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書屋754 / 历史文化 / 汪精衛五個子女不為人知的人生結局

   

汪精衛五個子女不為人知的人生結局

2017-08-18  三味書屋7...
汪精衛五個子女不為人知的人生結局

★★★三味書屋754》2017年08月18日編輯整理★★★

             ★★★★★    

                ▲ 汪精衛與夫人陳璧君
離紐約不遠,壹個林木扶疏的老人公寓裏,住著壹對華人夫婦。美國鄰居們不會想到,這兩位耄耋老人有壹重在華人看來比較敏感的身份:他們是汪精衛的女兒汪文惺和夫婿何孟恒。汪精衛與妻子陳璧君共生有六個子女,除了第五個夭折,其余都很長壽。這些子女多將往事塵封在心底,諱莫如深,唯壹肯談家族掌故和個人身世的,只有汪文惺夫婦。因為住得不遠,筆者曾多次登門拜訪,聽他們細述大半個世紀以來的家國風雲。
長女曾在農場賣花
   汪文惺老人已經95歲了,她出生在法國。汪精衛在辛亥革命成功後與陳璧君結了婚。他不肯當官,說推翻了帝制應該好好學些建設本事,夫婦倆與幾個反清生死之交壹起到法國留學,1913年春在那裏生下兒子,1914年底又生了老二,即汪文惺。
   汪文惺是個早產兒,生下來只重三磅約合1.3公斤,醫生認為她隨時可能夭折。後來,汪精衛夫婦回國協助孫中山,投入到跟袁世凱的較量中,看護女兒的責任,就交給了和汪精衛夫婦壹同到法國留學的方君瑛、曾醒。
   汪精衛最信任的人,就是方君瑛、曾醒這幾位。方君瑛是中國第壹個在歐洲獲得數學學位的婦女,曾醒是方君瑛四哥的遺孀,在日本留學時,參加了同盟會。他們三家關系密切。汪精衛長子名為“文嬰”,就是為紀念方君瑛嬰、瑛同音,而汪文惺的得名,則是為紀念曾醒惺、醒同音
   在他們的照顧下,汪文惺不僅沒有夭折,後來還出奇地長壽,迄今身體健康,拄著拐杖到處走,經常出現在華人社區的各種講座、展覽上,隨身的提包裏總是放著壹本《紅樓夢》。她的性格很有點天不怕地不怕的勁頭,年過八旬時居然還敢騎馬。比她小壹歲的丈夫何孟恒,本來身體更好,直到92歲,才在晚輩的苦苦相勸甚至軟硬兼施下,放棄了自己開車。今年因為胃部動了手術,才不得已坐上了輪椅。
   1931年,日本發動“九· 壹八”事變,警醒了全國人民,尤其是熱血學生。十幾歲的汪文惺,正在江蘇無錫念書,也與同學壹起舉著小旗,高呼口號,到南京國民政府門前請願,要求抗日,要求懲治賣國賊。她懵懵懂懂,並未意識到自己怒火的對象,也包括自己的父親——汪精衛那時擔任國民政府行政院長。
   1934年,汪文惺和何孟恒訂婚,1939年兩人正式結婚。抗戰勝利後,他們在香港度過了30多個春秋,先是辦了壹個小花卉農場。何孟恒是金陵大學農業經濟系的畢業生,對於怎麽讓植物生根、抽條、開花,他有足夠的本事。他倆回憶起那壹段芬芳四溢的日子,還壹個勁地樂。
   夫婦倆生了三個女兒,最初,汪文惺在家相夫教女,幫著料理農場事務。直到第二個女兒大點了,才出去學縫紉——這倒符合古話所說“男耕女織”的境界。然而,現實嚴峻:農場連年虧本,只好賣掉。何孟恒在小學教過英文,到香港人口登記局當過辦理補領身份證的小職員,晚上則翻譯英文小說賺幾文稿費,還曾失業了10個月;汪文惺後來畢業於香港教育司教育訓練班,在多所私立、公立小學任教,1970年退休。
   這個家庭度過了壹段困難時期,直到何孟恒去香港大學植物系應聘,找到了與所學專業對口的飯碗,才算安穩下來。1981年何孟恒退休時,三個女兒已經先後赴美國留學、就業、成家,於是老兩口也來到美國定居,壹晃已20多年。 
替蔣介石挨了三槍
   汪精衛在政壇上大起大落,忽而上臺,忽而下野,忽而遠遁,忽而歸來,不可能不影響到子女的命運。汪文惺夫婦經歷的國事、家事像過山車壹樣令人頭暈目眩、翻覆突變。兩位老人晚年投入最多精力的,就是搜集、整理關於汪精衛的文物和史料。他們認為,汪精衛作為20世紀上半葉中國政壇風雲人物,孫中山遺囑的起草者和執行人,因其晚年行徑“國人皆曰可殺”,致使其卷入的重大歷史事件、牽涉的重要人物,以及折射出的社會內涵,很長時間在海峽兩岸都成為“禁區”,沒有得到深入研究。作為汪精衛的後輩,更作為許多事件的親歷者和目擊者,他們有責任提供翔實可信的史料。在汪文惺幫助下,何孟恒寫出了壹篇篇回憶錄,以及壹部關於汪精衛與現代中國的專著手稿。
   比起擔任過汪偽政權公職的哥哥汪文嬰,他倆沒有職務,回憶能夠更超脫、客觀;而比起弟弟妹妹,他們跟汪精衛的接觸更多,史料更豐富。
   老兩口首先談到“刺殺”:“人們都知道,汪精衛的壹生跟刺殺有'不解之緣’。第壹次是1910年,他謀劃在北京銀錠橋用炸藥刺殺攝政王載灃,結果被捕,差點丟了性命,在獄中寫出那首'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壹快,不負少年頭’。那時,我們還沒有出世。但是第二次,我們就趕上了。”
   1935年11月1日,國民黨在南京召開四屆六中全會,開幕式後中央委員合影,秩序混亂。多疑的蔣介石臨時決定不參加照相,也勸汪精衛不要出席。汪精衛覺得壹、二把手都不出席說不過去,便參加了。合影剛完,壹位攝影記者突然拔出手槍,近距離向正轉身的汪精衛連發三槍,壹彈射進左眼外角下顴骨,壹彈貫通左臂,壹彈從後背射向第六、七胸脊柱骨——就是這顆子彈,從此留在汪精衛身上,時時發炎,最終成為導致汪死亡的主要原因。
   槍聲壹響,眾人慌忙躲避,只有國民黨元老張繼沖上去抱住刺客,張學良則壹腳踢掉他的手槍。汪精衛的妻子陳璧君當時擔任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她對聞訊趕來的蔣介石斥責道:“蔣先生,妳不叫兆銘汪的本名幹就講明好了,何必下此毒手?”蔣漲紅了臉有口難辯。
   經查明,刺客名叫孫鳳鳴,激憤於中國喪權失地,便與幾個夥伴密謀殺掉“賣國禍首”蔣介石。沒想到蔣沒露面,他們便對汪精衛開了火。
   何孟恒深受汪精衛信任,汪遇刺,他的司機第壹時間驅車去接何。何回憶:“汪精衛被送上救護車時,雖然血肉模糊,但神智清醒。他用廣東話說:'阿傑(何的小名),不要怕,我沒事,他們打不死我。’”汪精衛傷勢嚴重,何孟恒就成了陪護,壹到周末下課,便從南京趕去上海值班。
   我問:“汪精衛不是與張學良吵過架嗎?張學良這次可救了他的命啊!”
   兩位老人說:“是啊,父親後來給二張各送了壹支精美手杖表示感謝。不過,他與張學良的矛盾就是另外壹個話題了——救命歸救命,原則分歧還是原則分歧啊。” 
 “河內刺汪”疑點重重
   汪精衛第三次成為刺殺事件的主角,是1939年3月20日深夜。汪文惺夫婦這壹次是現場親歷者。
   1938年12月,汪精衛夫婦帶著汪文惺、何孟恒等人,從戰時陪都重慶出走,經昆明到越南河內。蔣介石派人給汪精衛送去護照,希望他遠去歐洲;同時又讓戴笠派出得力部下陳恭澍率人前往河內行刺。那天深夜,刺客從後墻爬入汪的寓所,沖上事先判定的汪的臥室,用斧頭劈開房門,向室內掃射。但最後打死的並非汪精衛,而是與他情同手足的秘書曾仲鳴。曾仲鳴是曾醒的十弟,其妻方君璧是方君瑛的十壹妹。
   這次海外行刺,國內有過很多報道,行動組長陳恭澍也發表過長篇回憶錄。但各種描述出入極大,陳說行動組只向汪精衛開了三槍,而有史料卻說:“自動槍猛烈掃射,曾仲鳴身上中彈累累,連方君璧都中了四槍。”盡管對經過說法不壹,但公認:刺客之所以失誤,是因為方君璧剛來河內,於是汪將自己的臥室讓出,才使他們當了替死鬼。
   沒想到,這種“公認”遭到了汪文惺夫婦的斷然否定。
   史料上說他們住的是“高朗街27號”,但何孟恒指出,他們住在高朗街25號與27號——是兩個相鄰、每層彼此相通的三層洋房。當年,汪精衛搬過幾個住處後來到這裏,汪文惺與何孟恒也是在這所洋樓結的婚。二老拿出他們畫的住房格局示意圖:兩套房屋的壹樓和二樓都是客廳、飯廳,住著親戚、司機、衛士、廚師等十多人;27號三樓臨街的前房,是整個洋樓最整齊的壹間,原打算當作新房,擺著新家具;後房住著孫中山已故助手朱執信的女兒和曾仲鳴夫婦的長子。25號三樓臨街的前房,是汪精衛夫婦的臥室,後房住著正度蜜月的汪文惺夫婦。
   我追問:“汪精衛夫婦沒有住過妳們說的'最整齊’的27號三樓前房?”
   他們異口同聲:“沒有,他們從來沒有在27號三樓前房住,搬進來後壹直住25號三樓前房,從未移動。汪精衛連寫文章都在自己臥室。”我又問:“曾仲鳴夫婦住進來之前,這間房沒人住?”他們說:“沒人住,只用來見客而已。”
   這讓筆者不解,有史料記載,當時的刺殺行動組還租了街對面的樓房,從頂層用望遠鏡觀察。“那麽刺客從外面監視,應該看得見這臨街的是壹左壹右兩間房?”我問。二老回答:“這棟洋樓的前面沒有樓房,相鄰樓房是在右側,如果他們從那裏觀察,只能從側面看見27號前面這間房。”
   他們回憶:1939年3月20日晚,大家11點左右回房就寢。沒多會兒,就被“砰砰砰”的聲響驚醒。何孟恒起床走出房門,見汪精衛也正開門張望。
   何孟恒感覺不對,朝嶽父輕聲說:“回房,不要出來,我去看看。”他把妻子也推進嶽父嶽母的房間。
   何孟恒沒穿鞋,走起路來無聲無息。他沿著樓梯往下走了幾步,“砰砰”聲又起,他確信無疑:是槍聲!往下望,見走廊燈亮著,二樓後面兩屋相通的門口忽然伸出壹只手,摸索到墻上的電燈開關,壹下把燈全關了。何孟恒壹怔,馬上縮身回到25號前房,關緊房門,四個人背靠墻壁坐在地下。
   屋外槍聲大作,夾雜著腳步聲、敲擊聲。何孟恒悄悄走近陽臺張望,看見對面十字路口街燈下有壹人正向這邊跑來,他立刻閃避,以免被發現。壹會兒,沒動靜了,何孟恒再出門探視。他推開27號前房的門,來到床邊,壹伸手就摸到地上壹灘厚厚的鮮血……
   兩位老人後來拼合出事情的輪廓:“估計三四名刺客從後院越墻進入,壹名衛士聞聲出來看,遭到槍擊;另壹個跟出來的隨從,俯身躲在汽車後面,也被掃射;刺客上二樓,用手電照到有人出房門關電燈,立即就是壹排槍;三樓曾仲鳴和朱執信的女兒出來看,刺客已逼近,他們急忙壹起退進前房(即曾仲鳴夫婦住的房間),鎖上房門。刺客用利斧將門扇劈開壹個洞,把槍伸進去掃射。朱執信的女兒蜷在門側死角,逃過壹劫,子彈都打在了曾、方身上。刺客原路撤離,丟下膠鞋、手套和兩排未用過的子彈。”
   “汪精衛不是有衛士嗎?妳們沒有武器?”我問。何孟恒回答:“手無寸鐵。當時越南是法國殖民地,法國當局說,除了法國人,誰都不允許有槍。”
   汪文惺夫婦說:“曾仲鳴代汪精衛而死,這件事對汪的震撼很大。曾壹直稱汪精衛為'四哥’,兩人亦師亦友。他16歲隨汪精衛赴法國留學,在國民黨四大被選為候補中央執行委員,後擔任過行政院秘書長、鐵道部次長、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副秘書長等職。
   何孟恒說,很多問題難以解釋:“國民黨壹號人物派人出國暗殺二號人物,任務非同小可,應該誌在必得。派來的據說是復興社的高手,潛伏、監視多日,卻組織得壹塌糊塗,破綻百出。他們買了汽車在門口過去過來地觀察,卻不買望遠鏡,根本沒有弄清我們各人的住處,連我們不只住在27號都壹無所知。”
   何孟恒還指出,陳恭澍明知道行動組成員唐英傑,此前被派到天津就鬧過笑話,卻將成敗攸關的偵查任務交給他。行動失敗,陳恭澍聲稱做好了“交付軍法審判”的思想準備,然而回到重慶,失誤卻“壹風吹”,照樣受到軍統重用。 
五子女的下落
   汪文惺夫婦還向筆者談了很多內情:關於汪精衛出走重慶的經過,關於汪精衛之死的細節,關於汪精衛許多詩詞的寫作緣起……最為重要的,是他們訂正了汪精衛五個子女的準確信息,以廓清時下種種失真的傳言:
   長子汪文嬰,1913年出生。曾留德學習政治經濟,後在汪政權軍事委員會第三廳擔任軍需處長。現居美國加州。
   長女汪文惺,早年在江蘇省立教育學院學習,曾在香港多所小學任教。退休後定居美國新澤西。
   次女汪文彬,1920年出生。曾任印度尼西亞政府醫藥部門高級主管,後在印尼隱居當修女。
   三女汪文恂,1922年出生。早年為父親整理文稿,曾任香港大學教育系教授,2002年病故。
   次子汪文悌,1928年出生。畢業於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在香港從事橋梁建築,多次應邀回內地開展合作項目。
   筆者在汪文惺寓所墻上,看到壹幅兩代人合作的字畫,汪文惺畫了村童牽驢;何孟恒補上了山影樹色;而上方,是汪精衛手書壹首五言古詩,看似輕松詼諧,卻饒有深意:
   “驢為哲學家,負重無不可。四足已蹩biéxiè,壹背仍磊。怡然逢孺子,引手釋所荷。牽曳就芻秣,目動兩頤朵。長勞得少息,此樂吾亦頗。泉聲如引睡,芳草隨所臥。




《歡迎進入三味書屋754個人圖書館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