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新藏线(5):穿越塔克拉玛干

2017-08-23  阿龙69

塔克拉玛干沙漠是中国最大的沙漠,面积3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山东省或者三个浙江省,年平均降雨量仅为25毫米,年平均蒸发量却是其150倍,“海洋一样的死寂”是其最贴切的表述。其实从地址年代上说,在并不很遥远之前的“丝绸之路”时期,这里还有间错的绿洲,有绿洲就有水源、动物和人居乃至市镇,相当于现在高速公路上每隔几十公里的休息区。而现在,路况与驮马时代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可绿洲却都消失了,真正是千里无人区。

我们穿越的路线除了北端的轮台县境外,主要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且末县境内。这是一个很少有人听说过、实际却十分独特的一个县,曾为古西域36国之一,是“玉石之路”的发祥地和“丝绸之路”南道重镇。作为和田玉的主产地,素有“和阗美玉,且末为上”之谓,可算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了。

且末县位于塔里木盆地东南缘、阿尔金山北麓,北部伸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与西藏接壤,县城距州府库尔勒700多公里,距乌鲁木齐市公路里程1270公里——这个距离几乎够横贯整个欧洲大陆了。总面积近14万平方公里,为全国面积第二大县,相当于中东部地区一个省份的面积,所以有言谓“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且末不知新疆之大。”如此广袤的地域却只有6万多人口,“地广人稀”之程度可见一斑。

且末县境内自然景观以昆仑山和阿尔金山为核心,拥有常人难得一见的诸多人文古迹和原始风光,如通往西藏的神秘古道、莫勒切河山壁岩画希利勒克阿孜列克古城遗址、伊斯克吾塔克麻扎、扎滚鲁克古墓群,以及“中国最后的秘境”羌塘高原无人区——

那里存在着一个罕若佛光般的,政府管辖之外的自由世界。

 

走不多远,就见到了中国最长的内陆河——塔里木河。沿河两侧,看到了传说中“活着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腐”的胡杨林。



这片胡杨林的树龄并不是太老,算是次生胡杨林吧,也欠缺秋季层次丰富的亮丽色彩。靠水源近的地方,还勉强可算绿意葱葱,稍远就多是枯死的树干了,让人看了陡生岁月苍老、环境荒凉感。



胡杨抵抗高温干旱的绝招有三:一是厚厚的干树皮层可遮挡太阳暴晒;二是树叶有一层油脂,可有效锁住水分;三是根系发达,可以深入地下并扩展四周吸收水分。荒漠的土壤多盐碱度偏高,这也是除了缺乏水源外植物难以生长的另一重要因素,但胡杨却有一个绝招来对付土壤里的盐碱:树干会分泌一种俗称“胡杨泪”的暗红色液体,其盐碱度和人类的泪水几乎完全相同。也就是说,胡杨能将吸收入体内的盐碱排泄出去。

著名的“罗布人村寨”就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毗邻塔里木河是中国面积最大的村庄之一,方圆72平方公里,现在只剩20余户人家。村寨拥有原始胡杨林、游移的湖泊、草原和红柳屋等景观,这些景观对于村寨来说是黄金品质,可对于一个曾经繁华的城市来说就是莫大的悲哀了。

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还在不断扩大,而塔里木河近十几年来却已经缩短了三分之一,流域内的支流和湖泊更是减少了一半。天然植被类型少、结构单纯,使得这里成为中国植物种类最贫乏的地区之一。


过了这片胡杨林,我们就一头扎进了漫无边际的荒凉死寂。

路况还算不错,极少见到车辆,似乎只有我们两辆车行驶在这茫茫无垠的大沙漠里。



我们沿途看到的绿化带有很大一部分是稀疏、干枯甚至缺失的,与所谓“世界上第一条沙漠绿色走廊”的盛名其实难副。不过,毕竟时不时能看到路边有些许绿意,在“死亡之海”的背景下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再次见到“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的宣传牌,比在库尔勒见到的更大气而贴近现实——是矗立在一座高高的沙丘上的。



到达整条公路上唯一的休息区时,大家早已饥肠辘辘。规模稍大的一家饭店叫“喀什同心维吾尔饭店”,一见“喀什”二字心里就先咯噔了一下——在我们的心里,这个地名已几乎等同于“暴恐”了。门外虽有一男一女两个维族,却是冷灶冷锅、熄火打烊的样子,也没见有啥客人在里面,而旁边较小的饭店则连个人影都不见。

陪着笑脸下车,去探问有什么可吃的没?维族妇女只是对我们摆摆手,然后就转身进屋不搭理我们了!晕,难道,这里的民族矛盾已激化到维族商家不接待汉族顾客的地步了?那为啥还取名“同心”?



后来,也不知是否阿Q精神自我安慰,某人解释是我们可能赶上了穆斯林的斋戒日……

没辙,自力更生凑合一顿吧。于是开到一处路边绿化带相对繁茂的地段,停车休息吃饭。夏季午后这里的气温高达五六十度,沙漠地表更高达六七十度,赶紧把车前盖打开,给高温下长途奔袭的宝马良驹散热降温。



霍霍在手卷纸烟,这可是我自打小时候见过父亲抽手卷烟后,时隔二十多年第一次再见到,还是一个年轻人在抽,激起了我这个烟民的极大好奇心。

说来小时候也够傻的,模仿父亲卷烟抽,所谓的烟叶就是把梧桐树的干树叶揉搓碎了,虽然烟熏呛人也不含尼古丁,当时却还抽得有滋有味。而霍霍的卷烟根本就没有烟丝,而是花种子似的很粗的颗粒,我第一反应是该不会是毒品性质的东西吧——就象在阿拉斯加所见的美国姑娘吸大麻。

霍霍打包票这烟绝对与毒品无关,但可以清脑提神,我就尝试着也卷了一支,可手艺生疏太多年了,跑冒滴漏带撒气的,霍霍只好亲自为我卷了一支。我深吸一口,感觉味道淡淡的而又有点怪怪的。


好不容易走一趟沙漠,焉能只坐在车里跑硬化路面?如此走马观花无异于暴殄天物,我必须离开道路往沙漠深处走一回。下午的尝试失败了,因为沙子被晒得滚烫,我最初竟然还脱了鞋光着脚,没走几步就惨叫着跳回来,脚底板约莫有六成熟了。



穿上鞋再试也不能走远,担心鞋底融化成沥青。而且,一挪步子粉尘细沙就漫天飞舞,迷得眼睛几乎睁不开。



据说,会走沙漠的人的脚印是往内侧踩的,外地人多往外沿踩,所以生活在沙漠的人会根据脚印就能判定留下脚印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尝试对比了一下,果然有道理。

傍晚时分(新疆的傍晚要到晚上八九点),太阳西垂,空气中隐隐有一丝凉意了,再次停车离开道路、向沙漠深处跋涉。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沙子不象有些地方是半板结或半沙半泥、走起来相对容易,这里全是松软滚动的流沙,因此便于流线造型,硬是在一片本应极度单调的沙海里,仅凭借风的帮助就挥洒泼墨、恣意写意出一幅幅层层叠叠、线条优美、气势壮丽的画面。



眼睛享受了,腿脚就遭罪了。

走在这样的沙海里可真是艰难跋涉啊,一步一歪、深一脚浅一脚,即便是采取“之”字形攀爬,也比在平地走路费劲N多倍。沙漠里也有“一山望着一山高”,总想爬上前面那座高些的沙丘好一览远景,可爬上之后发现前方视野里还有一座更高的,反正不远就再爬上去吧(为此就要先下脚下的沙丘);气喘吁吁又爬上去后,结果前面还有一座……无限风光在险峰,夕阳拉长的身影投射在地上的沙幕,是否别有一番韵味?



然而,这条连接南北疆的大动脉现在的环保状况却令人堪忧:尽管往来的车辆每天看起来不多,但集腋成裘、聚沙成塔,日积月累,路两边已遍布各种随意丢弃的垃圾,局部场景甚至触目惊心。

垃圾多以塑料制品为主,而沙漠腹地空气干燥,需要很多年才能腐朽,一旦腐朽又会造成化学污染。另外,由于沿线没有公厕,过路人到路边方便时还践踏坏不少艰难存活下来的沙生植物……

据说,在沙漠公路肖塘道班零公里附近有一个河南人,在新疆曾为人放牧,26年前就开始每天骑着三轮车,沿途捡拾遗弃在公路上的生活垃圾并分类整理。近600公里的公路,仅靠个人的力量无异于杯水车薪。

在从自身做起维护环境的问题上,新疆同志表现出了明显的意识差距:沿途休息吃喝时,我们几个沿海省市的都会把垃圾收集起来带上车,只有新疆的老张与霍霍恣意乱丢。我向其提出严正批评,并把垃圾袋伸到他面前时,人家干脆把垃圾狠狠扔向远处深处……

不过,潜移默化还是有作用的。如是我行我素(他扔他的,我拣我的)几天后,两个家伙终于被感化了,开始自觉地把垃圾放进我们的垃圾袋了。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对我们一行还是很眷顾甚至垂青的,给了我们两个不小的惊喜:一是上演了现实版的龙卷风,沙海里的龙卷风就象海面上的“龙吸水”,而且同时并行着数个!可以明显觉察到龙卷风的移动,其中一个还在我们的注视下从路右侧慢慢飘到了路左侧。



第二件惊喜就更神奇了,我们在终年无雨的死亡之海、沙漠腹地竟然碰见了下雨!起初有零星雨点打在前风挡玻璃上,因为雨滴混杂着尘土不干净,我的第一反应是鸟屎,还有点纳闷呢:这大沙漠里没树没草的,哪来的鸟——何谓“鸟不拉屎的地方”啊!随着水滴噼噼啪啪多起来,我才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般问老张:

“这,是下雨了吗?”

虽然只是零星一小阵,也已经是罕见和奇迹。



已经穿越过多次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老张,象不认识我似的把我重新打量一番,然后是一通感慨:

“你是什么人品啊,竟然能遇到沙漠下雨?我活了大半辈子、这条路也走过多少次了,以前从没见到过,今天真是跟着贵人沾光了!”

天地造化,自然神奇。谢谢塔克拉玛干,请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为了拍摄效果,我廉颇虽老尚能饭、奋不顾身地爬上车顶拍照,待站到车顶才发现,“无限风光在险峰”是不适用于恐高的人的,尤其是在风大而又脚底薄软的情况下……



天渐渐擦黑,其时已是东部沿海地区的深夜十点多,我们开始看到在夕阳最后一点余晖里的草地和水洼——这意味着,耗时整整一天后,我们终于顺利地穿越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抵达了沙漠南缘的砾石草滩地带。



匪夷所思的是,干、湿地貌之间的转化竟然是如此迅速,似乎并没有经过多少公里的过渡,顷刻间就由一望无尽、寸草不生的沙漠转化成了草原湿地,甚至还有流速堪称汹涌的河流!甚至,还有一群人在河沿“抗洪抢险”、疏浚水道!天地造化,自然神奇……



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南缘就是巍峨绵长的昆仑山脉,这应该就是昆仑山冰雪融水汇集成的季节河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