、 中渚,针后可以坐起。但右腿 仍痛,又针右足临泣,内庭,让其带针活动寻找疼痛的姿势 动作,一一进行矫正,不到 3 分钟,腰腿疼痛全消失。 18、凌某,女,58 岁,合肥市人,退休干部。1989 年 3 月 11 日,笔者去合肥,住安徽 饭店。当晚 9 点钟友人杨先生给我打电话说他的朋友凌某正患腰腿 痛,已卧床不起。于是 笔者在杨先生夫妇的陪同下去到凌宅。只见凌女士仰躺在床,两腿僵直,自述近来腰部经常 疼痛,但因工作繁忙实在无暇休息。以往腰痛剧时 曾多次去医院或住院治疗而渐缓,近几 天因坐车奔跑太多而使疼痛加剧。 午饭后在淮南市几个人扶上小车返合肥, 到家后腰腿疼痛 更是加剧,现在两腿一动也不能 了。知其因劳碌过度,腰椎间盘可能有后膨之患。于是在 其两足之临泣穴用三寸银针, 两手同时行针, 只听凌某禁不住叫了一声: 知其两腿经络已通, 随手出针,凌 某当即两腿一綣坐起身来,又翻身下床,活动一下腰部,高兴地说:“唉呀, 我好了,我真的好了!”她的爱人樊先生(蒋纬国先生的前侍卫长、四海同心会顾问) 也十 分称奇:“真神,真神,真太神了。”该例曾在 1993 年 5 月 5 日的《深圳商报》以《身怀绝 活的老中医》为题进行过专题报道。 (七)尾骨痛

19、谢某,男,40 岁,宁波市人。1988 年元月微循环学会莨菪类药物研究所所长杨国栋 先生请笔者在宁波市开设骨质增生专科门诊时求治。自述尾骨隐隐疼 痛 3 个多月,不能骑 自行车,不能坐硬处,曾打过一次封闭,仅维持一个星期不痛;之后疼痛逐渐加重,甚至不 能端坐了,就诊时只能侧身而坐。查尾骶处外形无 异,压痛明显。即针左右后溪,得气后 令其带针端坐已不再觉痛,令其爱人用手按压其原痛处亦不再痛。嘱隔日针 1 次。二诊时, 已基本不痛,并嘱其暂停骑自行车 一个月,又针一次而去。到 1988 年 5 月谢某陪朋友去治 腰椎骨质增生。据其自述,从针第二次后就未再痛,半个月后骑自行车也不觉有任何不适。 (八)腰椎骨质增生症 骨质增生是一种骨骼关节的退行性变化,是老年人的一种常见病和多发病,患者大多是 年龄 40 岁以上的人,又称骨关节炎。用手三针、足三针治颈、腰、足跟部骨 质增生,效果 比较理想,特别是消除疼痛和麻痹则疗效尤为突出;但大约有 1/3 的患者需要在针刺止疼后 同时配合其他疗法,如外敷家传秘方“消肿定痛膏”和内 服其他中药方。 20、殷某,男,40 多岁,宁波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干部,1988 年元月 21 日求治。当天上 午,天气晴和,患者盈门,宁波电视台的三位记者对笔者的手三针、 足三针的传说的奇效 抱着将信将疑的心理进行现场采访。 笔者在摄影机下不无紧张地给一个个患者进行着诊断和 治疗,其中给 10 多个颈肩腰腿痛患者进行了针刺; 如颈子僵痛多时不能活动者,腰不能前 弯后伸者,肩痛不能活动者,腿痛不能前踢后伸弯屈者,针刺后个个均能表演原所不能的动 作,引起众多观众的齐声赞叹。最 后的殷某正躺在车上,因腰痛腿疼不能下车。他被诊为 腰椎骨质增生压迫右侧坐骨神经痛,住院已 39 天而收效甚微,卧床难动。笔者先在两中渚 穴各刺一针,疼痛 顿减,于是令其单位的 3 个人把殷某扶持下车,疼痛虽减但仍不能站立。 随即又针其双太冲, 行针得气后立即出针, 让两人强挽两臂令其先翘伸右腿, 右腿抬起 45 度 并可伸屈,又抬左腿因左腿不太痛,抬伸较好。再行双中渚之针,起针后即可走动自如,在 摄像机前来回走动 3 次。该例并非只此 4 针而愈,也并非没有再配合其 他疗法;但说明一 点,即手三针、足三针对于骨质增生所引起的剧痛,其镇痛效果确是立竿见影的。 这天上午,会长杨国栋先生始终站在我的身旁,直到针完殷某,他才松了一口气,对我说: “今天,我真怕您失了手,不好向记者交待。”我也松了一口气,感激地 说:“谢谢您的关心 和支持,今天上午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该例在 1988 年 3 月 45 期的学会办的《研究通讯》 上以《我会会员、著名治疗骨质增生专家来甬 献技》进行了详细的报道。 (九)骶骼关节、髋关节疼痛 21、骶骼关节和髋关节炎 10 年难跨步,立竿见影。 高某,女,26 岁,宁波市人,1988 年 4 月 18 日求治。在杨国栋会长的支持和领导下, 笔者主持了全国性的骨质增生学习班,参加者来自全国 20 多个省市的中西医生 150 多人, 而且 85%以 上的是西医。这么多的西医而且多数是主治医师职称以上的医生,来听我这个 没什么资历的来自县城的土医生讲课,双方的心理是可想而知的。这次学习班历时 5 天, 虽是我一个人唱独角戏,但却没有辜负杨国栋先生和学会的期望,办得甚为成功。众多同道 对我治疗骨质增生的独到疗法是相当赞许的。 学习班期间和以后大约 有 30 多位西医向我邀 请前去他们单位共同开设骨质增生专科门诊和举办学习班。 广州海军医院的廖瑞清主任力请 去广州,因此就于 1988 年 12 月去了他们医 院。之所以要写这段文字,其目的是为了说明, 广大的西医工作者,一旦看到了中医的真实长处,绝大多数是相信中医并愿向中医学习的。 中西医结合防病治病的威 力是强大的。 高某由 3 个人抬上三楼的大会议厅,其母代述:女儿从 16 岁开始患腰骶及髋关节疼痛, 10 年来到处求医,曾去过北京、上海、杭州。西医诊断为骶骼关节炎和髋 关节炎,中西药 物服了不计其数,虽能止痛于一日一时,但病情益进,以致不能下蹲,只能半步而移了。患 者自己上不了诊桌,由人帮扶拖上桌子。双腿上抬试验 30 度,再被动上抬就喊痛。在这样

一个场合的第一个患者,我内心不无紧张。由于以往的临症所见,治疗方法在脑中很快的形 成了。先取一支 26 号 3.5 寸的银 针全部刺入右内庭,透涌泉直达足跟之前缘;另一针刺入 左内庭,同右针一样直达足跟之前缘。再先行右侧,速提速进,在足底形成“↑”,再行左侧 之针如右一 样,然后让患者带针自己抬腿。她像没什么疼痛一样,每条腿均抬到 80 度,并 反复抬落 3 次。起针后,患者翻身爬下桌来,让其在大家面前来回走动 3 次,大约 20 多米, 然后又下蹲站起 3 次。这时不少人鼓掌称奇,她的母亲热泪盈眶地向大家说: ,“我女儿这几 年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大步地走动了。 ”这例患者后经笔者用 中药内服,外贴“消肿定痛膏” 和针灸治疗近 3 个月,基本恢复健康而后结婚。 (十)手颤抖 22、赵某,男,42 岁,宁波市人,1988 年 1 月 6 日求治。左手颤抖 10 年,不能端碗吃饭, 不能拿茶缸子刷牙。 自述,开始于一天的早晨,拿茶缸盛水刷牙时,其妻发现其左手颤动,以后逐渐加重, 空手时抖动稍轻,用力拿物时抖动加重,左手感觉正常,饮食二便均无异,曾 服过中西药 及针灸多次而始终未效。在此之前笔者也曾遇到过 10 余例此类病症,但均发病时间短,最 长者只有 6 个月,且症状较轻,而像此病例时间之久,抖动之 重者尚属首次。忽忆《医宗 金鉴?针灸心法要诀》后溪穴有“手足拘挛战掉眩”句和中渚穴之“战振绻挛力不加”语,即给 针后溪一针,嘱每日针 l 次。针后溪 3 次 后,症状开始减轻,又针中渚 3 次,症状大为减 轻;以后中渚、后溪交替针刺,半个月后,空手时基本不再抖动,只是端碗时仍有颤动,但 已可端碗吃饭,针到 26 日已恢复正常。为巩固疗效又针一个星期。1988 年 5 月 3 日陪同友 人来看颈椎病,自述未复发。 (十一)肋胁痛 23、邓某,男,40 来岁,安徽省广播电台某部主任。1986 年初夏一个上午,笔者去电台 找人,邓某半开玩笑地说:“传说你是神针,我的右肋疼痛 2 年,经 常吃药一直无效,西医 说是胆囊炎,又说是肋间神经痛,夜间常常影响睡眠。治疗无效,我也不再治了,您看可能 治?”我和邓先生是初次见面,于是说道:“我不 是神针,有很多情况是瞎猫碰个死老鼠, 偶然走运而已。在医学上永远是个小学生,还请您今后多多帮助。您的右肋现在是否在痛? "回答道:“正在隐隐疼痛。” 于是令其伸出右手,对其中渚飞刺一针,并令其深呼吸用力咳 嗽一声;咳声过后,让其试试右肋是否还疼痛,邓先生试了试,笑了:“真怪,怎么一点也 不痛了?” 过了 3 个月,我又去电台,恰好见到邓先生。他称赞地说:“您真行,针后一直 未痛过。” 中渚治胁肋痛,有效者多,而亦有无效或效果不显著者;若无效,出针后再针痛侧之支沟 穴,大多数可以应手而愈。在入针后能让患者深深吸气并咳嗽出声音来,这 样效果就更好。 因为深吸气可使整个的胸腔腹腔扩张增大而超过常态, 随着用力咳嗽整个胸腹腔就会急骤收 缩,这种收缩亦超过常态。胸腹腔扩大表明呼进的氧气超 乎平常之量,在达到一定的充足 之量时又在瞬间咳呼而出。这样的一瞬之间人体内的气流就会超乎常态的增强、增速,如同 蓄水决堤一样,原来之结者开,凝者散, 淤者消,通则不痛也。一次不行,可连连两三次。 这个让患者深吸气,用力咳的动作,在治疗其他痛症时也常常配合而增强其疗效,如颈肩腰 腿痛、三叉神经痛等。 (十二)大腿内侧疼痛拘急 24、刘某,女,48 岁,深圳华强电子公司职工,1992 年 12 月求治。自述右大腿内侧拘急疼 痛 3 个多月,西医诊为肌筋膜炎,服消炎痛、布洛芬类消炎止痛 药只能止痛于一时,不服 仍痛, 严重时走路呈轻微跛行。 查外形无异, 沿其疼痛一线按压至膝内侧上缘亦无明显压痛, 伸直右腿作抬腿、内外旋时,其大腿内侧上段 疼痛明显。患者体质较胖,饮食二便均正常, 似属中医的筋脉挛急之症。随针右足太冲,行针得气后即提针皮下,针尖偏向内侧,向第一

跖骨后下方再针一针,当即 令患者再做针前活动疼痛的姿势,而不再觉疼痛,过了半个月, 陪同其单位的一位刘姓女士来治坐骨神经痛, 说道: 针后的第二第三天除右足针处有点疼痛 以外,大 腿内侧不再疼痛。 (十三)足底发热疼胀症 25、王某,女,50 岁,1993 年元月求治,亦为华强公司职工。自述两足底发热发胀 2 年, 夜间常常影响睡眠,常用凉水湿敷或足踏凉地以缓解之,服过中药 达 30 多剂;也曾多处求 人针灸,有时症状减轻,但终难消失,虽无大苦,不影响上班,但总感不舒服。 《证治要诀? 脚气》篇责之肾虚湿著,命门火衰,失于温煦 敷布所致。以前也遇到过足心热痛的病症, 且多系女性,针灸涌泉穴疗效较好。故从内庭入针透过涌泉直抵足跟前下缘,提针皮下,再 向两侧刺入呈“↑”形而出 针。第三天二诊时,自叙症状明显减轻,效不更法,针 3 次而不再 来。时过两月,1993 年 3 月 15 日,王某又带来两个足心发热的患者,都是女性,且是同单 位 职工。笔者亦用同样针法给予治愈。 (十四)三叉神经痛 26、魏某,男,50 岁,安徽淮南市驻深圳办事处干部。1992 年 10 月 15 日来诊。自述:患 右侧三叉神经痛已 8 个多月,几乎天天都痛,夜间更甚,喝水、 吃饭、说话、触摸上唇右 侧一点均可使疼痛加剧。特别是吃饭,只要动口一嚼即剧痛难忍,甚至流出泪来。一西医牙 科医生说拔掉右上边一个牙齿就会治愈,结果拔 去右上侧的第三个尖牙;拔后不仅未见好 转反而疼痛较前更加剧烈。也曾扎过很多针,每次右半个脸能扎上 20 多根针并加电针器通 电,结果把右半个脸及眼睛都扎 得青紫肿大,不仅分毫无效,反而引起发热。现在一提起 扎针就害怕,竟然失去了治疗的信心。由于长期的吃不饱饭,休息不好,魏先生显得面色焦 黄,身体消瘦, 我向他解释安慰道:“没有治不好的病”,试试看,今天我就扎您的右手, 只扎一针,扎上您就吃东西,看还痛不痛。 ”魏先生十分疑惑地苦笑了一下:“就一 针?” 他拿出个水果糖,魏夫人给剥去纸。他伸出了右手,对其右后溪飞速刺入,瞬间行针呈“↑” 形后,即令其把小糖放在口中咀嚼,再无疼痛,而出针,即此一 针再吃饭、喝茶、说话也 不痛了,过了一个星期仍不再痛。后来在夜间十一二点时有点隐隐作痛,就断断续续地又针 了几次,至今尚好。1992 年 12 月 12 日 《深圳商报》之《三针见分晓―访老中医张显臣》 一文有该例介绍。 笔者用针同侧后溪治疗三叉神经痛,不论十年、八年之苦,多能立竿见形,少则一两次,多 则八九次即可治愈。若不能立即止痛者可配合同侧翳风穴,多可立即生 效。附翳风穴之针 法:第一支三又神经痛,直刺得气后提针至皮下再将针尖向上斜刺;第二支直刺:第三支, 直刺得气后提针皮下,再偏向下斜刺。 (十五)顽固性头痛头昏 27、甘某,女,27 岁,深圳不锈钢厂职工。自诉:l0 年来频频头痛头昏,天气变阴前及下 雨天头痛头昏加重,剧烈时心中干呕而不吐,其它均属正常。 1993 年 4 月 18 日 21 点叩门 求治,这次头痛甚剧,一天未止,因是星期日,卧床一天,上午仅喝点稀汤,晚饭没吃。给 针右后溪,头痛立止;令其闭是双目, 慢慢呼吸,把右手提高过头,又慢慢行轻提慢刺之 法,头脑感到清爽而出针。共针 5 次而彻底痊愈,6 个月来下雨刮台风也未再疼痛过。 针后溪治头痛头昏或眩晕疗效甚好,先针一侧,右侧痛针右后溪,左侧痛针左后溪,前额、 正中、枕后可针双侧。疗效仍不显著者可先针双后溪再针哑门,怕针哑门有危险者针大椎亦 可。如此配合,无不立竿见影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