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雅阁 / 诗词歌赋 / 《古诗十九首》第十九首《明月何皎皎》

分享

   

《古诗十九首》第十九首《明月何皎皎》

2017-08-19  爱雅阁



【篇目】

  [作品介绍]

  [注释]

  [译文]

  [赏析一]~~[赏析五

【古风泊客一席谈】


 

   明月何皎皎


        [昭明文选·东汉·五言诗】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作品介绍]


《明月何皎皎》是产生于汉代的一首文人五言诗。此诗通过皎皎明月抒发主人公的愁思。其主题有两种解读:一说塑造了一个久客异乡、愁思辗转、夜不能寐的游子形象;一说刻画了一个独守空闺、愁思难寐、徘徊辗转的闺中女子形象。全诗充分运用动作描写和心理描写,主人公丰富复杂的情感是通过人物的自我意识活动以及由意识而诱发的行动来表现的,具有文学的形象性,而且更把人物的心理和感情揉合在一起,富有抒情诗的特质。



      [注释]


  1. ⑴皎:本义是洁白明亮。此处用引申义,为光照耀的意思。

    ⑵罗床帏:指用罗制成的床帐。

    ⑶寐:入睡。

    ⑷揽衣:犹言“披衣”,“穿衣”。揽,取。

    ⑸客:这里指诗人自己。

    ⑹旋归;回归,归家。旋,转。

    ⑺彷徨:徘徊的意思。

    ⑻告:把话说给别人听。

    ⑼引领:伸着脖子远望。

    ⑽裳(cháng)衣:一作“衣裳”。裳,下衣,指古人穿的遮蔽下体的衣裙,男女都穿。




  [译文]


明月为何这般皎洁光亮,照亮了我罗制的床帏。

夜里忧愁得无法入睡,披衣而起在空屋内徘徊。

客居在外虽然有趣,但是怎比得上早日回家呢。

一个人出门忧愁彷徨,满心愁苦应该告诉谁呢?

伸颈远望还是只能回到房间,眼泪沾湿了衣裳。



赏析

整体赏析

对这首诗的主题主要有两种解读:一说此诗刻画了一个久客异乡、愁思辗转、夜不能寐的游子形象。一说此诗塑造了一个独守空闺、愁思难寐、徘徊辗转的闺中女子形象。

按第一种说法,此诗为游子思乡之作。游子的乡愁是由皎皎明月引起的。更深人静,那千里与共的明月,最易勾引起羁旅人的思绪。谢庄月赋》曰:“隔千里兮共明月。”李白静夜思》曰:“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对于这首无名氏古诗中的主人公来说,同样是这种情绪。“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当他开始看到明月如此皎洁时,也许是兴奋的赞赏的。银色的清辉透过轻薄透光的罗帐,照着这位拥衾而卧的人。可是,夜已深沉,他辗转反侧,尚未入眠。不是过于耀眼的月光打扰他的睡眠,而是“忧愁不能寐”。他怎么也睡不着,便索性“揽衣”而“起”,在室内“徘徊”起来。游子“看月”“失眠”“揽衣”“起床”“徘徊”这一连串的动作,说明他醒着的时间长,实在无法入睡;同时说明他心中忧愁很深。尤其是那起徘徊”的情态,深刻地揭示了他内心痛苦的剧烈。

诗写到这里,写出了“忧愁不能寐”的种种情状,接着写“忧愁”的原因。“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这是全诗的关键语,画龙点睛,点明主题。这两句虽是直说缘由,但语有余意,耐人寻味。“客行”既有“乐”,为何又说“不如早旋归”呢?实际上他乡作客,何乐而言。正如汉乐府相如歌辞《饮马长城窟行》所说:“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与相为言。”而异乡游子欲归不归的情状和他们所处的客观现实是密切联系着的。即如此诗的作者,大概是东汉时一个无名文人,在他那个时代,往往为营求功名而旅食京师,却又仕途阻滞,进退两难。这两句诗正刻划出他想归而不得归无可奈何的心情,是十分真切的。

作者点出这种欲归不得的处境后,下面四句又像开头四句那样,通过主人公的动作进一步表现他心灵最深层的痛苦。前面写到“揽衣起徘徊”,尚是在室内走走,但感到还是无法排遣心中的烦闷,于是他走出户外了。然而,“出户彷徨”,半夜三更,他像梦游似的,独自在月下彷徨,更有一阵孤独感袭上心头。“愁思当告谁?”正是这种“独”、这种“彷徨”的具体感受了。古乐府《悲歌》云:“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于是诗人情不自禁地向千里之外的故乡云树引领而望,可是又不能获得“可以当归”的效果,反而引起了更大的失望。他实在受不了这种感情上的折磨了,他又回到室内去。从“出户”到“入房”,这一出一入,把游子心中翻腾的愁情推向顶点,以至再也禁不住“泪下沾裳衣”了。全诗共十句,除了“客行”二句外,所描写的都是极其具体的行动,而这些行动是一个紧接着一个,是一层深似一层,细致地刻画了游子欲归不得的心理状态,手法是很高明的。

按第二种说法,此诗抒发女子闺中望夫之慨。闺中女子的愁思由明月引起。这里的“罗床帏”指闺房。夜深人静,孤寂难耐的时候,月光皎洁照耀着床帐。原本“忧愁不能寐”,月光的照临更勾起若许的情思,只好披衣而起,徘徊于闺室。开头两联,就形象生动地把一个辗转徘徊的孤闺女子亮相于明月清辉之中。“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是女子心头对“客行”在外游子的劝说,有抱怨,也有期许。这一联是对全诗主题的揭示。但说归说,怨归怨,在此时此刻他不能听见,也不能回来。这满腹的愁思无人可以告诉。无可奈何,只好孤独地到院子里去流连彷徨,去对月倾诉。但月亮照我影,却难慰我情,抬头仰望愈久,而“忧愁”愈添,不得不回到房屋里去,止不住的泪水打湿了衣裳。这里诗人以泪写愁,以泪写苦,以泪写思念,“泪下沾裳衣”不但说泪多,而且把情感推向高峰。后两联如泣如诉,感人至深。

名家点评

清代陈祚明采菽堂古诗选》:“客行有何乐?故言乐者,言虽乐亦不如归,况不乐乎!”

清代张庚《古诗十九首解》:“因‘忧愁’而‘不寐’,因‘不寐’而‘起’,因‘起’而‘徘徊’,因‘徘徊’而‘出户’,既‘出户’而‘彷徨’,因彷徨无告而仍‘入房’,十句中层次井井,而一节紧一节,直有千回百折之势,百读不厌。”

清代朱筠《古诗十九首说》:“神情在‘徘徊’二字。”“把客中苦乐思想殆遍,把苦且不提,‘虽云乐’亦是‘客’,‘不如早旋归’之为乐也。”

佚名

赏析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题解】:关于这首诗历来也是颇有争议的。一说这是一首思妇怀人之诗;一说这是一首描写游子离愁的诗。笔者认为把它解读为是一首描写游子离愁的诗为好。诗中刻划了一个久客异乡、因皎皎明月而引发其思乡之愁思,以致于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游子形象。

【赏析】:全诗共十句,从内容上可分作三层。

首起四句为第一层。写游子月夜忧愁失眠,在房中独步徘徊。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罗床帏”:罗,丝织品中的一种;丝质轻薄透光。帏,音挥,帐子。诗篇一开始,诗人便以忧怨的语气诘问天上的明月,你为何是这样的明亮?竟然透过窗户照进我的罗帏帐中!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揽衣”:即拿起衣服披上之意。“徘徊”:来回不停地走。诗人为什么会以忧怨的语气诘问天上的明月呢?原来是那皎洁的月光,撩发了诗人心中的忧愁,以致于夜不能寐,只好披衣起床,在房间里独步徘徊。

起首四句,诗人只是对其因“看月”而“忧愁”、“失眠”、以致于又“揽衣”、“起床”、“徘徊”这一连串动作进行了客观的描写,来表明了其忧愁之深之切。但诗人为什么会如此忧愁?诗人又忧愁的是什么呢?在这四句诗中诗人并没有直接告诉我们。对诗人这样的描写,自然会引起读者探究的兴趣,这个中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中间两句是第二层。写诗人的内心独白,抒发心中思乡怀人的感慨,点明其忧愁的原因。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这两句是写诗人的内心独白,点出诗人之所以在明月皎洁的夜晚,忧愁无眠,以至于揽衣起床独步徘徊的原因。原来诗人心中忧愁的是思念故乡,怀念亲人,心盼早日返归故土!

月明夜静之际是最易引发远客他乡游子思乡怀人的心绪。因此,在我国古典诗歌中,思乡怀人之作常常是以月夜为背景,这首诗也不例外。

为什么诗人会有这样的感慨呢?中国人自古以来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乡土、家庭的观念。因此,人们都期盼一种花好月圆,阖家团聚的生活;不希望过一种长期离乡背井,亲人分离,颠沛流离的生活。但由于社会环境所迫,作为家中的男子又不得不外出或营求功名,或经营买卖。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在外奔波之艰辛这是人人都能体味得到的。当然远客他乡,在繁华世界各种声色之娱也时时诱惑着出门在外的游子。但这些客中之乐,也只能消磨一时之寂寞,这正如本想“以酒浇愁愁更愁”一样,是不可能化解游子心中浓浓的乡愁的。正如唐代诗人李白在其《蜀道难》中也说过的,还是“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作为本诗的作者,一位东汉未年的无名文人,在他那个时代,往往为营求功名而旅食京师,却又常常因仕途阻滞,心愿难成。欲归,所追求的功名又尚无着落;不归,其思乡之情又切,真是进退两难,必然地会产生一种想归而又不得归的无可奈何的心情。清代陈祚明在其《采菽堂古诗选》中说得好:“客行有何乐?故言乐者,言虽乐亦不如归,况不乐乎!” 因此,我们对诗人这种想归而又不得归的无奈的心情,应该说是不难体会的。

最后四句为第三层. 通过对主人公出户庭中一系例的动作描写,进一步表现他心灵最深层的痛苦。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彷徨”:义同“徘徊”。户内用“徘徊”,户外用“彷徨”,是为了避免用词重复。诗人因思乡之愁思太浓,在室内“揽衣起徘徊”,也无法排遣,因此只好走出室外,来到庭院之中,独自在明月之下慢步彷徨。但是来到户外也无法排遣心中的愁思,因所诗人情不自禁地发出“愁思当告谁”的慨叹!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引领”:伸着脖子远望。形容远望情状之殷切。古乐府《悲歌》云:“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这只不过是人们自我宽慰的一种说辞,是不能当真的。因此,在空寂的庭院中,诗人因心中的满腹愁思无人可以倾诉,于是伸伸脖子四下望望,于无奈中还是返回房中去吧。但是此时诗人思乡的泪水已经沾湿了身上的衣裳!

全诗共十句,除了“客行”二句外,所描写的都是极其具体的行动,而这些行动是一个紧接着一个,是一层深似一层,细致地刻画了游子欲归不得的心理状态,手法是很高明的。清代张庚在其《古诗解》中分析诗中主人公的心理发展层次说:“因‘忧愁’而‘不寐’,因‘不寐’而‘起’,因‘起’而‘徘徊’,因‘徘徊’而‘出户’,既‘出户’而‘彷徨’,因彷徨无告而仍‘入房’,十句中层次井井,而一节紧一节,直有千回百折之势,百读不厌。” 
 
   这首短小的抒情诗,把人物的心理和感情如此有机地揉合在一起,通过对人物的自我意识而诱发的行动的描写,来细致地表现人物丰富复杂的心理活动,可以说这在我国古诗中是不多见的。

佚名

赏析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如何描写人物心理,往往是小说家们醉心探讨的问题。其实,这对诗人也至关重要。我国古代抒情诗中,就有很细致很精采的心理描写,《古诗十九首》中《明月何皎皎》一篇,就突出地表现出这种艺术特点。
       这首诗是写游子离愁的,诗中刻划了一个久客异乡、愁思辗转、夜不能寐的游子形象。他的乡愁是由皎皎明月引起的。更深人静,那千里与共的明月,最易勾引起羁旅人的思绪。谢庄《月赋》曰:“隔千里兮共明月。”李白《静夜思》曰:“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对于这首无名氏古诗中的主人公来说,同样是这种情绪。“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当他开始看到明月如此皎洁时,也许是兴奋的赞赏的。银色的清辉透过轻薄透光的罗帐,照着这位拥衾而卧的人。可是,夜已深沉,他辗转反侧,尚未入眠。是过于耀眼的月光打扰他的睡眠吗?不,是“忧愁不能寐”。他怎么也睡不着,便索性“揽衣”而“起”,在室内 “徘徊”起来。清代朱筠评曰:“神情在‘徘徊’二字。”(《古诗十九首说》)的确,游子“看月”、“失眠”、“揽衣”、“起床”、“徘徊”这一连串的动作,说明他醒着的时间长,实在无法入睡;同时说明他心中忧愁很深。尤其是那“起徘徊”的情态,深刻地揭示了他内心痛苦的剧烈。
       诗写到这里,写出了“忧愁不能寐”的种种情状,但究竟为什么“忧愁”呢?“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这是全诗的关键语,画龙点睛,点明主题。这两句虽是直说缘由,但语有余意,耐人寻味。“客行”既有“乐”,为何又说“不如早旋归”呢?实际上他乡作客,何乐而言。正如《相如歌·饮马长城窟行》所说:“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与相为言。”然而异乡游子为什么欲归不归呢?这和他们所处的客观现实是密切联系着的。即如本诗的作者,大概是东汉时一个无名文人吧,在他那个时代,往往为营求功名而旅食京师,却又仕途阻滞,进很两难。这两句诗正刻划出他想归而不得归无可奈何的心情,是十分真切的。清代陈祚明说得好:“客行有何乐?故言乐者,言虽乐亦不如归,况不乐乎!”(《采菽堂古诗选》)朱筠也说:“把客中苦乐思想殆遍,把苦且不提,‘虽云乐’亦是‘客’,‘不如早旋归’之为乐也”(《古诗十九说》)他们是道出了此中凄凉味的。
       作者点出这种欲归不得的处境后,下面四句又像开头四句那样,通过主人公的动作进一步表现他心灵最深层的痛苦。前面写到“揽衣起徘徊”,尚是在室内走走,但感到还是无法排遣心中的烦闷,于是他走出户外了。然而,“出户彷徨”,半夜三更,他像梦游似的,独自在月下彷徨,更有一阵孤独感袭上心头。“愁思当告谁?”正是这种“独”、这种“彷徨”的具体感受了。古乐府《悲歌》云:“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于是诗人情不自禁地向千里之外的故乡云树引领而望,可是又怎能获得“可以当归”的效果呢?反而引起了更大的失望。他实在受不了这种感情上的折磨了,他又回到室内去。从“出户”到“入房”,这一出一入,把游子心中翻腾的愁情推向顶点,以至再也禁不住 “泪下沾裳衣”了!
  全诗共十句,除了“客行”二句外,所描写的都是极其具体的行动,而这些行动是一个紧接着一个,是一层深似一层,细致地刻画了游子欲归不得的心理状态,手法是很高明的。清代张庚分析诗中主人公的心理发展层次说:“因‘忧愁’而‘不寐’,因‘不寐’而‘起’,因‘起’而‘徘徊 ’,因‘徘徊’而‘出户’,既‘出户’而‘彷徨’,因彷徨无告而仍‘入房’,十句中层次井井,而一节紧一节,直有千回百折之势,百读不厌。”(《古诗解》)
       一首短小的抒情诗,能够细致地表现如此丰富复杂的心理活动,这在我国古诗中是不多见的。俄国有一位大作家屠格涅夫,是擅长于心理描写的,但是他的心理描写,大都是对人物心理的一些说明,有时不免使人感到沉闷和厌烦。而我们读的这首古诗,却没有这个毛病,它是通过人物的自我意识活动来表现的,通过由意识而诱发的行动来表现的,具有文学的形象形。而且更把人物的心理和感情揉合在一起,富有抒情诗的特质,这种艺术经验是值得注意的。

佚名

赏析

        

遊子的鄉愁是由皎皎明月引起的,意境同於李白的「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月的清輝透過輕薄羅帳,照著這位擁衾而臥、輾轉反側的人,只因月光勾起他思鄉的憂秋,既已無法成眠,只有「攬衣起徘徊」。

接下來的「客行雖云樂,不如早旋歸」是全詩的關鍵語,用以點明主題,具有畫龍點睛之妙。異鄉遊子的處境其實並無何「樂」可言,那為什麼欲歸不歸呢?原來詩人為營求功名而旅居異地,卻又仕途阻滯,進退兩難。

詩人點出這種欲歸不得的處境後,下面四句又像開頭四句那樣,通過主人公的動作進一步表現他心靈最深層的痛苦。「攬衣起徘徊」還是無法排遣心中的煩悶,於是他走出戶外。然而獨自在月下徬徨,更有一陣孤獨感襲上心頭,「愁思當告誰」正是這種孤獨與徬徨的具體感受。於是詩人情不自禁地向千里之外的故鄉引領而望,但極目遠望仍見不到故土,受不了這種感情上的折磨,他又回到室內去。這一出一入,把遊子心中翻騰的鄉愁推向頂點,終至「淚下沾裳衣」!

全詩共十句,除了「客行雖云樂,不如早旋歸」二句外,所描寫的都是具體的行動,而這些行動是一個緊接著一個,是一層深似一層,細緻地刻畫了遊子欲歸不得的心理狀態,讀之使人悲感無端,反復低徊,手法是很高明的。

佚名

赏析

这首诗是写游子离愁的,诗中刻划了一个久客异乡、愁思辗转、夜不能寐的游子形象。他的乡愁是由皎皎明月引起的。更深人静,那千里与共的明月,最易勾引起羁旅人的思绪。当他开始看到明月如此皎洁时,也许是兴奋的赞赏的。银色的清辉透过轻薄透光的罗帐,照着这位拥衾而卧的人。可是,夜已深沉,他辗转反侧,尚未入眠。是过于耀眼的月光打扰他的睡眠吗?不,是“忧愁不能寐”。他怎么也睡不着,便索性“揽衣”而“起”,在室内“徘徊”起来。游子“看月”、“失眠”、“揽衣”、“起床”、“徘徊”这一连串的动作,说明他醒着的时间长,实在无法入睡;同时说明他心中忧愁很深。尤其是那“起徘徊”的情态,深刻地揭示了他内心痛苦的剧烈。

佚名



明月何皎皎》   [昭明文选·东汉五言诗]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明月如此皎洁,照亮了我的床帏;
        罗床帏:罗帐。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我忧愁得无法入睡,披衣而起屋内徘徊;
        寐:入睡。揽衣:犹言“披衣”,“穿衣”。揽,取。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客居在外虽然有趣,但是还是不如早日回家;
        旋归;回归,归家。旋,转。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一个人出门忧愁彷徨,满心愁苦应该告诉谁呢?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伸颈远望还是只能回到房间,眼泪沾湿了衣裳。
        引领:伸颈,“抬头远望”的意思。裳衣:一作“衣裳”。


明月何皎皎》,这首诗历来是颇有争议的。

有两种说法:一说这是一首思妇怀人之诗;一说这是一首描写游子离愁的诗。

泊客深读此诗,还是以为,这首《明月何皎皎》跟前几首一样,是闺怨诗。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明月如此皎洁,照亮了我的床帏。

床帏,特指闺房之内,夫妻之间。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可以肯定地说,是主人翁“举头望明月,低头思爱人”。暂且,泊客这里用“爱人”,而不是“夫君“或者“贤妻“。不过,泊客还是以为,这里的“爱人”当是“夫君”。否则,孤陋寡闻的泊客,倒是第一次看见会是士子在诗作里引用“床帏”来思念妻子的。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我忧愁得无法入睡,披衣而起屋内徘徊。

当然,是夫君或是贤妻,都可以“揽衣起徘徊”的。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客居在外虽然有趣,但是还是不如早日回家。

这是判定《明月何皎皎》是游子离愁诗还是闺怨诗的关键。

如果是游子,则该句为其自叹:唉,我居在外虽然有趣,但还是不如早日回家。

但是,如果说是思妇,同样有道理:唉,夫君居在外虽然有乐趣,但是还是不如早日回家。“客行虽云乐”是思妇委婉地想劝说自己游宦在外的夫君,而“不如早旋归”才是思妇想对夫君说的主要的话,一句话,这句诗文,就是因为思妇看见皎洁的月光,睡不着而后揽衣起床思念丈夫,想念丈夫的真心反映。

这样的解释,是不是更适合诗意诗旨呢?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一个人出门忧愁彷徨,满心愁苦应该告诉谁呢?

这首诗句同样的更上一句一样,也可游子或者思妇的口吻。

游子的白话翻译可以为:一个人出门忧愁彷徨,满心愁苦应该告诉谁呢?

如果是思妇的话可以这样理解:一个人忧愁彷徨在门外(刚才不是见月睡不着,已经揽衣起床了吗?),满心愁苦应该告诉谁呢?

泊客还是以为,思妇的口吻更贴切诗意。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伸颈远望还是只能回到房间,眼泪沾湿了衣裳。

重点是这句。

引领还入房”思妇也只能在门口才能伸颈远望(自己夫君游宦的方向),但还是只能回到房间,只是......眼泪沾湿了衣裳。

诗文当中思念自己爱人的哀婉、相思、情深,是不是思妇来的更为贴近诗旨呢?

答案,是肯定的。

《明月何皎皎》是一首闺怨怀人诗。刻划了一个因皎皎明月而引发其相思,以致于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思妇形象,深情抒发了思妇对于丈夫深深的爱恋和相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