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士也 / 红楼梦 / 红楼梦里第一个出场的女性,一个容易受伤...

分享

   

红楼梦里第一个出场的女性,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

2017-08-24  天士也


香菱的情事




她,是《红楼梦》中第一位出场的女性角色;她,是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中在“金陵十二钗”副册看到得唯一的女性图画和判词;她,容貌标致、温婉可人,在百花争艳的大观园中绽放出自己独特的魅力,引人注目。然而,她却是红楼梦中第一薄命可怜的女儿,一生都是充满了悲剧,十分令人怜惜,令人感叹。她,就是红楼女儿——香菱。

香菱,本名甄英莲。从她这个本名的谐音“真应怜”,就应该是真应该可怜、应该怜悯的意思。从这,我们也可以知道她也应该是一个命运十分悲惨的女子女性人物。那英莲(香菱)出生在姑苏这“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虽不是富贵大家,却也是本地望族。英莲之母封氏“情性贤淑,深明礼义”; 英莲之父甄士隐“秉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英莲更是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此时的小英莲,可以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爱如珍宝。

按道理说,她也应该有着一段令人羡慕的、美好的、快乐的童年时光,长大以后她也定会是一个受众人宠爱的世家小姐。但英莲的第一次出场,就有僧人对她日后的人生作了预言——“有命无运,累及爹娘”。这个八个字,毫无疑问地揭示了英莲一生的悲剧。紧接着,那僧人便说了四句话:“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凘。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这四句话更是对英莲不幸命运的直接揭示。


果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元宵节上,那英莲在家人霍启带领下外出观灯。可谁知道,那英莲早已被隐藏在角落里一双眼睛盯着上了。趁家人霍启的不注意,那拐子把黑暗的双手悄悄地伸出来了,就这样,英莲从此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家庭;离开了本应属于自己的幸福的生活,跌入万丈深渊,走上被拐卖的不归之路。而那个本应祥和幸福的三口之家,也因英莲的失踪被拐,开始支离破碎、家破人亡了。那甄氏夫妇寻人不着,都因为思念女儿病倒。然而祸不单行,葫芦庙引起的一场大火将甄家烧成了一片瓦砾场,甄士隐只得带着家人投奔到岳丈封肃那里,勉强度日。


最后,无奈至落得了困顿零落的悲惨局面。而经历了大喜大悲、骨肉分离的甄士隐,最终看破了红尘,随着道人走上了出家之路。

然而,属于小英莲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在那些被拐的非人日子里,对于她一个年幼懵懂的女孩子,是多么的黑暗,多么的屈辱,我们是无法想象,只多年后从门子的嘴里得知。那门子介绍这一种拐子单管偷拐五六岁的儿女,养在一个僻静之处,到十一二岁,度其容貌,带至他乡转卖。而英莲他是被拐子打怕了的,万不敢说,只说拐子系他亲爹,因无钱偿债,故卖他。又哄之再四,他又哭了,只说“我不记得小时之事!”可见,幼小的英莲每日生活在拐子的淫威下,那打骂与哭声伴随着她逐渐成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渐渐地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家庭,无可奈何地默认拐子为爹,默默接受着命运的不幸。

可这不幸的命运,却在她十二、三岁的时候,出现了一丝转机。那英莲长到十二、三岁的时候,因有些姿色,那拐子就要将英莲出手,卖予别人。时正巧本地有个冯渊的小子,父母早亡,又无兄弟,有些薄产,一眼看上这丫头,立意买着作妾,发誓不再续娶,议定三日后过门。那冯渊本是一个“同性恋”,却因英莲出现改变了自己的性取向,并要和自己的过去说再见了。


此时,英莲的命运这时似乎出现了转机,英莲被磨折了多年,终于可以逃出拐子的魔掌了,逃离苦海了。能得了这段姻缘,倒是英莲不幸中的有幸。眼看英莲终于可以憧憬属于自己的未来,开始幻想属于自己的幸福了,可命运却又一次和她开了玩笑,用不幸再一次捉弄这红颜薄命女。那拐子为赚钱,第二日又将英莲卖予薛家的“呆霸王”薛蟠,而他则意欲卷走两家银子,逃往他乡。那薛蟠横行霸,淫佚跋扈,拐子哪能走脱,被两家拿往打个臭死。拐子求饶,两家都不肯收银,只要领人。薛家势强人多,将冯渊打了个稀烂,抬回家三日便死了。那满心欢喜的英莲,憧憬幸福的愿望再次落空了,那薛蟠生拖硬拽拉把小小的英莲拉回家作了小妾,进行肆意蹂躏与践踏。


后来,尽管案子到贾雨村的面前,可这位昔日深受甄家恩遇的贾雨村,得知英莲的不幸遭遇后,没有立刻着人找回香莲,将其送回其母那里。他也只表示骇然,叹道这也是他们的孽障遭遇,连忙掩饰过去。最后,还为了巴结贾府等权贵,主动为薛蟠开脱罪责,草草断案。而那英莲想改变不幸命运的希望,也就再次落空了,只是梦一场了。

依旧是无奈地接受命运的摆布,那英莲成为了薛蟠的侍妾,随着薛蟠和其母薛姨妈、其妹薛宝钗一起来京,到贾府居住,这时她的名字也被改叫做了“香菱”。来到了贾府,香菱赢得了众人的赞赏。周瑞家的赞道:“好个模样,竟有些像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凤姐也说:“姨妈看着香菱模样好还是末着,其为人行事,却又与别的女孩子不同,温柔安静,差不多的主子姑娘还跟他不上”,而在贾琏、宝玉这些男子心中,也为她这样标致的女子落入薛蟠之口,感到十分叹息。由此看来,香菱不仅相貌出众,而且性格温婉,是个比较优秀的女孩子,还得贾府上下一致的认可和怜惜。

后来,在贾府居住的时光里,那薛蟠本是个喜新厌旧的主儿,过了两天的新鲜劲儿,就把香菱抛在一边,整日里和贾府那帮纨绔子弟混一起,比从前更为放纵了。相反,没有薛蟠的纠缠,香菱反倒是轻松了。尽管,她依旧记不得自己的身世,命运也令人十分怜惜,但薛姨妈的善待;宝钗的体贴;贾府众多和善小姐丫鬟;对女儿十分珍爱的宝玉;跟林妹妹学诗;及那大观园内的花花草草、说说笑笑,都给这个曾经一度生活在黑暗之间的香菱,带来了久违的安逸和快乐。那个曾经被泪水和恐惧填满的女孩子,在这一时期里,渐渐地淡忘了昨天的屈辱,那浅浅的微笑开始上扬在她的嘴角,让她能在如花的年纪里,享受着了一段属于自己的快乐时光。

那香菱浑融天真,毫无心机,她总是笑嘻嘻地面对人世的一切,她恒守着她温和专一的性格。当薛蟠在外寻花问柳被人打得臭死,香菱哭得眼晴都肿了,她为属于自已的婚姻付出珍贵的痴情,显然流露出她对薛蟠的感情。当她与小丫鬟们玩笑,说出“夫妻蕙”,惹得众人拿她说笑,小姑娘们取笑:“你汉子(薛蟠)去了大半年,你想他了,扯上蕙也有夫妻了,好不害羞!”她马上脸红了,可见说中了她的心事,证明香菱心里是有薛蟠的。之后,在打闹之间她的石榴裙被污水弄脏了,此时,正好宝玉路过,替她解了围,主动让她去换袭人的石榴裙。那香菱对宝玉道:“裙子的事可别向你哥哥说才好。”显然她也是怕薛蟠在意的。


然而,像少林足球周星驰说的那样,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随着另一个女人的出现,却把她逼上了不归的道路。那就是薛蟠新取的妻子——夏金桂。夏金桂到了薛家,香菱并没有丝毫的妒意,反而为薛蟠感到高兴,也尽心尽力的服侍夏金桂,这也说明香菱温婉善良,也进一步说明只要薛蟠高兴,她也是开心的。而在夏金桂来之前,香菱的遭遇虽然不幸,却仍然在薛家过着安稳的日子,她很自足于自己狭小的侍妾世界,薛家上下都对她也是十分和气。但在夏金桂嫁入薛家之后,香菱遭受的却是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那夏金桂虽然也是富家之女,但生性蛮横嚣张,一副河东狮的样子,把个呆霸王薛蟠整治的服服帖帖。而她则是十分忌恨薛蟠的侍妾香菱,尽管香菱对其小心殷勤的服侍,但她不仅不打算与之和平共处,反因为看到香菱才貌双全,“越发添了宋灭南唐之意”,立意除掉香菱以“清君侧”,从而进一步达到她掌控薛家、薛蟠的目的。

为香菱改名字只是夏金桂计划的第一步。 夏金桂为香菱改名为“秋菱”,香菱接受了改名,可她的一再退让不仅没有换来夏金桂的良心发现,反而让折磨更加变本加厉。先是设计让香菱撞破薛蟠与宝蟾的丑事,借宝蟾一事引起薛蟠对香菱的愤恨;再让香菱夜间服侍,“刚睡下,便要倒茶,一时又要捶腿”,“总不使其安逸稳卧片刻”。 如果仅是受到这样的虐待,香菱一定会继续忍下去,可怜香菱这时早已成为夏金桂的“眼中钉”、“肉中刺”,对香菱折磨的升级是必然的。

后来,为了达到剪除香菱的目的,那夏金桂又是装病,诬陷香菱气的,接着从枕头下搜出写着她生辰八字的针扎的纸人,让薛蟠责罚香菱。鲁莽、不辨是非的薛蟠,在夏金桂的挑唆下,不分青红皂白地就一心认定此事是香菱所为,“顺手抓起一根门闩来”,“劈头盖脸浑身打起来”。

可怜香菱蒙受这样的不白之冤,只得叫屈。香菱叫屈,这四个字作者虽是淡淡写过,但这其中却包含了香菱无尽的泪水。既有遭受夏金桂折磨的委屈;也有见薛蟠不念往日之情的辛酸;更有此时蒙冤遭屈打的痛苦。而此时,薛姨妈从无情棍下救下香菱,但她没有为香菱平反,反而息事宁人要将找人牙子将香菱卖走。此刻,刚刚挨打的香菱还没有立刻得到平复,马上又面临被卖出薛家的局面。要离开薛家再次走上贩卖的老路的命运,对香菱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情的打击,也是一件生死未卜的事情。所以,此刻香菱只好苦苦哀求薛姨妈留下她。最后,还是薛宝钗出场化解了风波,将香菱带到自己身边,当了一名丫头。


通过香菱受屈这件事情,我们看见一个心肠狠毒的夏金桂;一个无情鲁莽的薛蟠;一个处事糊涂的薛姨妈;一个大度和气的宝钗;还看到一个命运极度悲惨的香菱。而此时香菱的温柔善良在薛蟠心中已全无价值,她的单纯忍让换来的只有夏金桂的折磨,香菱从沉默到叫屈,又到痛哭哀求,她的悲剧命运一步步地加深,终于在这一刻到达了顶峰。

香菱挨打,是她人生命运的又一次沉重的打击,本以为成为了薛蟠的侍妾,就可以踏踏实实地就在薛家生活了,但她的小小愿望,还是被那个闯入的女子夏金桂给打破了。自此以后,香菱果跟随宝钗去了,把前面路径竟一心断绝。虽然如此,终不免对月伤悲,挑灯自叹。无辜香菱为薛蟠付出了真情,却只换回了这样挨打的结果,这样的创伤难以愈合。她的哀愁也无人可诉,只能淤积在心里,日复一日,无法消解。最终“酿成干血之症,日渐赢瘦,饮食懒尽,请医服药亦不见效”。

香菱的结局,显然续写红楼梦的高鹗,出于对香菱的同情和大团圆结局的写作需求,写出了夏金桂弄巧成拙,自己落入自已设计的阴谋中毒毙了,香菱解除禁忌,扶为正室,日后还为薛蟠生下一子,难产而死的情节。尽管,这样写也略显悲情,但总体上还是近似圆满的结局,大大削弱了悲剧色彩。这显然也与曹雪芹的原意和香菱的判词“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的描述,有着很大的出入。曹雪芹笔下香菱的结局,显然是悲惨死去的结局,而非高鹗的难产而死。由此,推测香菱的结局则应就是在夏金桂的折磨下,不久就痛苦地离开了人世,悲惨的死去了,从而结束了她自己那极其不幸的一生。

关于香菱,脂砚斋曾对其做了一个全面的评价:“细想香菱之为人,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可以说香菱近乎是一个极其完美的女性形象了。


然而,这样看似完美的女孩子,不仅没有天伦之乐的溺爱,也没有富家小姐的尊贵,遭遇也是比贾府更些丫鬟们也更为悲惨。她的一生,也可以说是饱尝人情冷暖、历经磨难与折磨。最终,香菱也没有等来幸福的曙光,只是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挣扎在痛苦、黑暗的记忆里,悲惨惨地离开了人世,这是上演了又一出的红颜薄命的红楼悲剧。就如同一朵美丽洁白的莲花,等不到雨露阳光的滋润,就在凛冽衰败的寒风吹打中,慢慢地枯萎了,凋谢了。如今,当我们再次打开红楼的书卷,再次走进香菱的故事,她那悲惨的一生,不幸的遭遇,依旧会让我们不停地为她唏嘘着,悲叹着,那个名叫“甄英莲”的女孩子,也真是可怜了啊。


品读红楼梦

「新兴红学公众号 最具人气的红楼梦解读」

章回阅读 | 诗歌鉴赏 | 名家解读 | 原创解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