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古井干涸,挖出千年乌龟,口吐人言道真相

2017-08-19  星辉斑斓...

长寿村地处深山腹地,与世隔绝,繁衍至今已千年有余。

村里人正如村子名称,尽皆长寿,百岁老人,比比皆是,更令人惊奇的是,长寿村的人,从出生到逝去,一生无病无灾,仿佛冥冥之中,自有上苍保佑。

村口有一古井,平淡无奇,却是供应整个村子的水源,千百年来,即使人口增多,古井水位也不曾下降丝毫,似乎那下面连接的是一片汪洋,从而井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可就在有一日,长寿村一村民打水,却忽然间发现井水干涸,探头看向井里,深不见底,漆黑如墨,还伴随着泥土味道。

古井干涸的消息在村中引起轩然大波,那是村中唯一的水源地,没了水,这一村子的人得去很远的山下抬水,路途遥远,山路艰险,村里人也曾想过在其他地方打井,可受地质影响,井难打不说,还不见有多少水涌出,于是只能作罢。

村中男女老少尽皆聚集在了村口议论纷纷,一个个不时看向古井,都不明白为何好好的古井突然间就没水了。

村长负手来回踱步,不时看向古井,突然间脚步一停,手指古井道:“给我下井去挖,我倒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话音刚罗落,突然间一村民手指井口尖声道:“快看,井里竟然爬出来一只大乌龟。”

众人循声望去,果然,井口一只足有簸箕大小的乌龟慢悠悠的爬了出来,四脚苍劲有力,背着一个硕大的龟壳,上布满了繁奥的纹路,一双眼睛满是沧桑之感,显然活了无穷岁月。乌龟爬到井边,凝视众人片刻,也不害怕,竟然将头缩回壳内,缓缓闭上了眼睛,在那一动不动。

“这得多少年才能长成这么大?”村里人啧啧称奇,瞬间炸开了锅,看着乌龟的眼神充满炽热,这么大乌龟,千年难遇,拿来熬汤最好不过,大补之物啊,得吃好几天呢。

“这是我先看到的,理应归我。”最先发现乌龟的村民立马站了出来,抢先说道。

“这古井在我家旁边呢,地也是我的,理应归我。”一村民理直气壮拍着胸脯。

“古井是村里共有的,大家见者有份,凭什么你独占?”村里其他人不乐意了,赶紧反击,于是,一群人站在村口吵的不可开交,皆找理由说这乌龟得有自己一份。

“别吵了,这乌龟虽大,也不够一个村的人分,所以先放在我这里,具体商量怎么办。”村长看着吵闹的村民,眼珠一转,提出了一个大家觉得合理的建议。

果然,听到这话,喧哗的声音慢慢减弱,大家也觉得这办法可行,村长看到众人神情,心里乐开了花,这乌龟要是到了自己家,怎么吃就是自己说了算了,到时候都进肚子了,不信还能叫他吐出来,最多就是赔钱呗,钱,自己多的是,不然怎么当村长?

“那我就先抱回自己家了,等着大家商量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几个人帮忙呢,这么大一只我可搬不动。”村长搓着手,满脸干笑,一步步走向井边。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一道沧桑却又愤怒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真是黄鼠狼下崽,一代不如一代。”

不知何时,那紧闭双眼的乌龟睁开了双眼,伸出脖子,口吐人言,随着话语一出,乌龟前腿抬起,后退直立,竟然变成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不怒自威,颇有仙风道骨之相。

“嘶,”乌龟成精了?一群村民连连后退,目露惊恐,刚才还讨论着怎么吃它,谁知这竟然是一妖怪,现在谁吃谁还说不定呢。

村长上前的脚步停在那儿,离老者不过三尺之地,更是吓的魂飞魄散,战战兢兢。

老者目光灼灼的扫视众人,愤恨指天道:“青天白日下,却是有着一群披着人皮的畜生。”

当年,你们的先祖衣不遮体,却能懂得伦理纲常,恪守己身,可现在的你们呢?帷薄不修,荒淫无耻,和畜生有何区别?

人群中,一部分人低下头颅,再也不敢对上老者目光,老者轻蔑一笑,再次开口。

曾经,你们先祖食不果腹,却能竭诚相待,先人后己,可到了你们这里,穷奢极欲,勾心斗角,以为无人知晓这肮脏之事吗?

以前,你们先祖朝不保夕,终日在生死线上徘徊,可他们却能团结一致,可再看看你们,一个个自私自利,为一己私欲,能对同族之人不折手段。说着,老者慕然指向跟前的村长,怒火中烧。

村长被老者一指,顿时哆嗦着瘫痪在地,他这村长位置本来是堂兄的,可他设计害死堂兄,又花了大把银子才坐上这村长位置的,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谁知这乌龟竟然还能知道。

老者扫视着一个个低下脑袋的村民,再次摇头叹息道:“千年前,我灵智初开,幸得你们祖先搭救,躲过一劫,于是,我自愿成为了你们村子的守护者,千年时间,我一直沉眠于古井,看着一代代人的更迭,看着你们生老病死,于心不忍,我才给予你们健康,给予你们长寿,我一片好心,可你们呢?

老者说着说着竟然满目愤怒,恨铁不成钢。

你们拿着我给予的东西,不懂得珍惜,尽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我心里一直祈祷着你们能改过自新,可你们呢?一代不如一代,一代更比一代坏,世风日下,人心已经不古了,修行千年的功德,因为庇佑你们,竟然慢慢消失,所以井水干涸,而我,也要离开这里。

你们,自生自灭吧,终有一天,你们会明白我给予的,也是你们最需要的。

老者带着惆怅,看了一眼守护千年的村落,最后凝望着那后山的墓地,深深鞠了一躬,转身大步离去。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一群村民沉默,有些欢喜有人愁,愁的是这乌龟竟然是守护村子的,没了它,以后村子怎么办?喜的是有人却觉得,原来自己所作所为尽在这乌龟掌握之中,它离开,未必不是好事。

众人心中有鬼,再也没了争执。古井干涸,村民开始搬家迁徙,延续千年的村子瞬间土崩瓦解。

不久,村里人发现,各种疾病竟然接踵而至,人们束手无策,因为以前村里人都是无病无灾,所以从未有过郎中,现在突如其来的疾病,瞬间要了一部分人的命,只得眼睁睁看着亲人痛苦离世。

这时,众人才幡然醒悟,人生苦短,健康第一,平淡就好,理应珍惜。

故事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