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热爱和平》宣传画

2017-08-23  QIANSHI

《我们热爱和平》宣传画

195010月,中国人民正面临着国内战争刚刚结束,然而,美国公然发动了朝鲜战争,将战火烧到了中朝边境鸭绿江畔。在这种危难时刻,中国政府派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正义之战。1952531日,根据周恩来总理“我们热爱和平,但也不怕战争”的指示,《人民日报》社胡乔木、邓拓把记者阙文叫到了办公室,向他布置了一件重要任务,去拍摄一些以“我们希望和平”为主题内容的照片。

阙文来到了北海幼儿园,他一眼就选中了头上扎蝴蝶结的才四岁的孟运和活泼可爱已六岁的马越,受到毕加索的鸽子启发的阙文,抱来两只鸽子,给孟运、马越各抱一只说:“你们的鸽子谁的好呀?”马越抢先回答:“我的好!”孟运也说到:“我的也好。”阙文把握住这两个孩子的最佳时机,拍摄了这张具有历史意义的经典照片。

链接:阙文,男,中国影视编剧、导演。192391日生于浙江丽水。1950年起曾任《人民日报》编辑、记者。1956年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后到北京电影制片厂。代表作品有《寒夜》、《元帅之死》等。

第二天,是“六一”儿童节,这张照片刊登在《人民日报》左上角报眼上引起轰动,一夜之间这两个孩子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童星。那时,前线战事还在激烈地进行,志愿军总部将这张照片洗印了约20万张送到了朝鲜前线,面对着祖国慰问团送来的无数的慰问品,最受志愿军战士喜爱的就是这张《我们热爱和平》的照片。

那年10月份,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的安静和邹雅二人,将这张照片制作成宣传画,第一版就印刷了两次500万张。国家副主席宋庆龄去维也纳参加世界和平会议时和戏剧大师梅兰芳手捧一缧这幅画沿街散发,欧洲一家杂志社用这幅画作为一期杂志的封面,据记载这份杂志发行量达30万份。从1952年到1959年这幅画共印刷了11版达1000万张。除此之外,还有数以千万计的以此画为背景制作的纪念品,如明信片、搪瓷缸、茶叶盒、火柴盒等,这幅经典之作传遍了全世界。

和平鸽男孩  扎根贵州47

鲜为人知的是,当年画面中的这个“和平鸽男孩”马越,1970年大学毕业后就扎根贵州,至今已有45个年头。目前定居贵阳,已年近古稀。

下面是采访记录:

小时候出名的那张照片,是71岁的马越最忌讳谈的事情。他认为,自己没有“成才”。如果不是挚友牵线,他是不肯接受采访的。

《我们热爱和平》创作于1952年,当时正在抗美援朝。《人民日报》摄影记者阙文接受了一个拍摄任务,主题是“我们热爱和平,但也不惧怕战争”。他打算以毕加索笔下的《和平鸽》以及少年儿童为元素来表现。

北京北海幼儿园养了一群鸽子,孩子们经常到北海公园放鸽子。531日这天,阙文到这里进行拍摄。

马越说,当时他和小伙伴玩得正高兴,阙文找到他和《我们热爱和平》的另一个主角孟云,问“你俩谁的鸽子好啊?”马越回答:“我的好!”孟云则回答:“我的也好。”……这一刻,阙文按下快门。第二天是儿童节,这幅照片被刊登在了《人民日报》的头版报眼位置。

4个月以后,这幅照片被人民美术出版社选中,经过剪裁、上色,被制作成《我们热爱和平》招贴画。当时第一次发行便印了500万张。

同时,这幅宣传画被装入慰问包,送到抗美援朝前线,战士们几乎人手一张,坑道里、野战医院里也随处可见;这幅画还被印到了茶叶盒、搪瓷缸子上。有统计显示,这幅画累计印刷超过1000万张,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招贴画,和《愤怒的丘吉尔》齐名。另外,这幅画甚至成为中国代表团出访东欧等地的赠礼,传播到世界各地。在一些怀旧题材的电影里,《我们热爱和平》的宣传画也随处可见,成了20世纪50年代的时代标签。

一举一动都被社会关注

上世纪50年代,媒介尚不发达,文化生活也很单调。这幅照片被送往抗美援朝前线后,成为战士们强大的精神源泉。不少人甚至在照片前宣誓:“为祖国的孩子而战!”有的战士牺牲前,怀里都还揣着两个孩子的照片。

马越和孟云成了“小名人”,也开始忙碌起来:接受各个代表团的看望,参战回国的志愿军代表也专程来看他们。来自各地的信件像雪片般飞到学校里。

马越说,当时自己才6岁,还无法认全信上的文字。校方便组织高年级的学生回信,他只需要在落款处签名,并放上一张自己的全身照。

突如起来的成名,让年幼的孩子难以招架。1954年,孟云跟随大人离开了北京。而马越则继续生活在“高光”之下,他的一举一动都能成为京城报纸的头条。1956年,马越的父母给报社写信,称“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极为调皮,傲慢不驯的孩子……”《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后,刊发了一篇文章《马越成长中的风波》,并在全国引发一场关于下一代教育的大讨论。

四年级时,马越转学了,并顺利加入了少先队。“马越小朋友入队了!”成为当时报纸的头条,而亲手给他系上红领巾的,是开国上将张爱萍。

1965年,马越即将从清华附中毕业,面临着重大抉择。也因这个选择,让他和贵州结缘埋下了伏笔。

“我当时确实有成名家的思想,想报个冷门;第二个想法,就是想离开北京。”最终,他放弃上清华的机会,填报了西北工业大学直升机设计专业,师从我国直升机设计的泰斗——郭泽弘。

机缘巧合扎根贵州45

1970年,马越从西工大毕业后,分配到了位于贵州平坝县的一个机械厂,先后任技术员、教育中心主任、子校校长等职务。在贵州,他也收获了爱情。1987年,马越调到贵阳市警察学校,从事学生管理工作,后任副校长。

在贵州待了45年,马老师仍是一口“京腔”,偶尔也会冒出几个贵州特有的词汇,比如“恼火”。

马越总结说,自己工作以后,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培养学生。可能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他觉得越是调皮捣蛋的孩子,他越喜欢调教:“真正能记住老师的,往往是所谓的‘坏孩子’。”如今,他培养出来的学生当中,不少人已经成了贵阳警界的中流砥柱。

退休后,他自学了计算机编程语言:C语言、C++等等。他不擅交际,却酷爱和电脑打交道,一边戴着耳机听《王刚讲故事》的评书,一边查看源代码,解决电脑程序上的问题,给从事网络安全的警察学生当“顾问”,有时甚至通宵熬夜。

 

和平鸽女孩成为一名海军战士

那个抱着和平鸽的小女孩(组图)

下面是采访记录:

在北京采访了这张宣传画上的女主人公——孟运,回忆起当年照这张照片时的情景以及她因此而参军的事情时,脸上显现出幸福的表情。

1952年“六一”前夕,人民日报社的领导胡乔木、邓拓让阙文根据周恩来总理说的“我们热爱和平但也不怕战争”这样一个主题拍张照片,登在《人民日报》报眼“我们伟大的祖国”专栏上。这个主题说来具体,但细细一想命题很抽象。阙文想了好久也没想明白该怎样拍这张照片。晚上他睡不着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忽然他想起了毕加索的名画《和平鸽》。毕加索曾以鸽子为题材创作了很多作品,当时世界和平大会会场就挂满了他的《和平鸽》。这一线索立即给年轻的阙文以灵感。

第二天一早,阙文就来到听人说养有很多鸽子的北海幼儿园后门,看到许多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在给鸽子喂食。一进幼儿园,阙文一眼就看中了活泼的小男孩马越。但是此时阙文还想再找一个小女孩。于是他又开始搜寻。这时一个小脸胖嘟嘟的、扎了一对小辫儿还系着粉色蝴蝶结的小女孩引起了阙文的注意。他赶忙向幼儿园老师询问,得知这个小女孩叫孟运,今年4岁,在幼儿园上中班。活泼可爱的小孟运给阙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于是小孟运就顺理成章成为了照片的女主角。

拍了几张后,阙文感觉不理想。马越和孟运的表情呆滞,不够松弛。他为了调动起两个孩子的积极性,便对马越说:“你和运运谁的鸽子好?”马越抢着说:“当然是我的好。”就在孟运一扭头望着马越的鸽子时,马越高兴地笑了。两人的神态在一瞬间达到了最佳,于是,这一刻便被永远地定格于胶片上。当时照片是黑白的,开始登在195261日的《人民日报》上。后来经人民美术出版社两位编辑的努力把它制成了彩色宣传画,在画上又添上了桃花和下面的一行稚嫩而充满童趣的字:我们热爱和平。随即宣传画就贴满了大街小巷。就这样,孟运与《我们热爱和平》这幅宣传画联系了起来。当时有些人一见着孟运就说:“这就是那个抱着和平鸽的小女孩。”

孟运在上初中的时候,妈妈给了孟运一张从《新观察》上剪下来的题为《一张招贴画》的文章,署名肖琦。《一张招贴画》写道:

一天,七班的阵地上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杨景春和战士们粉碎了敌人多次冲锋,而不甘失败的敌人却更加疯狂地集结成连、成营的兵力来夺取这个阵地。情况很是危急。这时,年轻战士谭林富掏出这张两个小朋友抱着和平鸽的照片。班长看到后,激动地对大家说:“同志们,我们来宣誓,为了对得起这些可爱的孩子……”

接着,勇士们便跟拥上来的敌人展开了肉搏。四五个敌人朝谭林富的单人掩体冲来。谭林富冲出去跟敌人拼刺刀。当他把最后一个敌人刺死的时候,不幸自己也负了重伤。他把杨景春喊到身旁,脸上露出坦然的笑意,将这张照片递给杨景春。他说:“我不行了,给你,别忘了保卫孩子们。”这是谭林富牺牲前的最后一句话。杨景春接过照片往口袋里一搁,咬了咬牙,就一阵风似的冲出去。随后,杨景春在敌群中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战斗结束时,杨景春已经奄奄一息。他费劲地说出了最后的话:“可惜不知道那两个孩子住在哪里,要不把我立功的喜报寄给他们有多好。”

当时小孟运看完这篇通讯后深受震撼。她回忆说:“这一段,我不知读了多少遍,每读一遍都觉得胸中有热血在撞击着我,以致成为我后来参加解放军的强大动力。”当时孟运把这篇通讯仔仔细细地抄在一个日记本上。在日记本的扉页上,她请妈妈写了“接班人”3个字,至今保存完好。

从那以后,孟运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明白了好多事:“烈士们前仆后继是为了‘对得起’我们这些孩子,那我们又如何能对得起他们呢?”在孟运看来,这个担子可不轻,它是年轻一代对祖国和人民所肩负的使命。

没过多久,有一次孟运去海滨城市青岛玩,在参观军舰时见到了几位海军叔叔。使她备感意外的是,有位战士一眼就认出她是“那个抱着和平鸽的小女孩”。原来,这些海军叔叔中有不少人去过朝鲜战场。他们对孟运说:“你来当解放军吧,热爱和平的姑娘要为和平作贡献。”孟运牢牢地将这句话记下。第二年初中刚毕业,她便坚定地报考了志愿表中唯一的一所海军学校,并幸运地被录取为该校学员。录取通知书也让孟运心潮澎湃,上面写着你“被录取参加祖国的海防建设”,“接受祖国交给你的重要而光荣的任务”。

此后,孟运为了这重要而光荣的任务在军校内刻苦地学习,最终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海军战士。

鸭绿江口的雕塑作品

 

    来自: QIANSHI > 《人物》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